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寻情仙使 > 第五百零三章 拜错神了
    中阶司修闻言,脸色刷地一变,“我……我没有修习香火成神道!”

    “握草,”公孙未明的脸色也是跟着一变,“我跟你说,现在你说实话还来得及,四长老努力帮你挽回……野祀那玩意儿,是你能碰的吗?”

    “我……我真不是碰的野祀,”中阶司修犹豫一下,小声回答,“就是香火成神术,临时用来补益一下,那个毛神还是很好骗的,我打算再骗它一次,冲到高阶司修就罢手。”

    我去,李永生听到这句话,都忍不住一惊,小子你的心还真大啊。

    不过,从这一点就能看出来,隐世家族和半隐世家族的区别,半隐世家族对野祀,那是唯恐避之不及,但是隐世家族都是出过真君的,野祀又如何?

    事实上,野祀虽然是中土国人人喊打的对象,但是围剿野祀最用心的,就是道宫,官府体系就要差很多。

    而最不用心的,就算这些隐世家族了灵修和香火成神,并不存在根本的利益冲突。

    当然,造成这个现象的,还有一个原因,那就是野祀的报复,也颇令隐世家族头疼,官府和道宫是两大体系,一茬一茬地换人,但是隐世家族不能换血脉不是?

    一旦将野祀得罪狠了,连根拔除隐世家族的事儿,也不是没有发生过。

    不过,能占野祀便宜的时候,隐世家族也不会手软。

    公孙未明对野祀就并不是很忌讳,事实上,公孙家有过劫掠野祀香火的行为。

    当然,说劫掠是有些过了,骗取香火是真的,平日里多供奉香火,然后关键时刻请下神力来,然后将神力据为己有大不了砸了神像,以后再不供奉就是了。

    这种事儿也不是随便能做的,招惹了毛神无所谓,它们打不上公孙家来,招惹了大神就麻烦了。

    总之,劫掠香火的事情,在公孙家也没有发生过几次,基本上是处于传说的性质供奉野祀本来就不便张扬,万一被道宫知道了,铁铁地打破秘境,将全族屠戮一空。

    公孙未明生气的是,这种事,哪怕是族里有真君在的时候,都要再三地仔细商量,尼玛你才区区的中阶司修,就敢背着家族,做这种事?

    须知一旦搞不好,这就是族诛的大罪,这真尼玛是疯了。

    要不是李永生提前将其他人逐出去,公孙未明现在就要考虑是否该灭口了。

    就算如此,那旁听的公孙权亮的双腿,也已经抖成了筛糠。

    公孙未明却是呆在了那里,良久,才转过头来看着李永生,缓缓地发话,“李大师,此子魔怔了,我打算送他入秘境静养,你看如何?”

    李永生微微一笑,很不屑地发话,“魔怔的未必是他吧?”

    “李大师……你这话何意呢?”公孙未明皱一皱眉头,又叹一口气,“我很景仰你的医术,公孙家也不欲恩将仇报,但是这样的秘闻,你真不合适听下去了。”

    李永生一摆手,淡淡地发话,“你若自认,对香火成神道的了解比我多,随便你怎么做好了,不过对我而言,此事没完……真神教的香火,你公孙家也承受不起!”

    “什么?”公孙未明再次骇然,然后看向面前的司修,“你怎么会想起拜那个东西?”

    在公孙家的认知中,香火成神道里,有大神有毛神,大神是惹不得的。

    比如说百粤出现的玄女道,奉玄女娘娘,敢跟玄女宫对着干,这起码就是个中型的神,而九天玄女本是玄女宫的道统,所以玄女道应该是中等偏强的神了。

    这样的神,公孙家是惹不起的,哪怕有真君在,也是惹不起,虽然中型神一般不会攻打隐世家族的秘境,但是可以让信徒报复性地杀害公孙家的子弟。

    但是中土国也有毛神,机缘巧合之下,草木成精,水石生智,这些东西也能成神。

    这种神就可以欺负一下,反正它们神力微弱,修不成正果的话,隐世家族不怕它们,修成正果的话,四大宫也放不过它们。

    甚至还有休眠神,就是被道宫和官府抹杀了存在,但还留了一点意念,想要搜集香火慢慢地复活通常这种着急恢复实力的神,才最是好骗。

    对于自家子弟私自劫掠香火一事,公孙未明是大怒,这种行为可能给公孙家带来灭顶之灾,这样的子弟,必然是要处死的,家族大了,没有规矩不成方圆。

    但是处死之前,他们会向子弟问出祭拜的神的情况,然后再摸一下根脚,若确实是毛神,公孙家就不止一个子弟会因此受益有组织地劫掠香火,才最符合家族利益。

    当然,若是这个子弟祭拜的是玄女娘娘之类的中型神,公孙家是断断不会去招惹的。

    然而这些情况,就不方便让李永生知道了,公孙未明甚至很是克制了一下灭口的冲动。

    可是听到李永生说,自家子弟祭拜的是真神教的神,公孙未明吓得汗毛都炸了起来,真神教那神,根本都不是大神,是超级大神一神立国的啊。

    这样的神,如果遭受了欺骗其实以人家的实力,就不可能被骗,公孙家小司修的那点底子,肯定早就被摸透了。

    若是大神真的被骗了,想要计较的话,降下神力来,分分钟就把公孙家的秘境化为齑粉了尤其是在没有真君主持的时候。

    “我拜的不是真神教,”公孙家的子弟委屈得叫了起来,“是个休眠的毛神。”

    公孙未明犹豫一下,最终还是选择相信了李大师他都不知道自家子弟修习了香火成神之术,李永生却能诊脉诊出来,真的不愧“大师”二字。

    所以他冷冷一笑,“你说不是真神教,就不是了?证据呢?”

    “我拜的是个伊万国的休眠神,名唤尼莫的,”中阶司修再次叫了起来,“伊万国的尼莫教,四长老你也应该知道啊”

    公孙未明当然知道尼莫教,尼莫也是一神教,而且是没有神系的教,严格来说也是个中型神。

    伊万国的香火成神道比较混乱,光神系就有四个,大神七八个,中型神有两位数之多,不过为了争夺信徒,伊万国内部都要时不时爆发神战。

    尼莫教是独立神教,但是战力相当强悍,百余年前在神战中被消灭了,后来还时不时地听说有教徒死灰复燃。

    这个教的信徒,在中土国边界的不多,当然,中土和伊万国的交锋中,也出现过尼莫信徒,但是数量有限,还不至于令中土国黎庶咬牙切齿。

    所以公孙家子弟得知可以劫掠尼莫神的香火,就毫无压力,首先我不是特别痛恨你,其次,你是外国的香火,又是休眠神,欺负也就欺负了。

    但是,天底下的事情,又哪里是那么简单的?

    公孙未明也顾不得李永生在场了,厉声发问,“先不说你拜的是什么神,你既然有此际遇,为何不跟族中明说……莫非族中能贪墨了你该有的?”

    隐世家族的规矩很大,贪墨子弟的功劳是不可能的。

    但是诸多人分享,又哪里比得过一个人独享?休眠神,香火是有限的!

    这名中阶司修也不敢说自己的,大家都知道的,所以他双膝一软,直接跪倒在地,不住地磕头,“四长老,我一时愚昧,还请您放过我这一次。”

    “嘿,”四长老很无奈地叹口气,然后看向李永生,“李大师,你确定是真神教的香火?”

    “这点我倒是弄不错,”李永生淡淡地回答,然后眉头微微一皱,“不过他没有去西疆,却有了修真神教的法门和神像……还是问问来源吧。”

    “听到没有?”公孙未明冲着那子弟厉喝一声,“你的法门从哪里来的?”

    “是……是我母亲给的,”中阶司修战战兢兢地回答,“她也是国族啊。”

    就在此刻,墙头人影一闪,却是公孙正信回来了,他手里拿着一张纸,递给了公孙未明,“目前查到的只有这么多,我怕四长老等得着急……”

    公孙未明只扫了一眼,就重重地将那张纸拍到了桌子上,气极而笑,“你母亲是中土国的回归国族?”

    回归国族是一个婉转的称呼,严格来说是被拯救回来的奴隶,中土国富庶,文化和经济也远超周边邻国,国族不会移民国外,只可能被劫掠走了当奴隶。

    东北和伊万国摩擦不断,经常有边民被掠走,偶尔也会被中土夺回一部分,只有李清明崛起之后,才改变了守势,偶尔会将伊万国人掳来做苦力,却也极少。

    “是的,”那司修子弟还在不住地磕头,“我母亲在伊万国得了机缘,悄悄转送给我,这是娘家的嫁妆……还请四长老明察。”

    他这话虽然是狡辩,但也有些道理母亲带来的东西,不上交给公孙家族,情有可原。

    但是……这尼玛依旧不能忍啊,这是可能导致夫家万劫不复的东西,怎么能视为你的私产?

    公孙未明有点为难了,不过还好,大长老、二长老和三长老都在族里,轮不到他头疼。

    他下意识地瞥李永生一眼,却又是一怔,“你皱眉做什么?”

    (定时发布,求保底月票。)(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