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寻情仙使 > 第四百七十章 顺水人情
    其实从根本上讲,王志云虽然对李永生已经很恭敬了,但是他的态度,并不是诚惶诚恐,面对一个能解决问题的人,他应该有更充足的准备才对。

    换句话说,李永生能起到宁致远的作用,但是王军役使对上宁致远,要付出的就太多了,人家还未必会搭理他李永生肯搭理他,已经是看在博灵郡父老的面子上了。

    王志云想到这里,叹一口气,“好吧,你打算要多少活动经费,先拿百两黄金,够吗?”

    其实这话里,还是带着刺你不就是想要钱吗?

    可李永生在意的,还真不是金钱,他是心气儿不顺,于是冷笑一声,“我真的不差钱!我给你百两黄金,你别再来烦我了,行吗?”

    “永生,”胡涟望看不过眼了,“你这是啥话呢?咱都是博灵人,我以老大的名义跟你说……能帮,你就帮一下。”

    李永生很无语地看他一眼,年轻人就是好忽悠啊。

    不过既然老大话了,他就要卖这个面子,于是没好气地看一眼王志云,“便宜你了!”

    “既然我老大说话,我就提一个条件……胡老大和肖老二,马上要冲阶制修了,通过的可能性不大,你有什么办法没有?”

    “这个……”王志云想一想,试探着话,“军役房倒是有几个气运室,多待几天,晋阶制修没有问题,这个可以吗?”

    郡军役房掌管一郡的军人,当然要有气运室,帮助筑基制修的气运室,是最多的没有筑基的军人,战斗力要差很多。

    然而,可以肯定的是,这气运室虽然多,但是管理绝对严格,军器私用,那是掉脑袋的罪名,社会上那么多私家小气运室,使用起来,比这里安全得多。

    借用小气运室要花不少钱,但是借用军方气运室,那真不是花钱能摆平的,有点能力的,宁愿花钱在外面筑基,也不会去找军方气运室为这点钱搭进去天大的人情,不值得。

    可是对军方来说,这种人情,有时候又是很廉价的,郡军役使徇私放几个人进气运室,那算多大事?

    厨子做了一道不错的菜,我吃得很舒服,让你儿子进气运室筑一下基,嗯。

    注意出去别乱说,这就行了。

    王志云也觉得,李永生提的条件太简单了对他来说,这就不是个事儿啊。

    所以他才小心翼翼地问,生恐猜错了对方的意思。

    在外面借用气运室,帮两个非制修筑基,也不过千把块银元,十来两黄金的事。

    而他可是打算拿出百两黄金,让对方在京城公关这还是前期费用。

    这李永生,总不可能傻到这种程度吧?

    可是李永生微微一笑,“不用筑基,我的同窗,肯定是要在博本院筑基的,就借用你的气运室,冲刷一下气运,保证筑基,有问题吗?”

    “啊?”王志云愕然地张大了嘴巴,好半天之后,才如梦方醒地点点头,“当然没有问题,那个……我还需要做点什么?”

    军队上的筑基,其实远没有本修院苛刻,有关系的话,在气运室待上十来天,猪都能筑基,社会上的小气运室也是如此,钱给够了,气运随便刷。

    所以本修院出来的制修,含金量才是最高的好吧,或者不该叫含金量,应该叫潜力值。

    王军役使当然知道,这点条件,简直跟没有条件差不了多少都不需要筑基!

    “这就够了!”李永生淡淡地看他一眼,很不屑地一笑,“我要的只是尊重,再说一遍……我不差钱。”

    “好吧,”王军役使在这一刻,也不得不服软了,人家不但人脉广博,而且有钱任性,他还能说什么呢?

    果然是可以媲美老帅之子一般的存在啊,他心里暗暗感叹,“战马的事,就拜托阁下了。”

    “我不敢打包票,”李永生淡淡地话,“顺天府我有点关系,但是你的问题,卡在哪里了,我并不知情,现在你说一说吧。”

    “好的,”王志云大喜过望,终于可以谈实质性的问题了,下意识地,他扫一眼四周,想将无关人等请出去……

    不过下一刻,他就反应了过来,恐怕某些无关人等在场,他的话,才能更有市场,

    于是他轻咳一声,“这个事跟连鹰的案子,是相互关联的,部里的意思是,先追出连鹰私卖战马的银钱,然后将钱补充到军需司,再由军需司调拨战马……”

    战马从连鹰手上消失,肯定得有个去向,撇开一些特殊去向不提,大部分的战马,肯定还是私下里卖掉了,然后再巧立名目报损失,账就做平了。

    “不过这存在一个问题,连鹰的案子,不止是涉及军方,也涉及了民事方面,法院那边还要过问,追出来的钱该如何处理,这也是个问题,想必你也知道,法院的人做事,是非常拖拉的,而且未必会倾向于军方……”

    “好了好了,”李永生不耐烦地打断他,然后很不客气地话,“废话少说,说重点。”

    他不想听这狗屁倒灶的事情,主要是他看军役房的人不顺眼,所以就没什么兴趣这厮絮叨,如若不然,他还真可以通过此事,多了解一下这个位面的世情。

    王志云的嘴角又抽动一下,这种口气他很熟悉,很多时候,他对自己的下属就是这个态度,想不到今天自己也体会了一下。

    以后要对下属客气点,这口气真的让人不舒服!他暗暗告诫自己,同时马上改变解释的方式,“好吧,重点在于……李清明部长已经答允了为博灵军役房添置三千匹战马,但是军需司钱不多,博灵这边又算坑了军需司,他们心里有气,所以优先给别的郡拨付马匹。”

    李永生的眉头一皱,“你是让我去找李清明吗?”

    “找李部长当然好了,”王军役使忙不迭地点头,他知道李永生跟李清明走得也算近,“不过李部长手头也吃紧,我的意思是,最好能在御马监想一想办法。”

    现在中土国一片混乱,军役部目前还在清洗坎帅和兑帅的势力,十二亲王也不稳了,外面又有新月国和伊万国搞风搞雨。

    这种情况下,李清明这个军役部长的位子,坐得实在头疼,他需要大把的钱来做事,来稳定局面,而他并不能得到太多的钱。

    更别说,军役部从来都是钱不够花,以前的欠账还不少呢。

    所以,他虽然同意拨付三千匹战马给博灵这里可能成为抵御荆王的前线,但那也只是同意而已,同时军需司也缺钱,而且他们对私卖战马的博灵军役房,印象是非常差的。

    王志云对于李清明的心态,把握得比较准,巧妇难为无米之炊,李部长就算答应优先供应博灵郡,军需司的人也会歪嘴凭啥先给那个破地方?

    当然,李清明若是一意孤行,军需司不能挡,可是李部长凭啥要一意孤行?没钱是客观存在的事实,做为部长,没钱了还这么吊,真当军役部是你自己家的?

    说白了,军方的各种势力太复杂了,虽然两个老帅下狱了,还有三个老帅活着呢,那俩老帅的手尾也没收拾干净,李清明不过刚刚履新,又遇到这种关键时候,哪敢随便颐指气使?

    王军役使提的建议还是不错的,军役部这边太乱了关键是没钱闹的,还不如直接从御马监下手,更方便一点。

    不过说这话的时候,他心里也忍不住感叹:怪不得这小小的研修生,会如此嚣张,这厮是既能跟李部长说上话,也能跟宁御马打招呼啊。

    被这样的人接连训斥,倒也……劳资忍了!

    “早这样多好?说话说重点嘛,”李永生看他一眼,想一想之后又话,“为何要找御马监?想拖延费用的话,我也不好开口。”

    军需司的钱紧张,给御马监付款肯定就不利索,可御马监是天家产业,虽然主要目的是控制战略资源,但是天家的钱,哪里是那么好欠的?

    “钱只是一方面,”王志云很无奈地回答,“关键是现在御马监放战马放得很少,能多放出一万匹战马,咱博灵郡要上三千匹,军需司肯定要给这个面子。”

    “御马监放战马放得很少?”李永生的眉头一皱,都这种时候了,宁致远搞什么鬼?

    “还不是陈布达闹的?”王志云有气无力地回答一句,今天晚上,他真的说了太多不该说的话,现在直呼前部长的名字,也是小儿科了。

    “陈布达跟宁致远叫劲儿,结果宁御马这边……出了马瘟。”

    李永生无语凝噎,好半天之后才叹口气,“这货也真是能玩火啊。”

    有意思的是,王志云居然听出来,“这货”是指的宁致远,而不是陈布达或者别的什么人,他苦笑着话,“宁御马目前在主推自行车,据说那个东西,比战马好伺候。”

    李永生撇一撇嘴,我倒是忘了,自行车已经被宁致远抓在了手里,虽然是通过御用监管理下的军械局制造的,但是这个项目,却是归御马监管的。

    (马上下旬了,谁又看出新的月票了吗?)(未完待续。)8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