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寻情仙使 > 第四百八十五章 开心的奥斯卡
    马账,是中土国的军需环节的一环。?中文?小说bsp;   御马监欠军需司八万匹战马,这就是马账,但这是应付马账付不了就先欠着。

    给付马账,那就是要交付的战马,要给付了,那必须得给啊。

    到了交付的环节,御马监答应交,军需司答应收,这就是定数了。

    黄永超不怕给付马账出问题,他本来就不相信,王志云能走通御马监的关系宁致远是那么容易给别人面子的吗?

    他宁可相信,王志云在御马监有眼线,知道御马监要拨付一万匹战马了,所以就来冒充,说这一万匹战马是他的情分。

    至于说“博灵郡缺战马”这种告知,他直接就无视了,哪个郡都缺战马,这种告知他见得多了。

    马到了军需司,就是军役部的事儿了,御马监你们瞎掺乎什么?

    所以他说,你要是真有本事,卡住这一万匹战马别拨啊。

    已经进入流程了,他才不信,御马监能卡住这一万匹战马就算真是你王志云活动来的战马,你还能让宁致远卡住不拨?

    然而,这话让李清明有点坐不住了:尼玛,你还真敢说啊。

    王志云也不知道,李永生有没有能力让御马监不拨付,少不得侧头看他一眼:黄永超都这么说话了,咱该咋办?

    黄司长眼睛也很毒,见他这副模样,心里纳闷,莫非这年轻人,还真能说得动御马监?

    他又仔细打量李永生两眼,觉得京城里该没有这么一个人物。

    至于说李永生可能是谁家的二代,他根本无所谓你说话没用,叫你家大人来吧。

    别看他仅仅是个司长,要知道,他可是化修,掌管着军需司,不知道要接触多少大人物,他还真不需要随便卖人面子不能坚持原则的,就做不好这个司长。

    换句话说,若是谁的面子他都要给,只做老好人,也轮不到他来做这个司长不能帮大人物争取权益,要你作甚?

    所以他就认为,这年轻人可能是谁家孩子,也许有点办法,但是……真的不知道天高地厚。

    李永生冲王志云微微颔首,又看一眼门外咱们走吧?

    李清明坐不住了,出声发问,“永生你这神神叨叨的,啥意思?”

    李永生微微一笑,“没啥意思,就是起得早了点,现在瞌睡了,想回去睡一觉。”

    “算了,打扰李部长了,”王志云也清楚这话的意思,于是站起身来,冲李清明拱一拱手,“您先忙着。”

    李清明淡淡地看着他,嘴巴动一动,似乎要说点什么,但是最终还是微微颔首,并没有说话。

    这是……怎么个意思?黄永超有点愣神,看到这两人离开,他才看向李清明,呲牙一笑,“部长,他们这……真是莫名其妙得很。”

    李清明也不接话,只是淡淡问一句,“军需司还有多少匹战马?”

    “两千匹,”黄永超回答,“再过五天,御马监又能交付一万五千匹。”

    “这两千匹,乌孙郡一千匹,乌桓郡一千匹,”李清明淡淡地发话,“马上安排了。”

    “可是……”黄永超犹豫一下,“有五百匹是御林军的,他们的战马报损近八百匹。”

    李清明微微一笑,“五天之后,一万五千匹战马,他们挑起来多舒服?”

    黄永超愣住了,心里生出些不舒服的感觉:五天之后……那些战马到不了吗?

    他的智商绝对是够用的,心里隐约猜到,刚才那个年轻人,估计是真的不简单,李部长这是担心后面的战马出岔子,所以就要我拨付给西北和东北。

    到时候御林军要战马,剩下一万五千匹如果真的不到,我可就把离帅得罪了。

    黄永超最近是比较看离帅眼色的,随着坎帅和兑帅下狱,离帅在军中的地位空前高涨,甚至内阁都称他为“三朝柱石”!

    光宗时受封十大帅,先皇和今上,都是放心他执掌御林军,更是在擒获坎帅和兑帅时,立下了大功拥戴之功还不够大吗?

    于是他出门之后,马上去安排,让人先提走给御林军的那五百匹战马就算李清明问起来,他也可以说,是昨天就被提走了,我今天早晨没收到消息嘛。

    至于李部长会怎么想,他顾不上考虑了,剩下的一千五百匹战马,该如何分给乌桓郡和乌孙郡,那就要看他们怎么争了嗯,先给乌桓郡一千匹,是比较合适的。

    乌孙郡那里,原本就产战马的,御马监就近拨付都正常。

    哪曾想,他将事情安排下去之后,不久就传来了消息,马场那里,乌桓郡的军人把门堵了,不许马匹出门,要先拨付一千匹给乌桓。

    乌孙郡的人也去了,不过没有那么激烈,只是在旁边看着乌孙产马,多少有点底气,一千匹战马也不多,所以他们讨要的手段,就是跟在乌桓郡后面。

    御林军的人还没有到,正在向马场赶来……

    李永生和王志云离开军役部,迎面就撞上了公孙奉贤。

    “李大师,”公孙真人脸上笑得跟一朵花儿似的,不过还是掩饰不住笑容背后的重重忧虑,“还请借一步说话。”

    “我暂时没时间,”李永生一摆手,淡淡地发话,“还要去御马监。”

    “永馨,”公孙奉贤一扭身,轻呼一声。

    任永馨特别不想在这种情况下,见到李永生,可是家里已经做出决定了,她也只能从车上探出头来,冲李永生微微一笑。

    李永生听到“永馨”两个字,就觉得不好了,扭头一看,又是一呲牙:我去,你公孙家好歹也是隐世家族,这么搞……合适吗?

    就在此刻,车上跳下一个小家伙,连蹦带跳地跑过来,肥嘟嘟的婴儿脸上,带着满满的欣喜,“永生哥哥,回来也不知道来看我!”

    李永生无奈地一猫腰,将小永玢抱了起来,狠狠地瞪了公孙奉贤一眼,“我要去御马监,你们有什么事儿,等等再说。”

    还等啊?公孙奉贤要抓狂了,不过看到李永生和王志云一脸的阴沉,他也不好说什么,只能翻身上马,“叶家那个小畜生……我已经把他的脸打肿了。”

    李永生怀里抱着永玢,翻身上马,一抖马缰,头也不回地走了。

    行到半路,天上又下起雨来,李永生撑起了气罩,将永玢也遮蔽住,很不高兴地发话,“我说,你该上初修院了吧?”

    永玢一侧身,送给他大大的两个卫生球,“现在是假期,你就不能让我再舒坦两个月吗?”

    “得得,你有理还不行吗?”李永生无奈地撇一撇嘴。

    公孙奉贤见状,焦虑的心情,顿时缓和了一些这任永馨的建议果然不错,还是带上任永玢这小娃娃,比较好一点。

    然后,他就又开始浮想联翩了,既然这厮喜欢这个,我公孙家,应该也有不少可爱的小女娃娃,该选个谁来呢……

    李永生一路奔驰,来到御马监,奥斯卡正站在一个凉亭里,眺望着东方。

    “永生来了?”奥斯卡依旧是那么热情,远远地就打个招呼,“快上来看热闹。”

    李永生走进凉亭,也向东望去,看到远处有密密麻麻的人影,却是因为降雨,看得不甚分明,“那里……怎么回事?”

    “那是军需司的马场,”奥斯卡笑嘻嘻地回答,然后一抬手,从一个小黄门手里接过一根烤肠,大口嚼了起来,“一大早就很热闹,在抢马。”

    御马监有很多马场,军需司旁边也有,事实上,这片马场,是从御马监里划出来的。

    军需司从御马监接了马之后,一般都会放到这里,一来这里地方足够大、马料丰富,二来也便于两家沟通。

    李永生笑了一笑,“我此来,就是请奥公公想一想办法,暂时不要给军需司拨付马匹了。”

    他身边的王志云眉头一扬,心说果然如此,怪不得李永生一开始,都不想找李清明,最后还是说“给他个机会”,才有了军役部一行。

    可惜那黄永超实在不开眼,做得太过分了。

    “不拨付马匹?”奥斯卡侧过头,若有所思地看着李永生,嘴巴兀自在咀嚼着,“这种事情……你得跟宁翁说啊,军国大事,我这小人物,哪里能够做主?”

    李永生呲牙一笑,“行了,都很熟惯的,别搞这个了……你看黄永超不顺眼,很久了吧?”

    “哪有的事儿?”奥斯卡脸一绷,紧接着,却是忍不住扑哧笑出了声,“我们各司其职,你休得挑拨。”

    “少扯,”李永生笑着回答,“你既然建议给博灵郡五千匹战马,肯定是想到黄永超不肯答应了,然后借我之手收拾他,我说得对不对?”

    “喂喂,五千匹战马,我也只是随口一说,”奥斯卡笑嘻嘻地回答,又狠狠咬一口烤肠,咀嚼几口之后,吞了下去,“给军需司的建议告知上,可没这么写。”

    李永生淡淡地看着他,也不说话,不过那眼神已经很明显了装,你继续装!

    两人对视好一阵,奥斯卡两口干掉了烤肠,吞咽下去之后,才微微一笑,“你这家伙的脑子,不知道是怎么长的……你就不能装一装傻吗?”(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