<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寻情仙使 > 第五百零五章 惊动北极宫
    公孙未明知道搜魂结果之后,彻底地无语了。

    他性子毛躁,但智商并不欠费,一个休眠神想要吸引信众的话,也用不着如此大费周折——简而言之一句话,成本太高了。

    事情到了这一步,已经不是他公孙家想遮掩就能遮掩的了,天知道尼莫神还安插了多少这样的暗线。

    半天之后,公孙家大长老莫问真人带着七八个人,再次光临别院。

    了解清楚情况之后,众人商量了一晚上,终于在天亮的时候做出决定,将此事以通报的方式,告知北极宫张木子。

    做出这个决定比较艰难,但是没办法,瞒不住的,就算将李永生、张木子和杜晶晶全部干掉,露馅的可能性也很大——知道他们三人行踪的,多了去啦。

    尤其是,此事涉及的是真神教,这是中土国公认的死敌,就算公孙家高层想要隐瞒,族人都未必答应!

    而且公孙家还真做不出来恩将仇报的事情来。

    张木子在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一开始并不以为意,隐世家族有人“误修了”香火成神术,这真不算多大的事,主动跟道宫坦白,保证以后不碰也就是了。

    至于说回归国族里,有人是伊万国埋下的暗线,这就更正常了,根本轮不到道宫操心,官府那边更操心呢。

    不过,当她听到公孙家说,尼莫神可能是傀儡,有可能是被真神教掳掠了神性之后,终于不能淡定了,一脸惊骇地发话,“怪不得你们主动告知我呢,好了,我马上就告知宫里!”

    北极宫对这件事的重视,还远在她的想像之上,一天之后,就有四名真人驾临公孙家的别院。

    来的三人中,有一名是李永生见过的,就是经师柳麒。

    其他三人,一名是十方堂堂主,一名是副经主,还有一名是北极宫的护法、辽东郡的木雷准证。

    四名真人里,就有三个准证,这意味不言自明,不过还好,木雷准证跟公孙家的交情不错,显然北极宫也不欲过分刺激公孙家。

    但是不刺激,该查的问题也是要查的,经院的两名真人很快就确定,那尼莫神像已经丧失本性,沦为了其他香火神的傀儡。

    至于说沦为什么神的傀儡,这东西要带回北极宫才查得清楚,柳真人比较赞同公孙家的猜测:真神教的可能性极大。

    然后就谈到此事的后续处理事宜了,公孙家的中阶司修,北极宫要带走。

    在场的大长老公孙莫问、四长老公孙未明强烈反对。

    他们可以允许北极宫带走神像,这玩意儿是个雷,公孙家不好留着,而且他们真想再弄到尼莫神像的话,也不缺手段。

    但是带走公孙族人,那是万万不可能的,他们明确表示,我们现在可以当着你们的面,处死这名子弟,但是绝对不会让你们把人带走。

    北极宫的真人们勃然大怒,说你家不但信奉了野祀,还是外国的野祀,我们不计较,你公孙家已经该偷笑了,差不多点,适可而止啊。

    公孙家寸步不让,这是子弟们无知,我们一旦知晓,也尽到了告知的责任,还愿意处死子弟,你虽然是四大宫,莫要得寸进尺!

    事实上,公孙家相争这个子弟,除了面子问题,还有一点,就是想利用这名子弟,多揣摩一下真神教香火成神的奥秘。

    原本他们是要处死这名子弟的,但是眼下已经过了明路,只要北极宫不做要求,他们也不会坚持处死此人。

    这名子弟的罪过,绝对够得上处死了,否则不能严肃家法,然而此人的存在,能丰富公孙家对真神教的了解,这是增加家族底蕴的机会。

    当然,他就算活着,肯定也要受到诸多的约束,自由什么的,那是不用想了,甚至连诞下子嗣,都是一种奢求,余生的唯一任务,就是给公孙家族多做出点贡献。

    若是此人的觉悟够高,剩余的生命还不算太糟糕,若是他认为,家族的荣光比不上他的自由的话,那可真就是生不如死了。

    事实上,到了这个地步,他连寻死都难。

    对于公孙家的算盘,北极宫的十方堂堂主,也猜出来了,十方堂是堂主院最大的机构,负责协调跟全国十方丛林的联系和沟通,个顶个是人精。

    十方堂主姓高,本人还是堂主院的副堂主,他很明确地表示,这是北极宫的决定,你小小的公孙家要是不服,我们也不强迫你们,可以传檄其他三大宫,看看他们是什么反应。

    其实以北极宫一宫之力,就足以轻松平灭公孙家,之所以不这么做,主要是想占据大义,不使其他势力生出不平的念头。

    公孙家也不是吓大的,说你们想传檄,我们还想呢,让其他隐世家族来评评理,我们主动告知了你,族中有子弟偷学禁术,我们也有意处死,你们却是要将人带走。

    你们这么做,考虑过我们隐世家族的感受没有?以后我们再怎么配合你们?

    然后木雷准证出面和稀泥,说大家都消消气,这也不是个什么大事,一个小小的司修而已。

    最后双方商量的结果就是,公孙家可以将子弟留下,但是这子弟身上,北极宫要下禁制。

    北极宫的禁制,不但可以控制此人,还能观察到此人平时的一举一动——如果他们愿意的话。

    说来说去,北极宫关于真神教的内情,了解得很多,并不稀罕将人养起来观察,他们把人拿回去之后,主要就是将此人所知道的,统统盘问一遍,最后废物利用,再做几个试验。

    而公孙家不想子弟被无限制地拷问——万一问起公孙家的密事,或者是功法什么的,那就不好了。

    事实上,他们对北极宫给公孙家子弟下禁制,都十分地不满,不过高堂主直接亮出了底牌:你们若是还不答应,那我们现在现场拷问,问完需要了解的,直接斩杀,可以吧?

    说来说去,公孙家想知道的那点东西,北极宫真不稀罕。

    需要做试验的话,再擒拿一些拜真神教的家伙,也简单得很——这样的研究,四大宫能搞,隐世家族却是不能搞的。

    正经是坐视一个修了香火成神术的隐世家族的子弟,不受四大宫控制,那才是不可能的。

    最后,还是公孙家服软了,没办法,他们稀罕不是?

    司修的命运就这么定了,至于他的母亲,被当场问斩,甚至他的父亲,都遭受了搜魂,看他是不是知情不报。

    商定这些事之后,木雷真人才饶有兴致地发问,你公孙家怎么就能发现,自家子弟拜的是真神教的香火呢?

    真神教并不一定要有神像,反而是要诵经的,他们自称是修信仰的,而不是香火,但是尼莫教是拜神的,诵经可以,不诵经也行,而公孙家的子弟拜尼莫神像的时候,并没有诵经。

    木雷真人是准证了,也是见多识广,可他只知道,香火成神或许可以这样修,但是并不清楚原理,更别说辨识了。

    公孙莫问也没想瞒下某人的功劳,事实上,他不先说李永生在此事里起的作用,主要是想强调公孙家的觉悟——他总不能说,我们差点考虑杀李永生灭口,后来发现灭口太难。

    木雷真人一听,更感兴趣了,表示自己想见一见李大师。

    于是李永生就被召了进来——此前北极宫和公孙家讨价还价,他没资格参与,连杜晶晶都没资格。

    两人一块被召了进来,面对木雷准证的提问,李永生淡淡地表示,公孙家感觉不出来,我能感觉出来,至于说原因,抱歉,不方便说。

    木雷真人被噎得差点翻个白眼,我好歹也是高阶化修,你这么跟我说话?

    不过今天的两大势力是北极宫和公孙家族,他只起个润滑油的作用,所以也不便直接发作,只是略带一点遗憾地指出,真神教是中土国的大敌,李小友如此敝帚自珍,可是不太好。

    然而,他刚说完,高堂主就发话了,“李道友,既然已经司修了,你跟我北极宫果然有缘,随我入宫吧……我可以做你的接引人。”

    在道宫体系里修行,接引人是相当重要的因素,被一个高阶司修接引,和被一个初阶化修接引,那是截然不同的。

    木雷准证听到这话,顿时吓了一大跳。

    高堂主虽然只是堂主院的副堂主,但是执掌十方堂这北极宫第一大堂,自己也是高阶化修,被这样的人接引进道宫,可以说李永生基本上可以横着走了。

    除非他招惹了跟真君有关的主儿,一般人绝对不会难为他。

    至于说修炼资源,肯定也是倾斜的——道宫里的竞争虽然残酷,但是相对公平

    当然,这公平也仅仅是相对的,绝对的公平是不存在的,玄青位面没有,其他位面也没有。

    张木子听到这话,忍不住咳嗽一声——高准证,虽然我修为低,但是你这么直接撬我的墙角,这样真的好吗?

    高堂主看她一眼,面无表情地发话,“你可以做第二接引人。”

    木雷真人闻言,心中又是一沉,这家伙不但能直接入四大宫,还值得两个人接引?

    (定时发布,求保底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