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寻情仙使 > 第四百八十三章 军役使教客
    王志云将公孙奉贤请到一边的书房,面无表情地发话了,“未知公孙真人大驾光临,有何贵干?”

    “你叫我奉贤真人好了,我公孙家的真人很多的,”公孙奉贤淡淡地发话,果然是霸气侧漏。

    “你心里清楚,你找错人了,”王志云淡淡地发话,“希望你找我,能有个合适的理由……奉贤真人,中土国的真人并不多。”

    凭良心说,此刻没有李永生在场,军役使大人对上中阶真人,还真的是鸭梨山大,不过这时候,他也不可能示弱——退缩,就意味着放纵对方进攻。

    而且他觉得,李永生那句话,说得简直太牛掰了,忍不住就要借用一下。

    “行了,我也不跟你说废话了,”公孙奉贤装逼不成,有点不高兴,“直接说吧,你告诉我,怎么才能请动李永生出手……他有什么弱点?”

    “奇怪了,”王军役使似笑非笑地看着他,“我怎么知道,他有什么弱点?”

    “他对博灵军役房,印象一直不好,你能请动他出面,肯定有你的办法,”公孙奉贤单刀直入,“我不想跟你多费口舌,我赶时间……你知道的。”

    “我用诚意打动了他,”王军役使冷笑一声,“我不知道他的弱点在哪里,你问我这些,也是找错人了。”

    公孙奉贤淡淡地看着他,深吸一口气,“两千匹战马……够不够?”

    他这一下午可是没有白忙,将李永生资料,探听了七七八八,然后才愕然发现,对这个人不能用强,还是托人情比较好。

    不过他能找到的、可以跟李永生递话的渠道,也很有限,姓汤的女司修,是个不错的渠道,但是此前,叶家大少已经将她得罪死了,这个渠道,只能作为最后的手段来使用。

    公孙家也确实跟李清明有来往,公孙奉贤都见过李部长两次,但是这种事情请李清明出面,还是有点冒昧——人情不是这么用的。

    正经是公孙家在京城惹出乱子的话,求李清明睁一眼闭一眼,那货必须要卖些面子。

    所以想来想去,公孙奉贤觉得,不如直接来找王志云。

    公孙家跟王志云没交情,但是这无所谓,不过是投其所好罢了,你找李永生来军役部,不是要战马的吗?我公孙家给你战马!

    两千匹战马,对公孙家也是一笔支出,但是跟公孙不器的安危相比,那就无所谓了。

    必须指出的是,公孙不器冲阶失败,李永生未必治得好,不过就算治不好,能让人清醒过来,把证真心得说一说,交待一下后事,也是好的。

    再退一步讲,一个垂死的准证,起码也能拼掉一个高阶化修,这笔买卖划得来。

    “两千匹战马,”王志云真的心动了,他也没必要问对方怎么能知道这个消息,对隐世家族来说,这真的是小儿科,不过,他还是不会轻易出卖李永生,“那你可以找李清明关说。”

    “两千匹战马,是我公孙家的私人赞助,”公孙奉贤淡淡地发话,“李部长尊贵得很,人情不能那么用……我再赞助你一千两黄金!”

    王志云的喘气声,变得粗了起来,一千两黄金多吗?不算太多,但是对于他这个一直在军役部赋闲的人来说,也真的不少了。

    要知道他试图用来贿赂宁致远的小院,以及送给奥斯卡的一百两黄金,也是他自己垫付的,将来想从博灵军役房走账报销,都有些难度。

    为了做好这个军役使,他并不是很在意钱财,但是既然有钱可赚,为什么不赚呢?

    当然,真正能打动他的,还是公孙家答应的马匹,“不通过军需司,你能弄来两千匹战马?”

    “辽东有的是好马,”公孙奉贤傲然回答,“跟我公孙家的准证比起来,两千匹马算什么?我想,你不会怀疑公孙家的信用吧?”

    王志云默然,半天之后才发话,“如果我拒绝呢?”

    “拒绝也无所谓,”公孙奉贤阴森森地一笑,“我公孙家已经将诚意摆出来了,不过,若是让我就这么离开你家,将来没准发生什么不好的事情,你可要想清楚了,这不是玩笑。”

    公孙家不便直接对王志云出手,但是他们一旦记恨上王家,暗中使用什么手段,根本不是一个区区的郡军役使能抵抗的。

    连鹰很跋扈吧?但是道宫中人腰斩了连志磊,他也只能干生气。

    若不是王志云有军役使的职位,他连跟公孙奉贤对话的资格都没有。

    面对这软硬兼施、双管齐下的手段,王军役使的嘴角抽动一下,缓缓发话,“李永生的弱点,我还真不是很清楚,不过他很讲规矩……如果这算弱点的话。”

    弱点是讲规矩?公孙奉贤闻言,好悬没把鼻子气歪了,“王军役使,咱能不开玩笑吗?我是很有诚意地在请教,不要挑战我的耐心。”

    “我还真不是开玩笑,”王志云苦笑一声,“我就是不懂规矩,一开始还惹怒了他,他骂我可比骂你狠多了……”

    然后,他就将跟李永生见面的经过,完完全全地说了一遍,这种事说出来有点丢人,不过也能体现出他的诚意。

    到最后,他总结道,“百两黄金不要,只要了两个气运冲刷的名额……其实他这个人,是很好说话的,但是首先,你得讲规矩。”

    “尼玛,这小兔崽子,”公孙奉贤骂一句,待看到对方古怪的眼神,才马上解释一句,“我不是骂李永生,我是骂叶家那个混蛋。”

    “光骂顶用吗?”王志云冷冷一笑,“人家是看着师姑的面子,前去帮忙,被左一句右一句地嘲笑,热脸贴了冷屁股……搁给我,我也不会再管了。”

    “搁给你,我就直接绑了你走,短不了你的好处就是了,”公孙奉贤不屑地哼一声,然后又有些意动,“说说看,怎么样才能让他出手?”

    “不知道,”王志云也不跟这厮一般计较,沉吟一下才发话,“惩治那个叶家大少,是必须的,那个小汤,也得落点好处,才能跟他谈。”

    “小汤那边好说,”公孙奉贤早就想到这一节了,这点小事也难不住叶院长,然后他咬牙切齿地发话,“那个小混蛋……我回去就打烂他的嘴。”

    “那是你的事了,”王军役使淡淡地发话,“奉贤真人还有什么话?我还没有用饭。”

    公孙奉贤斜睥他一眼,“就说了这么一点东西,就想要两千匹战马和一千两黄金?”

    “呵呵,”王志云微微一笑,“不给也由你。”

    劳资没能力在李永生面前帮你说好话,歪两句嘴的本事,还是有的。

    “哈哈,玩笑而已,”公孙奉贤爽朗地一笑,手一抖,摸出十锭黄金,摆在了桌上,“这是千两黄金,战马回头给你……提一个能让他马上出手的建议,我再给你千两黄金。”

    “这个……没必要,”王志云犹豫一下,还是摇摇头,“我建议你多了解他一下,投其所好,才更能打动他。”

    “这用得着你说?”公孙奉贤又急躁了起来,“问题是我能多做准备,病人可等不得了。”

    公孙不器都那样了,多拖一阵,就多一份变数。

    “咦?”王志云讶异地看他一眼,“你家准证遇袭,是在七天前吧?”

    “嗯?”公孙奉贤的眼睛一眯,阴森森地发话,“你怎么知道的?”

    “李永生说的,”王志云的眉头一皱,沉声发话,“奉贤真人,麻烦你搞清楚,你是在求人,如果是这个态度,黄金你拿走,前面那番话,就当我没说!”

    “好好好,我错了,我错了还不行吗?”公孙奉贤苦着脸,不住地拱手,心说你跟李永生学啥不好,学这么大的谱儿?

    不过对方说得也没错,是他做得不讲究,他只能干咳一声,“王军役使……王大人,你也知道,我是关心则乱,那个,他还说了点啥?”

    王志云淡淡地看他一眼,才沉声发话,“他说半个月才会伤势恶化,你还有八天时间。”

    “握草!”公孙奉贤愣住了,顿了一顿,他马上解释,“我是在感叹,不是骂人。”

    别人根本束手无策的病症,那厮居然知道遇袭的时间,还断定半个月内不会恶化!

    公孙奉贤若不是打听清楚了,李永生确实有根脚,他都要怀疑李永生是幕后指使者了。

    “可以理解,不过你已经是真人了,尽量少说脏话,注意教化作用,”王志云淡淡地发话,“李永生就是博灵郡教化房的……你还有足够的时间。”

    “我哪儿还有时间?”公孙奉贤刷地站起身,刮风一般冲了出去,“谢了,王大人……跟你家人说一声,我不跟他们打招呼了……”

    王志云愣了好一阵,才看向桌上的十锭黄金,觉得自己似乎在做梦一般:刚才……我教育了一个中阶真人?

    不知道发呆了多久,他才被一个声音喊醒,“父亲,这灵谷?”

    他抬头看去,却发现自己的小女儿手里捧着一个小袋,一脸期待地看着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