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寻情仙使 > 第四百六十五章 真相
    谷随风好悬没被这回答气炸了肺,他眼睛一眯,阴森森地发话,“阴真人,是不是你以为,只有道宫的人制得了你?”

    初阶司修威胁初阶化修,这也真是没谁了,要知道博本院的院长,最多也不过是高阶司修,承受不起化修一怒差着级别呢。

    然而,谷随风真的很狂妄吗?未必!

    阴六气得怒火中烧,但他还真不敢发作,博本院里,不用说别人,只说李永生,就是他惹不起的,更别说李永生的朋友杜晶晶,还为他缓颊来着。

    于是他强压怒火,冷冷地回答,“看在杜执事的面子上,我不计较你的冒犯,我只强调一点,我们对博本院没有什么恶意,今天没有打算杀人!”

    没有打算杀人吗?也许是吧,反正只是两个本修生受伤,反倒是他们死了两个人。

    荆王的人从一开始,就在分散他们的注意力,收过路费的、扛木板的、投掷长矛的,这些都没有强力进攻,否则从一开始,修生们就会损失惨重。

    他们所做的一切,就是掩护阴真人出手。

    谷随风想一想,觉得自己还是要先搞清楚,阴六打算对谁出手。

    虽然他的心里,已经隐隐有了猜测,但还是冲着李永生招一下手“永生……过来一下。”

    李永生也没兴趣听这些,不过见到谷总谕招手,还是走出雨棚,走了过来,“您有事?”

    看看,还是自家的修生好,谷随风很不屑地看了阴六一眼,你再牛,这膀子还不是被我博本院的修生斩断的?“阴真人不肯说,他打算对谁出手,你能说一下吗?”

    李永生怔了一怔,然后一扬眉头,四下扫视一眼,冲着一个方向一指,并不说话。

    谷随风顺着他指的方向看去,心里暗叹一声:果然是她!

    一个白衫女子,正手执雨伞,静静地站在雨中,不是别人,胡畏班的班花依莲娜。

    依莲娜并没有出手干活,也没有做饭,上了高台之后,就一直那么静静地站着。

    她的手肘上,挎着一个白色的小包裹,时不时地,她从里面取出点东西,似乎是干粮,然后扭身塞进嘴里,闭着嘴轻轻咀嚼。

    一名教谕听到这话,忍不住愕然张大了嘴巴,“荆王还好这一口?”

    李永生嘿然不语,教谕,你想啥呢?

    阴六听得都闭上了眼睛,博本院……这也真是良莠不齐啊,修生像教谕,教谕像修生。

    “小王,恐怕不是你想的那样,”谷总谕干咳一声,“永生,给他讲一讲?”

    “三湘动荡,大家都是知道的,”李永生沉吟一下,含含糊糊地发话,“我觉得这个……斗争吧,有的时候,要讲团结一切可以团结的力量。”

    这话真不好明白地说,荆王终究是没有举反旗,他若胡乱说话,是可能被追究责任的,虽然他并不在意被追究责任,但是,何必没事找事呢?

    谷随风终于确定,自己猜的没错,此前他怕说错了遭人笑话,所以没敢开口。

    当然,涉嫌亲王跟胡畏族勾结的话,他也不敢乱说恶意挑唆皇族感情,情节严重者,可以诛三族。

    胡乱说话的王教谕狠狠一拍大腿,恍然大悟地发话,“是啊,咱修院胡畏班的修生,来历都不简单。”

    尼玛,你能闭嘴吗?谷随风苦恼地一拍额头,又看向阴六,“你打算擒走她?”

    “嗯,”阴真人哼一声,点点头,难得地配合了一下。

    谷随风恍然大悟地点点头,“怪不得你们一开始没下狠手。”

    李永生怪怪地看着阴六,“擒下之后,你觉得能带走人吗?”

    阴真人还真是有点怕他。

    原本他们出任务的时候,是打算强行将人带走的,依莲娜的父亲,前一阵出人意料地成为了胡畏族一个部落的酋长,那么在育种基地的依莲娜,就成了荆王眼里的香饽饽。

    在育种基地发难的话,麻烦太多,他们打算在修生回程的路上,冒充山匪来一次突然袭击,趁乱将人掳走。

    可是当修生队伍上路的时候,猛地多出了李永生和两个道姑,荆王府的人顿时傻眼,最后不得不请阴真人出马。

    阴六都不想来,不过当他听说计划之后,觉得自己抢了人就跑,逃脱的概率应该不低,所以才接下这个任务。

    哪曾想,李永生比传说中还要变态,居然能后发先至地发起攻击,抢了他这个化修的先手,最后竟然……还斩了他一臂。

    听到对方这么问,阴真人干笑一声,“能不能带走人,总要试一试吧……要不现在去了我的禁制,咱俩比一比脚力?”

    你都这样了,还敢挑衅我?李永生不屑地一哼,“带不走也要杀死,我说得对吗?”

    这话背后的意思很残忍,但却又真实无比,皇族绝对做得出来这样的事既然不能为我所用,给对手制造点麻烦也不错。

    活的依莲娜有价值,死了的依莲娜,一样可以废物利用。

    阴六嘿然不语,这话他是不敢再回答了,身为曾经的江湖中人,他蔑视一切冠冕堂皇的虚伪,所以他无法否认。

    然而,对在场的众人来说,不回答……那就是回答了。

    谷总谕若有所思地点点头,又狠狠地瞪那些军人一眼,“怪不得你们没胆子说!”

    那些人脸上的桀骜之色消失,低下了头,不再说话。

    “耻辱!军人的耻辱!”王教谕又跳了起来,“卫国战争,这才过去多久啊?你们配说自己是军人吗?”

    依莲娜在远处听到了这一声,讶然抬头看了过来。

    然后,有人低声嘀咕一句,“胡畏族又不是新月国的,你们博本院,不也有胡畏班?”

    “你!”王教谕气得暴跳如雷,却又给不出合理的解释,气得哼一声,又悻悻地坐下了。

    李永生冷哼一声,摇摇头,转身离开了,只留下一句,“有些底线,不能逾越。”

    搞明白遇袭的真相之后,别说是博本院的人,就连道宫中那些人,也有点意兴索然这尼玛都是些什么狗屁事。

    杜晶晶站起身来,走到那个小个子司修面前,淡淡地发问,“你说你耳朵不好?”

    小个子有气无力地看她一眼,再也不复白天的嬉笑怒骂之色,有些东西一旦被戳穿,当事者的心理防线就会轰然崩塌丑恶终究是见不得阳光的。

    “那留之无用了,”杜晶晶手一抬,手中已经多了把短刀,手臂划过,两只血淋淋的耳朵就掉落在地上。

    她扭头看一眼高真人,发现高真人脸上没啥表情,心里那点忐忑也就不翼而飞:就是嘛,敢对玄女宫弟子出手,些许薄惩,总是该有的……

    雨在子时停了,卯时又开始下,高真人和刘真人带着阴六冒雨走了。

    至于那些军人,高真人根本没有过问,博本院的人也没理他们,径直走了不是不想理,而是没能力,本修院凭啥抓军人?

    拉车的马匹少了两匹,不过四匹马拉的车,三匹马也拉得动,修生们主动轮流下车,跑一阵之后再上车,以求加快速度。

    又过两天,车队抵达了博灵郡,距离关口十余里,就碰到了江陵府的两名司修,分别是府房教化长和府房捕长,还有十余名制修。

    江陵府的知府,是博本院出身,听说学弟学妹们在三湘遇险,特地派出人手,进入三湘郡接应。

    待进入博灵郡之后,又有江陵军役使带了小校等在关口处。

    江陵府的六房,派出三房的老大接应小小的修生,看得出来,发生在三湘的事情,带给了博灵郡极大的刺激起码是江陵府被刺激到了,因为他们紧邻三湘。

    江陵军役使是由副使扶正的,正使涉及了连鹰案,已经被撤职查办了,为了避免动荡,所以将他这个跟连鹰不对头的副使扶正。

    军役使忽视了几乎所有人,眼里只有李永生此人不但是他仕途上的恩人,而且据说,还跟京城的军役部长李清明交好。

    他对李永生的巴结,令其他人都不忍直视,他甚至公然表示,“若不是受到体制约束,军人不能跨境,我早提一旅人马,去三湘接你了。”

    杜晶晶见状,都忍不住一拍额头,“中土国的军人,都堕落成这样了?”

    张木子淡淡地看她一眼,“比荆王的军队更堕落吗?”

    杜晶晶很无奈地发现,自己竟然无言以对……

    要说车队在三湘是提心吊胆,那么进入博灵之后,简直是换了人间,走到哪里,都有当地官府热情接待,沿途还有民壮甚至军校随行,就像打了胜仗回来一样。

    江陵军役使直接将李永生送进了七幻城。

    进入七幻城地界之后,军役使小心地跟他商量:郡军役房新上任的王军役使,想要请你前去坐一坐,认识一下。

    李永生不是个古板的人,但是他挺烦这种迎来送往的礼节,就说我回博本院,事情还很多,这个……回头吧。

    他确实事情挺多的,这是一学年结束,他要写报告的,这次谷总谕征召他,算是修院任务,完了任务之后,他的考核就算过关了。

    但就算是这样,他也得写个东西不是?要不然就太不给教谕们面子了。

    然而,就在他进七幻城的当天晚上,王军役使亲自来访。(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