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寻情仙使 > 第四百四十五章 作死(二更贺盟主水手135)
    李永生听到这话,顿时就是一怔:怎么冲着我来了,你这么做,真的好吗?

    他这一怔,丁朝晖只当他怕了,所以微微一笑,很有风度地发话,“你不了解我丁家,我不会因此怪你,以后注意点尊卑,年轻人做事要稳,不要那么大火气,老要张狂少要稳。”

    跟我装逼?李永生被说得火了,他呲牙一笑,“不张狂,还能叫年轻人吗?”

    尼玛……丁朝晖被狠狠地噎了一下。

    “你丁家,我还真是了解一点,”李永生不等他说话,就滔滔不绝地说了下去。

    “我现在就请教一句,丁真人,丁家已经横跨了隐世家族、子孙庙、十方丛林三个领域,现在又想往江湖道上插手,这就是你说的不张狂?你有没有搞清楚,自己在做什么?”

    丁朝晖又被噎了一下,甚至他连生气都顾不上,因为……对方好像说得确实有道理啊。

    李永生的话还没完呢,“尤其是,你还想跟英王九公主合作,那就是还要往庙堂里插手,你丁家这么搞,确实不是张扬,那根本是在作死!”

    “你说什么?”丁朝晖脸一沉,一股气势散放了出来。

    高大老者往李永生身前一站,挡住了那股气势,又轻咳一声大家好好说话。

    丁真人怔了一怔之后,又笑了起今天真的是做了恶客。”

    赵欣欣微微一笑,“丁真人说笑了,我们欢迎还来不及呢,丁经主更是我们仰视的准证,就算合作不成,也有人情在的。”

    九公主说场面话,那真是一点问题都没有。

    丁朝晖得了台阶,也不再咬牙切齿,很随意地笑一笑,“那九公主再考虑一下好了,我很有合作的诚意……对了,那厮贪墨了你们多少?我补上。”

    此刻他也不说什么“令其自裁”了,既然不一定谈得成合作,何必当众伤害自家人?

    至于说该如何处理这厮,那就是他们那一支的问题了,他将人带回去即可。

    赵欣欣若是明白事的话,现在她就该表示“些许银钱,算不得什么”,毕竟对她这种身份的人来说,这点钱不值得一提,提出来还不够别人笑话的。

    但是她偏不,而是看向李永生,“这个……我也不太清楚,李掌柜,账上差了多少?”

    李永生有气无力地回答,“两百多两黄金吧。”

    “什么?”丁朝晖听得眉头一扬,两千多块银元,不过是二十多两黄金,到了你嘴里,就成两百多两了?

    他对这种狮子大张嘴不能满意,但是还不能显得自己很在乎钱,于是眉头微微一皱,笑了起来,“合着一天能贪墨一两多黄金,我们酒家……果然是财源滚滚!”

    这就是婉转打脸了,但是李永生似乎没有感觉到,他笑着发话,“那咱们就找几个名头大的账房,一起查一查?我也觉得有点蹊跷。”

    丁朝晖又被噎住了:你小子心够黑啊,这公然查账,我丁家名声就毁了。

    他肯定不愿意查账,但是也不能认这两百多两黄金,大家都知道丁家势大,但是丁家的资源紧张,也是公认的。

    丁朝晖出门游历,身上也没有多少钱,要不然也不会盯上九公主的产业。

    关键是两百多两黄金换一个制修,不值啊。

    于是他轻咳一声,“查账我不懂,回头找他们一支的人来,跟你们查好了。”

    这就是闪人了,这件事我不管了,丁家旁支来查账,丢人的也不是我。

    然而,李永生还有手段等着,他呲牙一笑,“耽误了好久了,我们也不想再等了……现在丁家好歹来过人了,真人您走吧把人送捕房好了。”

    尼玛!丁真人又想骂娘了,送捕房,事情肯定要捅出来,你糟蹋我丁家,也是不遗余力了。

    事实上,丁家子弟在朱雀城被送进捕房,也不是一次两次了,丁家资源少,来朱雀城寻机缘的很有一些。

    但是这次不一样,以往丁家子弟被送进捕房,大家就都觉得,这是破落户,可这一次,丁家子弟入我们酒家的时候,手里拿着太一庙丁都厨的荐书。

    好吧,丁都厨的荐书也不算什么,但是要知道,此人是玄女宫的弟子胡珩送进来的,而胡珩又是在丁青瑶的经院里行走。

    一旦捅到捕房,丁经主的面子上都会有点挂不住。

    可是,丁朝晖是绝对不会出这个钱的,两百两黄金都够买动他杀人了。

    他深深地看李永生一眼,“既然如此,那你好自为之,我知道你是个考虑周全的。”

    说完之后,他一拱手,就施施然走进了雨中,离开了院子。

    “切,”滨北双毒里的老妪不屑地哼一声,“不知死活。”

    赵欣欣笑着摇摇头,“算了,给胡师兄一个面子,放人吧。”

    她是真有点不高兴,不过既然身在玄女宫,她也不想为这点银钱恶了同门不是怕,而是不值得。

    但是李永生不答应,“你给他面子,胡珩也得出个面不是,现在放人算怎么回事?”

    其实他担心的是丁朝晖,那厮此来,明显有点不怀好意,虽然被他一通暗损逼走了,但是对方会不会死心,那还真是难讲。

    既然是这样,这个时候处理丁家人,就不能太软弱,否则知道的人心里明白,这是赵欣欣给同门面子,不知道的没准以为,这是九公主怕了丁家。

    最关键的是,李永生从对方的眼神中,发现了不加掩饰的觊觎没准是想人财两得。

    对于惦记自己老婆的家伙,他怎么可能客气?

    赵欣欣也认为他说得有道理,但是还有个问题,“不知道他什么时候来啊,我总不能一直等着,要不让邓蝶通知他一下?”

    李永生翻个白眼,“没必要,上杆子做的不是生意……你以为邓蝶不会通知他吗?”

    赵欣欣微微点头,“也有道理,那你拿主意好了。”

    “再等两天好了,”李永生笑着发话,声音也不低,足够远处的小二和大厨们听到,“大后天一大早送官。”

    中土国没有非法拘禁罪,但是一直不处理也不行,要知道他们除了关了丁家人,还关了四五个小二,其中两家是本地人,时不时要过来聒噪一下。

    我们酒家是道宫弟子的产业,朱雀城的人也不敢胡来,但是总被人骚扰,也烦不是?

    大后天一大早,李永生就将人带到了捕房,严捕长听说他来了,还专程过来打了一个招呼,待问清楚事情之后,很直接地表示,“你放心好了,谋一追三问题不大。”

    李永生笑一笑,“我可得提醒你一句,这是陇右丁家的,玄女宫经院里,也有姓丁的。”

    “无所谓,多大点事?这种事儿,朱雀城里多了,”严捕长不以为意地回答,“我又不针对什么人,既然吃了刑捕这碗饭,公事公办,咱也不怕人找麻烦。”

    他是做老了的捕快,猜得出来那姓丁的经院中人,十有八九指的是丁青瑶,正是因为如此,他才更不怕,堂堂的四大宫经主,会去捞一个落魄到贪墨酒家银钱的制修族人?

    真还不够丢人的!

    李永生笑一笑,“那就麻烦严老哥了。”

    “你的事儿,我肯定得办利索了,”严捕长笑着回答,他很清楚面前年轻人的份量,撇开九公主的因素不提,这位可是能让朝安局和御林军吃瘪的。

    而前来宣誓的天使公公,都要看这位的眼色。

    然而下一刻,他就是一怔,“那李小友……我去,你司修了?”

    “呵呵,”李永生微微一笑,也不接这话茬,而是一拱手,“麻烦严老哥了。”

    “慢着,”严捕长这次不答应了,他还想搭上这条线儿呢,“李大人,既然见真了,怎么也得请大家喝一顿吧?”

    “回头吧,”李永生一指对方身后,笑着发话,“等这案子结了……现在瓜田李下的,别人容易说闲话。”

    “没问题,”严捕长点点头,“你准备酒钱就是了,尽快给你办。”

    一大早刚交了人,结果下午胡珩就来了。

    李永生正跟人在小院里口角呢,一个本地小二的家人神通广大,居然请了一名去年博本结业的修生,前来说情。

    虽然说李永生不认识此人,但是人家说得清楚博本里的物事,肯定是货真价实的同窗,若不是李永生一直跳级到结业,他还得称人家一声学长。

    学长的要求也不高:这家人退赔了那些银钱,你撤下对此人的状子吧。

    前文说过,中土国是注重道德的社会,小二非法侵占东家财物,这属于道德败坏,传出去就是无赖子,想要说婆娘都不容易。

    酒家的小二做错了事,也很有一些人知道,但是不管怎么说,过了捕房和没过捕房的,那影响绝对不一样。

    当然,一旦过了捕房,就是谋一追几,有罚款的,经济上也会受到影响。

    然而,同样因为是注重道德,黎庶们遇到官司,也可以通过自家的诚意来“私了”事情做差了,但是态度积极弥补,就可以把状子撤回来。

    其实官府也不喜欢治下案子多,那表明教化不利,会影响自家考评的。

    (二更,为盟主水手135加更。)(未完待续。)

    :访问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