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寻情仙使 > 第四百八十二章 京城的优势
    袭击公孙不器的,是八个人,三个高阶化修,五个中阶,一个低阶都没有。

    为公孙不器护法的,是两个公孙家的高阶化修,以及巅峰中阶化修的二郎庙主持,还有公孙家三个中阶化修,其他都是低阶化修甚至是司修。

    公孙家的高阶化修一重伤一轻伤,二郎庙主持受伤,公孙家还死了一名中阶化修,初阶化修死了三人。

    这样的损失,似乎不大,比之李永生等人围歼韦家化修,战绩要差很多。

    但是事实上则不然,那种恐怖的战绩,是直接面对面的战斗,这样当面锣对面鼓的硬杀,发生在卫国战争时,真君也陨落不止一个。

    而这次神秘势力的偷袭,却是不想让人认出根脚,讲究的是闪电一般的袭击。

    而化修又是出名的难杀,一击不中就飘然远遁,所以能打出这成这样,才是正常的。

    神秘敌人的袭击,来得快去得也快,只留下了一名中阶化修的尸体,还有两名中阶化修受到了重创。

    敌方的两名高阶化修,猛攻正在冲阶的公孙不器,没有什么效果,就掳走他,哪曾想二郎庙主持祭出的镇庙之宝二郎神眼,重创了二人,终于仓皇逃遁。

    公孙家准备的护法力量,其实还是相当雄厚的,不过高阶战力不太多,猛地遭遇这种高阶修者的突袭,没有太好的办法。

    接下来,他们一边护送公孙不器转移,一边穷追猛打那些袭击者战力不够,人数凑!

    然后他们又杀死了一名中阶化修,以及一名前来接应的初阶化修。

    这一仗打得不小,但是公孙家不想声张,对方更不想声张,所以当地官府只知道,有高阶修者大打出手,至于说双方是谁,他们不清楚。

    公孙家倒是多少清楚了一点。

    他们杀死了三名化修,有一名中阶化修死前自爆了,另外两名则是留下点线索来,中阶化修是纵横西北的大盗,初阶化修是胡畏族在官府里的人,还是个郡同知。

    很久以后,公孙家才知道,公孙不器证真的时候,不远处有一个胡畏族小部落,正在悄悄地搞真神教的祭奠仪式。

    这种事,在胡畏族里是公开的秘密,没人举报就没事。

    结果当天,真神降下神谕,说某一个方位,正有邪恶的异端要诞生,真神教徒当将其诛杀。

    这个小部落的人,肯定没胆子在中土国举事,但是对神谕不敬也是不行的,于是他们顺着方向,小心翼翼地找过去,仔细观察之下,发现了异常。

    层层上报之下,就有人判断出来了,有人打算在这里证真!

    所以,在最关键的时刻,有人冲出来突袭。

    这是后来揭露出来的真相,但是当时,公孙家族不知道。

    他们觉得是有人透露了风声,但是二郎庙的主持也受伤了,还因为动用镇庙之宝二郎神眼,损失了大量的精血,做为赫赫有名的老牌隐世家族,公孙家不能随便冤枉人。

    可是二郎庙的主持感觉到了,这尼玛破境之缘未结,说不定结下一个隐藏的仇家来!

    于是,做为二郎庙医术最高超的医主不平真人,就被派了出来,看顾公孙不器万一你们啥时候觉得,这事是我们二郎庙干的,先拿不平真人出气好了。

    其实也就是个质子的性质。

    不过凭良心说,不平真人的医术相当了得,二郎庙为了收敛钱财,不乏用符箓、符水、咒术什么的治疗民众,但是要说医术,也是有真才实学的。

    至于说公孙家为何将公孙不器一路护送到顺天府,肯定是看中了京城的各大国手,希望他们能将公孙不器治愈。

    当然,这只是一个方面,须知公孙家其他的两个受伤的高阶化修,重伤的去了太一庙养伤,轻伤的回了辽东。

    公孙不器回辽东的话,家里没啥治疗经验,就是等死,留在二郎庙或者太一庙的话,那是作死,肯定有很多人,有兴趣干掉他。

    一个随时可能证真的准证,给大家的压力太大了,这是一股可以影响格局的力量。

    也就是现在的京城,能护得住公孙不器。

    顺天府风起云涌剑拔张,各大豪门世家都受到了严密的监控,是很危险的地方,公孙家想尽办法,也才混进来三个化修。

    但是同时,这里也是个暂时安全的地方,谁敢擅自动手,要考虑朝廷的反应。

    这里既安全,又能找到名医,公孙家还有个亲戚,做了一个不大不小的官,那么他们的选择,就不用再说了。

    同时,正是因为怕被人惦记上,人,或者会问一问他,你有什么事,会大过我的人情?

    但是听了刚才一席话,她是真的不好再随便放肆了,李永生可是能看出准证的隐患,还知晓证真的奥秘,人家愿意敬重她这个师姑,她也不能太不知趣。

    李永生去玄天观,是去看看在那里挂单的张木子和杜晶晶,她俩本来不想入住这里,但是现在的顺天府查得太严了,为了图个自在,她俩就懒得进城了。

    事实上,李永生也想问一问张木子,公孙家族的名声如何。

    两名道姑正在试剑石边喝酒赏雨,有意思的是,这俩人身边各放着一台收音机,还是不同的频道,一个是教化部的电台,一个是朝阳大修堂的频道。

    就这样嘈杂的声音中,两人若无其事地喝着酒,时不时还低声聊两句。

    李永生走过去,跟她俩聊了差不多半个时辰,起身走人了,他还要进城等李清明的消息。

    王志云也跟着回去了,去一趟军役部无所得,等到下班时刻,只能悻悻回家。

    他回到家的时候,正是饭点,王家的规矩比较严,他这个户主在,大家才能开始吃饭。

    一家人大小二十几口,正要坐下来开动,猛地有人叫门,王志云的妻子很不高兴,悻悻地嘀咕一句,“谁呀,这个时候来,真是不懂规矩。”

    饭点拜访人,是很失礼的主家留不留你吃饭?

    王家的小院子不大,坐在屋里就能看到大门,待看清外面进来的人之后,王志云的脸,刷地就变了,“你怎么进来的?”

    他住的地方,是军役部的生活区,进出这里虽然没有李清明家那么难,但是出入也要有证件,外人很难进来。

    来人正是公孙奉贤,他微微颔首,“王军役使,又见面了,我进这里不难,你不会认为,我在军役部没熟人?”

    “你跟李部长都是熟人呢,”王志云冷笑一声,“不知道真人前来,有何指教?”

    “你敢这么跟我说话?”公孙奉贤冷冷一笑,“对真人不敬,你考虑过后果没有?”

    “那你动手试一试,这里是军役部生活区,”王志云冷哼一声,正色发话,“说我说话没礼貌,吃饭的时候,你闯进来,连个歉意都没有,这就是你公孙家的礼数?”

    公孙奉贤愣了一愣,终于强压怒火,对着四下看一眼,“此次我前来,有些仓促,打扰各位用膳了,非常抱歉……这是我的一点心意。”

    一边说,他一边摸出个袋子,丢在桌上,“一点灵谷,你们吃好。”

    他这个歉意,其实是很有限的,尤其那袋子是丢在桌上,而不是放在桌上,也不太尊重人。

    但是只冲“真人”二字,王家就没谁敢多计较,人家有份心意,就足够了,谁还敢计较姿势?

    “好,你跟我出来说,”王志云站起身来,又看家人一眼,“你们吃,不用等我。”

    看着他俩离开,一个年轻人看一眼灵谷,低声发话,“母亲?”

    军役使夫人看他一眼,淡淡地发话,“等你父亲回来再说。”

    “我是说……”年轻人挠一挠头,“我是说,那个真人,用的是储物袋啊。”

    王家人齐齐默然,在军役部里,就算是化修,储物袋也不是谁都能随身携带的……

    (下旬了,谁又看出新的月票了吗?)(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