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寻情仙使 > 第四百七十五章 出尔反尔
    汤师姑本来是满腔的不爽,猛地听说,这冒雨赶来的居然是一郡的军役使,顿时没话了。

    她是在法院做事的,算是三院六部中人,要知道这是中枢机构,可不是下面的三司六房,位置不同,京官的身份也要高于同级的地方官。

    然而地方有些机构,是京官也不能随便招惹的,尤其涉及到军队这种机器。

    王志云不但是高阶司修,还是郡军役使,汤师姑这小小的中阶司修,就真的不够看了。

    所以她只能默默地后退两步。

    王志云没兴趣计较她的冒犯——他也不敢计较,这位可是来找李永生的,谁知道人家是什么关系?

    他冲着李永生苦笑,“这次还真得你帮忙了。”

    “你这郡军役使,当得太容易了吧?”李永生没好气地翻个白眼,“拿了俸禄,你得做事……一个劲儿找我这小修生做什么?”

    “你当我没做事?”王军役使苦恼地一摊手,“我这几天一直都在忙这个事,实在是没效果啊,所以只能来找你了。”

    李永生斜睥他一眼,“你做了些什么呢?”

    “我都找到李部长的头上了,”王志云回答,“我还找人求坤帅了……没人给我做主。”

    “你找的人级别太高了,”李永生很无奈地看着他,你这堂堂的郡军役使,做事怎么这么不靠谱呢?“关键是,你得找军需司的人啊。”

    “军需司的司长不答应啊,”王志云苦恼地回答,“那厮说军需司对军马发放,早有安排,我若想改动,得李部长亲自下令,他是不敢做主。”

    李永生眨巴了一下眼睛,“你没说,是你要下来的这批军马?”

    “我说了啊,要了一万匹,给博灵郡拨五千匹,”王军役使是要多无奈有多无奈了,“御马监都出马情告知了……建议优先补充博灵郡。”

    这种私下的约定,肯定不可能出现在公文里,御马监多拨付一万匹战马出来,最多也就是出个建议性的告知:我们认为博灵郡的军马太少了。

    可是从管理的角度上讲,军需司没必要听御马监的,马匹是我们花真金白银买来的,该怎么用,我们比你们更清楚——要说起来,你们还欠我们很多马呢。

    对王志云而言,五千匹军马里,有两千匹是意外之喜,军需司就算只给三千匹,他也认了——毕竟军需司做的计划里,就是博灵郡补充三千匹战马。

    但是只给博灵郡一千匹战马,这就是他不能忍的了。

    要是没有搭上李永生的线儿,一千匹战马,也能暂时缓解他的当务之急,可是已经搭上线儿了,还硬生生要了一万匹战马出来,奥斯卡更是明言该给他五千匹。

    这时候再给他一千匹,那就是明显的欺负人了。

    说到这里,他气愤不已,“我都提前跟黄永超打过招呼了,说我要了一万匹战马出来,他得给我拨五千匹,这厮硬是不认账了。”

    黄永超就是军需司的司长,理论上讲,跟王志云是平级,不过军需司的权力极大,下面的军役房都要看他们的脸色。

    李永生沉吟一下,“他跟你有个人恩怨?”

    “没有啊,”王军役使很无奈地回答,“他说了,再要两万匹,他给我凑够三千匹……这尼玛,真当御马监是我家开的?”

    就算御马监是他家开的,遇到这种出尔反尔的家伙,他也不会再去帮着争取了。

    李永生沉吟一下,“那你希望我怎么做?”

    “这个……你能不能,能不能,能不能,”王志云能不能了半天,终于开口,“能不能跟李部长说一声,其实博灵郡位置极为关键,莫说是三千匹战马,一万匹战马都不多。”

    博灵郡的骑兵旅,其实是中土国腹地的常备军,用来剿灭盗匪、平息宗族冲突什么的,真要发生战事,这么大的博灵郡,一个骑兵旅根本不够用。

    中土国自打卫国战争结束之后,蓬勃发展秩序井然,所以武备上有点松懈,骑兵旅战马都被卖掉,也没什么人知晓。

    但是荆王一旦起事,博灵郡卡着三湘的北上要道,一个骑兵旅真的不够打。

    王志云认为,军需司的计划做得就有问题,若是能改了计划,不但对将来有好处,现在争取战马,也要容易很多。

    从流程上讲,这是必要的一环,否则就算李永生救过李清明,了不得也只能要三千匹战马。

    李永生似笑非笑地看着他,“这话……你跟李部长说过没有?”

    “说过,”王志云颓然点点头,“不过李部长说,战马主要会用于边陲,战略重心不会变。”

    边陲当然就是西北了,东北虽然也是边陲,但是不具备骑兵大军团作战的条件,有十来八万匹战马,就基本够用了。

    王军役使心里也清楚,西北的新月国是大仇,而且那里甚至容得下数十万匹战马的大作战,也具备骑兵长途奔袭的条件。

    跟这两处相比,博灵郡也不太好多争取战马。

    “话多,”李永生淡淡地吐出两个字。

    “唉,确实是话多,”王志云又叹口气,“我这是又做错了,对吧?”

    “你都求过李清明一遍了,让我怎么再开口?”李永生的眉头皱在了一起,“我说王军役使,你做事不要总这么漏气好不好?”

    “我这不也是想着……尽量别麻烦你吗?”王军役使叫了起来,他承认对方说得有理,但他还真是有点不服气。

    他甚至很委屈地表示,“李清明眼里只有外敌,国内的形势就很乐观吗?”

    “我不跟你说这个了,”李永生不想做无意义的辩论,“你确定我去跟李清明说一下,他就会改变战略重心?”

    这根本是不可能的,哪一个国家的军役部长,也不会这么逗逼。

    王志云当然也知道这一点,他犹豫一下,期期艾艾地回答,“不试一下,怎么知道不行呢?实在不行,要出来三千匹战马,他总不能一而再地拒绝吧?”

    李永生看他一眼,饶有兴致地发问,“你确定李清明说给三千匹,军需司就能拨出三千匹?其他的资深郡军役使,能量一定比你差?”

    王志云愣在了那里,细密的雨丝,打湿了他的肩头,他甚至没有发现。

    他其实很清楚,很多郡军役使,资格比李清明还老——在这个风雨飘摇的时期,安抚这些老军役使,也是李部长的一项任务。

    良久,他才长出一口气,“那该怎么办呢?”

    “找李清明,你纯粹是找错人了,”李永生呲牙一笑。

    不过下一刻,他的眉头皱一皱,迟疑一下发话,“算了,还是先见一下李部长吧。”

    看着他起身,走向不远处的马车,汤师姑着急了,“李永生,我还找你有事呢。”

    李永生停下脚来,回头看一眼,“汤师姑,是您自家的事儿吗?”

    汤师姑犹豫一下,网红脸上一阵纠结,最后还是摇摇头,“不过,是对我很重要的人。”

    “那抱歉,您只能稍等了,”李永生正色回答,“我们要办的事情,关系到很多人。”

    汤师姑刚才在旁边,也听出个大概来,知道两人商谈的是军国大事,闻言也只能长叹一声,“哎……”

    李永生和王志云来到军役部,却发现李清明不在这里,至于他去哪儿了,军役部的人拒绝透露,李部长这种级别的官员,行程哪里是那么容易打听的?

    尤其在眼下这种时候。

    事实上,军役部的人对李永生非常警惕,眼神也非常不友好,可以确定,若不是有王军役使在场,没准他都会被强行留下来。

    李永生无视了这些目光,直接对王志云发话,“走,跟我去李部长家。”

    王志云的脸上,显出为难之色,“可是……李部长很反感在家里忙公务。”

    那厮哪里会反感?只是你的级别不够!李永生淡淡地看他一眼,“不想跟我谈,他也得给个说法才行。”

    说完之后,他转身离开了,王志云愣了一愣,赶忙追了上去,身后留下一圈愕然的目光。

    过了一阵,才有人冷哼一声,“这厮是谁啊,敢这么说李部长,疯了吧?”

    “没准是谁家子弟,”有人有气无力地发话,“王志云又不傻,总不至于带来不着调的人。”

    别看是小小顺天府,藏龙卧虎之辈太多了,哪怕是军役部这种军方重地,也有人敢撒野——其中肯定有白痴之类,但也真的有家世惊人的豪门子弟。

    就在这时,一个初阶化修路过此地,他原本没在意这些同僚,但是“王志云”三个字传到他耳朵里,他忍不住停下脚步,“王志云带什么人来了?”

    “原来是黄大司,”周围的军人笑着打个招呼,军需司是军役部一等一的大司,黄永超负责军需司,算是极为重要的实权人物。

    所以大家很热情地说了一下刚才的事情。

    黄司长听完之后,眉头微微皱一皱,若有所思地低声嘀咕一句,“这小子……又在玩什么花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