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寻情仙使 > 第四百五十六章 处处机锋
    丁青瑶不想招惹栗娘,丁朝晖惹出这样的事来,栗化主没反应,她不能不有所表示。

    她将自己秘藏的一本前人心得,借给了栗娘观看。

    搞定栗化主之后,她才来找李永生——正如她想的那样,栗化主喜欢赵欣欣,却未必待见李永生。

    可是丁青瑶不会小看李永生,她虽然只是经主,阅历不像栗娘那么广,但是她直觉地感到,这个年轻人不得了。

    然后她随便找寮房和十方堂的人了解一下,就知道这李永生,长处并不仅仅在于制造收音机。

    这个传言,杜晶晶贡献了很大一部分,她有要好的闺蜜,少不得要卖弄一下,自己如何帮着曲阿杜家,疯狂地收割广陵韦家的真人性命,还吓跑了上党杨家。

    而且,她去摩天岭会道友,这也算她完成的任务。

    在这些事里,李永生不可能隐身,甚至可以说,很多时候他无可替代。

    当然,丁经主印象最深的,是李永生以一敌五,毫发未伤——她细细地了解了战斗经过。

    这样的战斗力,根本不是爆表能形容的,根本就是作弊嘛。

    而她可以确定的是,胡珩和丁朝晖,不会配合他作弊。

    所以她真存了毁掉李永生的打算——这厮如此地擅长算计,硬生生坑了胡珩一把,想必肚量也不大,待他成长起来,会不会报复丁家呢?

    陇右丁家不怕战斗,学艺不精是自己的问题,但是被人算计被人坑,那就划不来了。

    用她的话说就是:我出手算计你,别人都感觉不出来,当然也就没啥后果。

    防患于未然,这是一点没错的,丁经主不怕承认这一点——身为经主,连这点担当都没有,那就太丢人了。

    不过李永生那句“从不主动惹人”,以及不卑不亢的态度,打消了她这个念头,你既然知道分寸,我就信你一次。

    这其实是典型的隐世家族中人的心态,为了家族,可以不顾脸面地把隐患扼杀在摇篮里,但若不是隐患的话,也不必为家族树立强敌。

    强敌?没错,在丁青瑶的眼里,李永生具备成为强敌的潜力——事实上,她知道李永生背后,隐约站着北极宫的瘸真君。

    她甚至怀疑,自己暗手的话,能不能瞒过瘸真君的眼。

    所以她不介意多说几句,打消对方可能残存的怨念——睚眦必报的人,她见过不少。

    很多人本来不是睚眦必报的性格,但是随着修为和势力的膨胀,就逐渐容不下别人了,这时万一遇到昔日仇家,难免会想起旧恨:尼玛,你当初欺负得我可够惨……

    丁经主的心态,李永生能理解,事实上,他现在和永馨联手,使出全力的话,败丁青瑶没有问题,问题在于能不能留下此人性命。

    所以他真不在意区区的陇右丁家,揭过了就是揭过了,对方要是再不开眼找上门,那就再说,于是他微微一笑,“那丁经主来寻我,是有别的事?”

    “是有别的事,”丁青瑶点点头,“你的阵法造诣果然很高,传言不虚,深得太乙生生之道。”

    行家!李永生一听,就知道丁经主的水平了,他的聚灵阵,强就强在生生之道。

    这生生之道,有点类似于地球界的超导,聚灵阵越通畅,消耗就越小,就越能引来更多的灵气,当然,必须消耗的,那还得消耗,要不然就成永动机了。

    不过人家夸他,他就要谦虚一下,“丁经主谬赞了,防御杀阵的阵眼,都被您发现了。”

    他布设聚灵阵的时候,还布设了好几个阵,一个是幻阵,不让人发现这里有聚灵阵,今天他没想到有人会直接闯进来,就没激活幻阵——虽然需要的灵气不多,那也是灵气。

    还有防御阵,防御阵他是开了,这是必须的。

    不过防御阵之外,还有防御杀阵,杀阵又分为内杀和外杀,还有气运杀和灵气杀,种类很多,就不一一介绍了。

    他要动的那个碗,就是激发防御杀阵的,身边猛地冒出一个高阶化修,这种反应太正常了。

    “这个阵眼的设计,非常巧妙,我都不太看得出来,”丁青瑶微微一笑,她身为经主,自然有经主的气度,求道之人,不懂不可笑,不懂装懂才可笑。

    她很直接地表示,“我是觉得,聚灵阵里有糕点,这实在有点不应该,一旦陷入深度修炼,三五个月转瞬即逝,糕点就算不坏,也失了新鲜,你应该放辟谷丹……就算放点灵谷,也比这个强。”

    “原来是因为这个?”李永生很无语地摸一摸下巴,这是永馨的习惯啊。

    这是永馨在仙界就养成的毛病,她的家世好,享受上从来不肯委屈自己,聚灵阵里摆糕点,那是爱好,一个周天之后,拈一块糕点进嘴里,也不影响修炼,不过就是糕点要经常换。

    但是跟了他之后,永馨也放弃了很多,她喜欢享受,但是也很容易满足,她不会逼着李永生弄来仙兽肉当零嘴——糕点就够了。

    后来两人闯出了名堂,仙兽肉也可以吃一块,扔一块了,但是她还是喜欢在修炼的时候吃糕点——有这个就很好嘛。

    但是在玄青位面,在聚灵阵里吃糕点,就是很奢侈的行为了,吃点灵药甚至辟谷丹,才是正道,糕点才能顶多久?

    然而,没办法,永馨就是这样,上一世,她的家世不错,这一世……她的家世依旧不错!

    丁经主见他发呆,又是微微一笑,“给我介绍一下这个防御杀阵?”

    “这是赵欣欣喜欢修炼的时候吃零嘴,”李永生苦笑一声,“我就由着她了……丁经主您还是说您的来意吧。”

    “她还真是娇生惯养啊,”丁青瑶忍不住感慨一声,她对这些也门儿清,“我是想问你,你从哪儿弄到的万载幽水?”

    “呵呵,”李永生微微一笑,“您觉得问这个问题,合适吗?”

    他对这个问题并不奇怪,前几天他以一敌五,吓退真人丁朝晖,用的那团黑雾,就是万载幽水。

    他奇怪的是,丁青瑶怎么会问这种奇物的出处,你这是又打算强取豪夺吗?

    丁经主微微一笑,“这么说,你有把握还能弄到万载幽水了?”

    李永生耷拉下眼皮,“我还以为经主会关心,朝晖真人的伤势。”

    万载幽水是永馨靠功法凝练出来的,这种奇物比万冰之祖要逊色一个等级,不过在有形之冰里,也算一等一的奇物了。

    永馨的万冰之祖,那可是能冻住朱雀的攻击,万载幽水击伤一个初阶化修,也不算多奇怪的事——永馨自己使出来,击伤中阶化修都问题不大。

    以永馨目前的修为来说,凝练万冰之祖,是很艰难和痛苦的,比李永生制作撼神符还要难一些,而且化修使用万冰之祖,需要的神识和灵力,也是超负荷的。

    简而言之,像永馨上次那样,使用万冰之祖对付朱雀,不但消耗了好不容易下积攒的万冰之祖,本身也精疲力竭了,几近于拼命。

    不过凝练万载幽水,对永馨来说就简单很多了,所以她拿了几滴给李永生防身——不是她舍不得给李永生万冰之祖,而是李永生拿上都无法使用。

    修为不够是一方面,另一方面则是,他就没有习练过冰系功法,等他的修为到了真君,才可以模拟出冰系功法,来使用万冰之祖——就像他模拟白虎庙的道统一般。

    李永生用万载幽水伤了丁朝晖,他并不指望丁经主认不出来。

    “他体内的万载幽水,就算是一个教训吧,”丁青瑶淡淡地发话,“受几年折磨,也让他知道人外有人天外有天的道理,他的姑姑跟我关系很好,不成想被这小子坑了一道。”

    果然啊,哪个位面都会有坑亲戚的二代!李永生笑一笑,“他这次的运气不太好。”

    这话里其实有刺——我们要是没点本事,也就被他强取豪夺了。

    丁经主听得明白,侧头看他一眼,“事情已经过去了,他永远都没资格成为你的对手了。”

    “丁经主谬赞了,愧不敢当,”李永生又拱一拱手,“我没别的意思,就是感慨一下……对我本人而言,是十分反感那些强取豪夺的行为的。”

    “如果觉得修炼资源不够,伊万国、新月国有的是修炼资源,只管去抢就是,关住门在家里横,欺负自己人,说实话我瞧不起这种人。”

    这小子还有点草根性格!丁青瑶做出了判断,事实上,她也赞成他的说法,只不过她更明白,以丁朝晖那两下子,去外域抢夺资源,估计很难活着回来。

    “我也瞧不起他,但是他终究姓丁,我也将丁家撵出了三湘和百粤两郡,”她淡淡地发话,“你都说揭过此事了……我此番来寻你,最主要的是,我现在在炼器,需要万载幽水。”

    “炼器?”李永生的眉头一皱,玄女宫主要是修水火的,这是要炼什么器?

    “万载幽水本来就是用来炼器的!”丁青瑶眼睛一瞪,没好气地看着他,“竟然被你拿来伤人,你知道这是多么大的浪费吗?”

    浪费也是我的事儿啊,李永生很无语地看着她,我自家的材料,你这么激动做什么?

    (停电,更得晚了,抱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