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寻情仙使 > 第四百五十二章 挖坑(一更贺盟主冷血动物)
    李永生讶然地看着李真人,“胡珩我当然见过,不过,昨天有他在?”

    他是打定主意不认账了,谁让你丫黑巾蒙面,活该!

    李真人被噎了一个半死,不过他此来,也不是来讲理的,“他们让你跟着走,你为什么不跟他们走?”

    李永生怪怪地看着他,那是看白痴的眼神,“四个司修加一个化修,让我跟着走……换了你是我,你会跟着走吗?”

    李真人脸一沉,“这就是你跟真人说话的态度?小子……”

    “好了李真人!”轩辕真人有点受不了啦,他大声发话,“此行是我寮房的差事,你想接手也可以,让我们先走行吗?”

    李真人不做声了,他只顾生气,却没注意到,自己有点喧宾夺主了。

    轩辕真人不跟他一般见识,而是看向李永生,“昨天你在什么地方出手的?”

    李永生老老实实地回答,“城南三十多里处。”

    轩辕真人又问,“你好端端地不在酒家,跑那里做什么?”

    这才是个问话的样子!李永生又老老实实地回答,“我一个同年要回百粤郡,我相送一程。”

    轩辕真人又问几个问题之后,突然发问,“你区区一个司修,怎么能打得过四个司修加一个化修?”

    李永生微微一笑,“呵呵,这是我个人的私密,我只会对官府说。”

    这尼玛丢人啊!轩辕真人觉得脸有点热,他只知道,宫中有两个弟子受伤了,却没想到,是四个司修加一个化修,围攻眼前的年轻人。

    围攻也就罢了,居然还被伤了两个,一点便宜没沾着,尼玛这就是我上宫弟子?

    他心里暗恨,脸上还不能表达出来,“你确定,是你一个人打他们五个,没有帮手?”

    “我确定,”李永生很干脆地点点头,“我又不知道他们是玄女宫弟子,动手的时候没压力。”

    合着玄女宫弟子只能靠山门的威名取胜?轩辕真人越发地不能忍了。

    不待他说话,李真人又问一句,“除了伤了的这俩,那三人你也没看出来历?”

    他也觉得丢人,就想着自家的两名弟子,会不会被猪队友连累了。

    李永生不回答他的问题,而是看向轩辕真人——你才是主事的。

    轩辕真人微微一扬下巴:你回答这个问题。

    “我都没看出来历,”李永生很干脆地回答,“不过,我已经将断臂的那俩人的鲜血收集,送到了朱雀城捕房。”

    “你伤了我玄女宫弟子,还敢报官?”李真人愕然发话,他可不信李永生没看出来,伤的是玄女宫弟子。

    “我当然要报官,”李永生淡淡地回答,“前几日荆王招揽我未成,然后我就被人拦路,这里面肯定有说法。”

    轩辕真人和李真人闻言,齐齐惊呼一声,“荆王?”

    李永生点点头,“没错,荆王,我还有证据。”

    “拿来我看,”轩辕真人迫不及待地发话,若是胡珩勾连荆王的话,玄女宫非但不能出头,反而要配合官府行事,否则的话,其他三大宫都不会答应。

    李永生看着他就笑,也不说话,不过他的眼神已经清楚地表示出了他的意思:你觉得合适吗?

    轩辕真人反应过来了,这种事真的是超出了自己的责任范围,于是他看一眼李真人,“李真人,胡珩到底因何跟李永生结怨?”

    “我也不知道啊,”李真人觉得自己冤枉透了,他问过胡珩,但是胡珩含含糊糊地表示,就是一点小纠葛。

    说实话,他当时根本没有继续问的兴趣,不管怎么说,伤了我玄女宫弟子,就是大错。

    轩辕真人又看向李永生,“他如何跟你结怨的?”

    “一点小纠纷吧,”李永生这答案,也是跟胡珩不谋而合,“我觉得没准是荆王的手段,以便有理由报复我不听从他,这谁说得准呢?”

    轩辕真人的脸黑了下来,半天才说一句,“小子,我警告你啊,别玩火。”

    他已经猜出来了,这没准是李永生坑胡珩的手段,这年头没几个傻瓜。

    “呵呵,”李永生不屑地冷笑一声,“轩辕真人,是我被别人拦路,不是我拦别人的路;是我被别人围攻,不是我围攻别人,这也叫玩火?”

    李真人冷哼一声,“你们的恩怨,肯定是其他方面的……而且是你做差了。”

    他说得不全对,但是大家都是自由心证的高手,推断出真相真的不难。

    “随便你怎么说,”李永生不以为意地回答,然后站起身子来,“我得去一趟捕房,告诉他们最新线索,诸位,广告之后……不,我一会儿就回来。”

    “站住!”李真人急了,大喊一声,“谁让你走了?”

    “我是养正室的小吏,皇命在身!”李永生侧过头,冷冷地看着他,“李真人,你真的要阻挠官府办案?”

    “好了,你稍等一下,”轩辕真人发话了,“不知你得了什么最新线索。”

    “呵呵,”李永生笑了起来,“这还用问吗?涉嫌勾结荆王绑架我的人,可能是玄女宫弟子……这都是你们说的。”

    “握草,”李真人恨恨地吐出两个字,却也没有其他的举动。

    轩辕真人也头大如麻,虽然荆王尚未正式举兵反叛,但是玄女宫就在三湘郡,家门口的事情,能不清楚吗?

    他顿了一顿,看向了赵欣欣,这时候他能说动的,就是这个玄女宫弟子了。

    “小赵,宫里的情况你也知道,勾结荆王是不可能的,安顿一下你的掌柜,给我点时间,我去查一下,你看可好?”

    赵欣欣迟疑一下,一脸不情愿地点点头,“好吧,我也是玄女宫的一份子,需要多久?”

    轩辕真人很干脆地回答,“马上,很快的……”

    果然很快,朱雀城虽然是官府当家,但是早就被玄女宫渗透得有若筛子一般了。

    不多时,轩辕真人就跟严捕长一起进来了。

    严捕长会做人,不卑不亢地一拱手,“见过两位真人。”

    另一名寮房的真人摆一摆手,并不说话,李真人出声发问了,“严捕长,我们酒家的掌柜,昨天报了什么案子?”

    “呦,李真人问的是这个啊,”严捕长笑眯眯地摸一下下巴,然后眉头一皱,看向轩辕真人,“这事儿……我是该跟寮房谈,还是跟经院谈,您得给我一个章程啊。”

    “握草,”李真人的脸色黑了下来,“小家伙,你最近长本事了啊。”

    玄女宫大部分弟子,都认识这严捕长——丫就是玄女宫和官府之间的纽带。

    李真人甚至知道,严捕长介绍了两个人入玄女宫,近水楼台先得月,严捕长的工作压力很大,但是也能弄到好处。

    严捕长见他这么说,只能无奈地一摊手,看向轩辕真人——他修为虽然不高,但是职责所在,不需要怎么害怕李真人,不过,他也没必要去招惹人。

    这个动作的意思就是:咱办事能有点规矩吗?

    轩辕真人心里暗骂李真人,真是给玄女宫丢人,可是当着外人,他还不能这么说,只得轻咳一声,“李真人有些其他原因……李掌柜昨天向捕房报官了?”

    “报了,送人的时候,路遇劫匪,”严捕长很干脆地回答,“他杀伤了两人,还将两人的气息采集了回来,我们已经上送郡房了。”

    “上送郡房了?”轩辕真人的眉头微微一扬,“没搞错吧,他不是没事吗?你还上送郡房?”

    朱雀城虽然是在三湘郡内,却是归百粤郡管的,若是气息上送到三湘郡,玄女宫或许能想点办法出来,可是送到百粤郡捕房,那还真是麻烦。

    “这个事儿……有些要紧,”严捕长吞吞吐吐地发话,“不方便明说。”

    涉及荆王的事情,别说他不方便说,当时他都后悔听了。

    轩辕真人的脸沉了下来,握草,不会真让这掌柜的说准了吧?

    于是他一侧头,看向不远处的杜晶晶:轮到你开口了。

    杜晶晶不仅仅是巡寮执事,她还有一重身份,是曲阿杜家的人,她冲着严捕长微微一笑,“严捕长,这里又没有外人,说一说呗。”

    严捕长也知道此女特殊之处,他不怕跟玄女宫坚守原则,但是这位还能调动家族之力,他是一点都不愿意招惹。

    其实这也不是什么大事!他安慰自己一下,然后开口,“这个事儿呢,前些日子荆王殿下派人邀请李掌柜就职,被李掌柜所拒,然后没过几天,李掌柜就遭遇袭击了。”

    我去!在场的玄女宫中人齐齐一愣:还真是这样?

    李真人又忍不住了,“就他……荆王会专门邀请他出山?”

    轩辕真人不满意地看他一眼,又看向严捕长,“未知……荆王看重了李掌柜什么长处?”

    “你这简直是难为人嘛,”严捕长不满意地抱怨一句,“我是朝廷的捕长,又不是玄女宫的捕长,这般机密,如何能泄露?”

    轩辕真人淡淡地看一眼杜晶晶,“杜执事?”

    “好了好了,”严捕长气得叫了起来,“翻来覆去也就这两招……李永生是收音机的发明人,荆王殿下发现,广播电台能有效地教化民众,所以来请他。”

    (为盟主冷血动物之水母加更,顺便求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