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寻情仙使 > 第四百四十三章 陇右丁家(四更求月票)
    赵欣欣也不相信自己的侍女会出事,跟牢了她这个九公主,不比什么强?

    所以在听完之后,她一摆手,很无所谓地发话,“柜台和库房根本不是一回事,你这一块没问题就行,对了,你知道不知道,邓师姐怎么推荐这么一个不靠谱的家伙来?”

    得,她真是装什么像什么,前两天还对朱雀喊打喊杀呢,现在就毫无顾忌地称呼一个制修为师姐,脸上还么什么异样。

    “此人是太一庙都厨荐来的,”侍女小心翼翼地回答,“那都厨姓丁,据说跟丁经主是亲戚。”

    太一庙不是小庙,也是南七北六十三子孙庙之一,只不过不是南七庙,而是北六庙之一,而且都厨也是三都五主十八头的三都之一。

    道宫系统里,子孙庙和十方丛林,并不是特别泾渭分明的,很多世家大族不但有人在子孙庙,也有人在十方丛林甚至四大宫。

    玄女宫的丁经主,跟太一庙的丁都厨是亲戚,这很正常。

    但是北六庙的都厨之一,向我们酒家推荐管账的,这似乎……有点不妥。

    不过朱雀城里,落拓的子孙庙弟子太多了,也算不上多奇怪。

    然而,赵欣欣的眉头却是微微一皱,“此子是陇右丁家的人?”

    “他没这么报,”侍女规规矩矩地回答,“只知道姓丁,大约是旁支吧。”

    “没这么报就无妨,”赵欣欣一摆手,淡淡地发话,“先将此人看管起来,等邓师姐来了,看师姐怎么说话。”

    她也不是特别看重钱财的,但是在她离开之前,我们酒家已经处于盈利状态了,现在她回来之后,得知已经亏损了两千块银元,搁给谁也不能忍。

    钱不是问题,问题是九公主的面子不能被这么落。

    就在这时,滨北双毒的老妪也来了,“共有四五名小二一起作践酒家,九公主是个什么章程,送人见官还是打出去?”

    朱雀城就是这点不好,虽然道宫能在这里做生意,可是一旦有纠纷,还是要见官说话——前些日子我们酒家能杀人,那是因为对方冒犯了道宫的尊严。

    像这几个小二贪墨东家财物,只能说他们是见利忘义,划不到挑衅道宫里去。

    当然,若是赵欣欣执意认为,这是挑衅道宫,倒也不是不能操作,所以老妪前来请示。

    赵欣欣想了一想,轻描淡写地发话,“先关起来吧,分别关起来,不要让他们接触,一切都等我师姐来了再说。”

    邓蝶来得很快,第三天中午就赶了过来,她在酒家里转一圈,看到柜台上换人了,马上跑到园林里去找赵欣欣。

    赵欣欣和李永生正再一片空地上忙碌着,摆放着各种物品,邓师姐则是被老妪拦了下来。

    滨北双毒知道,九公主和李掌柜在摆设聚灵阵,他俩是灵运双、修,大多数离开官府的修者,都是灵运双修,毕竟离了体制之后,不太容易得到气运了。

    所以对于这个聚灵阵,两人看得也很紧,想他们在英王府上的时候,气运室和灵地,也不是说用就能用的,每个月就那么几天使用时间。

    其他时候,总是要立些功劳,才能得到在里面修炼的机会。

    眼前这聚灵阵,比之英王府的灵地,规模要小很多,据说功效也差一点,但终究是聚灵阵,九公主说了,在她和李永生不用的时候,他俩可以轮流使用。

    这消息就太好了,滨北双毒的修为,已然是没有上升的空间了,但是勤加修炼的话,延缓衰老延年益寿还是能做到的。

    邓蝶并不知道里面在架设聚灵阵,她等了一等,见赵欣欣和李永生出来,就忙不迭地抱怨,“哎呀,赵师妹,你怎么把丁家的人抓起来了?”

    “他窃取我的钱财,我就抓人了,”赵欣欣正色回答,“我走之前,酒家是盈利的,走了四个月,回来一看,竟然亏了两千多银元,邓师姐,你选的这个人不好。”

    “窃取你的钱财?”邓蝶顿时石化了,好半天才嘀咕一句,“有没有搞错,他是陇右丁家的人啊。”

    “我皇族里还有窃贼呢,陇右丁家又如何?”赵欣欣不屑地哼了一声,“邓师姐,你怎么想起选这个人来了?”

    “唉,别提了,有一次有人闹事,林二镇不住,”邓蝶苦笑一声,“幸亏有经院的胡师兄在场,将事情摆平了,后来经院的师兄就带了此人来,说陇右丁家也算个字号,能镇场子。”

    陇右丁家何止算字号?人家那叫隐世家族。

    赵欣欣听明白了,合着是因为她把人都带着进京了,我们酒家只留下了林家二长老。

    二长老镇场子的作用不大,也就是一个化修的威慑力,他一来不能报来历,二来脸上还戴着面具,一股藏头藏脑的模样,不能服众。

    当然,若真是要动手,他还是有化修的战斗力,可是开了酒家,总不能整天跟人打架不是?

    赵欣欣大致能理清头绪,可她还是有一点不太明白,“那这又和太一庙丁都厨有何关系?”

    “小丁手里,拿着丁都厨的荐书,”邓蝶一摊双手,很委屈地发话,“胡师兄说,丁都厨和丁经主是同族。”

    赵欣欣眨巴一下眼睛,“哪个胡师兄?”

    “胡珩,中阶司修,”邓蝶很肯定地回答,“我在经院见过他。”

    “哦,不认识,”赵欣欣摇摇头,玄女宫里人可不少,她又进去没几年。

    她侧头看一眼李永生,“李掌柜,你处理吧。”

    这不仅仅是她玩角色扮演上瘾,在仙界的时候,遇到这种纠纷,她也懒得动脑子,一般都是他来处理的。

    李永生想一想,觉得这也不能怪邓蝶,于是出声发问,“邓道友是什么意思?”

    邓道友?邓蝶奇怪地看他一眼,这才骇然地叫了起来,“你……你居然司修了?”

    李永生微微一笑,“不过是得了点机缘,没什么吧?”

    信你才怪!邓蝶心里暗哼一声。

    一年以前,李永生可才刚刚晋阶制修,现在竟然晋阶司修,这速度实在太过惊人了,但是她知道,此人是隔一段时间晋一阶,并不是得了什么天才地宝或者气运重宝。

    反正自打她见到他起,就觉得此人的身份背景成谜,先是银钱很多,后来竟然拿出了有价无市的储物袋。

    其实邓蝶一直觉得,自己请来这个账房,事情办得不错,眼下听说此人中饱私囊,都有点不敢相信,不过她心里也清楚,赵欣欣和李永生都不是信口开河之辈。

    她犹豫一下,方始发话,“此事……我先去了解一下可好?”

    “随便你吧,”李永生笑一笑,对方的不信任,其实让他有点不高兴,不过为这点小事生气,也不值得。

    待她离开之后,他才侧头看一眼永馨,“这个陇右丁家,很有名吗?”

    他虽然来到这个位面时间不短了,但是所处的层面相对比较低,对英雄谱不太熟。

    “隐世家族,”赵欣欣很干脆地回答,“是太一庙的护法,丁经主出身于丁家。”

    这就很厉害了,不是“曾经的”隐世家族,那就证明族里有真君,北六庙之一太一庙的护法,那就是对太一庙拥有足够的影响力。

    这还不算完,四大宫之一的玄女宫里,竟然有高阶化修,还是五主之一,也是丁家人。

    横跨隐世家族、子孙庙和四大宫三大领域,听起来都渗人。

    李永生也忍不住皱一皱眉头,“这家伙……丁青瑶这种背景,玄女宫也收?”

    “这种情况也不多,隐世家族不是靠着子孙庙就是四大宫,两头下注的很少,很多隐世家族,甚至都不跟道宫多打交道,杜晶晶出身的曲阿杜家,以前就很少接触道宫。”

    赵欣欣侃侃而谈,“陇右丁家有人来四大宫,这是比较少见的,不过比我这皇族入道宫,倒是常见得多,关键是丁家是北方的,我玄女宫位处南方,倒也问题不大。”

    李永生微微颔首,丁青瑶若是去北极宫,北极宫真的未必会要,那样的话,在北方会有一个庞大的隐势力形成,别说北极宫,就是官府知道了,估计也会难受。

    丁青瑶来到玄女宫,不可能把家族势力的影响带来,玄女宫自然也就无所谓了。

    他想一想,微微颔首,“这丁家做事,野心可是不小。”

    “丁家人丁兴旺得很,”赵欣欣笑一笑,“从秘境里都迁出好几支了,但是资源有限,落魄的丁家人也很多,我看丁经主,没准也是因为这个……呵呵。”

    她的话没说完全,否则看在滨北双毒眼里,就有点不敬师门了,不过意思已经表达清楚了。

    李永生微微颔首,“看起来比上党杨家还要麻烦一点。”

    “杨家的秘境比丁家的强,”赵欣欣轻描淡写地回答,“丁家大是足够大了,但是资源未必赶得上杨家。”

    怪不得上党杨家连张木子的账都不怎么买,人家的资源足够多。

    不多时,邓蝶回来了,她犹豫一下发话,“欣欣,能不能把人放了,这件事就到此为止?”

    (四更到,双倍只剩二十七个小时了,大声召唤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