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寻情仙使 > 第五百零四章 傀儡神
    李永生皱眉,当然是遇到想不通的问题了。

    听到公孙未明发问,他想也不想地回答,“这不可能啊,肯定是真神教的香火。”

    “这有什么不可能的?”公孙未明也笑了起来,“伊万国本来就也有真神教。”

    “握草,”李永生终于反应了过来,“我怎么就忘了这回事。”

    信奉真神教的,不一定就来自于西疆,此前他的判定,却是冒失了,他觉得很没面子。

    “哈哈,”公孙未明放声大笑,终于见到李大师吃瘪了,一时间,他十分开心,“真神教在伊万国存在感不强,不过可瞒不过我们东北人。”

    “不可能,”那中阶司修高声叫了起来,“我母亲给我的神像,是个火神!”

    尼莫教信奉火,又称圣火教,跟真神教的神像就不同,神像不同,吸收香火的能力要大打折扣,甚至可能颗粒无收——被本神抢去香火了。

    公孙未明冷冷一笑,“你就不用狡辩了,到时候定然会水落石出……放心,有我在,容不得李大师冤枉你。”

    “真的是个火神啊,”中阶司修没命地喊着,“若是真神教,我怎么会去拜?”

    真神教带给中土的伤害,实在是太大了,东北边陲,应对的是伊万国的进攻,对伊万国最是痛恨,但就算是这样,东北的黎庶,对真神教的情况也相当了解。

    公孙未明看一眼李永生,干笑一声,“让李大师见笑了。”

    李永生则是沉默半天,缓缓摇头,“我未必会想笑。”

    公孙未明的眉头一皱,“李大师你这话……何解?”

    李永生的嘴巴动一动,似乎是要说什么,最后还是微微一笑,“算了,神战这个东西,你们不懂,跟你说那么多也没用,万一被你灭口,那就惨了。”

    “喂喂,你怎么说话呢?”公孙未明不干了,“在你眼里,我是恩将仇报的人吗?”

    “你今天起码有两次起杀心了,”李永生淡淡地发话,“当然,你肯定杀不了我,但是你确实有杀意了……你可以否认,我无所谓。”

    “那我不是都克制住了吗?”公孙未明叫了起来,“你跟道宫的两个美女双宿,我家出了野祀……能不提防你吗?好几万条人命呢!”

    “幸亏你克制住了,”李永生微微一笑,“要不然,咱俩里面,肯定要有一个人后悔。”

    公孙未明斜睥他一眼,“你想说,后悔的肯定不是你,对吧?你可是斩杀过准证呢。”

    “呵呵,”李永生干笑一声,皮笑肉不笑地回答,“没准是谣传呢,你可以不信。”

    “好了,不跟你打这机锋了,”公孙未明举起了双手,“我认输还不行吗?我最讨厌这么说话了,你是大师你牛……这神像不同,是怎么回事?我要跟其他人解释。”

    说来说去,公孙未明还是一个比较率性的人。

    “神战之后,有些神会被对手掳去神性,”李永生淡淡地发话,“明白了?”

    “神性,那又是个什么东西?”公孙未明想一想之后,猛地一扬眉毛,“莫非这尼莫神,便成了真神教的傀儡,帮真神教收集香火?”

    “你倒也不算太笨,”李永生笑了起来,“差不多是这个意思吧。”

    公孙未明顿一顿,然后奇怪地发问,“那你为何能分辨出真神教和尼莫教的不同?”

    “这就不好跟你说了,”李永生笑一笑,“不过我确定,那是真神教的路子。”

    这些法门,他在仙界了解过一些,毕竟是去下界观风,总要将主要对手的情况摸清楚。

    这一界里,应该也有道宫中人熟悉类似法门,不过可以确定的是,查香火成神术容易,可是想要查清楚香火到底供奉的是谁,大概不是那么容易的。

    事实上,一般情况下,看神像和听经文,就能辨别出香火成神的根脚来,也不需要那么麻烦。

    公孙未明眨巴一下眼镜,若有所思地看着他,“尼莫教……好像也跟真神教同源?”

    他还是有点不相信李永生的话,而且教派同源这种事,真的很常见,同源教派之间,因为有分歧存在,有时候才更是不共戴天的仇敌。

    反正不管怎么说,既然是同源,收集香火的手段,应该就差不了多少。

    这种事实在辩不出个对错来,李永生不以为意地笑一笑,“等你找到他的母亲,再去问好了。”

    不多时,司修的母亲也被押了来,她压根儿不承认,自己教了儿子香火成神术。

    不过这司修的家里,搜出了那一尊神像,也就两寸来高,是个坐像,手中捧着一团火。

    公孙奉贤听说这里的变故之后,也赶了过来,他仔细打量一下神像,“果真是尼莫像。”

    公孙未明沉默半天,才又看向李永生,“会不会是个误会?”

    李永生冷哼一声,无奈地叹口气,“你还真是……要不然请张木子来鉴定一下?”

    “我也没那个意思,”公孙未明干笑一声,“不过就是觉得有点可惜。”

    “可惜个屁啊,”李永生苦笑一声,恨铁不成钢地发话,“伊万国有真神教的存在,可是你家拜了不是真神的真神,你觉得是为什么?”

    “这很简单吧,”公孙未明想也不想就回答,“若是公孙家子弟知道是真神教香火,怎么可能去修?”

    “问题不是你这么看的,”李永生无奈地摇摇头,“你该这么想,若是想将香火渗透到你公孙家,需要什么样的手段,劫掠神性骗取香火……你以为真的是随便都能做的吗?”

    公孙未明眨巴一下眼睛,老老实实地一拱手,“还请李大师赐教。”

    李永生伸出一个指头,“首先,劫掠神性需要相当强的能力,一般的神做不到。”

    然后他又伸出一个指头,“其次,劫掠过的神吸附来的香火,意念并不纯,香火会有损耗,谁吃多了做这个?”

    公孙未明闻言,脸色就是一变,沉默半天之后,轻叹一声,“搜魂吧。”

    一般来说,搜魂是不得已才为之的事情,不但受术者痛苦,施术者也有风险,搜魂术使用得多了,施术者的神魂屡屡遭到神魂抵抗,会留下隐患,甚至可能损伤根基。

    当然,对受术者来说,记忆被别人强行看了去,会成为灵魂深处挥之不去的梦魇,不但异常痛苦,十之还会成为白痴,就算勉强扛住了,神智也会变得不太正常。

    公孙未明下这一道命令,也很艰难,公孙家的媳妇,也算是公孙家的人,没有证据的情况下,强行伤害自家人,太令人寒心了。

    更糟糕的是,搜魂之后,也可能搜不出证据,到时族人会有怎样的反应,他又该如何交代?

    不过兹事体大,想到真神教可能处心积虑地渗透进公孙家,公孙未明真的是不寒而栗,这已经不仅仅是勾结野祀的问题了,更涉及到了国仇家恨。

    公孙家甚至可能成为真神教进攻中土国的桥头堡——起码是之一。

    勾结野祀是族诛,勾结真神教这种野祀,不但会被族诛,整个公孙家就算死了,也要背负一国的骂名,公孙家的祖上若是有灵,绝对会气得活过来,然后再死掉……

    无论如何,公孙未明不可能拿公孙家的数万人口冒险,更不会成为一国之敌。

    公孙奉贤也是这么想的,听到这话,二话不说就将那女人拉了下去。

    一个时辰之后,搜魂的结果出来了,女人在被送回国之前,接触到了尼莫教的教徒。

    那个信徒对她说,你若回去帮我们发展信众,就可以回国,否则就别指望了。

    她当然想回国,心说这尼莫教也不算有多么罪大恶极,发展两个信众也不算什么。

    中土国对野祀的态度,她是明白的,不过这种东西也是禁不绝的,只要这世上有不公平,总要有人将希望寄托于飘渺的神灵。

    甚至有很多人,是出于对官府和道宫的愤恨,才去信奉香火道的。

    机缘巧合之下,女人嫁到了公孙家,这时候她就有点不想履行承诺了,但她本身也信奉了尼莫教,尼莫神通过神像降下谕令,不履行承诺,你会遭遇神罚的。

    你在伊万国的弟弟和妹妹,都要因你而倒霉。

    这种情况下,她就别无选择了,虽然儿子要比弟弟妹妹更亲近,可是尼莫神一旦执行神罚,她的身份也会暴露,公孙家身为隐世家族,不会容忍一个祭拜野祀的普通女人。

    一旦被逐出公孙家,她更担心以后都见不到儿子了。

    所幸的是,此后不久,她就听人说到,公孙家在巅峰时期,甚至可以劫掠野祀香火。

    说者无心听者有意,她问了问劫掠香火的法门,才知道公孙家的某一门功法,除了可以正常修炼,还有骗取香火的额外功效。

    至此,她就可以让儿子修炼香火成神术了,当然这事儿不能传出去。

    事实上,女人并不笨,她也隐约猜到了,这尼莫神可能所图甚大,但是为了不跟儿子分离,她只能硬着头皮走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