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寻情仙使 > 第四百八十八章 一针见效
    不等李永生开口,公孙奉贤就跳下马走了过去,沉声发话,“你在干什么?”

    梁庭长扭头看一眼,脸上挤出个笑容来,“原来是您老人家……我是说,我正在邀请中南院的老供奉,不过中南院那边,需要一些配合,比如说病人受伤的经过……”

    公孙奉贤脑后冒出一只大手,直接将他抓起来,丢到了一边,“滚!”

    然后他笑着冲李永生一拱手,“李大师,请进……把中门打开!”

    中门打开,就是马车都能长驱直入,李永生虽然是骑着马,任永馨可是坐着马车的,永玢玩了一阵之后,也坐回马车去了。

    看到一行人通过中门,直入庄园,梁庭长从泥水中站起身,悻悻地看了半天,才一转身,偷偷地吐一口唾沫,“呸!”

    再次来到那栋小楼,李永生下马之后,也不着急上楼,而是在小楼的房檐下放出一张桌子和几把椅子,又拿出一罐茶叶来,“给冲点茶……任永馨,来这边坐。”

    他是不想跟任永馨多接触,省得真正的永馨打翻醋葫芦,而且他也不喜欢她盲目地替别人说情——你跟我啥关系啊,凭什么帮别人说情?

    但是他真的有点喜欢永玢这小女娃娃,而且任永馨也是真正的美女,男人对美女,包容心肯定是要强一些。

    他已经跟公孙家谈得七七八八了,何必做那个恶人呢?

    任永馨下了马车,携着任永玢,款款地走到房檐下,仿佛是雨中绽放的一朵白莲,婷婷袅袅不食人间烟火。

    旁边早有叶家的侍女,手疾地冲泡茶水。

    茶水冲上,喝了半杯之后,公孙家的另一个初阶化修走了过来,小心地笑着,“李大师,上面……都准备好了,可以上去了吗?”

    三楼的阳台,还是跟前几日一样,一个雨棚下,那个年轻人在软榻上打坐,而周围的阵法,也在缓缓地运行着。

    唯一不同的是,用来悬丝诊脉的两根丝线不见了,旁边多了两个司修,只看长相,就知道是公孙家的人。

    李永生上了三楼,并不说话,只是站在中间的大厅,淡淡地看着阳台上的人。

    初阶化修的嘴巴动一动,似乎是想催促他一下,但最终还是没有说话。

    未几,公孙奉贤走了过来,手里托着十块红色的灵石,笑眯眯地发话,“李大师,这是预付的诊金,请你收好。”

    李永生一伸手,接过了那十块灵石,然后手一翻,十块灵石就不见了去向。

    然后他才迈腿走出大厅,来到了阳台上。

    他背着手,绕着软榻转了两圈,然后走回了大厅,随口吩咐一句,“把阵法撤了。”

    公孙家的几人犹豫一下,最后还是公孙奉贤走上前,抬手去撤阵法。

    “七伯,”那高阶女司修发话了,“这生生阵可是保命的。”

    公孙奉贤看她一眼,淡淡地发话,“求医治病,不信医生怎么治?李大师自有分寸。”

    女司修不再说话,只是看了李永生一眼,里面有浓浓的警告味道。

    李永生也不理会她,病患家属都是比较难打交道的生物,“这人叫什么名字?”

    公孙奉贤犹豫一下,公孙不器可是公孙家顶尖的战力,万一传出去,好不好呢?

    那高阶司修的妇人却没想那么多,直接回答,“真人名讳不器。”

    然后,她才后知后觉地看他一眼,“你问这个做什么?”

    李永生并不回答她,看到公孙奉贤将阵法撤掉,才又淡淡地发话,“取一根最粗的银针,取他尾闾祖窍……那个初阶真人,我看你就可以。”

    初阶化修愣了一愣,下意识地发问,“为何要取那里?”

    “因为他神庭藏于气海了,”李永生很随意地回答,“他身上的伤倒是小事,精血受损问题也不大,关键是他打算自爆了,将神庭搬入了气海,这个法门倒是罕见。”

    “自爆?”公孙家人齐齐一愣,然后又看向那初阶化修,“是这么回事吗?”

    经历那一场大战的,现场只有他一人,就连公孙奉贤,都是后来族中赶来的。

    “自爆……可能吧,”初阶化修不确定地回答,“当时两名高阶真人久攻不下,要将叔祖带走,亏得二郎庙用了重宝。”

    公孙奉贤一听就明白了,当时的不器真人,真的可能存了自爆的心思,外人也无法评断,不过他还是有点不解,“那为何要针刺尾闾呢?”

    “他现在的问题,是神庭回不去,”李永生很干脆地回答,“脱离不了气海,有一口气顶住了,针刺尾闾可以泄气,神庭归位,剩下的就好治了。”

    公孙奉贤狐疑地看他一眼,“就这么简单?”

    “我就说你不懂,”李永生看他一眼,“所以你也别问了,照做就是了。”

    初阶化修犹豫一下,还是不敢下针,“这样……真的就能治好?”

    “我人在这儿呢,又跑不了,还有王军役使,还有任家的女眷,”李永生眉头一皱,很不高兴地发话了,“你们还差我九十块灵石呢!”

    “还是我来吧,”公孙奉贤接过银针,走到年轻人身后,犹豫一下,一抖手将银针刺进了尾闾祖窍。

    “噗”地一声轻响,就像放了个屁一样,银针倒射着飞出,一股灵气从年轻人的尾闾之处,喷了出来,直接将软榻击了一个大洞。

    然而,公孙不器并没有醒来,而他的胸腹之间,却逐渐地鼓胀了起来,越鼓越高。

    “这是……”公孙奉贤傻眼了,看向李永生。

    李永生也不理他,而是目不转睛地看着公孙不器。

    看着公孙不器的胸腹越鼓越高,中年妇人忍不住了,大声叫了起来,“这该怎么办?”

    “闭嘴!”李永生冷冷地发话,下一刻,他嘴唇一嘬传音成束,“公孙不器……醒来!”

    公孙不器身子一抖,七窍里同时射出了庞大的灵气,胸腹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瘪了下去。

    下一刻,他的七窍里,都冒出了血,先是黑色的淤血,然后很快就变成了鲜血。

    七窍流血,没有见识过的人,想不到那样的场面,有多么震撼人。

    “嗷儿”中年妇人倒吸一口凉气,但是同时,她伸出双手捂住了嘴巴,眼中满是惊骇之色。

    公孙奉贤沉得住气,他侧头看李永生一眼,轻声发话,唯恐惊动了公孙不器,“这就是你说的治好了……七窍流血,咹?”

    “废话,”李永生冷冷地看他一眼,“知道准证自爆的威力有多大吗?流点血……这都是轻的。”

    “你!”公孙奉贤无言以对,他只能希望,李永生真的很在意任家的小女孩儿了,“那我们现在,什么也不做吗?”

    “不用做,他神庭已经归位了,要晕一会儿,”李永生淡淡地发话,“公孙不器,感觉好点了,就点点头。”

    须臾,公孙不器终于有反应了,他嘴巴一张,似乎是要说点什么,不成想鲜血汩汩地冒了出来,他又赶紧闭上了嘴。

    然后他微微点头,顿了一顿之后,又大幅度地点点头。

    “我去!”公孙奉贤一蹦老高,“真是……神奇啊,接下来该怎么办?”

    “接下来就是上聚灵阵,再弄点补充气血的天才地宝,”李永生淡淡地回答,“公孙不器,你不要说话,先搬运一百零八个周天。”

    公孙不器的眼睛还是闭着,闻言点点头,显然是听到了他的话。

    聚灵阵很难得的,不过公孙家这次准备得很充足,竟然拿出几个准备好的阵基,嵌入九块灵石,聚灵阵马上就运转了起来。

    “这聚灵阵的水准,”李永生嘴角抽动一下,很无语地摇摇头,“太粗糙了吧?”

    公孙奉贤早就将他视作神人了,早早地站在他的身边,听到这话,眼睛又是一亮,“听说李大师对阵法颇有造诣,能帮着改动一下吗?”

    李永生微微一笑,“改动没有问题,但是我要收灵石的……先将欠我的九十灵石拿来吧。”

    “什么都要收钱啊,”中年妇人忍不住哼一声,“我公孙家不会短了别人的钱,不过李大师,您这就扎了一针,喊了一声,就收一百灵石,是不是有点过了?”

    “扎一针,喊一声,肯定不值一百灵石,”李永生笑着回答,“不过呢,该在哪里扎针,该何时喊这么一声……想搞清楚这些,一百灵石,花得绝对值。”

    “走开!”公孙奉贤冷冷地瞪那妇人一眼,“别给公孙家丢人现眼。”

    中年妇人只是公孙家的媳妇,闻言就算再不甘心,也只能悻悻地离开。

    公孙奉贤也不理他,只是出声发话,“三长老,好点了吗?”

    公孙不器点点头,动作依旧是很轻微。

    “好了,尽量少打扰他,”李永生出声发话,“那个啥,我也没啥事了,两天之后,把情况跟我说一下。”

    “你这就要走?”公孙奉贤愕然地看着他。

    “怎么?”李永生似笑非笑地看着他,“你也觉得,一百灵石花得冤枉?”

    “让李大师走,”就在此刻,一个轻微的声音传来,公孙奉贤扭头看去,却发现公孙不器嘴里正源源不断地冒出鲜血。

    (好卡,无语,顺便求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