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寻情仙使 > 第四百八十七章 随口开价
    公孙奉贤不敢打扰李永生办事,所以只能在御马监外苦苦等候。

    见到李永生出来,他又忙不迭地迎上去。

    因为事情办得比较顺利,李永生的心情也不错,于是侧头看他一眼,“有些东西,真的是失去了才知道珍惜……想求我出手?”

    “没错,”公孙奉贤笑着点点头,“价钱好商量。”

    “先拿一百块灵石来,算是诊金,”李永生淡淡地发话。

    “一百块灵石?”公孙奉贤愕然地张大了嘴巴,“这还……仅仅是诊金?”

    公孙家是老牌隐世家族,家大业大,但是就算家底再厚,也不是这么糟蹋的。

    “是啊,就是这么多诊金,”李永生看他一眼,牵着马缓缓前行,“免费送上门的,你们不知道珍惜,那我就让你感受一下我的身价。”

    “这身价……也太为难人了吧?”公孙奉贤有点受不了啦,“阴九天也没这身价。”

    李永生侧头看他一眼,很轻蔑地一笑,“阴九天……你为什么不去找他?”

    也就是在这玄青位面,在仙界,一百块最下等的赤色灵石摆在他面前,他看都不会去看一眼。

    若是阴九天能治了,我还会找你?公孙奉贤苦笑一声,“能便宜点吗?”

    公孙家是隐世家族,一百块灵石还是拿得出来的,这一点上,英王府都不能跟他们相比。

    普通的亲王府,可能就一两百块灵石,因为运修对灵石的要求并不大,身为皇族,他们得来这些东西也比较容易,固然可以当做硬通货储存,也可以拿来消耗。

    隐世家族就不一样了,灵石的储备,代表一个家族的底蕴,而每一个家族最大的使命,都是延续和传承,就连发扬光大家族的使命,都只能排到第二去。

    所以对公孙家族来说,灵石再多,也没有一块是多余的。

    李永生很干脆地点点头,“便宜点也行,那就十块灵石。”

    一下子就缩水了九成。

    十块灵石倒是不多!公孙奉贤先是一喜,然后就又是一怔,“你这诊金……是不是有什么说法?”

    “当然有说法了,”李永生微微一笑,“战马和驽马,价钱能一样吗?”

    他是帮着博灵郡跑军马,就想到了这个比喻,可是公孙奉贤一听这话,少不得侧头看王志云一眼,“不知道区别在哪里?”

    “嗯?”李永生觉出来有点不对劲,少不得也看王军役使一眼——这是怎么个意思?

    这隐世家族的礼物,也不是好收的啊,王志云只得苦笑一声,“永生,奉贤真人答应我,送博灵郡两千匹战马,他还是比较有诚意的。”

    李永生愣了一下,然后笑了起来,“送博灵郡的,还是送给你个人的?”

    公孙奉贤马上抢过话头来,很肯定地回答,“当然是送博灵军役房的。”

    李永生轻哼一声,沉默片刻,才看向公孙奉贤,“这倒是多谢公孙真人了。”

    “不客气,一点小心意罢了,”公孙奉贤笑眯眯地回答,“做错了事,就要弥补错误不是?”

    王志云心恨这厮摆自己一道,少不得干笑一声,“其实当时客气一点,哪里至于这样?”

    你!公孙奉贤狠狠地瞪他一眼,皮笑肉不笑地发话,“提高博灵军役房的战力,是我家的心意,就算当初没做错事,李大师或者王军役使说一声,我们也会做的。”

    “好了,”李永生一摆手,“那我简单地说一下吧,一百块灵石的诊金,就是保住他的修为,甚至有可能继续证真,十块灵石的诊金,就是保住他的性命……你公孙家怎么选?”

    “我去,你这不是废话吗?”公孙奉贤直接嚷了出来,然后他才意识到,自己的话,似乎不怎么恭敬,少不得干笑一声,“我这人粗鲁惯了,李大师你海涵。”

    “对于真性情,我不怎么在意的,”李永生一摆手,淡淡地发话,“你自己考虑一下……永玢,来,我带你骑马……”

    对公孙奉贤来说,这根本是不用考虑的问题,灵石虽然好,哪里比得上保住一个高阶化修的修为要紧?更为重要的是,公孙不器还有继续证真的可能!

    当然,对于还能公孙不器继续证真,他不可能完全相信李永生,这种事儿,别说是一个医师的保证,就是真君的保证,他也不会全信。

    但是梦想总是要有的,万一实现了呢?

    眼看走到了北郊的野外,他终于做出了决定,策马追上李永生,“李大师,我决定了,给你一百灵石的诊金,不过……”

    “不过出来时匆忙,没有带够,是吧?”李永生抱着小永玢,笑嘻嘻地指点着雨景,却是头也不回地发话了。

    “这个……”公孙奉贤犹豫一下,才讪讪地一笑,“我本来想这么说的,不过你都清楚了,我也就不矫情了,一百灵石……我先预付十灵石,你看如何?”

    “可以啊,”李永生点点头,满不在乎地回答,“谁出门也不可能带那么多灵石,对吧?”

    我还真带了那么多灵石!公孙奉贤心里清楚得很,公孙家现在京城能动用的灵石,差不多接近两百块。

    但是必须指出的是,公孙家准备了这么一大笔灵石来,不是要支付诊金的,而是一旦有了治疗方案,准备拿来购买各种灵药的。

    反正花一百灵石做诊金,是他一开始没想到的——似乎原本也是不用花的。

    想到这里,奉贤真人恨不得撕碎了叶家的小畜生——把你全身拆开卖,也卖不了一块灵石啊,卧槽尼玛了隔壁的。

    看到李永生满不在乎的样子,他又忍不住胡思乱想一下——这家伙就不担心,我不给剩下的九十块灵石吗?

    当然,他就算再莽撞,这个时候也不可能问出这种问题,于是他发出邀请,“那李大师现在……是不是可以跟我去诊治病人了?”

    “我不想再去叶家了,”李永生很干脆地回答,“我对那里不舒服。”

    只要你答应出手,去哪儿都行啊,公孙奉贤很干脆地点点头,“没问题,你说去哪儿吧。”

    “去玄天观好了,”李永生淡淡地发话,“那里我有两个道宫的朋友,也方便护法。”

    公孙奉贤顿时就坐蜡了,他躲张木子还来不及呢,犹豫再三,他还是吞吞吐吐地表示,“我公孙家这个……距离北极宫比较近,那啥……”

    李永生何等聪明,马上就听出了他话里的意思,想一想此前公孙家的重重戒备,他忍不住摇摇头,“你们……还真是谨慎啊。”

    “那么谨慎,都被人算计了呢,”公孙奉贤苦笑一声,“李大师,换给是你的家人,你一样会谨慎,只不过你现在是郎中,在意的东西不一样。”

    这话入耳,李永生忍不住想起自己为永馨操心的那些日子,那种无时不刻的牵肠挂肚。

    这种共鸣一上来,他也懒得再计较了,“那好吧,就是叶家好了,别让那些恶心玩意儿再出来跳脚了,要不然……我可能会涨价的。”

    公孙奉贤闻言,又吓一大跳,他还打算当着李永生的面,再惩戒叶家那混蛋一遭呢,现在听说是这样,忙不迭地点头,“你放心好了,肯定不会有的。”

    然后他使个眼色,让人去安排了。

    要说起来,叶家的庄园在城北,御马监也在城北,距离不是很远,于是一行人微微折向,就直奔叶家而去。

    诊金谈好了,公孙奉贤在意的就是成功率了,“李大师,您这个诊断,还需要什么辅助手段不?我安排人提前准备。”

    “不需要,这个人的情况,我已经全部了解了,”李永生淡淡地发话,“当时你们若是客气一点,我肯定就直接说出判断了。”

    握草,公孙奉贤的嘴角抽动一下,李大师,你这么直爽,真的好吗?

    咦,不对啊,他愣了一愣,看向李永生,“那你直接告诉我诊断结果好了,咱们就可以着手安排治疗了,不着急去叶家吧?”

    “诊断结果跟你说了,你也不懂,”李永生的回答,非常摧残一个中阶化修的尊严,不过他根本不考虑这些,“我这次去,就顺便治了他。”

    “治了他?”听到这三个字,公孙奉贤感觉整个人都不好了,“您是说,现在去……是治疗?”

    “没错,”李永生点点头,漫不经心地回答,“其实挺简单的事儿,诊金是一百灵石,我直接收钱就行,但是有些原理你们不懂,还是现场治吧。”

    公孙奉贤决定,不再跟这货讨论病情了,实在太伤人自尊了。

    不过有些事情,还得问清楚,“您着手治疗,我们得准备点什么吧?”

    “准备几根银针就行,”李永生淡淡地回答,“我自己也有银针,不过你们那么谨慎,还是自己准备好了。”

    你说话能不这么带刺吗?公孙奉贤有点不高兴,但是还不敢叫真,“不需要别的灵药?”

    李永生看他一眼,并不说话,但是眼神已经表明了态度——你听不懂我说的话?

    说话间,就接近了叶家庄园,不过到了门口,李永生脸一黑:那个梁庭长正站在门口,跟门子指手画脚说着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