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寻情仙使 > 第五百零一章 义务诊脉
    公孙不器见到他俩的表情,忍不住嘴角抽动一下,“燕王说的……”

    燕王想跟他的儿子结亲,三长老对此兴趣不大,若是嫁女儿出去到亲王府,公孙家无所谓,把外人娶进来,那就要慎重考虑。

    当然,公孙不器也不会明确说,你这个亲王公主我不想要,就说我隐世家族不入尘世,你天潢贵胄,入我隐世家族不合适。

    结果燕王就拿出了英王做例子,英王府九女连道宫都能入,我女儿入隐世家族又如何?

    这几年公孙不器游历天下,也曾经去过朱雀城,还真就听说过赵欣欣的大名。

    公孙未明听说之后,侧头看一眼杜晶晶,“英王九女,果然是自幼入了玄女宫?”

    “是不是自幼,我不清楚,”杜执事回答得颇有章法,“不过似乎有准证比较看好她。”

    “准证……”公孙未明撇一撇嘴巴,显然并不怎么在意这个词,说来也是,他还是准证呢。

    公孙家两名准证知道了李永生跟英王的关系,表态就更干脆了,多配合英王一点,实在不算什么。

    第二天中午时分,公孙家第三名准证出现了,此人名唤公孙莫问,是公孙家的大长老,不同于那两名准证的是,他略带一点肥胖,长了一副富家翁的模样。

    李永生替他诊了脉之后,沉吟良久,还是叹口气,表示你现在静养就是了,天才地宝之类的,该进补就进补,根基伤了,维持好气血,争取能恢复巅峰状态。

    他的诊断跟别的名医没什么不同,治病这种事原本如此,中土国有很多病症,别说是他了,就算是拿到仙界,也不会有更出色的治疗手段。

    公孙莫问对此也看得很开,他的修为到了高阶化修就是头了,这次为了救替公孙不器护法,导致受伤很重,当然,太上长老受的伤比他还重甚至现在都无法回归公孙家养伤。

    但是公孙不器活了下来,这一切就都是值得的,尤其是三长老不但被人救了过来,据说还有可能继续证真,对大长老来说,真没什么可遗憾的了。

    身为隐世家族中人,能在家族的大事上贡献出自己的力量,死都无所谓,更别说他现在还活着些许小伤,慢慢地养个十年八年的,无所谓的。

    倒是公孙不器和公孙未明有点接受不了,虽然别的神医也判定,公孙莫问就该是这样,但是……还是不甘心啊。

    公孙不器长叹一声,公孙未明却又发问了,“李大师,大长老根基受损得不厉害吧?据说找到一些天才地宝之类的,还能重塑木脉。”

    二郎庙一战,公孙莫问就是木脉大损原本他是个微胖的年轻人,现在成了微胖的中年人。

    “其实……”李永生犹豫一下,还是觉得,自己不能白被人叫做“大师”,少不得指出一点,“有天才地宝,倒是有修复木脉的可能,但是莫问准证在先天之际,就受了火气侵袭。”

    “什么?”公孙未明和公孙不器齐齐一愣,不可置信地发问,“大长老在娘胎里就受了火气?”

    “没错,”李永生淡淡点头。

    他不敢说自己能包治百病,但是涉及功法和属性的诊断,这个位面没谁能超过他,“这先天之殇,最是难以补齐,囟门合拢就很难治了……十二岁之后,谁也救不了。”

    先天之殇确实很棘手,这是天道规则,在仙界也是如此,母体便是混沌世界,在那里面受到损害,后天得没命弥补才行,一旦耽误了,那就无法改变。

    永馨仙子够强悍了吧?她转世到中土国,照样要经历混沌,所谓的胎中之谜就是如此。

    然后,她才能觉醒,母体就是这么神圣而伟岸。

    公孙莫问微微一怔,然后若有所思地点点头,“怪不得我少时杰出,后来就蹉跎了,当时我曾偶遇简单神医,他说我可能是胎里带了火气。”

    简单神医姓简,叫什么无人知道,不过他的医术超凡,任何疑难杂症到了他的手里,都不是多大的问题,而且开出的单子也很简单,所以大家都尊称简单神医。

    这么说吧,此人从未收徒,只是有两个药童,一姓杨,一姓柳,就是现在名扬天下的“南杨北柳”。

    南杨北柳只是跟神医学了一些普通手段,相互之间还有点理念分歧,所以最终分道扬镳。

    要说这俩药童治病,善于弄险,也是因为理念分歧逼出来的,都想证明自己是得了神医真传,简单神医本人,可不喜欢弄险。

    可以作为佐证的是,御医阴九天治病四平八稳,但是他从正式行医之后,偶然接触了简单神医的单方,就疯狂地收集起神医的一切资料。

    大家都知道,想请阴九天出手救人,那是非常难的,根本不是钱的问题。

    不过,谁要是有简单神医的单方,不用专程去请阴大师,稍微露一下口风,阴九天自己就跑来了哪怕只有神医的笔墨,也请得动阴大师。

    “简单神医?”公孙不器眉头一扬,“大长老竟然见过他?”

    “六十年前吧,”公孙莫问笑一笑,“那时咱公孙家想见谁,都很简单。”

    其时公孙家,尚有真君在,还不止一个。

    公孙未明点点头,又不解地发问,“既然受了火气侵袭,大长老你为何会少年精进?听起来不是那么回事啊。”

    李永生哼一声,“火气可是有很多种,为何不能少年精进?”

    “当时我跟你一样,也是不信啊,”公孙莫问看公孙未明一眼,又叹口气,意兴索然地发话,“少年得志,又怎么能听得进去别人的劝告?”

    接着,他面色一整,“但是蹉跎了这些年,我想一想,这还真有可能,因为少时正值生发的年纪,扛住了火气,又因为木脉受到磨练,初开始反倒比旁人精进,李大师,我说得可对?”

    “没错,”李永生点点头,“其实证真本来就是很危险的事儿,若没有这些火气的磨练,大长老你都未必能臻达高阶化修……你真的不用太介意。”

    “没错,就是这个意思,”大长老长出一口气,笑着发话,“我今天是彻底放下介怀了,高阶化修已经很不错了……公孙家数万人,高阶化修才几人?”

    “不是吧,这么神奇?”杜晶晶在一边看得都忍不住了,走上前一伸手,一截雪白的玉臂露了出来,“永生,帮我号一号脉,你看我有什么隐患?”

    “杜执事唯一的隐患,就是长得太美,”李永生哈哈一笑,半开玩笑半当真地发话,“容易被人骚扰,要静心修炼才好。”

    开什么玩笑,他的诊断,不是这么容易就给的,反正在地球界的网络上,这样的言语,连骚扰都算不上,他也不怕说这话。

    然而,这里可是中土国,杜晶晶看他一眼,脸上泛起一团红晕,咬牙切齿地吐出三个字,“你惨了!”

    然后李永生就真的惨了,接下来公孙家里的人,纷纷跑了过来,要他帮着判断一下,自己或者自家孩子在修炼上,有什么需要调整的地方。

    公孙家的别院,人数真的不少,万把人总是有的,很多人知道庄子里来了神医,不过那神医高高在上,族里顶尖的人物才能搭上话,所以有点什么不适,也不会费心挤上去。

    公孙家自己就有医生,手段也不差,扶余府很多病患,都来这里就诊。

    可是这神医能断修者的未来,这就太逆天了,谁不想在修行中勇猛精进呢?

    很多族里的中高层,就前来问诊,只要是自问有点身份的,没灾没病也要来问一问,哪怕自己没什么前景了,但是……家里不是还有子女吗?

    面对这众多的求诊者,李永生也有点晕乎了,“奉贤真人,我昨天给莫问准证诊脉,没有要诊金,可是你们不能……这样吧?”

    昨天的事情,他真不能要诊金,观风使自命讲究人,若是真的做出了什么贡献,他会理直气壮地要诊金,但是……他真的没比其他医生做得更多。

    就算点出了关窍,但是无法改变现实,这不算有用的建议。

    然而他讲究,也不能容忍这么多人,乌央乌央地扑过来……这算怎么回事啊?

    公孙奉贤也头大如斗,“这个,都是族里的人,消息传得比较快,你包涵一下。”

    “我没办法包涵,”李永生一摆手,开什么玩笑,排队的人目测有五百了,挨个诊脉,起码要五天才行,“我没那么多精力。”

    诊脉就是这么费功夫,其实一天能诊脉五十的人,都算一等一强悍的医生了,那不是手搭上去一下,就能判定的,匆忙一点不是不行,但那是病患……出错了算谁的?

    李永生有办法提高诊脉的速度,但也得有个度,一天一百人就是最多了,再多的话,整个中土国的人都会知道这厮有问题。

    公孙奉贤挠一挠头,“要不你去秘境好了,那里比较有章法。”

    公孙家在外面有别院,但是真正核心的力量,还是在秘境里,不管是官府还是家族,想要讲究章法的话,还是有秩序的。

    (定时更新到,召唤月票。)(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