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寻情仙使 > 第五百零二章 诊出意外
    “不去,”李永生一摆手,很干脆地回答,“我就在这儿,没章法的话,我不出手。”

    这时候,他有点理解,道宫选苗子为何高高在上了没规矩的话,不成方圆啊。

    公孙奉贤犹豫一下,才又苦笑一声,“那就只能等未明真人来了。”

    公孙未明不在别院,昨天晚上,他护送公孙不器和公孙莫问进秘境了,那里才是公孙家的老巢,灵气比外面强多了,养伤也便利。

    未明真人将人送回去之后,第三天才又出现在别院里。

    对于族中很多人央求李大师诊脉,他第一时间知晓了,然后很快就做出了决定:咱们自家先优选,最后选出五十个苗子,供李大师诊脉断病。

    传承千年的家族,行事都是有章法的,这样的情况,其实类似于道宫选徒,一个家族里选出最杰出的几人,然后由道宫来测试资质。

    若是真敢选得人太多,道宫的道长直接撒手走人了去尼玛的,劳资不收了。

    李永生觉得五十个也有点多,不过公孙未明会做事:十块灵石的诊脉费用,只要你肯为这五十个人出手,十块灵石就是你的了!

    灵石的诱惑,李永生实在抵挡不住这种在仙界他根本看不上眼的红色灵石,却是此时他提高修为的最佳途径,他总不能一直靠着永馨庇护,那算怎么回事?

    不过,也正是因为如此,又一件轰动公孙家的事发生了。

    李永生为这五十人诊脉,时间基本控制在半柱香,太长了浪费时间,太短了,这赚灵石的态度不够端正。

    这五十人里面孩童居多,但是也有年轻人甚至中年人,李永生针对不同的情况,给出不同的指点和建议,一般点评得都很到位,不过也没有太令人惊艳的举动。

    只有一名高阶司修受益比较大,他曾经是初阶化修,境界尚未完全稳固的时候遭遇战斗,又掉回了司修,此次他也是抱着恢复修为的希望,前来诊脉。

    李永生很干脆地指出:你曾经是化修,但那是用药物堆上去的,这些年又服用了不少灵药,你现在存在两个问题,一个是神魂虽然庞大,但不够凝实,一个是需要淬体去丹毒。

    他一言既出,这位差点掩面而走此人一直顶着族中天才的名头,虽然也服用了一些丹药,但是真没人想到,他的修为是丹药推上去的。

    此人的祖父曾经是族中对外管事,那是个有油水的位子,不过他家一直中规中矩,也没有表现出多富裕来。

    直到他出现,家里知道他确实是个小天才,才悄悄动用家里资源扶持他,但是对外绝对不声张,都是公孙族人,揩自家人的油水,传出去总不好听。

    当然,李永生不在意公孙家内部是怎么管理的,他就是实话实说。

    公孙未明听说之后,当场黑着脸派出人,押着这厮去了秘境先去生死竹林锤炼神魂吧。

    反正这是公孙家自己的事儿,化修能恢复修为的话,又是公孙家的一大战力,不过此前占了族里的便宜,肯定要多少惩罚一下。

    李永生的表现,确实比较神奇,很多被诊脉的主儿,都更加珍惜这个机会,尽可能地多跟他交流,要说此前诊脉用半炷香,后来的交谈,差不多也得半柱香。

    李永生倒是不想多说,架不住人家一直挖空心思地提问题。

    一天下来,他也就诊了二十多人的脉。

    公孙未明觉得有点亏,明天一天再这样过去的话,这十个灵石的诊脉费用,似乎有点划不来。

    当然,这原本就是一种投资,沙中淘金的打算,没有收获也是正常的,发现一个高阶司修能重返化修,多少也算没有白费劲。

    事实上,发现这个能重返化修的家伙,公孙家很难说是赚了还是赔了,多一个化修肯定是好事,但是想要处理好这一家人,很需要费点脑筋。

    不处理是不行的,要不然大家都有样学样,往自己的小家搂钱了,但是处理得过了,令这化修心生不满的话,将来族中遇到事,此人的战力很可能就会打个折扣。

    尤其糟糕的是,此人确实算得上小天才,但也仅仅是小的天才。

    就算李永生的诊断,能帮其去除隐患,此人成长的空间也极为有限。

    对公孙未明来说,这是比较头疼的事儿,所幸的是,公孙家传承这么久,对付此类事情,自有一套章法,真正头疼的人并不是他。

    总之,这十块灵石花得,感觉是有点冤枉。

    然而,他没有想到,第二天又有了大事发生。

    就在诊脉过了三十人之后,一名年轻的中阶司修来到了李永生面前,很显然,这又是公孙家后辈中的一个佼佼者。

    不过李永生诊了一会儿脉之后,蓦地手上发力,直接掐住了此人的脉门。

    此人猛地一挣,浑身灵力爆发,大声喝问,“你干什么!”

    李永生一抬手,一道白光自指尖涌出,直接将此人的身子缚住,同时嘴里淡淡地发话,“未明准证,让无关人等出去!”

    他诊脉是在一个小院里,周围围了差不多五六十号公孙家的族人,都是要看他手段和听他建议的,而他身侧不远处,公孙未明正在无所事事地喝茶。

    大家看李永生诊脉,已经看了好一阵,虽然有不少好奇心,很注意听他说出的种种事项,但多少也难免懈怠。

    猛地见到,李永生竟然对公孙家的子弟动手了,大家都是齐齐一惊,然后就是勃然大怒!

    就算你是神医,在公孙家的别院,敢对公孙家子弟出手?

    公孙未明也没想到,会猛地出现状况,他正魂游天外,考虑怎么才能让李永生多诊十个人的脉没办法,请托实在太多的,尤其是来自秘境里的那些族人。

    其实多诊十个人,都有点不够,要不,就多诊二十个人?但是,该怎么跟他说呢……

    就在这个时候,李永生的一声吼,顿时他收回了思绪。

    看到李大师扣着自家子弟的脉门,公孙未明回忆一下刚才听到的话,马上就做出了决定,“正信、权亮留下,其他人退出去。”

    正信是小院里负责秩序的,权亮则是一个围观群众,两人都是高阶司修的修为。

    其他人闻言先是一怔,然后强忍着怒火,不声不响地退出了小院,最后离开的那位,甚至还将院门掩上了。

    秩序井然!这千年传承的家族,真没有一个是简单的。

    公孙未明也不着急说话,只是递给李永生一个疑问的眼神。

    李永生眉头一皱,看着那中阶司修淡淡发问,“你何时去过西疆?”

    “西疆?”公孙未明听到这两字,体内蓦地爆发出一股气势来,死死地锁住了面前的司修。

    中阶司修原本是想挣扎来的,但是被李永生束缚住了,又见族中长老不做声,只能认命了,但是听到西疆两字,他再次尝试挣扎。

    然而非常不幸的是,未明真人又用气势锁定了他。

    这一刻,他是要多冤屈有多冤屈了,大声嚷嚷了起来,“我从来没有去过西疆……从来没有去过!”

    不过他想像中的大喊,比蚊子发出的声音大不了多少。

    不光是李永生出手了,公孙未明也出手了,一抬手,就形成了一个灵气罩,遮蔽了半个院子,声音传不出去,但却又能让公孙正信和公孙权亮听到。

    此人平日里做事粗粗拉拉,关键时刻反应还不算慢。

    听到中阶司修的辩解,公孙未明愣一愣,又一摆手,“正信你出去安排一下,调查这名子弟的行程……从出生到现在,都要!”

    “尊长老谕令,”公孙正信一拱手,人影一晃,已经从墙上翻出了小院,根本不走院门。

    见到自家的子弟气得脸色刷白,公孙未明笑一笑,“你放心,你若没去过,肯定不会冤枉你……四长老做事,你应该清楚,但是你若是敢撒谎,后果你懂的。”

    “我若骗了四长老,愿受抽髓剥皮之苦,”中阶司修咬牙切齿地发话,“死后不入宗祠!”

    这就是很恶毒的誓言了。

    不过公孙未明对“西疆”两个字异常敏感,三长老在西疆证真被人偷袭,族中损失惨重,而消息是如何泄露的,目前还没搞清楚。

    这是宁可抓错,也绝对不能放过的线索。

    当然,他也不会冤枉自家子弟,所以又看向李永生,客气地发问,“李大师,调查需要一点时间,你现在方便不方便说一说,为什么会判断他去过西疆?”

    话问得非常讲究,简直不像是出自于公孙未明的嘴巴,没有表现出任何质疑的意思,甚至还在意他此刻是否方便。

    这是对李永生权威的尊重,不过,他若是给不出理由,那可就闹出笑话了。

    公孙未明愿意相信他,但是公孙家的子弟,也不能随便被人冤枉。

    “那么,就当你没去过好了,”李永生呲牙一笑,满不在乎地发话。

    然而下一刻,他的脸一沉,“那你的香火成神道,是谁教你的?”(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