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寻情仙使 > 第四百五十八章 道草(求月票)
    所谓道草,就是问道之草,可以通过此物感受天道,是化修以上的最爱。

    类似这种东西,四大宫各有一些,珍贵之处自然不必说,不过大部分的道草,是人工通过灵力种植的,种植者的辛苦可想而知。

    像玄女宫的玄女花,也是道草,起码要五个以上的司修,日夜不停地输入灵气,一年之后,才能开花。

    也就是说,起码要有二十名司修专门伺候,才能保证玄女花开花。

    若是十五名,都未必忙得过来,须知每次换人,都会对玄女草产生一定的负面影响——所以每一轮司修,都要坚持一天一夜,然后精疲力竭地被换下去,时间太短的话划不来。

    休息两天,也就是勉强休息过来,但是这些司修还要修行不是?四天一倒是比较正常的。

    而玄女宫用在培植玄女花上的人手,其实超过了百名司修——种植的规模越大,越划得来,但是无限制地扩大也不好,玄女宫那么多事呢。

    不过,因为种植玄女花太辛苦,所以对每个玄女宫弟子来说,领到敕牌之后,必须做的任务之一,就是用一年的时间,培植玄女花。

    当然,这任务其实是有些深意的,全部释放完灵气,然后再补充回来,对于新晋阶的司修,是有好处的,能夯实基础,让体内的灵力更稳固和精炼。

    这玄女花,也是很受四大宫追捧的灵物,其他三大宫和官府想到得到它,必须付出相当的代价。

    其实外界对玄女花的需求,每年都有定数,玄女宫也会按需求酌情增加或者减少玄女花的种植,当然,无限增加那是不可能的,很多不符合条件的申购需求,玄女宫根本不会搭理。

    青龙庙的椥豆也是如此,跟玄女宫不同的是,大部分的椥豆都被青龙庙自家使用了。

    这不是废话,每个道宫的道草,肯定是优先自用的,但是青龙庙的椥豆不一样,青龙庙用椥豆来炼制一种特制的丹药——悟真丹。

    正因为它是悟真丹的主材料,才被称为椥豆——“椥”是通“知”的。

    这丹药能增加悟真的概率,很受修者欢迎,虽然悟真是司修才关心的事儿,但是架不住司修的人数多啊。

    也有很多化修真人费尽心思,弄来了椥豆,但是传言说,这东西对问道的帮助,不是特别大,所以现在道宫中人对椥豆的需求量并不大,他们更在意悟真丹。

    需求不大,表明交易困难,而椥豆的好处,李永生也不稀罕,但是他知道永馨喜欢。

    别人当作道草,他俩只将这东西看成是零食——当然,长久服食轻棂果,对永馨还是有好处的,不过那要坚持才行。

    长期坚持服食道草……这种话听到四大宫耳中,肯定感觉有些操蛋。

    李永生本来不想跟赵欣欣说这事,他只想着自己有能力之后,亲手去青龙庙取了椥豆,来给她一个惊喜。

    而且万载幽水冰过的椥豆,比万冰之祖冰过的,肯定要差一些味道。

    但是赵欣欣打算出售万载幽水了,他也不想让她全换成灵石,倒不如换一些椥豆回来。

    赵欣欣听说这之后,犹豫一下才发话,“那我可以让栗化主帮我弄一些来,她手上有玄女花,交换轻棂果应该问题不大。”

    “你何必欠她这个人情呢?”李永生翻个白眼,“欠下的,都是要还的,我觉得你跟她要轻棂果,不是个好选择。”

    “好吧,”赵欣欣点点头,“给丁青瑶两滴万载幽水,一滴换灵石,一滴换轻棂果。”

    “这事也不着急,”李永生笑着发话,“先抻着她,说拿就拿出来,那成什么了?正好你可以问一问,该怎么换才好……你就说我对这两样东西比较感兴趣。”

    赵欣欣则是一脸的郁闷,“惨了,不跟你说还好,一跟你说,现在就想吃轻棂果了,你说,还得等那么久,我怎么熬过去啊。”

    “怎么熬是你的事,跟我无关,”李永生一摊双手,“我的任务是尽快提升修为……希望不要再有其他事了。”

    接下来的一个多月,还真没有其他的事,李永生除了在聚灵阵修炼,就是跟赵欣欣品茗聊天,现在是她最喜欢的雨季,他几乎每天都要陪她去小湖边赏雨。

    其间丁经主还来了一次,称赞了我们酒家的就餐环境,认为这里可以成为经院弟子的就餐点之一。

    别小看这个就餐点,这跟地球界的定点接待,是一样的道理,要说经院弟子出门,少不了别人的款待,但是很多时候也得自掏腰包,尤其是在完成一些任务的时候。

    任务是有考评的,有些指令性任务还能报销食宿,那么在我们酒家就餐,是个不错的选择,甚至在这里过夜,都能增强安全性。

    总之,丁经主此来,会给赵欣欣带来一笔财富,同时也是变相向大家表明,前一阵的事儿是误会——我没有因为丁家的事,就怨恨上赵欣欣。

    当然,看在赵欣欣和李永生眼里,这就是丁青瑶很希望尽快得到万载幽水——我是主动做了一些事情,你们自己看着办。

    他俩商量一下之后决定,再拖她起码一个月。

    丁经主来酒家之后的第三天,荆王府也来人了——我们的广播电台已经建成了,开始教化民众了,此前多有打扰,以后不会了。

    严格来说,这不是荆王府受不了,而是朝安局受不了啦,我们好不容易安插两个人进去,玄女宫这么一乱搞,就前功尽弃了。

    所以他们很大方地将广播电台的资料泄露了出去——荆王府其实已经有了眉目,所差的不过是一点细节,那我们就送给你好了。

    这真的不算资敌,朝安局的人已经估算过了,广播电台影响力的大小,取决于它的消息流通领域。

    顺天府的广播电台,影响的并不仅仅是覆盖的区域,那里是中土的政治文化经济中心,每天出出进进的人不知道有多少,很容易就能将消息传遍整个中土。

    三湘就不具备这优势,这里进出的人、流量,比顺天府差多了,尤其是荆王不稳之后,那些路过的人,能绕道就绕道了。

    所以就算荆王架设七八个电台,影响力着实有限,就算被洗脑,影响的也就是地方上这点人。

    朝安局想来想去,还是给荆王府补足这些资料吧,你们别再折腾了——关键是玄女宫不按规矩出牌,我们受不了啊。

    荆王府也知道,此前因为收音机的事,跟李永生弄得不太愉快,后来还导致我们酒家跟玄女宫,发生了一点误会。

    其实这也不算多大事,按说荆王府的注意力,放不到这点小事上去——我们建起电台了,何必跟一个不识好歹的家伙解释呢?

    可是事情还不能这么想,荆王府一直都没有放弃过尝试拉拢赵欣欣。

    此前邀请李永生失败了,王府有强请的打算,不过非常糟糕的是,这个算计被玄女宫干扰了,更糟糕的是,他们的密谍被抓,供出了他们打算强请李永生。

    李永生不算什么,尤其是在电台架设起来之后,就更不算什么了,但是后来他们意识到了,得罪了李永生,竟然……是得罪了赵欣欣?

    赵欣欣是英王的女儿,天然就站在亲王的阵营,更别说英王原本就是今上重点打击的对象,更要命的是,她是玄女宫栗化主看重的人,是道宫中人。

    而玄女宫,一直是荆王府想要拉拢的势力。

    对现在的荆王来说,什么道宫不得介入朝争,那都是扯淡,能身登大宝才是最重要的,为了这个目标,他可以放弃任何原则。

    更别说赵欣欣的我们酒家,还让经主丁青瑶吃了一个闷亏。

    所以荆王府认为,有必要对李永生释放充足的善意。

    对于荆王府的示好,李永生和赵欣欣都表示得很淡漠——我们原本就没打算跟你们打交道,不请自来的是你们,事后解释的也是你们……有必要吗?

    或许是感受到了他们的淡漠,荆王府的人解释之后就离开了,临行之前说了一句,雁城府宁平县那里,玄女宫的行事令旗,一直没人敢动。

    这又是一桩因果,起因是赵欣欣他们诛杀盗匪,其实栗化主已经认下了这桩恩怨,不过荆王府不知道不是?所以又示好一次。

    这两件事都没怎么影响李永生的修炼,不过第三件事,就令他不得不停下了修炼。

    博本院来人了,来的是武修总教谕谷随风,他是前来征召李永生的。

    李永生其实比较烦“征召”二字,感觉比“被捐款”还恶心人一些,但是有些征召,是他推不掉的,比如说这一次:他要将育种基地的学弟学妹们,护送回博本院。

    这些修生所处的范围,就在失控的五府边缘,眼下荆王的动静越来越大,修生们想要回博本院的话,必须穿行这失控的地区。

    按说修生们早就该离开这不稳的地方,但是育种这种工作,讲究个持之以恒,一旦中断,就可能前功尽弃。

    现在是要放假了,大部分的修生要休息,所以博本院派了谷随风前来接人。

    (更新到,召唤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