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寻情仙使 > 第四百七十六章 莫名的敌视
    对李宅而言,李永生可是常客了,没谁不认识这个给自家老爷治病的修生,事实上,就算吴小女来了,李家人也得客客气气地接待——因为她被关押,李清明亲自打到了御林军统领门上。

    门房非常热情,李清明的二儿子正好在家,主动迎了出来,还热情地要留饭。

    李永生说不用了,我就是找李部长商量点事儿,他不在,那我回头再来。

    李二公子很抱歉地表示,我是真不知道父亲的行踪,家里也没谁知道——现在是非常时刻,你应该也清楚,不过只要能联系上父亲,我们一定会通知到他。

    他甚至热情地跟王志云打个招呼,这不是王军役使吗?有什么事,可以先跟我说一下不?

    李二公子也在军中办事,目前是中阶司修,不过人家有那么个老爸,肯过问一下王军役使的事儿,那都是很给面子了。

    现在就算打死王志云,他都不敢再随便说话了,已经被李永生嘲笑了两次,他实在不想再接受第三次了。

    所以他笑着表示,这是永生个人有点想法,要跟李部长谈一谈,我就是跟着过来看看。

    李二公子的智商也不欠费,一看就知道,这是王志文撺掇李永生找上门的,于是稍微保持了一点距离,客套几句之后,将人送出门口。

    见他俩离开,他回到屋子里,想一想之后,联系了一下小九,如此这般地说一遍。

    小九一直跟着李清明的,听说这两人上门,一时也有点纳闷,“王志文怎么可能认识李永生,而且还专门找上门来?”

    下一刻,他反应了过来,“我去,李永生好像是博灵人,博本院的……我知道了,肯定是博灵军役房要马的事,回头我跟老头子说吧。”

    离开李清明家,李永生和王志云都有点意兴索然,两人出了戒备区,见到汤师姑正呆在不远处焦急地左顾右盼。

    她是法院的中阶司修,但是这里的戒备级别太高,不是她能进的,李永生也是有王军役使作保,又有御林军识得这厮,才勉强够资格进去。

    见到两人出来,她着急地迎上前,“永生,这个……事情办得怎么样?”

    “行了汤师姑,你不用跟我客气,”李永生笑着回答,“现在你可以说一说了,你那病人是怎么回事?”

    “这个人,是……”汤师姑犹豫一下,看一眼王志云,期期艾艾地回答,“是我们副院长的一个亲戚,这个副院长以前帮过我。”

    王军役使沉吟一下发话,“我们的事儿,也不急在一时,一起去看看好了……要我帮着找两个军医吗?我跟柳大师也有点交情。”

    柳大师就是“南杨北柳”里的北柳,刘师姑的师傅,在顺天府里,唯一能跟阴九天并肩的医师。

    “谢谢王军役使,还是永生先去看看吧,”汤师姑发话了,“据阴大师说,是需要比较好的针法,柳大师的手段比较极端,我……我不能把人治坏了。”

    南杨北柳就是这点不好,爱用虎狼之药,倒是比较拿手治疑难杂症,但是同在顺天府,御医是阴九天,而不是柳云鹏。

    汤师姑推不过人情,但是很显然,她可以治不好人,却不能把人治坏了。

    从这一点上来讲,针灸的安全性,要高于汤药,汤药不对症,能把人治坏,而针灸就很少发生类似的情况——最多是治不好。

    王志云也知道这说法,不过他的心里,依旧不能把李永生和神医划上等号——这个年轻人已经相当地不凡,甚至用妖孽来形容也不夸张。

    他还有时间钻研医术,并且超越柳云鹏?真的令人不敢想像。

    所以,他很有兴趣见识一下,“我跟着你们去看一看,不碍事吧?”

    当然碍事了,汤师姑心里暗暗嘀咕一句,但是她也知道,这两位要办的是军国大事,暂时办不了,但是说不准什么时候就具备条件了,她可不敢影响了人家。

    所以她也只能带着两人,前往病患处。

    有意思的是,这病患并不是在顺天府居住,而是在城北的一处山坡,那里有一个极大的庄园,据说是副院长夫人的陪嫁。

    法院的副院长姓叶,是并州郡的大家族,他在城里有自己的住所,这城外的庄园,主要是供叶家子弟居住——这些年下来,有不少叶家子弟从并州来京城发展。

    门房认识汤师姑,不过态度也很一般,叶院长手下的中阶司修海了去啦,若不是她说带了大夫来,门房未必肯放李永生进来。

    庄园极大,怕不有两百亩,有专门的人负责带路,那是一个中年人,仅仅是中阶制修,但是言谈举止很有章法,从他身上就看得出来,叶家具备大家族的底蕴。

    走了百余丈,穿行了好几个院落,中年人在一座小楼前停了下来,“三位止步,接下来有别人接手,我要告辞了。”

    这简直就是李永生去治疗宁致远的翻版。

    中年人离开之后,一名三十多岁的初阶司修走了过来,冲着汤师姑点一下头,言谈很是随意,“汤室长,这就是你带来的人?”

    “见过大少,”汤师姑抬手一拱,正色回答,“是中土国第一针灸高手。”

    怪不得此人不把汤师姑放在眼里,原来是个二代。

    “第一针灸高手?”叶家大少侧头看一眼王志云,不屑地笑一笑,“修为尚可,不过……是不是有点狂妄了,真的敢说自己是第一吗?”

    王军役使无奈地翻一翻眼皮,“大少你看清楚了,我是军人!”

    “军医吗?那更扯淡了,”大少不屑地一摆手,“算了,既然来了,给你个机会开开眼,多看少说……懂吗?”

    “大少!”汤师姑低低地喊一声,声音里带着点气愤,“那是王军役使……我的朋友是这个!”

    她不能不生气,你是叶院长的儿子,对人无礼惯了,我可不想招惹一个郡军役使!

    “王军役使?”叶家大少看一眼王志云,微微点一下头,算是道歉了,然后又看向李永生,眉头顿时一皱,“这么年轻?”

    李永生很无语地看一眼汤师姑:你这给我介绍的什么病人?

    汤师姑递给他一个歉意的眼神,然后正色发话,“大少,我请郎中之事,叶院长是知情的,若是你觉得他年轻,那麻烦你跟叶院长说一声,我来过了……可以吗?”

    “我不让你们进了吗?”叶家大少脸一沉,很不高兴地看着她,“这人就是年轻嘛,我说得有错?”

    汤师姑撇一撇嘴,忍气吞声地回答,“大少说得没错,不过我也说了,他虽然年轻,却是中土国针灸的第一高手。”

    “荒谬!”大少狠狠地瞪她一眼,“医师是经验型职业,你懂不懂?”

    汤师姑才待解释,他又是一摆手,大喇喇地发话,“跟你们女人家,我就没话,反正记住了,进去以后多看少说,明白了吗?”

    大少带着他们进了小楼,然后拾阶而上,直接到达了三楼。

    通往三楼的楼梯口,有两名高阶司修把守,问了大少两句之后,抬手放行,然后又走过来一名初阶化修,低声发话,“尽量少出声。”

    上了三楼之后,是一个宽敞的大厅,一边是走廊,通向几个房间,一边是对开的大门,看得出来,门后是一个阳台。

    李永生三人站在大厅的一角,他轻声发问,“汤师姑,刚才那化修是叶院长?”

    汤师姑摇摇头,脸色也相当凝重,“不是叶院长。”

    “我看也不像,跟大少长得不像,”李永生轻笑一声。

    “永生,我知道委屈你了,给师姑一个面子,”汤师姑嘴巴微微翕动着,轻声发话,“我去,我也没想到这么大的阵仗。”

    阵仗真的不小,维护秩序的都是初阶化修。

    就在这时,旁边有人出声了,是一个中年帅哥,刚进级的高阶司修,他冲汤师姑微微一笑,“小汤也来了?呦,这是请了军医来?”

    汤师姑嘴角抽动一下,微微点头,“梁庭长好。”

    她就算对李永生再有信心,这个时候也不敢再强调了,无他,李永生的年纪,实在让别人生不出什么看重的心思——医师真的是经验型职业。

    叶大少微微一笑,“梁庭长看错了,汤室长请来的是那名年轻人,是中土国第一高手呢。”

    在场的人都不敢大声说话,只敢低声交流,他的声音稍微大一点,整个大厅的人就都听到了。

    其他人的眼光,刷地就看了过来,要看看谁敢自称第一高手。

    以李永生的胆识,都被看得有点不舒服……尼玛,这都是啥眼神啊?

    汤师姑却是被激怒了,虽然对方是叶院长的大儿子,她也忍不住低声反呛,“大少请自重,我只不过是说,他是中土国第一针灸高手,没有说他医术第一。”

    “好了,我不过就是少说两个字,”叶大少不以为意地发话,“反正都一样……他不可能是第一!比我请来的高手,他差多了。”

    这时,旁边有人冷笑一声,“针灸第一高手?呵呵,会七曜天衍针法,还是会九凤齐鸣?这样的年纪,会天罡地煞针吗?”

    (下旬了,谁看出新的月票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