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寻情仙使 > 第四百四十八章 荆王府来人
    。

    李永生也是无语,说实话他是很想替刘学长报仇的,不管是从同年的角度上讲,还是不满意丁朝晖的嚣张,但是苦主不配合,他也就只能暂时搁置了。

    其实到现在为止,他还不知道是胡珩干的,还是丁朝晖干的,就算报官,也不过是恶心对方一下,倒不如坐观其变了。

    他想像得到,对方不会仅仅打断一个制修的腿,就算了结了,肯定还会有别的动作,那他索性在酒家坐等了。

    倒是很快有人上门了,第三天下午,天上下着小雨,李永生正在聚灵阵里修炼,赵欣欣过来了,“有人找你。”

    李永生运行完一个周天,也不起身,耷拉着眼皮坐在那里缓缓发话,“我说,正好你没修炼,你接待一下就行了。”

    “人家是来找你的,”赵欣欣强调一遍,“人家找的不是我们酒家。”

    “咦?”李永生睁开了眼,却是依旧懒得起身,“我正在紧要关头呢,他们是从哪儿来的?”

    “我不知道,他们也不说,”赵欣欣很无奈地回答,“一定要见了你才说。”

    李永生叹口气站起身来,“你是不是怕我修为进展太快,总要给我找点事?”

    “我还奇怪呢,”赵欣欣不满意地哼一声,“来我们酒家找你,真是不给我面子。”

    来的是一男一女两个中年人,身后还站了一个年轻的跟班。

    男人是化修,女人是司修,身上的气场极强,一看就知道是运修,年轻的跟班是个高阶制修。

    李永生走进小院,招呼对方在房檐坐下,眼下已经到了梅雨季节,赵欣欣又格外喜欢雨,所以两人来小院之后,他俩一般喜欢坐在房檐下,沏上一壶茶,一边聊天一边赏雨。

    就算待客,一般也懒得进屋了,这里就不错。

    李永生被打断了修炼,心情不是很好,总算看在对方有个化修的份上,沏了几杯茶,然后出声发话,“两位从何处来,找我什么事?”

    “果真卓尔不凡,”男性化修微微一笑,端起茶来随意地喝一口,“我叫吴梓仁,在荆王账下行走,不知阁下对荆王殿下有何观感?”

    “嗯?”赵欣欣本来很随意地在旁边站着,听到这话,忍不住侧头看一眼。

    “我对荆王的观感?”李永生讶异地睁大了眼睛,“你这话问错人了吧,我对荆王能有什么观感?我根本不认识他,谈何观感。”

    吴真人笑着斜睥赵欣欣一眼,“九公主应该知道,荆王殿下真的很无辜,就像英王殿下一般,是被人迫害的。”

    赵欣欣淡淡地回答,“你说的这些,跟我无关,我已经身入道宫了。”

    “吴真人不要说这些无关紧要的话了,”李永生打断了他的发挥,“你还是说重点吧,此来何事?”

    吴梓仁侧头上下看他两眼,微微一笑,“阁下可有兴趣来荆王府效力?殿下一向很看重你,只要你肯来,不吝财货。”

    “呵呵,”李永生笑了起来,“当着九公主的面挖墙脚,真的好吗?我若去王府效力,肯定也是选英王,吴真人你是堂堂化修,跟我们这些小辈说话,就不用拐弯抹角了吧?”

    “那我就直说了,”吴梓仁倒也光棍,“殿下想从阁下手里收购收音机技术,以正视听。”

    收购收音机技术?李永生愣了一愣,才反应过来,“看来你们也猜出京城的手段了?”

    “那是肯定的,”吴真人笑一笑,“伊万国持续挑动边衅,李清明和英王殿下呼声甚高,李清明称自己身体未复……一环接一环,阁下好手段啊,九公主果然独具慧眼。”

    “咦,竟然有这事?”李永生饶有兴趣地发问,“那最后结果呢?”

    你还跟我装!吴梓仁有点无语了。

    近日里京城的广播电台,整天就报道这些消息,英王在黎庶中的口碑暴涨,就连来京城出差的地方官员,也是有点愕然:这是风头变了?

    荆王在京中的眼线,第一时间就发现了广播电台的宣传作用,于是马上联系几个电台,说湘黔边境有土族不稳,荆王显然是独一无二的人选。

    好吧,第一次面对广播电台的威力,荆王府借鉴了一些创意。

    不过非常遗憾的是,几个广播电台表示,这种消息不能播,除非有内阁拍板。

    荆王的人又找内阁了解,才知道目前还没有专门负责管理这一块的机构,几个部门争得很厉害,不过毫无疑问的是,现在想发类似的消息,得经过朝安局审核。

    荆王在朝安局也有暗子,但是很显然,暗子不太够得到这种层面,就算够得到,为了这么一条消息,就损失一个暗子,划得来吗?

    多天持续不断地播报,才能起到效果关于这一点,大家已经认识到了。

    紧接着,荆王的人又惊闻,宗正院正在讨论英王的世袭,于是他们终于意识到,今上好像改变了对英王的态度。

    其实今上的改变,并不出人意料,目前军方未稳,新月国和伊万国蠢蠢欲动,再加上十二亲王投书,再不变的话,中土国要大乱。

    所以对亲王的分化瓦解,那是必然的,只不过,对英王的态度,转变得有点快了。

    荆王发现了广播电台的妙用,对于天家控制电台的手段,也就能理解了,他是一个擅长举一反三的人:你不让我用?切,我自己建个电台,不用你的!

    他的电台会建在三湘,影响力肯定不如在顺天府建电台,但是那又如何?有广播电台宣传的话,起码能帮他经营好三湘。

    搞这个东西,当然最好是联系上发明人,其实吴梓仁心里很清楚,眼前的李永生,不但是发明人,舆情影响黎庶一说,也是此人提出来的。

    甚至对于英王的一系列宣传,也都出于李永生的谋划。

    对于李永生的装傻,吴梓仁微微一笑,“结果可想而知,所以我们觉得,有必要宣传一下荆王殿下的苦衷,让黎庶周知,他们有知情的权利!”

    李永生眨巴一下眼睛,“我一向少介入这些争执,我想你们搞广播电台,不会太难吧?”

    荆王既然有造反的意图,怎么可能没有眼线?

    吴梓仁又是一笑,“难肯定不难,但是既然李小友在三湘,殿下当然要请您帮忙了。”

    荆王的势力,确实掌握了一些广播电台和收音机的技术,但是这个东西比较冷僻,想全盘制作下来,还要克服不少难点。

    最关键的是,荆王想从李永生这里,得到一些造势的技巧。

    不过这话肯定不能明说。(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