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寻情仙使 > 第四百九十五章 忍气吞声黄司长
    黄永超顾不得琢磨奥斯卡的话,而是一转眼看向李永生,“这位总不是来讨战马的吧?”

    他也猜到了,王志云跟御马监的关系,就着落在此人身上,但是他心里这口气,实在是咽不下去,少不得就要微微发难。

    “我都说了,他不是闲杂人等,”奥斯卡的回答,是相当无礼的,他甚至没有向黄永超解释,李永生是何人——我何必跟你解释?

    事实上,他不信黄永超没有打听出来点名堂,所以他直接发话,“还是说你的事儿吧,听说关于马务,你有好的建议?”

    这尼玛……黄司长又看一眼李永生和王志云,当着这俩亮出肚皮服软,还真是有点难为情,他好歹也是堂堂的军需司司长来的。

    不过下一刻,他就说服了自己:奥斯卡是如此地年轻,没准没猜到我有投靠之意,所以才对我不客气,我要明白表示出来,他应该会给我面子的。

    有鉴于这样的猜测,他索性彻底放弃了底线,“以后军需司战马的分配,我愿意跟御马监共同协商,若有争议之处,愿意听御马监的。”

    “握草,”王志云闻言,忍不住倒吸一口凉气,马勒戈壁的,你要点脸行吗?

    别看他是求到了御马监这里,但是骨子里,他还有点军人的底线——我找御马监,是因为军需司你对我太不公,我辛苦争取到的东西,被人截胡了!

    没人说一声谢谢也就算了,给我一千匹战马,都要摆出一副施舍的样子,我不服!

    然而无论如何,从情感上还是从阵营上讲,他都更希望军需司能为军中袍泽争取来更多的东西——军役部里骂御马监和军械局的人,海了去啦。

    这些没卵子的家伙,有时候做事也特别操蛋,卡供应、钱不到不发货,质量问题……等等,这些都出现过,而为此付出代价的,就是一个个鲜活的生命。

    而黄永超现在做出的承诺,是任何一个正直的军人都无法忍受的:若有争议之处,愿意听御马监的——面对军械局,军需司都可以据理力争的啊!

    此刻的王志云,对黄永超失望到了顶点。

    “黄司长你这么说,就没意思了,”奥斯卡尖细的声音响起,脸上也是一副似笑非笑的表情,“军马调派,当然是军需司为主,口、活儿我们见得多了,同时还想坏我们御马监的名声,那可就太不厚道了。”

    口……口活儿?黄永超想起自己前一阵在万花楼的经历,觉得这三个字实在太恶心人了。

    这些没卵子的腌臜货,糟蹋人的本事,真是一等一的。

    不过他真的是不敢计较,“我答应了的事儿,当然要算数的……只是现在军马奇缺,还望御马监看在我的诚意的份上,解一解军方的燃眉之急。”

    奥斯卡斜睥着他,“但是马瘟真的很可怕,你让我这么违规操作,我很为难的。”

    “先多少放一点出来吧,国事艰难啊,”黄永超眼含热泪,抬手拱一拱,“奥公公,我也不是圣人,行事难免出错,但是一国的黎庶,他们是无辜的啊。”

    “当以黎庶为重,”奥斯卡点点头,一脸的凝重,“确实如此,民众是国本……那照你说,我该先放出多少匹呢?”

    “御马监本轮,该交付一万五千匹的,”黄永超沉吟一下,缓缓发话,“能保证一万匹是最好的。”

    他打算给御马监留点面子,你说马瘟了?好啊,我少要一些。

    “呵呵,”奥斯卡干笑一声,然后脸一沉,“那你不如说御马监没有马瘟隐患好了,真以为我是在故意刁难你?”

    尼玛,你明明就是在刁难我好吧?黄司长心里委屈,但还不敢说出来,“真的缺马啊,一万匹已经是最少需求了。”

    “马瘟隐患,必须杜绝,这个没有商量,”奥斯卡淡淡地发话,然后看一眼李永生,“保质保量没有隐患的话,拨付三千匹,是比较合理的。”

    黄永超也看一眼李永生,苦着脸发话,“三千……真的太少了,奥公公,我是为中土黎庶着想。”

    “我总不能为你嘴里的大义,掉了自己的脑袋,出了马瘟算谁的?”奥斯卡冷哼一声,“出了马瘟包赔的话,我给你十万匹,你敢要不?”

    十万匹战马,黄永超哪里敢赔?不管赔得起赔不起,他都不敢赔。

    好吧,我投靠你了,三千匹就三千匹好了,他勉力一笑,“希望马瘟尽早过去。”

    “等等,”奥斯卡轻哼一声,“我有点好奇,三千匹马……你打算怎么分配?”

    黄永超看一眼李永生,斟酌着发话,“优先供应博灵郡两千匹,御林军五百匹……他们上次就要了,还有五百匹,是早答应了南桂郡的。”

    “南桂郡要个毛线的战马,”奥斯卡冷冷地一哼,“你不知道博灵郡差多少战马吗?”

    “那这……”黄永超是彻底明白了,这三千匹是有说法的,“给博灵两千五百匹。”

    给御林军的五百匹战马,他是不能让的。

    “你可以走了,”奥斯卡一摆手,毫不客气地发话,“真是没眼色的东西,瞎耽误洒家时间!”

    “三千匹都是博灵的,”黄永超高声叫了起来,心里郁闷得却是要吐血——你不是说,不干预军需司分配战马吗?

    没卵子的腌臜货,说出来的话就当是放屁,你们玩的这才叫口、活儿!

    奥斯卡冷冷一笑,“那我若是给你五千匹呢?你如何分配?”

    五千匹,那就好分配一些了,黄永超才要回答,猛地反应过来,这个问题不对啊。

    他犹豫一下,硬着头皮回答,“五千匹,那也都是博灵的。”

    至于说军需司给博灵郡做的计划,只有三千匹,他已经不予考虑了,王志云上次就说了,博灵郡要五千匹战马。

    上一次,他当王志云是在放屁,但是现在他知道了,人家放的是通天屁。

    奥斯卡若有所思地看他一眼,“这样好吗?御林军的五百匹……该怎么办呢?”

    老子敢给御林军发吗?黄永超心里在滴血,脸上还不敢露出什么不满,“那就下下一次呗,博灵郡的情势,确实很危急。”

    “你早这样做,不就什么事都没有了吗?”奥斯卡冷哼一声,“盲人骑瞎马,说的就是你这种不长眼的,这五千匹你处理好了……才会有下一个五千匹,明白吗?”

    黄永超沉默半天,方始点点头,“明白。”

    虽然这屈辱的感觉,令他几欲抓狂,但是终于要过去了,他心里绷得紧紧的那根弦,也为之微微一松。

    然而非常不幸的是,奥斯卡又看他一眼,饶有兴致地发问了,“我有点好奇,若是御林军问起来,你怎么说?”

    我能怎么说?黄司长快吐血了,我肯定要说,是博灵郡的王志云,抢了你们的战马!

    不过,既然要玩口活儿了,他当然也不会实话实说,只是面无表情地回答,“军马调派原本就是军需司的事,我何须给御林军解释?”

    “这话说得好,”奥斯卡笑着点点头,“我就喜欢你这种有担当的,不枉我豁出去,冒着马瘟的危险,为你拨付战马。”

    马勒戈壁的,你好好说话会死吗?黄永超面无表情,心里却是在大骂。

    他就忘了,往昔他对很多人,也是这么说话的。

    不过他还是从这话里,听出了明确的警告:自己若是没有担当的话,这厮就不会冒险了——也就是说,他若是敢跟御林军歪嘴,奥斯卡肯定还要作怪。

    一时间,他有点心力交瘁的感觉,心说算了,御林军那里,还是顺其自然吧。

    其实严格来说,御林军的军马,根本就用不到他这个小小的军需司长操心,若是御林军真的出现大量的军马缺口,离帅可以直接跟天家说的。

    到那时,不管御马监还是军需司,能做的就是执行上谕,连宁致远也没胆子出幺蛾子。

    黄永超着急为御林军拨付的战马,只是补充他们在训练中的损耗,他想的是借此讨好御林军,而不是御林军对这个需求有多么迫切。

    真正有迫切需求的,是那些边军,还有紧挨着亲王封地的军役房!

    然而对黄永超来说,那关他鸟事,没关系的话,你慢慢等着好了!

    王志云就是最明显的例子,博灵军役房武备废弛是不应该,但那是连鹰做下的事情,不该算到他头上——当时他还在军役部赋闲,跟博灵郡根本没交集!

    但是黄司长欺他在高层没有得力臂助,就是要卡。

    不过现在黄永超也想明白了,我希望讨好离帅,但是离帅不帮我出头啊,上一次硬生生的恶了李清明,这次嘛,我也不跟御林军说那些了——就按章程走吧。

    热脸贴冷屁股,这滋味并不好受。

    奥斯卡见他魂游天外,少不得哼一声,“既然这样,后日御马监会拨付五千匹战马给军需司,你且去准备吧。”

    还真是只有五千匹啊,黄永超心里暗暗一叹,你这御马监,还真是欺人太甚。

    不过他也不敢计较,只是壮起胆子问一句,“那下一批战马,有多少匹呢?”

    奥斯卡很随意地回答,“先把这一批办好,再说以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