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寻情仙使 > 第四百七十九章 我欠你的?
    张大师认为,这个高阶修者,可能是进入了一种奇怪的状态,需要人唤醒——当然,也不排除受了一些伤的可能。

    但是唤醒的手段,只能通过高阶修者唤醒低阶,最多同阶唤醒,那已经是很了不得了。

    低阶修者不可能通过正常手段,唤醒高阶修者。

    而那年轻人极有可能是高阶化修,唤醒此人……岂不是得请来一个真君?

    若是此人还患有一定伤势的话,真君一出手,不但可能没唤醒人,直接将人弄得身陨。

    所以通过针灸刺激,来唤醒此人,是目前看来,最有可能成功的手段。

    要不说阴九天就是阴九天,能提出最合理而且最安全的治疗手段。

    其实张大师还可以提供一些更准确的治疗手段,但是那样的话,他需要知道更多的东西——大师也是人,望闻问切不可少,想达到最好的治疗效果,患者要提供足够的信息才行。

    然而,对方明显不想让他知道更多消息,他只不过是没有悬丝诊脉,就被对方强行留客了,知道得更多的话,万一被灭口咋办?

    而且中土国的高阶化修,真的不多啊,现在的顺天府暗流涌动,能令一个高阶化修受伤的事情……这尼玛谁敢掺乎?

    所以他不想知道更多,至于说被人嘲笑,那就嘲笑吧——不是我不想出手,你们这就不是个求医的态度。

    他看向李永生的一眼,被叶院长发现了。

    副院长也看一眼李永生,又看向他身边的粉色衣衫女子,“小汤,介绍一下?”

    叶院长对小汤,还是相当了解的,她平日里做事有点率性,但是这种大事上,应该不至于。

    “叶院长,这是我特意请来的,中土国第一针灸高手李永生,”汤师姑也豁出去了,再次强调第一,“他会针王桂一男失传的九凤齐鸣。”

    “哦?”叶院长饶有兴致地又看一眼李永生,和蔼地发话,“小伙子很年轻啊。”

    叶家大少冷哼一声,“这么年轻就敢称天下第一,倒是够狂妄。”

    叶院长没理会自己的儿子,而是出声发问,“你怎么看这个重伤失魂?”

    “叶院长,此人根本没有悬丝诊脉,”梁庭长在他身边低声发话,“他似乎不太精通这些。”

    “哦?”叶院长淡淡地看一眼年轻的司修,并不说话,要看他如何解释。

    但是李永生根本不解释,就站在那里,淡淡地同副院长对视着。

    沉默良久,还是叶院长涵养好,他微微一笑,“请问阁下,会九九归元针法吗?”

    他不再纠结重伤失魂的辩证,这令其他医生有些不解,没人注意到,张大师的嘴角微微一撇。

    李永生终于开口,缓缓发话,“我想问一句,此人是何身份?”

    “是何身份,关系到你治病吗?”叶家大少厉声发话,“岂不闻医者父母心?”

    李永生根本不理他,只是看着叶院长,良久,他才微微一笑,“叶家好家教。”

    这尼玛……好一张利口!叶院长等了半天,等来这么一句,只能轻咳一声,“占宁妄言,一会儿去领家法……李小友,此人身份我不便透露。”

    “那这样的人,我是不治的,”李永生一拱手,淡淡地发话,“我也没有收诊金,叶院长……我可以走了吗?”

    “说得你好像会治似的,”梁庭长不屑地哼一声,又看一眼张大师,“孺子可笑,是吧?”

    下一刻,他就闭嘴了,因为他发现,张大师很不满意地看了他一眼。

    “法院也是好规矩,”李永生淡淡一笑,嘲讽味儿十足。

    叶院长被他说得有点下不来台,可是他能呵斥自家儿子,却不便为这点小事,呵斥下属,所以他只能看向粉衫女子,“小汤?”

    汤师姑只能苦笑一声,看向李永生,“永生,给师姑个面子,九凤九鸣针法,你总会的。”

    叶院长的眉头一扬,九凤九鸣……听起来跟九九归元也不差很多嘛。

    “这根本就不是针灸能治的,”李永生笑一笑,“汤师姑,我很想给你面子,但是他自家不小心,选错了修炼的地方……他应该考虑到这种后果的。”

    说完之后,他冲叶院长一拱手,“告辞了!”

    然而,不待他抬脚,一道人影瞬间出现在楼梯口,挡住了他的去向。

    不是别人,正是那个头发花白的中阶化修,他死死地盯着李永生,“小友且慢,你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吗?”

    “我当然知道,”李永生淡淡地看着他,“麻烦让一下,我要走了。”

    中阶化修根本不退,而是颤抖着发问,“你……能治吗?”

    “能治我也不治,”李永生很干脆地回答,“因为我不知道他是谁。”

    “能治,那你就留下吧,”中阶化修释放出了浓浓的威压,一时间,空气似乎都凝固住了,“我公……叶家不吝重谢。”

    李永生似笑非笑地看着他,“你确定……要跟我动手?”

    “我不想动手,”中阶化修发现自己的威压,不能撼动对方,于是微微收敛了一些,“公子既知因果,也该明白我的心情。”

    “小汤,”叶院长果断地发话,“留下他,我欠你一个人情。”

    李永生回头看他一眼,冷笑一声,“你好大的脸!”

    叶院长的嘴角抽动一下,叶家大少却是发话了,“留客!别逼我们动手。”

    “二货!”李永生笑了起来,“强留郎中,真是嫌自家病患好得快!”

    大家都不知道二货是何解,但是却明白,叶家这大少,还真是个草包。

    对谁用强,也不能对郎中用强,郎中不该害人,但是有怨气的郎中,那就难说了。

    那中阶化修犹豫一下,还是沉声发话,“事关重大,阁下不能说出一二的话,恐怕暂时不便离开。”

    “嘿,我倒要看,谁不让我们离开,”王志云气得笑了,“本人博灵军役房王志云,受李清明部长之约,和李永生前来京城公干……够胆的,你强拦我们试一试?”

    “王志云?”叶院长愕然,他对英雄谱背得也比较熟,尤其最近中土国风云变幻,不少后起之秀出现在了舞台上,很是惹人注意,“新任博灵军役使?”

    中阶化修听到军役房,就有点迟疑,待听说是博灵军役使当面,顿时脸上一片纠结——他就算修为再高,对方是一郡的军役使啊。

    高阶司修确实不算什么,但是手握一郡的兵马,代表朝廷对军国利器的掌控,这样的人,他私下找点麻烦可以,公然留人,那就是挑衅朝廷威严了。

    可是要让他让开,那又是不可能的,京城虽然大,现在看起来,唯一靠谱一点的郎中,就是这个年轻的司修了。

    “这样吧,”还是叶院长最先反应了过来,他清楚王志云的身份之后,就知道不能再给小汤施加压力了——凭她的身份,根本就请不来博灵军役使。

    而王志云力保年轻的司修,那么李永生的身份,也是她压不住的,唯一的渊源,不过是李永生口中的“师姑”二字了。

    所以他也来到李永生面前,很诚恳地发话,“那个年轻人的身份,我知道你在忌讳什么……咱们可以私下里说,这样吧,王军役使先去忙公事,李大师留下,王军役使你总不会担心,我对他做什么吧?”

    将王志云送出去,是他的诚意,有了人证,李永生又是李清明想见的人,叶家敢胡来吗?

    “你别问他,你问我,”李永生淡淡地发话,“我就问你一句,我要是不答应呢?”

    “不答应……”叶院长很苦恼,然后他又看到了粉衫女子,“小汤?”

    “老汤也没用!”李永生冷笑一声,“我来你家,是想给汤师姑一个面子,但是你看一看,你家都是什么玩意儿,说家教没家教,说规矩没规矩……我他么的欠你叶家吗?”

    汤师姑听到这话,也想到了刚才受到的屈辱,于是一拱手,“抱歉了,叶院长,这位师侄能来,真的是我同窗的面子……你家大少和梁庭长辱我无所谓,再三辱他,我兜不住。”

    “走了汤师姑,”李永生一扬下巴,人就向前走去。

    “尊客留步!”中阶化修再次放出气势,“得罪了!”

    “你给我滚!”李永生厉喝一声,抬手一记手刀斩了出去!

    中阶化修真没将这小小的司修放在眼里,他敬重的是对方的医术,所以打算力扛这一刀,然而下一刻,一股奇大的力道传来,他整个身子都飞了出去。

    “握草,啥时候初阶司修的战力,这么高了?”

    李永生三人,横冲直撞地冲出了小楼,向庄园外冲去。

    庄园里起码四个化修,但是看到这三道身影,也是一筹莫展——李永生和小汤无所谓,但是那王志云……谁敢去拦?

    最后还是那不平真人发话了,“挡不住的,送一程吧,奉贤真人,你最好结个善缘。”

    奉贤真人便是那头发花白的中阶化修,他苦笑一声,“这厮的战力,堪比初阶化修了……那一刀好生厉害。”

    高阶司修的中年妇人也叹口气,“竟然有储物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