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寻情仙使 > 第四百六十七章 礼下于人
    肖仙侯闻言,狠狠瞪了秦天祝一眼,“我俩又不像你家这么土豪!”

    “是啊,”胡涟望也跟着点点头,“五六百块银元……我不如再等一年,明年结业好了。”

    秦天祝没好气地回答,“你俩可以合用一个啊,肯定会有优惠的。”

    “砍一半也用不起,”肖仙侯很干脆地摇头,“就算只花两百银元,能提前一年结业……这一年时间,我连二十块银元都赚不到好不好?”

    “再加上少了一年修院的费用,了不得五十块银元,”胡涟望跟着发话,“花两百,能省五十,这账怎么算也不合理。”

    “我跟你们就没话!”秦天祝气呼呼地回答,他去年可是花了一大笔钱的,哪怕是为了自己的面子,他也不能同意这俩的说法。

    所以他很明白地指出,“肖仙侯你肯定听说过,年龄是个宝,凭不可少,在官府里做事,你年轻一岁,不知道会比别人多出多少机会来……这东西是能拿钱买得到的吗?唵?”

    这话有道理,但是这二位齐齐摇摇头没办法,穷啊。

    秦天祝知道,肖仙侯跟李永生关系更好,于是看向他,“你帮永生张罗产业,应该也攒下了点家底,还差多少?我借给你!”

    “那是永生的,回头我还要跟他交账呢,”肖仙侯摇摇头,“再说了,你要是不帮胡老大的话,我一个人还是用不起气运室啊。”

    秦天祝哭笑不得地一摊双手,“拜托,我也没那么多钱,你当我能帮却不帮?”

    正说得热闹,小院大门咯吱吱被人推开了,推门的是两个年轻人,身后还有一名四十岁许的中年人。

    中年人跨进门槛,站在那里笑着一拱手,“冒昧前来,打扰了,请问李永生在吗……咦?”

    看到两名年轻道姑坐在台阶上喝酒,他忍不住揉一揉眼睛:尼玛,这是啥意思?

    李永生见状,站起身走出正厅,站在房檐下发话,“我就是,请问你是?”

    “这个……”中年人看一看对方身后的三个年轻人,又看一看那俩道姑,有点为难地表示,“我是郡军役房才到的王志云,敢问李朋友,可否借一步说话?”

    高阶司修……还是刚到的!李永生心里盘算一下,沉声发问,“可是郡军役使当面?”

    一个年轻人向前迈一步,傲然发话,“王大人是军役正使!”

    李永生淡淡地看他一眼:规矩呢?我们两个司修说话,轮得到你一个制修插嘴?

    再想一想让自己吃过苦头的连鹰,他心里越发地不满了,于是面无表情地回答,“借一步说话不必了,军役使大人信不过我的朋友的话,就请回。”

    “小齐,你怎么说话呢?”王志云冷哼一声,怒视着身边的年轻人,“自己掌嘴二十下,回去领二十军棍,禁闭三天。”

    “可是……”小齐闻言,顿时愕然了,“您和副使,都是刚到的!”

    他也知道,军役使今天来看望的年轻人,是了不得的人物,连鹰的倒台,更是跟此人有关,不过看到李永生年轻的面孔,他本能地生出一些嫉妒。

    而且,他并不认为自己做错了什么,连鹰被带走之后,没过多久,博本郡的军役副使也因为失察的缘故,被军役部找个理由,调回京城养老了。

    博灵军役房的正使和副使,都是新来不久的,他强调一下王大人是正使,这就错了吗?

    王志云的脸色,越发地黑了,他冲李永生苦笑一声,“抱歉,这孩子被家长坏了,小李……替我掌嘴!”

    另一个年轻人微微一怔,身子一闪,就来到了小齐的面前,抬手就是一记耳光抽了过去,既脆且响。

    那小齐怔住了,他捂着自己的脸,不可思议地看着小李,“你……你敢打我?”

    “我在执行军令,”小李面无表情地回答,同时左眼微微挤一下:你小子配合一点!

    “啪啪”声连续响起,眨眼之间,小齐就被扇了二十记耳光。

    耳光扇完,他的嘴角淌血,脸更是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肿胀了起来这还是小李手下留情了,没办法,在场这么多司修,玩猫腻也不敢玩大。

    小齐也不敢多嘴了,只是极为隐秘地看李永生一眼,眼中充满了怨毒。

    李永生却没在意这一眼,而是冷着脸看着王志云,“军役使大人在我的住处动手,这是打别人呢,还是打主人呢?”

    握草!王军役使一咬牙,这李永生果然不是好相与的。

    他其实也知道,在对方的地盘惩戒自己人,有对主人不敬的嫌疑,不过他着急冲李永生示好,就忽视了这可有可无的禁忌,然后被对方点出了失礼之处,示好不成,反倒被说成了示威。

    说白了,他还是小看了对面的年轻人,人家虽然年轻,行事却老道无比。

    他只能讪笑一声,“永生,别这样,我跟曲婉儿是同窗。”

    “曲婉儿?”李永生面无表情地干笑一声。

    他虽然治愈了曲胜男,跟曲老的关系也极好,但是他对曲婉儿的印象,可一直不怎么样,那女人身上,二代气息太浓,有意无意间,都是一副不将其他人放在眼里的做派。

    不过,曲老的面子,他还是要买的,于是淡淡地发问,“你是来给曲老带话的?”

    “这个倒不是,”王志云讪笑一声,他能点出曲婉儿,却绝对不敢胡乱打曲胜男的旗号,“我是有事跟阁下相商……那个小齐,是我老友之子,有点骄纵。”

    “我也说嘛,军中什么时候这么没规矩了,”李永生脸上,还是没有什么表情,“跟我商量事情,那就不必了,我只是一个小小的研修生,担当不起厚望。”

    王志云早打听清楚此人的性情了,也知道此人对军方的态度。

    但是当他直面此人的时候,才能感受到这副年轻的外表下,隐藏着怎样的桀骜。

    不过,人家是真的有嚣张的本钱啊,别的不说,四个年轻人在屋里喝酒,而两个年轻貌美的道姑,还是高阶司修,居然坐在门外的台阶上吃饭。

    见过不把道宫放在眼里的,没见过这么糟蹋的。

    张木子和杜晶晶一看军役使的表情,就知道这厮想歪了,不过,想歪就想歪了,这关她俩什么事?她们也没兴趣解释。

    她俩是跟李永生熟惯,才如此不拘小节的好,其实跟道宫中人熟惯,那也是李永生的不凡之处。

    王军役使想歪了,就更加恭敬了,“事关博灵郡黎庶的安危,还望阁下能一听。”

    “呵呵,”李永生笑了起来,“你是军役使,博灵郡黎庶的安危,是归你考虑的,跟我这个研修生无关!”

    “正是因为我在考虑,所以才来找你商量!”王志云很无奈地回答,顿了一顿之后,他又说一句,“我强调一点,这是商量,绝对不是征用。”

    “嘿嘿,”李永生被他最后一句话逗乐了,“你对我也算下功夫了,那进来边吃边说。”

    正厅里碗筷都是现成的,秦天祝想将上首的位置让出去,王志云很干脆地坐到了靠门的下首,“大家不用客气,我这人不讲这个。”

    相比坐在台阶上那两位,我起码是坐在椅子上的。

    既然吃喝了起来,王军役使也不着急谈正事了,而是听这几个小家伙闲聊。

    年轻人聊的话题,无非就是那些,他听了一阵,也开始插嘴,说起自己年轻时候的事情。

    必须指出的是,他这个身份,对其他三人,还是很有威慑的秦天祝算个眼高于顶的了,但是就算他伯父亲自来,也不敢小看一郡的军役使。

    王志云有意跟李永生拉近关系,说话的时候没有丝毫架子,而他说的那些往事,年轻人听了,也是大开眼界,不知不觉中,他就占据了谈话的主导位置。

    往事说着说着,就说到了京城最近的风云这东西,是李永生也爱听的。

    不出意外地,王志云说起了英王,不知道军役使是真糊涂还是假糊涂,说东北不稳,而英王在民间的威望极高,有人甚至呼吁英王前往东北镇边。

    哦,对了,宗正院已经行,英王贤名在外,亲王爵位应该世袭,不削,目前就等内阁审批过关了。

    不过事实上,内阁对此没有太大的发言权,他们可以批驳回三院六部正职的委任,让天家重新换人,但是对内廷十二监司监的委任,他们就只能劝谏了那是奸佞小人啊。

    至于说皇族内部的事情,内阁的话语权就更小了,赵家人内部的事情,只要宗正院同意了,今上点头了,内阁凭什么干涉人家家族内部的事?

    若是像襄王一般,行事太出格,想要世袭亲王,内阁可以不给太皇太妃面子,直斥其非,不同意落印。

    但就算不同意落印,亲王世袭的决定,可以走中旨昭告,不带你内阁玩了,天家直接宣布,只不过这么做,天家形象会受损,内阁也会有被打脸的感觉。

    所以英王的王爵世袭,基本上算是板上钉钉了,既然板上钉钉,英王就算被正名了,镇守东北的呼声,当然是越发地高涨。(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