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寻情仙使 > 第四百五十四章 步步紧逼(三更求月票)
    面对李真人的提示,胡珩还是不想说话。

    轩辕真人受不了啦,阴森森地发话,“长本事了啊,居然知道勾连亲王了,接下来勾连野祀,勾连真神教,也问题不大嘛。”

    他侧头看一眼严捕长,苦笑一声,“给你添麻烦了,不好意思。”

    “无所谓,我们是端官家饭碗的,”严捕长淡淡地回答,他在朱雀城不是一年两年了,更古怪的事也见过,“我核实一下此人的气息……然后该怎么处理呢?”

    轩辕真人看着胡珩,沉吟半天方始发话,“既然他不肯说,那你核实完之后,给他一个体面……注意不要盲目扩大,玄女宫一向与世无争的。”

    “没问题,”严捕长干脆地点点头,“我们也不容易,大家都体谅一下,还请轩辕真人拿下此人……要活的。”

    当然得要活的,四大宫弟子勾连亲王反叛,这关碍太大了,肯定要追查幕后指使之类的,死了的话……那叫灭口。

    轩辕真人淡淡地看着胡珩,“还不肯说?那就去跟官府说吧。”

    “我说!”胡珩叫了起来,这一刻,他再也不敢犹豫了,“我……我跟李永生结怨,其实是因为,我一个朋友被他送进了捕房,我想报仇。”

    直到此时,他还想遮掩一二,不过李永生何等人物?少不得冷笑一声,“你的朋友……开玩笑,是荆王的暗子才对吧?”

    “当然不是荆王的暗子,”胡珩叫了起来,“是丁经主的族人!”

    得,他这一句话,令所有的人都沉默了,良久,李永生才叹口气,“你的意思是说……跟荆王勾结的,是丁真人?”

    现场的气氛,再次凝固了,李真人甚至不怀好意地看了严捕长一眼。

    关键的时候,该灭口就得灭口,丁青瑶勾结荆王,这消息一旦传出去,玄女宫都危险了。

    “是我的错,都是我的错,”胡珩惨笑一声,如果可以的话,他宁可此刻就自裁。

    但是到了现在,自裁都是一种奢望了,他一旦死了,很多事情就没办法说清楚了,就真的成了玄女宫的罪人。

    此时他不交待也不行了,于是开口发话,“怎么说呢?丁经主有个族人,前些日子来朱雀城,觉得赵师妹酒家开得很是不错……”

    这个时候,他不会再搞什么春秋笔法了,有一说一有二说二。

    甚至连丁朝晖择人不当,丁家人在酒家上下其手,因而被报送进捕房,这些事他都说了。

    当然,他会强调这不是丁经主的意思。

    一席话说完,众人相对无语,玄女宫的脸,简直都被你丢尽了!

    轩辕真人狠狠地瞪他一眼,又看向严捕长,阴森森地发话,“你早就知道,李永生送了几个小二进捕房?”

    “我是知道,但是……但是我哪里想得到,李永生会为此被偷袭?”严捕长觉得自己冤枉透了,“偷东西被抓,也不该这么报复吧?”

    轩辕真人眉头一皱,冷冷地发话,“你既然已经知道是报复了,还留在这里做什么?”

    握草,真是翻脸不认人啊,严捕长无语地翻一翻白眼,“我还有问题没问呢,他跟李永生有仇,不代表他就不能跟荆王勾连,这是两码事好不好?”

    轩辕真人无语了,这个逻辑漏洞被对方发现,他也不能撵人了,于是有气无力地一摆手:你问吧。

    严捕长看向胡珩,淡淡地发问,“你跟李永生的仇,大到足以令你不听经主传道,专门去堵截他?”

    胡珩这次是彻底没脸了,少不得又吐出了自己曾经袭击李永生的同年的事情。

    李真人实在忍无可忍了,站起身冲着胡珩就是一记耳光,然后头也不回地走了,“此事处理完,然后回经主院领罚!”

    他恨的不仅仅是胡珩对同门下手,也不仅仅是对普通无辜者出手,他还恨这一切经过,被外人看了去——你真出息啊!

    严捕长不受他的影响,又问一句,“那你要带走李永生,要带去哪里?”

    “现场那么多人,我总不可能在现场说,”胡珩悻悻地回答,“总要顾忌玄女宫的脸面。”

    “哈,脸面?”轩辕真人气得大笑一声,“你也知道脸面?那你有没有想过,赵欣欣也是玄女宫弟子,是你的同门?勾结外人对付同门,这就是你的脸面?”

    胡珩不敢做声,心里却悻悻地嘀咕,同门又如何?不同命啊,我这堂堂司修,还是出任务的时候才有机会借用储物袋,赵欣欣没有筑基,却是能拿储物袋送朋友了。

    她这么有钱,大家占点便宜,不行吗?

    见他不做声,轩辕真人又看向严捕长,“你也不用再问了,此事,我玄女宫自会调查,然后给捕房一个交待。”

    “我也不想再问,”严捕长苦笑一声,站起身抬手一拱,“听了很多不该听的东西,我肯定会守口如瓶。”

    “你知道就好,“轩辕真人冷哼一声,“玄女宫你也是有牵挂的。”

    严捕长跟李真人一样,冒雨仓皇离去,在场的人却谁都没有心思说话。

    良久,轩辕真人冲着李永生微微颔首,“此次错怪你了,你可以离去了。”

    得把外人清走,玄女宫才能内部处理问题。

    李永生缓缓摇头,“抱歉,轩辕真人,我还是想搞清楚,有没有荆王的授意。”

    轩辕真人看向赵欣欣,良久才叹一口气,“小赵你信得过我吗?”

    “我自然信得过真人,”赵欣欣点点头,“您将人带回去调查好了。”

    轩辕真人斜睥李永生一眼,发现他没有反应,心说果然还是英雄难过美人关。

    玄女宫一行人离开了,就像他们来时一般,极为迅速。

    赵欣欣斜睥李永生一眼,笑吟吟地发话,“我发现你这家伙,真是坑人没商量。”

    “我当时留影,也只是图个有备无患,”李永生端起茶杯喝一口,慢悠悠地发话,“若不是他们太过贪婪,得寸进尺,我也算计不了他们……被坑的,都是自找的。”

    “哎,总算能喘口气了,”赵欣欣也端起茶喝一口,“刚才三个真人六个司修,我都不好意思喝茶,你猜他们会怎么处理?”

    “我哪儿知道?”李永生笑着摇摇头,“要看你玄女宫的规矩了。”

    “杀了那厮才好,”老妪冷哼一声,“敢惦记九公主的产业,纯粹是找死!”

    “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天下攘攘,皆为利往,”李永生不以为意地笑一笑,“九公主现在就是会走路的人形灵石,大家当然要一拥而上。”

    “你才是会走路的灵石!”赵欣欣哭笑不得地瞪他一眼,“李掌柜,给你个任务,牺牲一下色相……你看成不?”

    “我没有色相,”李永生断然拒绝,他抬手摸一下脸上的疤痕,摇一摇头,“破相倒是有……别让我联系杜晶晶啊。”

    “咦,”赵欣欣讶然地看向他,上下打量两眼,“小李子你现在越来越聪明了啊。”

    滨北双毒交换一个眼神,都看得到对方眼中的无奈:九公主现在跟李掌柜,也越来越熟络了,连玩笑都随便开。

    两人可是没想到,这是九公主碍着他俩在呢,否则根本就不是熟络,而是亲昵了。

    “这用得着猜吗?”李永生很随意地回答,“寮房执事,当然能帮你关注调查过程,除非经院坚持他们亲自处理。”

    “经院内部处理?想得美,”赵欣欣不屑地哼一声,“他们敢这么做,我就去找栗化主告状。”

    “你看,你有化主撑腰,我觉得寮房会公正处理的,”李永生干笑一声,“那么,我何必牺牲这个……破相?”

    赵欣欣摇摇头,“你想错了,我只是想知道,另外三个对你动手的是谁……咱早知道了,就好做提防。”

    碍于滨北双毒在场,李永生也不好多说,而是抛过去一个眼神——我去找杜晶晶,你不生气?

    赵欣欣微微颔首,我不生气,不过她的眼神中,却带着浓浓的警告的味道:你别玩火。

    李永生笑一笑,转身向聚灵阵方向走去,“这也不急在一时,今天的修炼又被打断了,真是倒霉,就不能消停点儿吗?”

    还真不能消停,当天晚上,杜晶晶冒雨不请自来,找到了李永生,神色肃穆,“能不能跟严捕长说一声,这只是个误会?”

    李永生顿时不高兴了,“跟荆王勾连,你当这是民事纠纷,说撤状子就撤?”

    “确实是误会,”杜晶晶一摊手,郑重其事地发话,“我们已经抓了三个荆王的密谍,搜魂得知,荆王有强行带走你的意思,不过……执行人不是胡珩他们。”

    “已经抓了三个密谍?”李永生愕然,这玄女宫的人办事,效率还真高。

    不过想一想也是,道宫敕牌弟子跟亲王勾结,这性质真的很严重,一旦处理不好,玄女宫都有可能被其他三大宫联手惩处。

    “密谍可以交给官府,也算玄女宫自证清白,”杜晶晶一本正经地发话,“你心里知道,这是你自己搞出来的,现在下台阶,最好不过了。”

    一个声音在不远处响起,“其他的三人是谁?”

    (三更到,召唤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