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寻情仙使 > 第四百五十三章 多大仇(二更)
    “荆王……教化民众?”李真人哭笑不得地摇摇头,“这话谁信?”

    话刚说完,他就看到寮房的两名真人眼睛一亮,若有所思的样子——我去,有名堂?

    他是经院的真人,平日里就是精研各种理论,最近两年并没有出山,并不知道收音机。

    可是寮房的两位真人,跟外界接触得极多,对收音机这新鲜玩意儿并不陌生,尤其是一听到“教化民众”四个字,以两人的老辣,马上就反应过来这是怎么回事了。

    “这‘教化’二字,怕是改为‘煽动’更好一点,”另一名寮房的真人毫不客气地指出了这一点,他是道宫的人,点评朝廷事务,一点压力都没有,倒是有些鄙夷。

    轩辕真人则是侧过头,若有所思地看着李永生:荆王若是为这个理由延揽此人,那绝对说得过去。

    想到这里,他忍不住感叹,这小家伙果然厉害啊,弄出这么一个东西来,还琢磨出了新鲜的用法,竟然连荆王都要来相请。

    这还是他不知道京城的情况,否则更是要为李永生的奇思妙想所震惊了。

    轩辕真人不知道京城的情况,可是有人知道,一名司修刚从京城回来,看到李真人一脸的茫然,少不得将嘴巴凑过去,低声嘀咕几句。

    这一次,李真人再看向李永生的眼神,就不仅仅是愤恨了,居然还夹杂了一丝丝的骇然!

    不过他心里还是有些不服,心说不过就是个传声器,我玄女宫有真君在,何须这种东西?

    他却刻意忽略了,官家也是有真君的。

    轩辕真人愣了好一阵,才看向严捕长,“你可有证据,荆王曾经延请李永生?我说,你这是什么表情……嗯,杜执事?”

    “握草!”严捕长悲愤莫名,大喊一声,然后看向李永生,“你也看到了,我实在被逼无奈……展示你的证据吧。”

    那块录了音像的留影石,早就上交给朱雀城捕房了,不过交证据的时候,李永生当众复制了三份,严捕长等人并没有阻止。

    复制的留影石,效果就很差很差了,但是依旧能看得出荆王府派来的三人,以及李永生那斩钉截铁的话。

    “……不用考虑了,我不可能答应荆王殿下的请求,我也重复一遍,这不是钱的问题。”

    在场的玄女宫众人,齐齐默然了,良久,李真人站起身来,“我去找胡珩!”

    “坐下!”轩辕真人不耐烦地发话,他的眉头皱做一团,“你这么一走,就更说不清楚了!”

    不愧是寮房的副头,他瞬间就判断出来了,只要李真人敢离开,严捕长就能扣个“串通口供”的帽子上来。

    李真人也不傻,一听这话就明白意思了,于是颓然地坐到石凳上。

    还是轩辕真人有办法,他侧头看向李永生,淡淡地发话,“我知道这是你的设计,恭喜,你成功了,我玄女宫不追究你伤人的责任了……说吧,你和胡珩到底是什么恩怨?”

    “我也很奇怪啊,若不是受荆王指派,那么……我到底哪里得罪了他,”李永生似笑非笑地发话,“不如你们去问问他?”

    轩辕真人冷冷地看着他,并不说话。

    现场一片寂静,空气沉闷得像是要凝固了,只听得到亭子外沙沙的雨打树叶的声音。

    “轩辕真人,我认为,还是问一下胡珩吧,”赵欣欣幽幽开口,打破了寂静,“这两天丁经主讲道,他居然放弃这种机会,去袭击李永生……我也是很奇怪呢,这得多大的仇?”

    这话又是重重的一刀,显然是要坐实胡珩勾结荆王一事。

    李永生点点,再次补刀,“没错,当时他是要带我离开,也不知道要带我去哪里。”

    胡珩若是在现场,肯定会气得吐血——我不带你离开,难道要当着那么多人,表示我玄女宫弟子的鼠肚鸡肠?

    至于说选择讲道的时间袭击,也好理解,胡珩邀请赵欣欣前往经院失败,又被李永生再次抢白,他就打定主意,要再收拾那刘姓制修一次。

    ——我倒要看看你,能不能一而再再而三地连累同年!

    刘姓制修在百粤是有差事的,不可能在朱雀城久待,所以胡珩判断,既然赵欣欣知道了丁经主讲道,那么此人若是想离开,十有要选择这两天。

    事实证明,他猜得没错,李永生也确实是选择了这样的日子。

    不过,既然李永生亲自出面护送,胡珩当然不会再为难刘学长——有正主儿在,他何须对付旁人?

    只是他没想到,自己已经很高估了李永生的实力,并且还防备那北极宫的女修跟他一起出现,所以摆下了偌大的阵势,哪曾想,还是被对方打得屁滚尿流。

    这两记补刀,彻底让轩辕真人失了章法,他犹豫一下,看向赵欣欣,抬手递出一块令牌,“看来只能麻烦你的人,去通知一声胡珩了……要他速速前来酒家。”

    原来胡珩就在朱雀城将养,而且是在水月庵旁边的别院。

    不多时,滨北双毒带着胡珩来了,他右半个身子包得跟粽子一般,原本就极为白皙的面孔,白得有些发青了,异常憔悴。

    他冲轩辕真人微微一弯腰,“见过真人。”

    “好了,不要搞这些虚礼,”轩辕真人一摆手,“说一说,你跟李永生是怎么结怨的?”

    嗯?胡珩可是没想到,李永生给他扣了一顶偌大的帽子,他犹豫一下,方始缓缓发话,“我也不知道啊,我就来见过赵师妹一次,他似乎有些不喜。”

    “那就值得你邀请一个真人,三个司修去拦截他吗?”李真人怒吼了起来,“就这样还打不过,玄女宫的脸,真是被你丢尽了!”

    严捕长不满意了,尼玛你这么裸地泄露消息,真的好吗?他哼一声,“李真人,你说得有点多了。”

    李真人扭头过来,狠狠瞪他一眼,“我教训经院弟子,关你屁事!”

    严捕长也光棍得很,直接站起身来,“既然不关我事,那我现在就离开……来,你再叫杜执事来拦我!”

    杜晶晶扯动一下嘴巴,我说,这关我什么事儿啊。

    “严捕长息怒,”轩辕真人不得不出声,又看一眼李真人,“你不要说话了……胡珩,实话实说,你因何跟李永生结怨?”

    胡珩直接就懵逼了,“轩辕真人,是他伤了我,伤了玄女宫弟子,怎么反倒问起我来了?”

    道宫中人从来都是护短的,只要有外人伤了道宫弟子,错非十恶不赦的大罪,肯定是先拿下外人再说。

    “呵呵,”赵欣欣轻笑一声,倒也没有说别的。

    轩辕真人冷冷地看他一眼,心里失望透了,“原来果真邀请了三名司修和一名化修,那你交待吧,你如何跟荆王勾结的?”

    “什么?”胡珩叫了起来,他愣了一愣之后,一蹦老高,根本顾不得重伤在身,“我怎么可能做那种事?”

    “不可能吗?”轩辕真人冷笑一声,“你连听经主讲道的机会都放弃了,专门去埋伏李永生……你俩有多大仇,至于你这么去做?”

    “我……”胡珩顿时无语了,这里面的因果,他真的没办法说啊——想要帮助丁家人强占赵欣欣的产业,他合适说吗?

    要知道,赵欣欣也是玄女宫弟子,勾结外人算计本门弟子,这是大忌。

    而且赵欣欣身后不是没人,有栗化主给她做主呢。

    尤为要命的是,他做这些事,并不是奉了丁经主的命令,丁青瑶还没有无聊到这种程度。

    他只是想讨好丁朝晖,如果丁朝晖能跟经主说点什么,他冒这一次险就太值得了。

    他犹豫半天,还是不敢说出自己的算计。

    但是轩辕真人已经有点不耐烦了,“说不出来吗?那你说吧,跟荆王是如何联系的。”

    “我真的没有啊,”胡珩哀嚎一声,愣了一愣之后,他看向李真人,皱着脸哀求,“李真人,能借一步说话吗?”

    他讨好丁朝晖的想法,并没有跟外人提起,原因也很简单——能借此讨好丁经主,何必跟外人分享?

    可是现在,他却不得不向李真人求助了,勾结荆王的罪名,哪里是他能背的?

    然而,李真人是彻底觉悟了,他为了维护这个经院弟子,已经非常尽力了,都弄出来不少笑话,被轩辕真人呵斥也不止一次,大失面子。

    现在他见对方说话吞吞吐吐,却是再也不肯掺乎了,勾结亲王阴谋颠覆朝廷啊——尼玛这罪名谁爱背谁背,绝对不关我的事。

    所以他冷哼一声,“有话,就站在这里说,玄女宫弟子,没有什么见不得光的事!”

    一边说,他一边瞥严捕长一眼,暗示此人在场,才是事情的关键——小胡啊,我也只能帮你到这里了。

    这货在场,我才没法说啊!胡珩心里真是别扭极了。

    他的心思,赵欣欣一方的人知道,他也不怕跟轩辕真人明说——反正是玄女宫内部的事儿,做差就做差了,该怎么处理我,就怎么处理好了。

    但是被官府的人看了热闹去,这就成了玄女宫的耻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