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寻情仙使 > 第四百五十一章 不愧博本第一人
    就在李永生斩落第二条臂膀的同时,化修动了,他一抬手,一道白光打出。

    李永生一转身,躲开了来自化修的攻击,然后毫不犹豫地冲向唯一没有受伤的司修。

    这名司修是名女子,见他来势汹汹,吓得尖叫一声,转身就逃。

    化修的白光打空,身子一闪,来到李永生面前,手中多了一柄长剑,当胸刺向他。

    与此同时,逃开的女司修一扭腰,一抖手,三道红芒打向了他。

    李永生根本没有管那红芒,抬手就迎上了化修的长剑,同时一抖手,一团黑雾打向对方。

    三道红芒击到他身上,只见白光一闪,他硬生生地扛了下来。

    而他的长刀跟对方的长剑碰撞,也是硬碰硬,倒是那长剑哀鸣一声,似乎有点受损。

    不过就在这个时候,胡珩已经从断臂的疼痛中清醒,他怒吼一声,“找死!”

    怒吼的同时,他打出了一个白点,那白点速度奇快,视线根本看不清楚,直接穿过了李永生。

    但是那些能看清楚的人,反倒是会赞叹李永生的身法,那奇快的一击,化修都未必躲得过去,可李永生身子奇快地晃了一下,硬生生地避了过去。

    “这李掌柜硬是要得啊,”四通车行的车夫赞叹一声,他载人去过我们酒家,知道李永生,见他如此勇猛,忍不住感叹一句。

    “他要糟糕了,”一名乘客丢一颗松子进嘴里,点评一句。

    此人是高阶司修,倒是看到了李永生的不凡,但是他的看点不在这里,他看到的是,被斩断膀子的司修都开始反击了,“唉,没能一鼓作气拿下来。”

    识得他的人都知道,此人是朱雀城大名鼎鼎的独行客,曾经力斗化修不落下风,战力非凡。

    他的分析也很有道理,李永生只是打了对方一个冷不防。

    虽然造成了重大的杀伤,目前还有一个司修躺在地上打滚,但是两名断臂的司修,加上一个完好的女司修,再加上一个化修……什么样的初阶司修,能挡住这样的围攻?

    老司机了,看清这点东西,还是没有问题的。

    然而,现实教育了老司机,李掌柜的一团黑雾,打中了化修。

    看得出来,化修原本是想硬挨这一击,拿下对方的,但是他身上的白芒连闪几下,整个人也僵在了那里。

    就在李永生再一刀斩下的时候,化修终于动了起来,他刻不容缓地躲过了这一刀,身子没命地向远处蹿去,嘴里大喊,“风紧……扯呼!”

    女司修又打了一道白芒,冲着李永生而去、

    李永生本来想追击化修的,但是那胡珩的手段,令他有点忌惮问心钉是可以无视距离的,他追过去缠斗的话,万一胡珩判断对了位置,一记问心钉打过去,够他喝一壶的。

    而女司修这一道白芒,也有文章上面隐隐有空间之力。

    他刚才能硬扛女司修的三道红芒,但是这道白芒不能硬扛这尼玛是一张网!

    硬扛的话,那个成语怎么说来的?自投罗网!

    他身子微微一闪,让开了这一张网。

    哪曾想这女司修也相当了得,大网落空之后,直接将其他三个司修卷了起来,一转身,没命地逃走了。

    那逃跑的速度,也是令人叹为观止。

    李永生愣了一下,也没追赶,而是四下走一走,挖了几块沾有鲜血的泥土。

    他想捡拾断臂,但是很遗憾,那两位都把断臂带走了有灵药的话,接续断臂还是很方便的,比令断臂重生要容易很多。

    将泥土收起来,李永生走到车前,一抬手,笑眯眯地打一个招呼,“刘学长,一路好走,我就送你到这里了。”

    刘学长早就看傻了,他知道李永生很强,号称博本院第一人,而且结业还不到一年,就晋阶初阶司修,倒也配得上第一人的称谓。

    但是众目睽睽之下,以一己之力,力败四个司修加一个化修……你这么厉害,你妈妈知道吗?

    不过不管你再厉害,也是我的同年,刘学长挤出一个笑容,“永生好样的,身为博本院的修生,我以你为荣!”

    “是我连累学长了,”李永生笑着发话,“你们快走吧,他们是冲我来的,我在这里等一会儿,不会影响到你们。”

    车夫二话不说,就驱动马车走了,走出老远之后,才感叹一句,“握草,怪不得我们酒家那么大名头,你们看这李掌柜,生猛成什么样了……”

    李永生在原地等了半个多时辰,不见有人来,倒是张木子骑了一匹快马,赶了过来,见到他之后就是一怔,“我来晚了?”

    “没有!”李永生摇摇头,“我正他们来报复呢。”

    等待的结果可想而知,又等了半个时辰,两人相伴往回走,张木子一路抱怨,说李永生不够意思,“怎么就不等我,偷偷地跑了?”

    “一群土鸡瓦狗而已,”李永生不以为意地笑一笑,“你要来了,没准他们就不敢露面了。”

    事实证明,他这话说得有些错了,人家不是土鸡瓦狗,是有组织的。

    第二天,就有玄女宫的人来到了我们酒家,三个化修六个司修。

    六个司修里,有一个是李永生的熟人巡寮执事杜晶晶。

    事实上,带队前来的,就是寮头的副手,一个姓轩辕的中阶化修。

    寮头是专管客房事宜的,属于十八头之一,比五主的级别要差一点。

    轩辕真人带队来到我们酒家,传唤李永生,并令闲杂人等回避。

    他也不说那些虚的,而是直接发问,“昨日你做什么去了?”

    李永生还没回答,闻讯而来的赵欣欣不满意了,“轩辕真人,这酒家是我的,您隔开我问掌柜,有什么说法吗?”

    轩辕真人对赵欣欣很和蔼,他笑一笑回答,“我哪儿敢刁难你?你是栗化主的弟子,我可惹不起,主要是有弟子投告,李永生恶意伤害本宫弟子。”

    寮头其实只负责客舍,为玄女宫弟子出头的事儿,轮不到寮房,但是玄女宫对外的机构,除了化主院和堂主院,就是寮房了。

    说白了,玄女宫没有专门的、负责对外惩戒的机构。

    能负责这一方面的,除了化主、堂主和堂头,就只有寮头了。

    而其中以寮头最为专业,毕竟寮房有“巡寮执事”的设置,负责巡查和处理纠纷。

    所以轩辕真人此来,程序上是一点问题都没有。

    赵欣欣愕然地看向李永生,“你竟然敢伤害我玄女宫弟子?”

    “哪儿有?”李永生一摊双手,很无奈地回答,“我一向很本分的。”

    “是吗?”一个面白无须的化修冷笑一声,“那你说一说,你昨天做了些什么。”

    此人也姓李,是经主院的。

    “我又不是玄女宫的人,为什么要跟你说?”李永生微微一笑,“你若怀疑我做了什么,请出示证据,否则的话,还请找捕房的人来问我。”

    这话一点没错,玄女宫在朱雀城是实力超群,但是日常事务的处理,还是归官府管,如果玄女宫想处置道宫外的人,最好先拿出证据。

    经主院的李真人咬牙切齿地发话了,“你昨日连伤我宫中两名弟子,敢说没有吗?”

    “啊?”李永生闻言,大惊失色,“我昨日确实是杀伤了两名拦路的歹徒,不成想,竟然是玄女宫弟子?”

    “你!”李真人眉头一竖,就有动手的样子,“你竟敢辱我玄女宫?”

    “好了,换个地方说,”轩辕真人冷哼一声,“李真人你也稍安勿躁,赵欣欣也是玄女宫弟子,先把情况问清楚。”

    赵欣欣主动将一行人请进了园林。

    轩辕真人负责巡寮,对气息的波动再熟悉不过了,才一进园林,他就眉头一皱,看向一个方向,然后收回目光,递给赵欣欣一个狐疑的眼神:那里有聚灵阵?

    赵欣欣微微颔首,没错,就是聚灵阵。

    我去,竟然连聚灵阵都架设起来了!轩辕真人有点无语,你父王和栗化主得多偏心啊。

    聚灵阵可不是一般人能玩得起的,尤其是高级一点的聚灵阵,更是少见,想一想摩天岭就知道了,那是邵真人建立的子孙庙,都只有一个粗疏的聚灵阵。

    直到李永生去了,才改动了聚灵阵,有助于邵真人二弟子冲击化修。

    众人选一个亭子坐了,轩辕真人出声发问,“你怎么敢污蔑玄女宫弟子为歹徒?”

    “他们黑巾蒙面,也没穿道袍,我怎么知道是玄女宫弟子?”李永生翻一个白眼,“他们将我和四通车行拦在半道上,还要动手,这不是歹徒是什么?”

    轩辕真人想给赵欣欣点面子,问话相对还算客气,“他们没有亮明身份?”

    “哪里有,”李永生一摊手,“四通车行的人可以作证,他们真的没亮明身份,就是让我跟他们走。”

    经主院李真人黑着脸发问,“你敢说不认识胡珩?”

    他此来是为胡珩出气的,但是具体的经过,他还真没了解,只知道胡珩和李永生有旧怨,路上遇到了,李永生痛下杀手,于是胡珩就悲剧了。

    事实上,李真人也没打算了解经过,敢对玄女宫弟子出手者,虽远必诛!

    玄女宫弟子就算犯了错,也该宫中出手处置,别人还真不配!

    (有书友希望永生大杀四方,说缺少革、命的勇气,愧对仙侠精神,那啥……要观风使造反?请先看简介,不要和作者战设定好吗?仙侠小说也可以有很多种写法的。最后,求。)(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