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寻情仙使 > 第四百九十六章 再次拉拢
    黄永超总算明白了,御马监这是一点不打算给我军需司面子啊!

    他光顾自己哀叹了,却没有想到,他此前也没在意过御马监的种种建议。

    反正这次,他是彻底地认栽了,离帅不管他,又得罪了李清明,本来想投靠御马监,人家还不稀罕他,直接出手拿捏他的。

    更过分的是,这些话,都是当着李永生和王志云说出来的。

    这让他堂堂的军需司司长,情何以堪?

    以往遇到这种事情,他还能找李清明歪嘴,但是现在,那真是想也别想了。

    他就不明白,自己怎么就走到这一步了?我往日里尽心尽力巴结的那些权贵呢?都死到哪里去了?

    真的是不服气啊。

    看着他颓然离开,奥斯卡笑吟吟地看一眼李永生,“解气不?”

    “解气,”王志云先回答了,虽然他对黄永超的软骨头,是非常地不耻,但是无论如何,奥公公是在帮他做主,这个人情他要认。

    黄司长的不服气,他看到眼里了,但是他没有半分的同情——当初劳资更不服气呢。

    三人又聊了一阵,才说要告辞,一个小黄门过来,说宁公公召李永生相见。

    宁致远见了李永生,也没有拐弯抹角,而是直接发话了,“永生,你现在是辽东公孙家的恩人了,跟他们说一声,这两天他们应该感觉到了,朝廷的稳定,对大家都有利。”

    李永生笑着点点头,“好的,话我一定传到,其实我也一向这么认为。”

    宁致远没好气地看他一眼,“此前你可是一直站在英王那边的。”

    “那我也没做错什么吧?英王是亲王啊,是赵家皇族,”李永生很无奈地看着他,“莫非是英王做错了什么?我不该支持他?”

    宁致远顿时无话了,就算是天家,也不敢说英王做错了什么——那位错就错在声名太好,对天家的位置,构成了威胁。

    但是这样的理由,又如何说得出口?莫非各个亲王声名狼藉,才是对皇族的贡献?

    “反正你知道为什么,”宁致远不跟他斗嘴皮子,“公孙家一向跟燕王走得比较近,希望你能让他们搞清楚,亲王只是亲王,能代表中土国朝廷的,只有天家。”

    李永生笑了起来,“他公孙家还自顾不暇呢……好的,没问题。”

    宁致远闻言,眼光顿时缓和了不少,“永生你知道的,我不会坑你……疾风知劲草,板荡识忠臣,现在正是你报效天家的好时机。”

    李永生微微一笑,“我虽然对做官的兴趣不大,但是也不想看到天下动荡,宁公公你只管放心好了。”

    “对你我当然放心了,”宁致远笑着点点头,然后又叹口气,无奈地摇摇头,“我就奇怪了,你怎么就不愿意为天家效力呢?以你的资质和能力,位极人臣并不难啊。”

    又攀谈一阵,宁公公亲自将李永生送到御马监门外。

    黄永超虽然离开御马监了,但一直没走远,就在御马监外面待着。

    他想的是见宁致远一面,他今天为御马监做出那么大的让步,肯定不能让一个小太监将功劳全部抢去,必须得面见宁御马,强调这是自己对宁公公的景仰。

    此前他是不怎么跟御马监打交道的,军需司长当然要有军人的傲气,交好御马监,也容易遭人耻笑。

    但是他今天已经对奥斯卡服软了,那么再对宁致远服软,也是正常了,人性本是如此,下限一旦被打破,那么再往下破一点,也就没什么心理障碍了。

    事实上,他选择这么做,也是心里不乏对李清明和离帅的怨念,我也想做一个称职的军需司长啊,但是你们一个个对我这样,那就不要怪我对御马监服软了。

    既然已经服软,御马监最大的头目,我也得见一下啊。

    当然,黄永超也知道,自己就没资格求见宁致远,索性就在御马监门口等着,想着是等宁公公的马车出来之后,直接上前求见。

    搁在往常,宁御马可能将他直接撵走,但是今天,他不是跟奥斯卡达成意向了吗?仅凭着这个由头,他就可以求见一下。

    要不说歪才就是歪才,黄永超能借助一件令自己郁闷的事情,最大程度地为自己捞取人脉和好处,这份心机倒也难得。

    他此来用的是军需司长的马车,御马监的门子也看得清楚,虽然御马监门口不许停靠车辆,小太监们对军役部也没什么好感,不过既然是军需司长当面,他们也懒得理会。

    没等了多久,黄永超的眼睛猛地睁大了不少:握草,我看到了什么?

    他看到了宁致远,更看到了宁致远是送人出来的,送的还不是别人,正是那个坏了他好事的李永生!

    不应该啊,黄司长觉得自己的头皮都是麻的,这姓李的何德何能,竟然能劳动宁御马送出门来?

    这几天时间里,他已经调查清楚李永生的身份了,无非就是一个有点潜力的修生,曾经在朝阳大修堂借读过。

    至于此人为何跟李清明和宁致远交好,原因也很简单,他治好了李清明和宁御马。

    被治愈的病患对医生心存感激,这是人之常情,但是以宁致远的地位,能对李永生客客气气,甚或者帮忙卡一下军马的供应,这就是极限了。

    劳动宁御马亲自送出门来,凭良心说,李永生不配,连阴九天都不配——这不是治愈的当天,而是治愈之后很久了。

    宁致远和李永生的身后,还跟着王志云,堂堂的博灵郡军役使,耷拉着眼皮,身子也是溜边,恨不得藏在人群里,一付尽量减低存在感的样子。

    宁御马站在门口,四下扫一眼,一眼就看到了斜对面停靠的军役部配车。

    他甚至很轻松地认出了黄永超——他不可能不认得此人。

    但是宁致远就像没看到他一样,目光茫然地扫过,一点反应都没有,反倒是又跟李永生笑着说了几句,又抬手拍一拍年轻人的肩头,显得异常亲近。

    李永生也笑着回答两句,然后和王志云翻身上马,拱手道别。

    宁致远目送他们离开七八丈,才转身进门,这一次,他连扫一眼黄永超的兴趣都没有。

    黄司长受的这个打击,真叫个大,官场里最刺激人的,就是这种裸的无视了——压根儿没有存在感啊。

    不过黄永超也是心性坚毅之辈,值此非常时刻,他直接无视了那份屈辱的感觉,反倒快步走过去,“宁翁,我有事要向您汇报!”

    宁致远淡淡地看他一眼,根本没有停下脚步,“你去跟奥斯卡谈,要不,你让李清明来跟我谈。”

    宁御马就有这么霸气,他连“你不配”三个字,都懒得说——明白着的事儿,说什么说?

    黄永超想追进去,却被门子冷冰冰地拦住了,“想再进来,重新登记!”

    情急之下,黄司长大喊一声,“宁翁,我已经跟奥主事谈得差不多了!”

    宁致远头都不回,直接走远了,倒是他身边的护卫,警惕地看着不远处的黄永超——这厮的情绪似乎有点过于激动,大家要小心才是。

    门子冷哼一声,“跟奥主事都谈好了,还找宁翁,你这是什么意思?”

    “唉!”黄永超狠狠地一跺脚,今天的事情,办砸了啊。

    若是他能沉住气,等宁御马的马车出来,他上前拦住,没准能多说两句,现在已经被对方拒绝,他不可能再有第二次机会了。

    其实这是他看到李永生遭受厚待,下意识觉得,这对我也是个机会——宁致远你能厚待一个郎中,总也要给我说两句话的机会吧?

    哪曾想,宁致远半点机会都不给他,他心里忍不住哀嚎一声:为什么会这样呢?

    事实上,宁御马送李永生出来,自然有他的动机。

    首先他要显出交好之意,自然要纡尊降贵,其次他是要让李清明知道,御马监和军役部这次起龌龊,中间还有一个年轻的小家伙——李清明你看清楚了,这厮也是个因素。

    第三点,却是冲着李永生刚治好的公孙家族。

    黄永超哪里知道这些?以他的消息层面,甚至不知道公孙家的准证遇袭了。

    所以他相当的不忿,眼见宁御马不理会自己,他马上回到马车,“追上前面的两人!”

    车夫的嘴角抽动一下,“追……追上?”

    您昨天已经被这二位扔出去过一次了,现在还要追?

    “咳,”黄司长干咳一声,冷冷地发话,“我让你追你就追,哪儿来的那么多废话?昨天的那厮又不在!”

    李永生和王志云虽然骑着马,速度并不是很快,两百多丈之后,军需司的马车就赶了上来。

    “你俩站住!”车夫硬着头皮吼一声,马车直接横在了两匹马前方。

    李永生和王志云齐齐一勒坐骑,就停了下来。

    王军役使眉头一皱,不耐烦地发话,“握草,你小子有完没完?”

    黄永超才待发话,旁边又驰过一匹快马,马上之人冷哼一声,“我说你不丢个零件,是不是不舒服?”

    来的不是别人,正是公孙未明。

    (又是月末了,风笑马上要去国外看一个老同学,争取稳定更新,凌晨惯例有加更,预定下月保底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