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寻情仙使 > 第四百六十三章 援兵到
    李永生上前助攻,杜晶晶也含恨出手,可是这军中杀阵,也真不是开玩笑,硬生生地扛下了毒锥和白雾,不过四象阵里,还是有个制修被毒得摇摇欲坠。

    剩下的三人见状,果断地四象阵转为三才阵,硬生生地将毒气抵挡了下来。

    这也是李永生选择攻击四象阵的缘故。

    三才是杀阵,杀气极重,天地人三才,对的是天时地利人和,天生就是军中杀阵,对毒攻、幻象、诅咒什么的,有相当的免疫力。

    四象阵对毒攻的承受能力,相对要差一点,而现在的四象归一阵,威力比三才杀阵还大一点,李永生当然要优先攻击四象阵。

    三个三才阵,在白雾中缓缓地向后方撤退,他们没有气运重宝,但是仅仅凭着三才的军中肃杀之气,挡住了毒攻和寻踪丝。

    不过他们由攻转守,却是必然了。

    甚至那小个司修和制修,却是被毒气毒倒,其他九人,不得不放弃他俩。

    这一方战线稳住了,李永生回头一看,发现那化修已经被本修生们打出的大网,缠得跟个粽子似的身上起码缠了十几张网。

    远处投掷长矛的人,也四散奔逃,谷随风也不敢追得太远,远距离诛杀了两人,悻悻地回来了。

    而这边,张木子和杜晶晶还在对三才阵穷追猛打,三个三才阵却是因为要抵御寻踪丝,不能放手一搏,只能苦苦抵御。

    但就算这样,他们也不失章法,进退有据,缓缓退却,三个三才阵之间,隐隐还相互支援,成了一个大号的三才阵。

    以张木子、杜晶晶这种四大宫中数得着的司修,都不能迅速破防,可见军中的杀阵,真的是不可小看。

    就在这时,远处奔来三人,有人高声叫着,“玄女宫道友,紫府院刘澌来了!”

    紫府院是子孙庙,却是承继了玄女宫的道统,算是苗裔,主要是因为,玄女宫收的男修太少,有刘姓弟子因此不满,玄女宫念在他劳苦功高的份儿上,只是逐出宫去。

    结果就有了紫府院,但是有意思的是,这刘姓弟子生下的后代,倒有八成是女子,反倒是跟玄女宫越走越近。

    这刘澌跟京城的幽思真君同名,也是男人,但也是男人女相,目前是紫府院的都讲紫府院也在往子孙常住发展,所以有三都五主十八头的设置。

    刘都讲是化修,跟玄女宫有不少交集,正好路过此处,看到有玄女宫的求助焰火,直接奔了过来。

    三才阵里强撑的九人听到这一嗓子,长叹一声,抵抗的意志更弱了,有人高喊一声,“两位手下留情,我们有话说。”

    “放下兵器,老老实实待着,”张木子冷哼一声,“或可饶你们一具全尸。”

    “我们是军中之人,”这几位倒是不含糊,虽然求饶了,嘴上也不软,“你们想杀,只管来杀便是。”

    能杀吗?真的不好杀,张木子游历天下,偶尔杀一两个军人无所谓,但是这种能组成战阵的军人,不是随便杀的,倒是玄女宫的杜晶晶,有巡寮执事的身份,顾忌可以少一点。

    但是杜执事有其他顾忌,三湘算是玄女宫的地盘,杀人可以,得给军方一个交待。

    而保护博本院修生的理由,显然有点不过关。

    刘都讲很快赶了过来,果然是男人女相俊美异常,跟胡珩都有得一比了。

    他识得杜晶晶,笑着点点头,“原来是杜执事在此,我没来晚吧?”

    “有劳刘真人了,”杜晶晶笑着一拱手,“正好劳驾您主持一下公道。”

    “杜执事你这话就见外了,”刘澌笑着回答,“紫府院和玄女宫同气连枝,哪里有什么劳驾不劳驾的。”

    他对杜晶晶的底细非常清楚,事实上,刘家也是半隐世家族,对隐世家族有天生的景仰,而杜晶晶又是上宫执事,还是极有可能马上晋阶化修的。

    所以刘都讲虽然身为化修,对上杜晶晶,却不敢摆架子。

    “刘都讲客气了,”杜晶晶发话,“有点事情,麻烦你见证一下。”

    此时战斗已经停了下来,刘澌走过去,首先看到了被裹得跟个粽子似的小个化修,顿时大惊,“冥蛇阴六?”

    冥蛇阴六是大名鼎鼎的刺客,据说四大捕手中的扒皮曾经追踪了他七年,经历了三次受伤,有一次差点重伤死掉。

    事实上,阴六都是假名,大家只知道此人姓阴,只不过是擅长隐匿和遁逃,别人说他很“溜”,所以被称为阴六。

    “阴六?”杜晶晶闻言,都吓了一跳,这厮在七八年前,还在玄女山附近作案多次,现在玄女宫里,还有对阴六的悬赏。

    她做梦也没想到,李永生居然在电光石火的瞬间,将此人擒获。

    这悬赏能拿到手的话,对她这个巡寮执事,真的很重要,于是她眉头一扬,毫不客气地发话,“这个人我要了。”

    “凭啥呢?”张木子不高兴了,“永生擒住的,你这嘴张得倒是轻松。”

    “不用争了,”阴六在十几张大网里发话了,他苦笑一声,“我知道早晚有这么一天,不过……我现在是荆王府的人,你们真敢抓走我?”

    “荆王府算什……”杜晶晶话说到一半,终于还是没有说完,只是不屑地哼了一声,“你在我玄女山作案多起,谁来说情都没用!”

    阴六冷冷地看着她,“我可偷过你玄女宫弟子的东西?”

    “你不是不偷,而是不敢偷罢了,”杜晶晶冷笑着回答,“我玄女宫的悬赏,却不是假的……敢在玄女山作案,你也是一等一胆子大的。”

    对一般偷儿来说,玄女宫弟子的东西,可真不是好偷的,人家是有师长的,万一偷了什么不合适的东西,被人家推算出天机,那就等着倒霉吧。

    而且七八年前,玄女宫出道的弟子,起码是拥有敕牌的司修,偷了玄女宫司修的东西……你说人家会不会计较?

    “那我也不是大罪,”阴六淡淡地回答,“我可以出钱赎罪。”

    “想都不要想,”杜晶晶很干脆地拒绝了他,“玄女宫的面子,不是随便什么人都能落的!”

    “敢动我军中真人?”三个三才阵的人怒吼了起来。

    原本他们还是遮遮掩掩,眼见阴六说出了来历,索性大方地承认了。

    杜晶晶处理这种事也有经验,她一抖手,将一道红光打入阴六体内,冷冷一笑,“你乖乖地跟我走,还可能有活路,这得由宫中长辈决定,你若拒绝的话,一年内必会死于非命!”

    这道红光可不是寻踪丝那种大路货了,而是更高级的恩怨烙印,只有真君出手,才能消除。

    当然,使出这种烙印,对杜晶晶也有不小的负担,所以她没有在打斗中使出。

    这烙印一旦打上,玄女宫想要追踪阴六,真的不要太轻松,一年之内,派出人斩杀了阴六就行甚至玄女宫都不用亲自出手,泄露了他的行踪就可以。

    这正是杜执事所说的意思:你若是仗着荆王府的身份,我现在放了你也无妨,反正回头你死了,也未必是我玄女宫出手你自己看着办吧。

    阴六终于沉默了,半天之后,他才出声,“我问一个问题,如能得到答案,我跟你走。”

    杜晶晶冷哼一声,“你算什么东西,敢跟我玄女宫讨价还价?”

    话很难听,然而,她虽然仅仅是高阶司修,但在宫中有职位,还是巡寮执事这种对外的职位,当然要维护玄女宫的尊严。

    阴六也是桀骜不驯之辈,不过他知道那道红光是什么东西,想到自己可能死于非命,他只能强压怒火,咬牙切齿地回答,“我阴某人好歹也是号人物,并没有得罪你玄女宫太死。”

    杜晶晶迟疑一下,终于点点头,轻笑一声,“行,好久没有看到你这种胆大包天之辈了,阴真人,你的要求我允了。”

    张木子微微颔首,心说这杜执事虽然毛病多多,却也有几分不输男儿的豪爽。

    阴六艰难地扭动一下身子,看向李永生,“我想问一下,你是如何发现我的?我自问,藏踪匿迹的本事,天下无人能及。”

    李永生没有想到,他的问题居然是冲着自己来的,微微一错愕之后,他笑着点点头,“没错,我见过的人里,以你的隐匿手段最强……我只是觉得,周围应该有化修隐藏。”

    阴六嘿然不语,半天才问一句,“是因为有你在的缘故吗?”

    “有北极宫和玄女宫的道长在,这点人不够看,”李永生回答得八面玲珑,不忘捧一捧张木子和杜晶晶。

    不过最后,他还是霸气侧漏地说一句,“荆王府也知道我李永生,没有化修,怎么敢来?”

    这话说得非常自信,看得一干学弟学妹们心荡神驰不能自已。

    可是阴六知道,这话是真的没错,李永生独斗一个化修和四个司修的事情,早就被荆王府得知了毕竟李掌柜还利用了一把荆王府。

    但是这个答案,并不能让阴真人满意,于是他又问一句,“那你如何能判断出我的位置?”

    对他而言,这个答案很重要,

    李永生微微一笑,“我没有判断出你的位置,只是猜到了你要对谁动手!”(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