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寻情仙使 > 第四百八十六章 纠葛(求月票)
    奥斯卡对黄永超,确实有怨念,御马监既然出产战马,自然有人求上门去,希望能多得到一些好马。%中文%小说

    事实上,御马监的战马,并不仅仅供应军队,比如说宗正院、亲王府、朝安局之类的地方,都可以通过法定程序,找他们要好马。

    甚至内阁里的官员,也能到御马监求马,这些战马,相当于是皇家给出的一些福利。

    举个例子,内阁大臣出行,拉车的马匹肯定不能差了,这涉及到官府的颜面,几匹驽马拉车的话,还不够人笑话的。

    不过这些人来御马监求马,也得端正态度,不能因为走了程序,就摆出一副理所应当的架势惹得御马监不高兴了,拖延几个月给付马匹,那都是正常的。

    甚至还有拖延好几年,都不肯给付马匹的例子。

    所以有些人,索性就专心经营御马监的门路,成为了中间的掮客。

    然而,一旦成了掮客,就有人比较有理想,尝试为军队运作马匹。

    但是非常不幸的是,军队的战马分配,御马监说了不算,他们只能将战马卖给军需司,然后由军需司做出分配,这是双方的职能确定的。

    按说这样的运作,其实是比较合理的,符合制衡的原则,御马监既然负责养马,就不能再负责分配,负责既当运动员又当裁判员,容易导致权力失衡。

    但是奥斯卡并不这么看,他当然知道,御马监为何不能分配军队里的马匹,可是同时,他认为这分配的权力,完全交给军需司,也不合适。

    跟太监主导的内廷相比,军需司对天家的忠诚度,肯定要略有不如,而天家对军需司,也不能完全放弃监管。

    正是因为如此,御马监才有了对军马的调查和建议权,奥斯卡就负责这一块。

    他已经多次建议军需司,哪里需要战马了这里面,肯定有战马掮客的缘故,但是同时,他四处出使,也确实掌握了一些详细的信息。

    不过令他恼火的是,军需司的黄永超,根本不吃他这一套,甚至曾经对军马掮客说过:让那些没卵子的货干预军队事宜,这是乱政!

    若军需司仅仅是因为花了钱,就要掌握分配战马的权力,奥斯卡还不会太生气,但是敢说这是乱政,他是绝对不能忍受的。

    此前因为陈布达和宁致远的冲突,御马监曾经暂缓供应了不少军马,黄永超也屡次来御马监催讨过那个时候,黄司长的态度还是比较客气的。

    等到恢复战马供应之后,奥斯卡就认为,你该知道我御马监的不好惹了,我们提的建议,你们应该多考虑一些才好。

    然而,一旦恢复供应军马,黄永超也恢复了原来的态度坚决不听御马监的。

    奥斯卡也火了,就跟宁致远说,他们这么无视咱们内廷,不合适啊。

    宁致远想得比较多,说李清明才就任军役部长,现在局势很复杂,咱不能给他拆台。

    要不说宁御马就是宁御马,考虑问题是从全局方面想的,比奥斯卡高明很多。

    不过奥斯卡还是不服气:他们分明是在借着时局,增加军需司的权限,最终目的,肯定是摆脱咱们御马监的监管真真是其心可诛!

    宁致远一听,这话也对啊,值此非常时刻,你军需司一点都不考虑御马监的建议,非要一意孤行,这可不合适,遇到这种事情,不是应该双方同舟共济的吗?

    军需司一定要摆脱内廷的影响,这并不是好事。

    然而,就算御马监有再多的不满,这种时候也只能忍了兑帅和坎帅的倒台,已经令军队系统一团糟了,再得罪新上任的李清明,那可真是玩火了。

    就在这样的时候,李永生前来御马监,为博灵郡活动战马。

    宁致远见李永生的目的之一,是要试探一下,英王是否有借用外国势力的想法,但是合理地利用机会,达到一箭双雕甚至一箭三雕的目的,也是一个上位者必须掌握的技巧。

    所以他见过李永生之后,就跟奥斯卡打个招呼:李永生来为博灵郡要战马了,我让他去找你,那个……他跟李清明关系不错,你懂的。

    奥斯卡简直太懂了,所以他热情洋溢地接待了李永生,二话不说就答应多拨一万匹战马,在收到一百两黄金之后,他又大方地许了五千匹战马。

    要不是有这一层因素,他也不会这么爽快没错,他和宁致远都跟李永生关系不错,可是官府里有些忙,不是说帮就要帮的。

    现在黄永超顶了李永生,御马监就好为难军需司了李清明你生气也没用,我们这是在帮李永生出头,有本事你就去对你的恩人呲牙咧嘴。

    奥斯卡一直觉得,自己这边做得神不知鬼不觉,哪曾想却被李永生看破了?

    所幸的是,看破归看破,李永生还是得承担起这个“冲冠一怒”的角色。

    事实上,李永生并不介意自己被利用,他在意的是,“内廷一味地跟军方争夺权力,你考虑过没有……会不会因此而降低军方的效率?内讧这种东西,其实挺可怕的。”

    奥斯卡不以为意地笑一笑,“我们做得还不够,兑帅和坎帅出事……证明军方这帮人,远不如内廷可靠,加强监管是必须的。”

    王志云在一边听着,汗都快下来了,这二位说的这些话……真是恐怖啊。

    李永生也不能驳斥奥斯卡的话,事实上这是个见仁见智的问题,宁致远、奥斯卡、李清明和黄永超,都有他们的立场,然后就有不同的选择,这实在再正常不过了。

    他并不知道,李清明其实也对黄永超有些不满。

    总之,官府里的事情,并不是能依靠简单的对错来判断,李永生自认,以他现在的身份、地位和信息量,也给不出完美的解决方式。

    所以他也只能采用最简单的法子了,屁股坐在哪里,就怎么做事,“那奥公公是打算给我这个面子了吗?”

    “面子我当然会给了,”奥斯卡微笑着回答,“不过这是你和我的事,李部长那里,还要你去解释了。”

    李永生笑着点点头,“当然是你和我的事,我仗着宁公公的名头压你的……当然,宁公公肯定是不知情的。”

    宁致远不知情才怪!不过他既然想达到目的,就得有相应的觉悟,该背锅的时候得背锅。

    只想享受成果而不想背锅,那是不可能的!

    仅仅背锅,当然还是不够,李永生摸出一块玉符来递给奥斯卡,笑着发话,“奥公公,这是撼神符,一点小心意,莫要见外。”

    奥斯卡本来是想接这一块玉符的,但是听说“撼神符”三个字,吓得顿时缩回手去,骇然发话,“这是可以抵挡红莲业火,那谁……真君都称赞的撼神符?”

    英王在寿诞上遇刺的时候,李永生和宁致远是坐在一张桌子上的,撼神符的威名,就连奥公公也听说了。

    当然,“无心真君”这四个字,可是不能乱说,容易被真君感应到。

    李永生笑着点点头,“看来不需要我教你怎么用了。”

    “开什么玩笑,”奥斯卡吓得连连摆手,“这种贵重东西,我怎么能收?”

    虽然他是利用李永生敲打军需司,但是博灵郡确实得了好处,所以他并不介意收点礼物。

    然而,撼神符这东西,实在有点逆天,他不敢收这种烫手货哪怕他真的很想要。

    李永生看出了他的心思,笑着将撼神符塞进对方手里,“不过是用来防身罢了,奥公公在御马监的作用重大,别人替代不了,值此非常时期,当然要防宵小暗算。”

    奥斯卡推脱一下,还是收下了玉符,笑着表示,“永生你放心好了,姓黄的要是胆敢不给足博灵郡五千匹战马,军需司的战马供应,就别想顺溜!”

    李永生笑着一拱手,“那就拜托奥公公了。”

    “得,你也别跟我客气了,我是真的称不起‘公公’二字,”奥斯卡笑着摆一摆手,“直呼我的名字就行了。”

    “奥大人这不是开玩笑吗?”李永生笑着摇摇头,“我也知道你事务繁忙,就不多打扰了。”

    奥斯卡沉吟一下发话,“永生,你这几天不着急走吧?”

    “休假呢,倒也没什么事,”李永生笑着回答,“奥大人有什么谕令?”

    “谕令?我说,咱不带这么埋汰人的,”奥斯卡又笑,“回头吧,我联系你。”

    王志云直到走出御马监,才回过神来,他冲李永生一拱手,“真是……让你破费了,这撼神符不好买到吧?”

    他听得清楚,奥斯卡可是说了,这东西连真君都称赞。

    “肯定买不到,”李永生摇摇头,淡淡地回答,“不过这跟你无关,是我的人情。”

    “你这么说,简直让我没脸见人了,”王志云苦笑一声,“我能做点什么呢?”

    经过这些天的熏陶,军役使大人总算明白,什么才叫讲究了,他当然不能占李永生便宜。

    然而,李永生却是很无所谓地一摆手,“你把你的事情做好,保证博灵郡的生灵不受涂炭,就算回报我了。”

    王志云才待说些什么,前方匆匆走过一个人来,“哎呀,李大师您可算出来了。”

    (病了,更得晚了,抱歉,不过月票还是要的。)(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