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寻情仙使 > 第四百五十九章 微妙的平衡
    博本院武修总教谕亲自出动来接人,可见对情况的重视。

    而且这次接人,还有些要注意的地方,为了避免激起当地势力的敌视,博本院派出的全是本修院的教谕和研修生。

    要说博本院身为博灵第一大本修院,结业的修生遍布整个博灵郡,修院从哪里也不愁找上一帮高阶修者,但是不行,那样的话容易引事情。

    正经都是修院的修生和教谕,那就好办得多,虽然武力值低下了点,但是错非必要,一般势力也不愿意招惹他们这些都是未来官府的苗子。

    就连荆王,都派了一队人马去保护育种基地,在中土国,“以农为本”是公认的准则,育种基地若是出事,荆王府的形象会大损。

    而且育种基地的修生,也是荆王看重的,且不说将来他坐了江山,还要使用这些人,就算为了在修生中博取好的口碑,他也必须得保证他们不被骚扰。

    本修生在中土国,是个得非常紧密的团体,像李永生买本院刘学长的面子,这就不用说了,关键是不同本修院的修生,相互之间都很容易串通声气。

    这是真正的朝廷未来的栋梁,天生就是一个阵营的,有共同的利益需求,博本院的修生若是在三湘遇到大事件,很快会传遍全中土的本修院。

    荆王可不愿意跟整个中土的本修生为敌,所以他派人守护育种基地,也是必然。

    他甚至还派了三女儿,专程去育种基地走了一趟,让她跟女修生们多接触,同时尝试招揽这些本修生。

    当然,可以想像得到,他的招揽肯定不顺利,基地里的三湘本修生,有几个被说动了,但是博本院的本修生,毫无例外地全部拒绝。

    大多数博本院修生的理由是:将来我们会留在博灵郡,为家乡效力。

    荆王府的人对此很是不爽,不过依旧派人看护着育种基地。

    博本院的修生曾经试图收留一些流民,被荆王的人拒绝了:这育种的场地,关系到整个中土人能不能吃饱的问题,是何其重要,不能有乱七八糟的人进入。

    本修生都是一帮年轻人,血气方刚,有人在恼怒之下,就口无遮拦地指责对方:他们落得这么惨,还不是你们干的好事?

    所以,荆王的人和博本院的修生,关系也不是很融洽。

    谷随风带了六个教谕三个研修生匆匆赶到,了解到情况之后,心说不行啊,这些修生在育种基地里,估计比较安全,出了基地可就真的难说了。

    修生在回修院的途中遇袭,那就不怎么关荆王的事了,尤其是现在三湘乱得很,很多势力知道,不宜招惹本修生,但是也绝对有那些不开眼的土棍。

    谷随风觉得,自己带的人少了,这里的博本院修生有八十余人,有七八人会留下来观察长势,在育种基地过夏,其他的七十多人,会一次性集中回去。

    当地有大家族,提出说我们出人护送,但是现在的三湘,哪个家族是哪边的,还真说不清楚,谷教谕不想给博本院带来麻烦。

    然后他就想起一人来:李永生虽然是博灵教化房的人,但同时也是我博本院的研修生。

    而且据说,李永生在朱雀城,混得还不错,跟人开了一个酒家,也是没人敢惹。

    于是他就亲自跑到朱雀城,来征召李永生反正两地之间离得不远。

    一见到李永生,他就有点晕菜:我去,你竟然跟我修为一样了?

    李永生倒是客气得很,说我就是得了机缘,以后怎么样还不好说呢。

    谷随风虽然很惊叹,却也没感到太意外,中土国的人还是很讲运道的,而且类似的情况也有,鸿运当头的话,生任何事都是有可能的。

    反正他的心情轻松了一些,李永生修为越高,修生们的安全就越能得到保障。

    李永生听完情况介绍,也没办法拒绝,他现在已经是学长了,保护学弟学妹的安全,是天经地义的事。

    眼下博本院即将放假,他也该回去一趟了,一道走。

    已经知道了永馨的真正修为,他没什么可担心的,而且在朱雀城,除了栗化主,又有了丁经主的看顾,他可以放心离开。

    倒是赵欣欣听说之后,想将滨北双毒里的高大老者派出来随行,她有点担心他的安全。

    李永生断然拒绝了:滨北双毒是英王的人,出现在队伍里,算怎么回事?

    谷随风在我们酒家的小院里歇息了一晚,第二天吃过早饭,就和李永生上路了跟李永生在一起的,还有一个女高阶司修,据说是北极宫之人。

    本修院一向不太愿意跟道宫的人打交道,他们培养出来的修生,是官府体系的,跟道宫格格不入,而本修院最好的苗子,有可能被道宫看中,接引了去。

    不过这种恩怨,不算太大的问题,尤其在眼下,谷随风认为,道宫之人跟着本修院的修生,不会引起其他势力的不满道宫不介入红尘纷争的。

    几人正待打马上路,远处驰来一匹白马,马上坐着一名艳丽的道姑,也是高阶司修,她笑眯眯地冲李永生一拱手,“去哪儿?我也跟你一起走。”

    谷随风忍不住心里嘀咕一句:这李永生的桃花运,还真是强啊。

    李永生却是有点愕然,“杜执事……你,你怎么来了?”

    “我也是得知,你要北行,”杜晶晶左手抬起马鞭,轻敲右手的掌心,漫不经心地话,“正好我也要北行一趟,嗯……这是有人托付。”

    李永生若有所思地回头看一眼,此刻他若是猜不出是谁托付的,那就真的是智商欠费了。

    想不到爱吃点小醋的永馨,居然能请来对头护送他!

    当然,这对头是赵欣欣自己凭空想像的,李永生可没有什么想法,不过杜晶晶对他有好感,这也是事实。

    既然杜执事跟来了,九公主也没有露面,大家就相伴着扬长而去。

    在路上,李永生向谷随风简单地介绍了一下杜晶晶的身份。

    谷教谕一听此人来自玄女宫,就更没有意见了也是四大宫弟子啊。

    一行人来到育种基地,外面的守卫看到来人衣着光鲜,就直接放行了,倒是没在意道宫不道宫的他们的守卫,是封锁宵小,至于有没有资格进育种基地,不归他们管。

    抵达时已经是下午了,以李永生的意思,在山脚歇息就行了,但是杜晶晶情绪不错,一定要进育种基地内看一看。

    她没有进过类似的地方,纯粹是好奇,当然,也不排除她想学点什么东西的可能。

    育种基地的人已经少了很多,而且博本院的修生也都撤到了山脚,只等踏上归途了。

    杜晶晶进去随便走了一圈,不得什么要领,又悻悻地出来,本想拉着李永生再去看一看,却现李永生跟一帮学弟学妹们聊得极为开心。

    现在育种基地的修生,大部分都是上舍生,也就是本来跟李永生同一年入学的,不少人回了修院之后,还要争取冲阶结业。

    大家对于这个本是同年的学长,听说得太多了,博本院的第一人,此番见到,现他又晋阶初阶司修了,引起的轰动可想而知。

    还有人说起,去年他们刚来的时候,遇到了李永生晋阶中阶制修,还逼着他请客。

    这短短的一年不到,此人又连晋两阶,居然见真了,人和人的差距,咋就这么大捏?

    李永生也不跟他们摆架子,学弟学妹们要求他请客,他就再次请客。

    不过大家还是没有折腾到太晚,谷总谕过来警告了大家,说明天要上路了,这一路不一定好走,早点休息。

    上舍生比外舍生和内舍生难管理,尤其是快结业的上舍生,不过谷随风威名赫赫,现在三湘也确实很乱,所以大家轰然散去。

    李永生倒没有休息,对现在的他来说,三五天不睡觉,那都不算什么。

    他沏了一壶清茶,坐在房檐下,淡淡地看着夜空,放空思绪,修复着识海中的神识。

    撼神符比较好用,他就要抽空多做两张,总不能一直靠着永馨的庇护,那成什么了?

    甚至临行之前,他还留了两张撼神符给永馨再多她也不肯要。

    不知不觉,就过去了,凌晨时分,车行的长程马车就赶来了,四辆四匹马拉的大车,装下博本院的修生绰绰有余。

    马车旁边,就是骑着马的护送队伍了,看护育种基地的守卫,淡淡地看着一行人远离。

    三湘的路本来就不太好走,现在没了人管理,路况就更糟了。

    很多时候,车上的修生不得不轮流下车跑上一阵,减轻马车的重量,遇到非常险峻路又损坏的地方,修生们甚至得帮着把马车抬过去。

    这样的度,怎么快得起来?三天也不过才走了三百里。

    路上他们也遭遇过一些来历不明的人,不过看到这么大的车队,对方还是老实避开了,只不过那些眼神,委实令人不舒服。

    除了来历不明的人,路上还多了很多收费的关卡,只要是过往的行人,就得交费,你若不肯交费,周围顿时就能围上一群闲汉来。

    正经是没什么关卡检查路引,官府都瘫痪了,谁还操心这个?(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