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寻情仙使 > 第四百七十八章 傲娇的代价
    李永生淡淡地看叶家大少一眼,“谁告诉你的,九九归元针能治?”

    “阴九天阴大师说的,”叶家大少冷笑一声,“你不会说,阴大师说的有错吧?”

    李永生冷冷一笑,“那他为什么不治?”

    “阴大师不会这个针法,没有医师能掌握所有技能,哪怕他是大师,”叶家大少理所应当地回答,而且还反问一句,“你不是天下第一高手吗?不会连这个也不会吧?”

    你有病吧?李永生真是懒得理他,只是看一眼身边的人,“汤师姑,我还有其他事,若是没事的话,那我先走一步了?”

    汤师姑的网红脸上,一片惨白,沉默半天才叹口气,点点头,“那你走吧。”

    “别啊,”叶家大少又发话了,“治不了,你等一会儿跟大家道个歉,我也不为难你,年轻人,不要那么太好高骛远。”

    李永生怪怪地看着他,呲牙一笑,“那我要是治得了呢?”

    “我冲你道歉,这不是问题啊,”叶大少坦坦荡荡地一摊双手。

    李永生又怪怪地看他一眼,“你觉得……你的道歉,我会很稀罕吗?”

    叶大少的脸色,顿时黑了下来,“你这话什么意思,我教你做人的准则,难道错了?”

    凭你也配教我?李永生看着他,冷冷地发话,“我无意找你麻烦,一直都是你在找我麻烦……汤师姑将我请来,她做错什么了?”

    “没有治病的本事,就别滥竽充数,”叶大少轻描淡写地回答,又看汤师姑一眼,意味深长地发话,“庸医,可是害人害己啊。”

    汤师姑脸色发白,一拽李永生的衣襟,“永生,咱们走吧。”

    “嘿,”李永生气得笑了,他站住了身子,“我还就不走了,看看他们如何会诊辩证。”

    “切,”叶家大少还待发话,楼梯上响起脚步声,一个中年微胖的人,走上了三楼,初阶化修的修为。

    见到他来,众人纷纷停止低声交流,更有人热情地打招呼,“叶院长来了?”

    叶院长心不在焉地冲众人点一点头,皱着眉头走到中年妇女身边,“嫂子,情形如何?”

    “怕是……唉,”中年妇女轻叹一声,没有再说下去,很显然情形不乐观。

    叶院长扭头过来,看着在场的众人,抬手一拱,正色发话,“此人是我叶某人至亲,还望大家多多费心,若是认识医术高超的大师,也请明言,叶家不吝重谢。”

    叶大少的嘴角撇一撇,眼中满是不以为然的神色,似乎是要说什么不中听的话,不过最终,他看了中年妇女一眼,还是没开口。

    “我们定会用心治疗,”一名白发苍苍的老人出声了,“若是力有不逮,我可以请出在中南院做供奉的师兄。”

    这话也是绵里藏针,我们尚未会诊辩证,你倒觉得治不了啦,是不是有点过分?

    “王太医的手段,我还是很佩服的,”叶院长一拱手,他识得此人。

    但是他并不认为,对方的手段能超过阴九天,因为心里有事,他表现出的态度,就有点随意,“敢问现在就能联系贵师兄吗?”

    王太医脸一沉,半天才哼一声,“待大家束手无策之际,再联系师兄不晚。”

    医者父母心,按说自己治不了的病,就该让贤才对,但是对方这么看不起他,他反倒要博一下,你凭什么小看人?

    他自己拿不下这个病例,但是现场这么多岐黄高手,大家聚在一起商讨一番,各抒己见扬长避短,也未必就没有办法,重症会诊,原本就是常见的。

    当然,这样的会诊,也有发展成争论的可能,甚至大打出手的时候,也不罕见。

    叶院长听到这话,就对此人的水平有了更直接的认知,他黑着脸点点头,心里却说:庸医!

    然后他又挨个地看去,看到李永生和王志云的时候,忍不住微微怔了一怔,待看到他俩身边的粉色衣衫女子,心里嘀咕一句:小汤这是……搞什么玩意儿?

    不过这时,他也没心情多问,倒是梁庭长走过来,献宝一般低声发话,“叶院长,现在诊断的,是南杨的开山弟子张大师……医术可以媲美阴、柳两位大师。”

    “是你请来的?”叶院长淡淡地看他一眼,微微颔首,“不错。”

    梁庭长微微一笑,谦恭地回答,“应该的。”

    说话的时间,张大师差不多就诊脉诊了两炷香,他的眉头越皱越紧,嘴唇越抿越薄,脸色也越来越难看。

    猛然间,他的身子一震嘴巴一张,“噗”地喷出一口鲜血来,将软榻染红半边。

    打坐的年轻人,身子似乎微微动了一下,但又像是幻觉。

    张大师抬手抹一下嘴角,松开了诊脉的手,又掏出一块洁白的帕子,擦拭一下嘴巴和手。

    然后他又坐了几息时间,才颤巍巍地站起身,向大厅里走来。

    梁庭长当先迎了上去,低声发话,“张大师殚精竭虑,实在是辛苦了,可能治得?”

    张大师漠然地看他一眼,很干脆地摇摇头,“治不了,你找错人了!”

    “找错人了?”梁庭长愕然。

    “张大师这话是什么意思?”又有人发问了,“我们可以一同会诊,所谓一人计短……”

    “会诊我就不献丑了,”张大师很干脆地摇摇头,“诊治半天,已经疲惫不堪,心力交瘁,想早些回去歇息了。”

    “张大师听一听,总是无妨的,”叶院长终于出声了,他笑吟吟地发话,“让大师累得吐血,实在是罪过,我这里也有清净客房,大师可以歇脚,也好让我聊表寸心。”

    张大师看他一眼,略略迟疑一下,还是点点头,“叶院长是吧?那我就叨扰了。”

    其实他在后悔,刚才我为什么那么犯贱,一定不用悬丝诊脉呢?

    诊脉诊到后来,他实在难以拿定主意,就送了灵气进对方体内探查——修为高的医者,有时候会这么做,但是大多时候,是同门师兄弟才能这么做。

    他查探一番,死活不得要领,就尝试着触碰一下对方的气海——对医者来说,未经对方同意,这么做是犯大忌的。

    虽然他已经很小心了,生恐伤害了对方,哪曾想尚未触及气海,一股奇大的灵气就反击了过来。

    幸亏他存的是一碰就走的心思,见势不妙,忙不迭猛退,但饶是如此,那股灵气跟他擦个边,也击得他喷出一口血来。

    原本张大师以为,这个年轻人是哪个大家族的孩子,没有修为,却没有想到,这位本身就修为奇高。

    修为有多高?他不确定,但是最少最少,一个中阶化修跑不了,是高阶化修的可能性更大。

    张大师这才反应过来,人家要悬丝诊脉,不是对医师不敬,而是要保护医师,生怕他们着急的时候乱来,会伤到自己!

    想明白这些,他的脸色能好看了才怪,这尼玛纯粹是自找的啊!

    尤其是对方在灵气反击之时,身上的肌肤有那么一瞬间,像是过电一般,令他的手指微微一麻,他这才意识到——这不是医生能治的病,需要请高阶修者来才行。

    所以他才说,你们找错人了,至于详细的话,他也不说,省得丢人现眼。

    然而,直到叶院长亲自拦住他,并且出声挽留,他才意识到,人家宁愿悬丝诊脉,宁愿被误会,也不明说这个年轻人的身份,证明此人身份是极为敏感的。

    而同时,此人的修为……奇高!

    反应过来这些,他就明白了,自己若是想强行离开,没准就会有什么不好的事情发生——别人都是悬丝诊脉,想走就能走,独独他不能走!

    将这一切因果剖析开,张大师简直是欲哭无泪:这尼玛不是阴人吗?

    他只顾着怨天尤人了,魂游天外好一阵,直到有人再次出声,才将他唤醒,“张大师,您怎么看这个重伤失魂?”

    说话的是梁庭长,他正巴巴地看着自己。

    张大师虽然一直心不在焉,但是众人讨论的经过,还是进入了他的耳朵,辩证来辩证去,大家一致认定,此人是重伤失魂了。

    不得不说,这些人说的真有点道理,因为那年轻人的脉搏和气息都非常弱,人也没有意识,这非常符合失魂症的特点。

    至于重伤,那只是个猜测了,王太医很肯定地认为,这人不应该一点修为都没有,而现在脉搏虽然极弱,却感受不到丝毫的灵气,只能说此人遭受了重伤。

    又因为此人外表没有明显的伤痕,也没有异常气息进入体内,所以他大胆地推测,此人可能是服用了拓宽经脉的奇物,搞得身体成了筛子,内外通透,存不下灵气。

    重伤失魂是公认的,但是伤从何处来,该怎么治疗,这就存在巨大的分歧。

    张大师知道,王太医分析的很多,都是没有错的,但是……你根本就猜错了此人的修为,那就什么治疗手段都是错的。

    “我不了解此人病症,也没有看法,”他淡淡地发话。

    王太医不满意地哼一声,“你觉得我们说得不对,可以指出来,一味的敝帚自珍,你觉得这么做合适吗?”

    话是没错,但是你以为我想啊?张大师只当听不到了。

    有意无意之间,他扫一眼那年轻的司修。

    或许……还真的只有针灸,才能治疗此人的病症吧?

    (更新到,召唤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