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寻情仙使 > 第四百六十六章 又到结业季
    李永生回了七幻城之后,其实没有休息的地方。

    理论上,他在研修生宿舍里,有一张床铺,不过非常遗憾的是,他连那个房间都没进去过,至于说同舍还有什么人,更是不知情了。

    此刻他也能回去,但是他并不确定,自己的床上,是不是堆满了杂物,甚至睡了其他(女?)人,倒不如不去了反正从来没去过。

    博本院他还有几间门面房,曾经的中土国第一家广播电台,就开设在那里,后来被投石机砸了,又修好了。

    但是那门面房,本来就是副院长宋嘉远给他的福利,本修院收走了没有,真的不好说,就算没有收走,目前应该也是小鲜肉在操作经营。

    肖仙侯是他窘迫时交的好友,还曾经为他仗义出头,尤其是小鲜肉的家庭,也有点难言之隐,他肯定不会去关注门面房的经营情况。

    确切地来说,他不可能去门面房那里住。

    那么该住到哪里呢?

    博本院周边,是有客栈的,尤其是这一年,又有一家比较上档次的客栈开业了,这种行业,永远不会少了新来的竞争者。

    李永生在一路上已经了解得明白了,跟着车队走到博本院门口的时候,直接停了下来,“好了,我就住这里了,今天晚了,大家也累了,我就不进修院了。”

    谷总谕不能答应,直接喊了出来,“你这么说就见外了,修院里能少了你住的地方?实在不行,你住我家,我一家人住到我妹妹那里。”

    他的妹妹在博本院外面开了一个药房,顺便卖点兵器什么的,也是近水楼台先得月的意思,关键是,谷总谕在博本院,住的是独立小院武修总教谕呢。

    “这个不合适啊,”李永生笑着摇摇头,又瞥一眼身边的两人,“这客栈里也有独立小院,我就住这里吧。”

    正争执间,客栈里冲出一个人来,不是别人,正是秦天祝,他笑着跟李永生打个招呼,“永生才来啊?房间我给你订好了。”

    李永生很无语地看着他,“老秦,我是要住独院的。”

    “就是独院,”秦连成笑着点点头,出言调笑他,“堂堂司修了,怎么能委屈你住客房?”

    “你这家伙,”李永生无奈地摇摇头,“竟然这么跟本司修说话……咦,你也中阶制修了?”

    汽车人也是去年升的研修生,一年时间,居然也晋阶了。

    “只许你勇猛精进,我们只能原地踏步?”秦天祝得意洋洋地反问他一句,然后冲谷随风点点头,“谷总谕,永生就交给我了,您忙去吧。”

    谷随风翻一翻眼皮,“仔细招呼好了,要不然小心我让你挂科!”

    秦天祝也真是有心之人,李永生住进小院才知道,原来这客栈是刚开的,干净整洁,入住的人很多,而小院更是非常抢手,秦天祝早早就订了下来。

    小院不大,正房三间,左右各是两间厢房,院门口还有厨房,足以供一个七八口之家以及几名仆人居住,甚至能自己做饭。

    这种档次,搁到地球上也是五星级酒店豪华商务套的级别了,考虑到私密性的话,甚至可以媲美总统套房。

    张木子和杜晶晶实在不见外,根本都不跟秦天祝打招呼,直接霸占了两间正房,李永生和秦天祝也只能相视一眼,无奈地笑一笑。

    博灵郡也正值梅雨时分,李永生刚安顿下来,外面就淅淅沥沥地下起小雨来,没过多久,又有两人找上门来,却是胡涟望和肖仙侯。

    原来三人早就商量好了,要跟李永生在这里好好聚一聚,用他们的话说就是,永生这家伙一飞冲天,在修院里已经很少能见到人了,既然难得回来一次,还不好好地喝两盅?

    谈笑中,李永生才知道,原来秦天祝也是刚晋阶的中阶制修,据说是秦家倾斜了资源,打算好好地扶持一下。

    他不知道的是,秦天祝受到家族的重视,跟他还有很大关系,秦天祝的大伯可是在十方丛林的,知道李永生不但跟瘸真君有关,更知道他这两年混得风生水起。

    别的不说,北极宫的张木子,一直跟在他身边,而他又交好了同为十方丛林的巴蜀烟霞观,现在在朱雀城,也是一号人物。

    这样的人,能跟秦天祝有交集,不但是他的造化,也是秦家的造化,这层关系必须维系下去。

    想维系关系,秦天祝的修为就必须得跟上去,人都是活在现实里的,双方的修为和地位差距太大的话,就算想珍惜昔日的友情,也不得不正视差距。

    修为和圈子差得太多,坐在一起,甚至连共同话题都没有一直谈昔日的同窗之情吗?

    所以秦天祝就得到了一些家族资源,他本身也是相当杰出的,于是晋阶了中阶制修,一年晋一阶,这个速度也很令人震惊了。

    当然,不能跟李永生相比,正常人就不跟变态比。

    秦天祝此次租住小院,走的也是族里的公账,他现在是有收入的研修生,不过那点钱还不够他自己折腾的,租这样的总统套,压力是很大的。

    他的现状如此,而胡涟望和肖仙侯也是心神不定,他们是担心即将到来的结业测试。

    本修生能三年结业的并不多,外舍生升内舍生和内舍生升上舍生,不会卡住太多的人,但是上舍生一年期满,就要晋阶制修,这卡住了大部分人。

    更多的本修生,是四年完成结业的,就连五年完成结业的本修生,也比三年结业的要多没有六年完成结业的,五年就是极限了。

    胡涟望和肖仙侯都是三年的修生,按说今年压力不用太大,但是能进本修院的,有几个是甘于平庸的?他们也想今年就结业。

    当然,愿望是美好的,但是操作难度真的很大,两人的课业并不占优,胡涟望还好,勉强算得上是中游,而肖仙侯则是下游里面的中游。

    单论武修修为的话,肖仙侯略微强一点,这是他天生底子好,论勤奋他还不如胡涟望。

    两人来了不久,就到了饭点,秦天祝早点好了酒菜,着人送过来。

    大概是受到李永生影响,张木子现在也有点喜欢赏雨了,她在正房的屋檐下,就坐在台阶上,拿出了自己的酒,又跟送菜的小二点了两个菜,并不上桌去吃。

    搁给一般人这么吃饭,叫寒酸,但是道宫中人如此做,那叫洒脱!

    她不想跟那些红尘俗世中的小男孩坐在一起吃饭,就这么简单。

    杜晶晶也凑了过来,学她一般坐在台阶上,点了两个菜,然后挑衅地吐出两个字,“喝点?”

    屋外两人喝得正酣的时候,胡涟望开始在屋里的酒桌上抱怨,说今年的课业测试十分艰难,都已经超过往年四年级生的难度了,他费尽千辛万苦,才刚刚补测过最后一门。

    一般来说,三年级生的测试,要比四年级生略略简单一点,这也是鼓励优秀修生提前结业的意思,然而这只是本修院默认的,并不是规则。

    秦天祝听得就笑,“可以去气运室冲阶,你就知足吧,谁规定新生科目就该易于老生的?”

    这是学霸的自信,汽车人从来不觉得,那点难度算差距。

    “我的心思全放在补测上了,”胡涟望颓然地表示,“对于冲阶……真的是一点把握都没有。”

    李永生侧头看一眼肖仙侯,“你今年能冲阶不?”

    “能冲,”小鲜肉点点头,然后干笑一声,“是那谁主动帮我的,我不好再提别人……”

    合着他过测试的时候,肖田遵找人打了招呼,积累下来的两门补测顺利过关,他是堂堂的副教化长,这点面子还是有的。

    这就是近水楼台先得月了,旁人羡慕不来,当然,若是肖仙侯实在差劲的话比如说差到杨国筝那个程度,恐怕是肖教化长也无能为力了。

    反正这世上从来不存在绝对的公平,不过肖仙侯对于自己帮不上胡老大,也是有点内疚。

    值得高兴的是,他跟他父亲的关系,是有所缓和了,起码“那个人”改成了“那谁”。

    如此一来,他在课业上花的精力少了,冲阶成功的可能性就要大很多。

    秦天祝斜睥他一眼,“冲制修有几成把握?”

    “四成……不到吧,”肖仙侯一摊双手,“我俩又没有你俩变态,明年结业的可能性更大一点。”

    “找个小气运室,先冲一下,”秦天祝淡淡地发话,“成功率会高一点。”

    去年他就是这么干的,指望赚教化房的悬赏,不成想遭遇李永生这个变态,输得令他绝望,甚至都后悔不该花那笔钱。

    不过因为积累得厚了,今年他轻松晋阶中阶制修,倒也是福祸相依。

    “小气运室……”肖仙侯翻一下白眼,“那得花多少钱?”

    “便宜一点的……估计也就五六百,”秦天祝很随意地回答,他去年找的气运室很不错,就算对方看在秦家的面子上,打了一个折扣,也花了八百多块银元。

    对着两个穷人,他就不炫耀自己了。

    (有事,提前更新了,召唤月票。)(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