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寻情仙使 > 第四百七十一章 推人及己
    自行车有自行车的好处,但也有赶不上战马的地方。Δ81中Ω 网

    在博灵和三湘这种水网纵横的地方,战马的作用,要受到一些限制。

    倒是自行车遇到水网,比较有优势,扛起来就能走。

    在西北和东北,才是战马驰骋的主战场,那里水网不多。

    但是同时,博灵和三湘还有不少山地水网纵横的地方是平原,山地上,自行车毫无用武之地,这些地方只能指望战马。

    李永生想一想,然后出声问,“博灵需要自行车吗?”

    “军需司肯给,咱们就肯要,”王志云很无耻地回答,然后又加一个注解,“自行车虽然好侍弄,但是在战阵上的冲击力,却不如战马,先要战马为好,短期内就能提升战斗力。”

    李永生是彻底地无语了,“好,先弄战马,我给宁致远写个条子,你着人去找他……先说好了,他不我面子的话,你的气运室,就算我白借了。”

    “怎么可能呢?”王志云干笑一声,“你可救过宁御马的命呢,他手里那么多马,一万匹算多大点事?”

    “事情不大,那你去要啊,”李永生没好气地瞪他一眼,“我跟宁致远的关系,根本不像你想的那么简单!”

    “我懂,”王志云笑着点点头,心里却是在嘀咕,不管关系简单不简单,你起码能跟宁致远有瓜葛,我想攀上那个门路,都不可能呢。

    李永生看他不折腾了,终于将心思全部放在这件事上了,想了一想之后他问,“负责战马放的,是御马监的哪一位?”

    “是一个叫奥斯卡的小太监,”王志云马上就回答了出来,可见他琢磨此事,真的是用心了。

    不过紧接着,他又表示,“那个人不好接触,我听说他,还送过他两个相公,可是……”

    有些隐秘的话能说,但是某些越底线的话,能不说还是不要说了。

    太监也?李永生笑一笑,然后又问,“他不是整日里做天使,出行的吗?怎么会负责这一块呢?”

    这李永生真厉害啊!王志云就算再不服气,这一刻,也不得不感叹此人的强大,随便说出个人名,人家张嘴就能说出个一二三来,他得到这些消息,都下了不小的功夫,

    他笑着回答,“奥公公全国四处跑,除了做宣旨的天使,还有一个任务,就是了解各地马场,并且对马匹分配,提出合理化建议。”

    这倒也是,御马监往外放马,各地情况也要掌握一些。

    这些数据,他们能从军需司、朝安局等相关机构得到一些,但是很显然,自己调查的话,能在马匹的放上,拥有更多的话语权这不但是对天家负责,也关系到自身的利益。

    但是偏偏的,御马监都是一帮太监,无事不能随便出京,所以经常出京的天使奥斯卡,在这一点上,就很有言权。

    “这样的话,就好办了,”李永生若有所思地点点头,“我跟此人也见过几次面,行事确实……独特,我再给他写个条子好了。”

    慢着,我怎么感觉,哪里有什么不对呢?

    王志云闻言先是一喜,紧接着就怔了一下,然后,他期期艾艾地话,“既然此人不好打交道,是不是……是不是您亲自去一趟,比较好一点?”

    我知道哪里不对了!李永生终于反应了过来。

    他给宁致远写条子,应该是没问题,宁御马虽然是天家的红人,但是要操心的事儿太多,自己专门去一趟,人家都未必能抽出时间来相见。

    大家都很忙,写个条子沟通一下,这无所谓,也不存在不恭敬的问题,更别说他还是宁致远的救命恩人,宁御马应当不会介意这点小事。

    但是奥斯卡可不同了,此人是下面负责办事的,他若只写个条子,没准那厮会心生不满,这就是传言中的“阎王好见,小鬼难缠”。

    而且,奥公公真的是心里做章的主儿,行事也极为阴毒,想一想黄昊是怎么被这厮收拾掉的,就可以知道,此人心怀不满的话,会生出多少事来。

    可以这么说,李永生若不是亲自去见奥斯卡,写这条子,倒还不如不写。

    可是不打通奥斯卡的关节,直接走宁致远的门路,又有点目中无人,而且宁御马就算答应了,也要将事情安排下去,倒不如由下面报上来,宁公公批一下,就算完事。

    想到这里,李永生忍不住自嘲地笑一笑,“刚才还觉得别人不够尊重我,现在自己也犯这毛病,严以律己这话,说起来容易,做起来还真不容易。”

    王志云见他从善如流,并且能公然坦承错误,心里忍不住一惊,我去,这家伙的未来……还真的不得了啊。

    他在京城的军役部厮混多年,见识过太多年轻俊杰了,才华横溢的年轻人,大多都是桀骜不驯,有个好出身的话,眼皮就抬到天上去了。

    能低调隐忍的年轻人并不多,毕竟那里是军役部,强调脾气和血性。

    而像李永生这样的年轻人,嚣张的时候敢公然骂郡军役使,这不算少见,可是同时,意识到自己的错误,能马上坦然承认并自责,这样的年轻人……一个都没有!

    如此年纪轻轻,修为高、人脉广,这已经相当难得了,更难得的是,能勇于正视自己的错误!假以时日,这样的年轻人,必然会成为中土国的栋梁。

    只是一瞬间,王军役使对此人的印象大变,不变也不行啊,这么可怕的家伙,还是少惹为妙。

    所以他笑着话,“我也就是这么个建议,是为了稳妥起见,冒昧了。”

    “你还真是冒昧了!”李永生没好气地瞪他一眼,“你要是不去招惹奥斯卡,我还可以当作不知情,直接忽略他也无妨,你偏偏招惹了他……我这还必须得跟你去一趟顺天府了!”

    “是是,是我冒昧了,”堂堂的郡军役使大人,也只有赔着笑脸点头的份儿,没办法,人家说得确实有道理现在想绕过奥斯卡,都不合适了。

    李永生见他一个劲儿地赔笑,也真的是生不起气来,于是点点头,“算了,等我忙完博本院的事儿,跟你走一趟京城。”

    “可是……”王志云犹豫一下,还是硬着头皮话,“可是现在,实在是耽误不得了,去京里活动,要花时间,等马匹调拨,还是要花时间,最关键的是,骑兵成军依旧要花时间,谁知道,荆王能给咱们多长时间呢?”

    “永生,你还是尽快走一趟,”秦天祝见状,也出声相劝,“本修院你有什么事,尽管交待给我好了。”

    “博本院的事,我军役房也愿意出力,”王军役使马上表态了,“你若是担心小肖和小胡,那我拍胸脯保证,他们今年若是不能结业,我军役房负责赔偿黄金百两!”

    李永生淡淡地看他一眼,“你军役房还是先出个章程,不得随意征用在读本修生服兵役。”

    这尼玛也是连鹰干的好事!王军役使忍不住脸一红,但是他还要坚持底线,“这个章程不能随便出,出了就成规矩了,别的郡也没有这样的章程,咱真不能开这个头。”

    李永生没好气地哼一声,“别的郡也没有在和平时期,强行征召本修生服兵役的例子!”

    “所以……连鹰完蛋了,”王志云犹豫一下,还是决定硬着头皮坚持原则。

    因为他已经判断出来了,李永生此人虽然很难说话,但是善于自省的人,本质上都是做事比较客观,通常也愿意讲道理,“这样,这次麻烦你帮忙,我给你们修院出任务书,行吗?”

    “咦,那不如出两个人的任务书,”秦天祝眼睛一亮,“永生,反正你也不差多带一个人。”

    李永生没好气地瞪他一眼,“这一路可不会太平,你老老实实地在博灵郡呆着。”

    “小秦想去,那也没问题,”王军役使大包大揽,“无非是任务书上多写一个人,至于说路上的安全,咱们肯定坐飞舟去……交给我了。”

    “咦?”李永生忍不住看他一眼,心说这新来的军役使,跟连鹰简直是两个极端啊,不但放得下架子,还殚精竭虑地在做事。

    纵然对军役房诸多诟病,他也不得不承认,王志云此人确实是个办事的,所以他也不再计较,“跟我同行的,还有两位道友,也可以上飞舟吗?”

    王军役使顿时想到了门外,还有两个道姑坐在台阶上喝酒,他犹豫一下点点头,很干脆地回答,“没问题。”

    “这人做事还算靠谱啊,”就在此刻,门外传来一个声音,“比李清明那货讲究多了。”

    说话的不是别人,正是张木子,她可是亲眼见到李清明拆李永生的围墙的。

    王志云闻言,又吓了一大跳,合着门外坐在地上的道姑,也见过李部长?

    他干笑一声,硬着头皮话,“不过,您二位若是能换便装,就更好了。”

    “没必要,”这次是杜晶晶话了,“登记了敕牌就行,好像谁没坐过飞舟似的。”(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