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寻情仙使 > 第四百九十一章 自爆秘术
    证真遇袭导致失败,只需要休养五六年,这已经是天大的惊喜了。

    要知道证真失败,大多数时候,当事人会直接身陨。

    就算高阶化修遭遇偷袭,一场激烈的战斗过后,可能十来年都缓不过来,修为停顿甚至跌落,也都是可能的。

    公孙不器遭遇了这样的事情,也自承伤了根本,竟然觉得五六年就能恢复,真的令人难以置信。

    公孙未明第一个表示不信,“李大师,三长老这话,是真的吗?”

    “当然是真的,”李永生淡淡地回答,“若是有足够多的天才地宝,五六年之后,他可以尝试重新证真。”

    “说得你好像证过真似的,”公孙未明有点不高兴,毕竟这三长老,是族中最为关键的人物,对方虽然是治疗了三长老的功臣,但你也不能信口开河不是?“三长老都伤了根本了。”

    “伤了根本,五六年能好吗?”李永生白他一眼,很不客气地回答,“他说的根本,跟你想的不是一回事。”

    公孙未明眉毛一挑,“那他说的是什么?你能说服我,算你本事!”

    他也知道对方是神医,应该心存敬重,但是那区区的初阶司修的修为,让他实在生不出多少敬重之心来,这么说话都是客气的了。

    然而李神医的架子,远比他想像的大,李永生淡淡地回答,“说服你?可以啊,但是……给我个理由,我为什么要说服你?”

    “为什么……”公孙未明有点傻眼,这李大师还真不是一般地张扬,他想一想之后表示,“因为三长老是个要强的性子,身为公孙家人,我不能坐看他胡来。”

    “我又不是公孙家人,”李永生面无表情地回答,“我就按着我的判断来,你愿意信就信,不愿意信就另请高明,我没有必须给你解释的理由。”

    “呦呵,”公孙未明气得笑了,“还真没见过你这样的医生,态度如此恶劣……剩下的诊金,你不想要了?”

    “你若不给,那也随你,”李永生的脸上,还是波澜不惊,他看向三长老,“不器真人,你还有别的事儿吗?没事我就告辞了。”

    “四长老!”公孙不器冷哼一声,“你说的什么话?跟李大师道歉!”

    公孙未明冷哼一声,却不见动作。

    “他就是这个德行,李大师不要理他,”公孙不器也有点头疼四长老,他有点无奈地看着李永生,“诊金当然要付,这个事情他说了不算,我说的才算。”

    李永生很无所谓地笑一笑,“不付诊金,后悔的绝对不是我。”

    公孙未明眉头一扬,又有点不服气的样子,但是公孙不器点点头,很干脆地发话,“这话我信,李大师的医术神乎其神,仅仅跟你交恶,就已经是公孙家不能承受的损失。”

    李永生微微一笑也不说话,不过脸上的表情,已经说出了他想说的话:你知道就好!

    交恶的后果已经很严重了,公孙家敢毁约不给钱那咱们就走着瞧。

    公孙不器无意在此事上叫真,“李大师,我有一事不明,还请您指点:您也知道,神庭藏于气海的自爆方式?”

    这是他在偶然间得来的上古秘术残篇,跟中土国的很多理论有冲突,因为不确定真实性,他都没有跟家族提起,不料证真时遭遇了劫数,他才选择了此法应劫。

    哪曾想,这秘术的神奇之处,还远超他的想像。

    自爆没成功,神庭藏于气海的时候,初开始他是庆幸,然后他发现,没人治得了自己的肉身,神庭又被气所阻,不能回归的时候,心里的憋屈,简直是无法形容。

    外面发生了什么事,他都知道,可是他偏偏不能做出任何反应,真的是叫天天不灵,叫地地不应,那一刻,他只想高声大喊:给老子把这气泄出去啊。

    就在他几乎绝望的时候,李永生指出了神庭藏于气海,他当时就知道,自己有救了。

    当然,他对自己自爆的威力,也是相当的清楚,那段气有所松动之后,他整个神智,有短暂的不清醒的时刻,就在那时,又有人以秘术出声唤醒,然后他才发现,那是李大师。

    公孙不器对李永生的评价,比旁人不知道高出多少去,只有他自己心里才清楚,此人到底有多么神奇。

    所以他宁可暂时停止搬运周天,口喷鲜血,也要阻止别人对李大师的不敬。

    待他发现,自己在清醒之后,情况迅速地好转,心里就彻底明白,这是对症的手段。

    这么休养下去,只要几年就能恢复到鼎盛期还有比这更对症的治疗手法吗?

    他现在想请教的就是:李大师你怎么能知道这种上古秘术?

    李永生微微一笑,“这种秘术不是中土国手段,你能修成,也是你的幸运,你公孙家其他人,还是谨慎使用得好。”

    这秘术岂止不是中土国手段?根本就不是这个位面该有的,是仙界的手段!

    仙界里,证真也算大门槛,但是仙界的大能太多了,有种种诡秘手法,像这种神庭藏于气海的自爆方式,在证真遭遇干扰的时候,是最有用的。

    事实上,这种手段在仙界也不常见,李永生都是机缘巧合之下,得知这秘术的。

    不过,这玄青位面不知道来过多少任观风使,又有仙人可能像朱雀信徒一样,遭逢仙厄转世,带来一些不属于本位面的东西,倒也不足为奇。

    公孙不器能得到这秘术,是相当有造化的,更难得的是,使用得也正确。

    但是最关键的是,他的体质合适修炼这种秘术,很多秘术是因人而异的,并不适合大多数人使用当然,若是多次习练,也有可能勉强学会。

    然而公孙未明却直接会错意了,“莫非是香火成神道的手段?”

    香火成神道,在中土国就是野祀,但是事实上,这种手段运用得最多的,是外国的诸多一神教徒。

    像伊万国的几个教派,走的就是一神教的路子,新月国的真神教,更是以一神的香火立国。

    修炼这种性质的秘术,在中土国比较犯忌讳,当然,借用法门不颠倒灵修根本的话,倒也是问题不大,但是传出去总是不好。

    “倒也未必是香火成神道,”李永生摇摇头,“不器真人心里应该最清楚,不过这个法门不宜推广,万中难得其一。”

    “咦?”公孙不器心里大奇,他还真不知道,李永生竟然如此了解此术。

    不过转念一想,人家若是不了解,也不可能轻松就治好了他,“为何不宜推广?我还说此术甚妙,想纳入族中……还请李大师指教。”

    “别人修不了的,”李永生摇摇头,“跟你说了,这个法门因人而异。”

    “因人而异也无妨的吧?”公孙未明又发话了,“同是公孙家血脉,能差多少?”

    就没有见过你这么爱抬杠的,李永生白他一眼,“那你自去修炼好了,我提前声明,你修炼出来问题,我是不救的!”

    “好了四长老!”公孙不器气得冷哼一声,然后一抬手,桌上已经多了一个硕大的玉盒,“这是一百块灵石,多出的十块,算是公孙家的谢意,不过我真的想多请教几个问题。”

    李永生淡淡地看那玉盒一眼,然后一摆手,“你能修炼此法,真的算你运气不错,要知道这样的法门,有挑衅天道之嫌。”

    他这话半真半假,主要是他不想表现得对这法门太了解。

    当然,挑衅天道这话,也不能说完全就错了,这原本是上界秘术,结果被传到了下界,严格来说这是不被规则允许的。

    其次,证真原本也是修者对自身的挑战,验证对大道真意的认知,本来强调的是勇猛精进有去无回,出现这么一个法门,也是对证真过程的不敬。

    也只有仙界那帮闲得蛋疼的家伙,才会考虑尝试,在证真时玩各种小手段,下界的人,想这么玩都没条件。

    “原来如此,”公孙不器却是相信了他的话,“也是啊,天道当敬,不能启衅,我的运气还不是一般地不错。”

    可是公孙未明却嚷嚷了起来,“都要自爆球的了,谁还会在意是不是挑衅天道?”

    李永生本来不想理他,看在那十块灵石的份上,又冷哼一声,“然后发现自爆不了,那就热闹了,被人制成傀儡,那就更热闹了。”

    “四长老你再胡闹,就回家去好了,”公孙不器气得冷哼一声,“我想讨教些后续修养的法子,你却执意阻拦,看来是想让我早点入宗祠了。”

    “得,我不说了还不行?”公孙未明摸出一条帕子,直接嘴巴封住,还在后脑上打个结。

    堂堂的高阶化修,做出这么个举动,让人看得也是又好气又好笑。

    公孙不器这才长出一口气,“李大师,我感觉神念受损比较重,未知有什么好的将养办法?”

    他说的伤了根本,就是指神念。

    李永生一摆手,“七曜天衍针法,上下午各一个时辰,七七四十九天之后就稳固了,不过我建议你……将养好身子之后再扎针。”(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