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寻情仙使 > 第四百九十二章 售后服务
    李永生刚说完,公孙不器就恍然大悟地点点头,“用死生之意锤炼神念?”

    对于这种准证,很多东西根本是一点就透。

    公孙不器当然也知道神念锤炼之术,但是哪一种最合适现在的他,他还真不知道。

    “没错,”李永生点点头,“天地人三劫,你已经过了两劫,用死生之意锤炼神念很安全,也是最好的。”

    证真也讲劫数,而且说法颇多,其中天地人三劫,就是其中一大类。

    大致来说,能不能证真,要看自家对大道的领悟是否得了真谛,此之谓天之劫数要看看天道认可不认可你。

    地之劫数,则是能不能觅得灵地证真,像公孙不器这样,半路上有了感应,就要匆忙证真,算是比较大的地之劫数了。

    人劫则是证真者能不能邀来足够的人手护法,能不能排—无—错—除其他人的干扰。

    公孙不器的地之劫数和人之劫数,是相当艰难的,但是以因果而论,他算是撑过了这两劫,下一次证真的话,这两劫不会再怎么为难他了如果有下一次的话。

    当然,若是他身上其他因果太重,下一次证真,没准会重新经历这两劫。

    总之,这种天道之数,没谁能完全判断准确,有个大致去向就是了。

    公孙不器当然也听得懂这话,闻言微微颔首。

    不知道什么时候,公孙未明已经解下了嘴上的帕子,然后他猛地发话,“我公孙家有生死竹林,用那个可以吗?好吧……我再扎起来。”

    李永生也是被他逗得微微一笑,沉吟一下方始发话,“有生死竹林更好了,不过要百亩之上,一竹成林方好。”

    这生死竹林也是中土国的奇物,是天生天长的,不知道什么地方,就会冒出这么一片来,也不能移植,以百年为期,过期则枯死。

    竹林中朝有雨声暮有风声,最是慑人神魄,用来锤炼神念是极佳的,有生死竹林的地方,一般都会被大势力圈起来,用来锻炼己方的人才。

    生死竹林真的很罕见,目前中土国已知的,也不过三处,一处在玄女宫中,一处在宁王府,还有一处在海西一个隐世家族的秘境里。

    不过这竹林锤炼神念,只能偶尔为之,长久下去,时间长了修者容易受不了,比如芝城黄家,就是海西那个隐世家族,他们家的生死竹林一大作用,就是对犯错的族中子弟执行家法。

    这东西很稀罕,用得很少,锤炼神念的手段也不止一种,所以公孙未明并不怕说出来对着郎中隐瞒这些,有意思吗?

    “百亩的一竹成林,还真的有,”公孙不器微微一笑,“身在北地,难以看到竹子,所以家里就多种了一些。”

    一竹成林百亩,这可是未必能百年时间做到的,所以他才说“种了一些”。

    生死竹林天生天养不能种植,但那是没人看护的情况下,有人看护的话,百年期限到了,只要肯花本钱,用灵气维护,并使用阵法稳固,竹林经历了枯荣,还会继续壮大。

    但是这样折腾,成本可不低,而生死竹林只是来历成谜,真正的作用不太大,舍得大力维护的,都是那些家大业大的世家。

    李永生微微颔首,“便是用那个生生阵催发出来?”

    “唔,差不多吧,一年就得耗费数十灵石,委实价值不菲,”公孙不器含含糊糊地回答,“不过李大师需要的话,我可以免费提供给阁下使用。”

    生死竹林除了自家用,外人当然也能用,不过想使用肯定要付出代价有些修者神念不够扎实,想找地方去除隐患,还得拿出大把的好处才行。

    “这个再说吧,”李永生笑一笑,“你公孙家有没有心脉和神庭共振……嗯,呼应之术?”

    公孙不器用了好半天,才明白他的意思,“内察和内视都好说,但是这潮汐之法……我们也只是听说过,族中没有如此秘法。”

    “如果条件允许,你还是争取买一套吧,”李永生淡淡地发话,“对你证真有好处。”

    我勒个去的,你还真敢说啊,公孙不器有点无语。

    不过他倒是不敢怀疑这话,事实证明,李永生是个很有水平的医生,患者很难生出“你自己做不到,凭啥敢教我”的念头。

    就像地球界给百岁老人看病的医生,不可能也是百岁老人,所以初阶司修向准证建议,你这么做更容易证真,准证也不能拿对方的修为说事。

    人家修为虽然低,没准给真君看过病呢。

    他犹豫一下,最终还是点点头,“嗯,我记下了。”

    “那么,注意事项我就交待得差不多了,”李永生侧头看一眼王志云,“王军役使你还有别的事儿吗?”。

    我当然有事了,王军役使一直腰板就想说话,公孙奉贤连忙表示,“战马的事没问题,族里准了,你打算什么时候来提马?”

    “提马?”王志云一愣,想一想之后,他才发话,“你们能送吗?我们出路费和辛苦费。”

    “我们送,那你可得等了,”公孙奉贤一摊双手,“你们提马,可以过幽州郡,但是我们送马,必须绕幽州才行。”

    幽州郡现在对各种势力查得很严,公孙家哪里敢驱赶着这么一大批战马过境?

    “我没人手啊,”王志云苦笑着一摊手,“我手下骑兵都不知道有没有一百个,这长途押运,真的是做不到,我不熟,我看他们也够呛熟……要不,永生?”

    “你别叫我,”李永生一摆手,很干脆地发话,“御马监押运战马没有问题,但是一来,那帮人不好打交道,二来……这战马算谁家的?万一有人歪嘴,不好说清楚,宁致远的仇家多了。”

    王志云这才反应过来,自己打的主意不切实际。

    公孙未明已经解下了帕子,他看一眼王志云,“我就奇怪了,你军中没几个有点份量的袍泽?动动嘴皮子的事儿。”

    “是啊,”公孙奉贤狐疑地看他一眼,“你人缘不会差到那一步吧?”

    “拜托,这是战马啊,”王军役使哭笑不得地一摊双手,“还是我化来的……人家帮了忙,张嘴要个几百匹,我给还是不给?”

    公孙家三个真人不说话了,好半天公孙奉贤才嘟囔一声,“那起码得绕并州郡……并州郡还不行,那里在查荆王旧部,得再往远绕。”

    “一匹马的价钱,变成两匹了,”公孙未明哭笑不得地叹口气,“撇开路上的损耗不说,肥马也变成瘦马了。”

    李永生的眉头皱一皱,“那走海路呢?”

    “海路可以!”公孙未明狠狠地一拍大腿,“好办法,海路还省心,从大河入豫州……不对,从扬子江走更方便。”

    “这个时节,走扬子江太危险,”公孙不器淡淡地发话,“走豫州吧,省得过海岱的时候,被襄王沾染上。”

    别看他们是隐世家族,这种非常时刻,照样要关心朝廷动向,若是别的事,他们或者不需要太在意朝廷的反应,但是战马……这玩意儿太敏感了。

    “好的,”王志云一拍大腿,答应了下来,“运到博灵郡关口,就算不用你们管了!”

    他是一郡的军役正使,战马又是他自己弄到的,根本都不需要跟军役副使或者任何人商量,“价钱什么的,咱们商量个章程,都是好朋友来的,好说。”

    公孙未明翻个白眼,“我们还以为,运到府城就不用管了呢。”

    “未明准证,我这也是为了博灵郡的黎庶,”王志云一摊双手,然后又挤出一个笑脸来,“不过,骂我两句能让您舒服的话,您只管骂好了。”

    一桌人又聊了一阵,公孙不器告个罪,去房间休息了,他已经连续多少天没有休息了,今天强撑着见李永生,那是对大师的尊敬。

    他走了,公孙奉贤和王志云到一边商量战马的事儿去了,只剩下公孙未明和李永生,还坐在圆桌边,慢慢地喝茶,两人谁也不说话。

    不知道过了多久,天上又下起雨来,两人谁也没有撑起灵气,更别说撑伞了。

    雨逐渐地大了。

    公孙未明侧头看李永生一眼,呲牙一笑,“你也喜欢淋雨?算是个知己……这雨还是有点小了,是吧?”

    我这……真的是不想跟你作对的!李永生的嘴角抽动一下,“我喜欢小雨。”

    他喜欢雨是受永馨的影响,喜欢的也是那种绵密的细雨,

    “小雨?呵呵,”公孙未明不屑地笑一笑,“那是娘们儿才喜欢的,男人就该喜欢暴雨,电闪雷鸣,狂风大作……那才是男人的天气。”

    “是啊,在那样的天气里,选个山峰,练一练长枪大戟,最好再练一练链子锤什么的,”李永生幽幽地发话,“那才是男人的生活。”

    “握草,你也被电过?”公孙未明讶异地看他一眼,“看不出来嘛。”

    你真这么玩过?李永生有点吃惊,不过想一想,一旦进入化修,不是遇到特别大的雷电的话,对身体的影响并不大,“要是你常玩,最好修习一下木系功法。”

    (有事,提前更了,最后两天了,谁又看出月票了吗?)(未完待续。)

    第四百九十二章售后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