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寻情仙使 > 第四百八十一章 真人不多
    公孙奉贤正没个理会处,李永生淡淡地发话了,“我也不想对你动手,你若是心存疑虑,建议你还是先去了解一下,广陵韦家为何关了山门。”

    “广陵韦家关了山门?”奉贤真人闻言,顿时倒吸一口凉气韦家虽然比公孙家略有不如,但也是堂堂的隐世家族。

    “应该是关了,”李永生淡淡地发话,“你自可以去打探,反正我在京城,一时半会儿也不会离开,重申一遍,我只是不想对你出手……中土国的真人不多,还是死在对外战场上的好。”

    你丫也太狂了一点?公孙奉贤的怨气值就要爆表了什么叫“死在对外战场上的好”?你还真以为能拿下我?

    但是偏偏地,他还是不能动手,且不说对方狂妄与否,只说此人可能救治了公孙不器,他就不能跟对方搏命。

    不搏命的话,留得下人吗?估计不容易。

    正为难的时候,李永生双腿一夹坐骑,对着他就撞了过来。

    公孙真人有心强行拦住对方,但是看到对方已经将长刀掣了出来,气势汹汹,他心念一转,还是闪身到一边。

    双方的关系已经很糟糕了,不能再继续糟糕下去了。

    王志云和汤师姑见状,也顺势冲了过去他俩还真有点犹豫,不敢硬闯一个中阶化修。

    公孙奉贤站在路边,纠结了起来:这尼玛该怎么处理呢?

    就在此时,身后有马蹄声响起,却是不平真人和叶院长追了上来。

    看到他站在这里,任凭雨水浇在头上,一副失魂落魄的样子,叶院长轻咳一声,“奉贤真人……追丢人了吗?”

    公孙奉贤猛地抬起头来,伸手抹一把脸上的雨水,“广陵韦家关闭山门一事,你可知道?”

    “韦家……关闭山门了?”叶院长愕然,然后他若有所思地点点头,“倒也有此可能,前一阵韦家恶了英王,据说被斩杀了十余名真人。”

    “十余名真人?”公孙奉贤的嘴巴张得老大,他这时才理解了,什么叫“中土国的真人不多”,真人再多,也经不住这样杀啊。

    不平真人接一句嘴,“这个事儿,据说摩天岭的邵真人也有份参与,就是憨真君的道统,据说此战之后,邵真人块垒尽去,已然晋阶准证。”

    “邵真人我知道,”公孙奉贤点点头,“姓李的这小子说,他也参与了?”

    “这个我却是不知道,”叶院长摇一摇头,然后下意识地问一句,“不过,他够那个资格吗?”

    公孙奉贤没好气地看他一眼,“他发现了我的隐身追踪,你说呢?”

    此刻的他,竟然是连叶家都恨上了,尼玛,也不知道你叶家怎么做事的,请来了好大夫,都能把人活活气走!

    叶院长能说什么?他也只能暗骂自己的儿子了,就这短短的片刻,他已经搞清楚李永生为什么被气走了。

    对于自己这个奇葩儿子,叶院长简直无言以对要不是你妈也姓公孙,老子就活活打死你个混蛋!

    没错,这就是叶院长和公孙家族的关系,他娶了公孙家的女儿做正妻。

    总之,自己的儿子不但招惹了公孙家,还令自己的下属心寒了,更是得罪了一个可能是前途无量的年轻人。

    叶院长有点郁闷,不过他马上就意识到,怨天尤人是没用的,尽快补救才是王道,于是他点头,“我马上就去了解此人消息,会很快的……此人果然看出了名堂?”

    “他甚至看出,大长老是证真时被人打扰了,”公孙奉贤的脸色,越发地黑了。

    叶院长倒吸一口凉气,“不会,他不是没有悬丝诊脉吗?”

    他身边的不平真人发话了,“有些症状,跟悬丝诊脉无关的。”

    公孙奉贤想的却是别的,“这个姓汤的,可靠?这姓李的别是提前就知情了?”

    “绝对无此可能,”叶院长干脆地摇摇头,“小汤受过我的关照,而且这个姓李的,也有根脚……朝阳大修堂的高材生。”

    “受过你的关照!”奉贤真人又是没好气地瞪他一眼,“这样的人都能被气走,你还真是好家教!”

    “他母亲姓公孙!”叶院长回他一句,然后就扯开了话题,“好了,我先了解此人身份,然后保证不要让他乱说。”

    “不要乱说个屁!”奉贤真人气得一翻白眼,“人家能治!”

    “什么?果真……能治?”叶院长顿时就石化了。

    “不会?”连不平真人都愣住了,一脸的不可思议。

    公孙奉贤看着叶院长,咬牙切齿地发话,“公孙家的……又一名真君,后果需要我说吗?”

    叶院长额头上,顿时就冒出了豆大的汗珠,就算他是法院副院长,也绝对承担不起一个隐世家族的怒火,尤其是涉及到了一个可能的真君。

    身为公孙家族的姻亲,他当然知道,现在的公孙家族连一个真君都没有,眼看着有人要证真了,希望又硬生生地被扼杀,现在的公孙家族,就是一个即将爆炸的火药桶。

    这个家族是老牌的隐世家族,战力也极强,跟上党杨家是一个级别的,就算目前没有真君,也比广陵韦家、曲阿杜家强大得多。

    所幸的是,叶院长是公孙家的女婿,他马上表示,“现在我去核实李永生的情况,保持接触也是必须的,这就麻烦奉贤真人了。”

    公孙家虽然隐世,但是隐世家族想要发展,不可能不跟外界接触,事实上,很多家族在朝中都有一些势力,就像这个副院长女婿一般。

    而且公孙家在京城里,能上的势力也不少,比如说曾经威名震东北的李清明,也跟公孙家打过交道。

    公孙奉贤想一想,觉得目前也只能这样了,“你那个叶家庄园,到底安全不?”

    公孙家这次陪着公孙不器进京的,只有三名化修,公孙奉贤是一个,那个初阶化修是一个,小楼的周边,还游荡着一个中阶化修。

    至于说不平真人,他还真不是公孙家的,只是一个子孙庙的医主。

    这子孙庙名唤二郎庙,位于西北,香火倒是很旺,主要这里是行医治病的道士。

    子孙庙不讲三都五主十八头,不过行医是庙里的大项,所以设了医主这个职位。

    前一阵,公孙不器找到了二郎庙,说我游历天下,偶有所得,来到这里结个破境之缘。

    其实公孙家跟二郎庙,有着不一般的交情,别看一在西北,一在东北,正是因为离得远,两家的交情才能超然于利益之上。

    公孙不器早就是高阶化修了,近些年也时常游历天下,二郎庙主持对此有所耳闻,说不器真人的破境之缘,我们深表荣幸。

    结个破境之缘,这是与人方便自己方便,不过公孙不器要破的境是证真,这也让小小的二郎庙鸭梨山大。

    二郎庙的基业不小,但是同时,因为他们有一大块是借行医收敛香火钱,所以周围的闲杂人等特别地多。

    主持很小心地让道士们在百里之外的山中布置大阵,同时急报公孙家不器准证要借小庙证真,小庙诚惶诚恐,不敢当此重任,还望公孙家遣德高望重之人来指挥调度。

    公孙家接到这消息,也是一阵鸡飞狗跳,证真这种事,怕就怕这样的心血来潮有感觉了,附近就要找个地方证真,撑不到赶回去。

    于是公孙家派出十余名化修数十名司修,日夜兼程前往二郎庙护法。

    他们用了三天时间,就从东北赶到了西北,一路就是靠着飞行道器,一个累了就换另一个反正化修足够多。

    他们赶到的时候,大阵还欠缺很多,公孙不器也在涤荡身体和神魂,在为证真做最后的准备时间是绰绰有余。

    公孙家商议了一下,要不要请真君来护法,不过最后决定还是算了,西北这边,公孙家的影响力很小,也没几个铁交情。

    公孙不器也是这么认为的,他说派几个人司修子弟,去那些有真君的势力处,就说是公孙家的试炼任务,一旦证真异象出现,负责向主家说明真相。

    这也是很常见的手段,异象一起,真君们肯定要搞清楚原因,搞不清楚原因的,就直接出手灭杀,谁让你在附近证真不跟我打招呼?

    但是在异象未起之前,通知那些真君,就是对自己不负责任了,万一有的真君心怀歹意,让别人出手破坏,喊冤都没处喊。

    公孙不器对自己还是很有信心的,他相信,只要在起异象之前,不被人发现,一旦进入证真的过程,真君之下,不可能打断他。

    这跟他修行的功法有关,跟他的心性也有关,很多真君在证真的过程中,丝毫不能受到干扰,哪怕证真完毕,都要隔绝干扰,用若干年的时间来稳固境界。

    公孙不器想得很好,他认为公孙家也是老牌隐世家族,异象一出,自家子弟一报来历,起码真君们就不能伪作不知地来大欺小了。

    真君之下,他无所畏惧。

    然而他真的没有想到,两个多月后,就在他触摸到了那一丝大道真意,即将踏上证真之途的时候,猛地遭遇了袭击。

    其时……证真异象,将起未起。(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