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寻情仙使 > 第五百章 专治各种不服
    “不可以!”说出这三个字的,是张木子。

    她左右看一眼,淡淡地发话,“我们首桌说话的时候,其他人不要随便插嘴,好吗?”

    这话说得很轻巧,但是会听的人都知道,这是在指责公孙家不懂规矩。

    现场的气氛又是一僵,公孙不器这下有点不高兴了,“张道友,我们愿意敬重北极宫,但这里终究是我公孙家别院,你有什么想法,咱们回头再说好吗?”

    张木子对公孙未明不算客气,但是面对公孙不器,她的压力要更大一些,毕竟这位是有过证真经历的,而且此人不像公孙未明一般话唠,一般话不多,一说就说到点子上。

    接下来晚宴继续,不过也没持续多久,不到半个时辰,就散场了。

    公孙家给李永生安排的住宿地方,是一栋独立小楼,不远处是公孙家的书阁,算是个僻静场所,周围松柏矗立,还有华美的日月晷柱,颇有点文化气氛。

    小楼没有院子,李永生也没着急回楼里休息,而是背着手在楼前的空地散步。

    张木子和杜晶晶也在此楼居住,两人在房间里捯饬一番,换了便服走了出来。

    三人一边散步,一边就聊了起来,说起刚才张木子的发作,杜晶晶有点纳闷,“往常看你也不是个脾气很大的,怎么倒喧宾夺主了起来?”

    “我脾气本来就不大,这不是我的问题,”张木子很停下脚步,侧头看李永生,“永生,你不觉得公孙家对你热情得有点过分?”

    “这也……正常吧,”李永生笑着回答,“不器真人对于公孙家族来说,是相当重要的,我治好了他,当然该受到一点礼遇。”

    他倒是没说,公孙不器还有可能证真,他不是个喜欢嚼舌根儿的。

    “我看他们对你,未必仅仅是感激,”张木子不以为然地一笑,“又是拿美女试探,又是邀请你游玩秘境,礼下于人必有所求。”

    “不就是帮他家的伤患治疗吗?”李永生不以为意地回答,“也许是怕我不尽心?”

    “呵呵,”张木子意味深长地笑一笑,“人家没准是惦记着,把你留在秘境里呢。”

    怪不得她在席上言语强硬,原来是担心这个,要知道她现在跟着李永生,红尘历练是一方面,还有一个任务就是保护他毕竟他是目前唯一可能联系得上二宫主的人。

    “张道友如此说,怕是过虑了吧?”就在此刻,不远处一个声音响起,然后两个人自一排松柏后走了出来,正是公孙未明和公孙不器。

    说话的是公孙未明,“李大师能治好三长老,我公孙家怎敢不敬?”

    “强行留客,也未必就需要不敬,”张木子冷笑一声,“他一旦进了秘境,能不能出来,就要看你公孙家的意思了……你敢说没有强留李永生的心思?”

    “小住几日,那是有这心思,”公孙未明不以为然地回答,“强留的心思,那是没有……我家好心待客,却被你如此误会,真是令人扫兴。”

    “小住几日?几十日也是小住,几百日还是小住,”张木子的嘴皮子很是利索,她淡淡地还击,“李永生是我北极宫的贵宾,我不希望差事在我手上办砸。”

    公孙未明眼睛一瞪,“李大师也是我公孙家的贵宾。”

    “好了,”公孙不器很随意地一摆手,“我公孙家确实有留下李大师几日的意思,一来是救治莫问真人,二来则是对我的恢复,做出一些指导和安排……”

    “不过我可以声明,公孙家不愿意跟马上坐镇东北的英王作对,更不可能忘恩负义。”

    英王镇边东北的呼声,越来越高了,公孙家最近忙得手忙脚乱,按说没心思关注这种事,但是谁让公孙不器跑到顺天府了呢?那里的收音机,可是现今中土国最时尚的东西。

    以公孙家的消息渠道,未必能知道李永生跟赵欣欣的关系,但是英王寿宴上的出手,整个京城知道的人实在太多了这可是英王的救命恩人。

    在英王可能镇边东北的前夕,公孙家就算不念李永生的好,也不可能去强留他最多最多,也不过就是拉拢腐化他。

    当然,若是能将李永生留在秘境里,是不是强留,就很难说了,毕竟那里是公孙家的私人空间,沟通消息不便,而且旁人不得公孙家的允许,也没资格进入。

    不过就算强留李永生,也不会太久,这是必然的。

    张木子却是冷冷一笑,“原来只是忌惮英王,我北极宫是好欺的?”

    “好了,不扯这些了,直接说吧,”公孙不器淡淡地一摆手,“我本来没想到能邀到李大师来辽西的,但是他偏偏来了,我当然要留客!”

    “我留客,一是为了救治三长老,二是为了救治我的朋友,二郎庙主持朱尔寰朱真人。”

    “二郎庙?”杜晶晶的眉头,微微一皱,“那是西北的子孙庙吧?”

    公孙不器证真失败有段日子了,玄女宫哪怕没有真君推演,也应该知道风声了,不过这种辛秘,知道不知道是一回事,会不会公开是另一回事。

    杜晶晶若是在玄女宫的话,如果刻意打听此事,有可能听到一些风传,但是她现在外面,没有打探消息的渠道。

    她知悉此事,还是从张木子的嘴里,不过她也仅仅知道,公孙家有准证,在外面证真失败,被李永生救了,后来才知道此人是公孙不器。

    至于说公孙不器是在二郎庙证真,二郎庙的主持因此身受重伤,别说是她了,就算是张木子,也未必知情。

    杜晶晶对西北了解得不是很多,连二郎庙都是一知半解。

    李永生一听果然是如此,就有点不高兴了,“不器准证,你有这个想法可以明说,遮遮掩掩的,就未免不合适了。”

    “我哪里有遮掩,根本就是来不及说,”公孙不器苦笑一声,“今天也不过是庆贺一下,二郎庙那边是怎么回事,朱真人愿不愿来辽西,我还不知情呢。”

    “好吧,你去问二郎庙好了,”李永生一摆手,很随意地发话,“他若是愿意赶来,我多等几天也是无妨。”

    “咦?”张木子奇怪地看他一眼,“你什么时候这么好说话了?”

    “我从来都很好说话的,只要大家不遮遮掩掩,能开诚布公地谈,就没问题,”李永生笑着回答,“不过……我倒是也想起一件事来。”

    他看一眼公孙不器,“若是英王镇边,公孙家可愿辅佐一二?”

    “嗯?”公孙不器的眉头,顿时皱做了一团,过了一阵,他才字斟句酌地回答,“我公孙家有祖训,子孙不入红尘……不知李大师所说的辅佐,是何等意思?”

    “英王镇边……当然是抵御外寇了,”李永生哭笑不得地看着他,“不器准证……你实在是想得有点多了。”

    “能不想多吗?”公孙不器很无奈地回答,“现在这情况……燕王还要嫁女给我儿子,要不然我也不至于在西北证真,公孙家不掺乎这种事儿的。”

    他在二郎庙证真,原因是多方面的,燕王的压力,对公孙家族不算什么,但终究也算是压力之一。

    紧接着,他的声音一提,大声发话,“不过若是对于伊万国那帮畜生,公孙家不用动员,到时英王传个信,公孙家子弟……自带粮马兵器出征!”

    伊万国人不事生产,专以劫掠为生,兼且性情残暴,中土国人对其恨之入骨。

    公孙家的子弟,既然在辽西雄霸一方,当然也要守土有责,跟伊万国人是几百年的老冤家了,打他们根本不用动员。

    “如此,那我李某人就先谢过了,”李永生笑着一拱手,“若是能在情况允许的范围内,多听一听英王的指挥,那我就感激不尽了。”

    “这个却是不好办到,”公孙不器摇摇头,很直接地回答,“多听指挥……其中的分寸很难掌握。”

    公孙未明好奇地发话,“李大师你跟英王,是什么关系?听说此前是你救了他,可不是他救了你。”

    李永生沉吟一下,还是直接承认,“英王的九女……是我注定的伴侣。”

    “我去,这理由真差劲,”公孙未明不屑地冷哼一声,“你们年轻人啊,就爱说什么注定不注定,等再过个几十年,就会发现,扯淡!”

    “天下女人没什么不同……公主又如何?找个真心待你的,比什么都强。”

    “找个真心待自己的,然后你就可以出去风流了,是吧?”公孙不器冷冷地发话,“四长老你还是闭嘴吧,英王的九女,绝对不是英王拿出来笼络李大师的。”

    公孙未明不服气地瞟他一眼,“你又如何得知?京城里你的消息,你还不如我!”

    “那是自幼入了玄女宫的!”公孙不器没好气地哼一声,“她在玄女宫,也好大的名头……论京城外的消息,你差得多!”

    “咦?”李永生和杜晶晶闻言,齐齐地吃了一惊,“你又如何得知的?”

    他俩都清楚,赵欣欣在朱雀城的名头不差,可是出了朱雀城,真没几个知道她的。(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