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寻情仙使 > 第四百四十二章 诉往昔(三更)
    在李永生的心里,永馨偶尔比较刁蛮,但是大部分时候,是非常体贴的。

    多年夫妻下来,一般对配偶,都是这么评价。

    可是想到永馨满中土地找自己,他觉得她现在表现出的刁蛮,完全可以理解。

    十几岁的小姑娘悟真,还被人发现,这尼玛……得有多大的危险?

    他微微叹口气,“是我对不起你,下一次仙厄……好吧,呸呸,我不乱说。”

    永馨幽幽地发话,“若不是栗化主发现了我,我打算走遍中土去寻你……我已经悟真了,可以散放出神识去找你。”

    李永生嘿然不语,半天才叹口气,“好吧,我一开始就想错了。”

    “也怨不得你,”永馨苦笑一声,“你要强,接了差事就要做好,我还不知道你?”

    “好吧,总是见到了,说点高兴的,”李永生岔开了话题,“嗯,你啥时候觉醒的?”

    “当然是五道坊觉醒的啦,那时候我已经八岁了,”赵欣欣又瞪他一眼,“怎么,我堂堂的永馨仙子,你打算让我十八岁再觉醒?”

    “我这不是……关心则乱吗?”李永生干笑一声,心说十几岁觉醒真不算晚啊。

    赵欣欣却是开始吐苦水,“除了修炼,我大多数时候,都在琢磨,怎么让你找到我……”

    她转世真的转得不差,直接转到了亲王家,因为从小就聪慧,家里又超级富有,接触的灵物比较多,所以早早就觉醒了。

    觉醒之前,她就意识到自己要做一件隐秘的事,所以甩开了随从,结果在一个小巷觉醒,气息正正地感染了吴小女和任永馨。

    任永馨能变得那么漂亮,多少是受了点这个气息的影响。

    至于说依莲娜的漂亮,基本上就是天生的了——她的美丽,其实并不符合仙界的审美标准,多少带了些异国情调。

    赵欣欣觉醒之后,除了修炼,就是全国各地四处走,不过她身为亲王之女,不可能无拘无束,所以只能在别人身上,留下自己的气息,仿佛是屡次觉醒的模样。

    比如说她去不了东方,因为知道史家两女都要东行,才在京城动了手脚。

    李永生觉得自己寻找得辛苦,永馨何尝不辛苦?不过好的一点是,她知道有人在找自己,而李永生却不知道她已经觉醒了,更加惶恐。

    最为危险的,就是她在南方的时候,也是孤身一人悟真——这秘密不可能让别人知道,结果好死不死地,被路过的栗娘发现了异象。

    栗娘好悬把她当野祀处理了,两人还做了一场。

    不过永馨使出的,全是堂堂正正的灵修手段。

    而且她的修为虽然不行,眼力却是不差,战斗中就喝出了对方的几个破绽,说我看到你的破绽了,只恨修为不够,拿不下你。

    不过你今日若杀我,我还可以转世,但是我的家人寻来,你玄女宫必定会化为齑粉。

    栗化主一听,呦呵,这是转世大能啊,咱商量一下吧。

    这一商量,她就被折服了,永馨懂得实在太多了——绝对是上界的转世大能。

    若是本位面的转世大能,栗化主敢惦记着阴一下,但是上界的,谁敢啊?人家随便下来俩朋友家人的,就能直接摧毁了玄女宫的道统。

    然而,永馨不承认自己来自于上界,只说反正我是转世的,你看着办。

    栗化主当然也明白转世的风险,也不去探究,尤其是她了解了一下,发现此女是英王的九公主——哪怕这不是上界大能转世,也不是可以随便处理的。

    于是两人商定,栗化主接引她入玄女宫,永馨允诺,十年内让栗化主证真。

    这原本是一场交易。

    不过栗化主证实她确实不是野祀之后,暗中对她照顾极多,而且并未对外宣扬——她又不傻,自家的机缘,何苦便宜了别人?

    当北方四真人南下,在玄女宫附近,放出神识四处探查的时候,栗化主还专门问过赵欣欣:这是不是你朋友找来了?

    当然,四真人最后悻悻而去,栗化主也没有得到答案,不过她也真的不着急:十年时间证真……好吧,其实二十年都无所谓,你说话算话就行。

    李永生听得惭愧不已,赵欣欣却说着说着就笑了,“总算你还不是太傻,终于还是找了过来,当时我就让栗化主带我们回宫了。”

    “啊?”李永生再次傻眼,“合着我第一次发现你的时候,你就发现我了?”

    “区区几里地罢了,”赵欣欣不以为然地回答,“当时心情有点激动,不想见你,所以就让栗化主带我们回宫,调整一下情绪再来找你。”

    李永生点点头,“幸亏我没以为那是错觉……嗯,就算是错觉,也要查清楚才肯干休。”

    “后来咱们就碰到了,”赵欣欣斜睥他一眼,“不过,你好像对我这一世的容貌很不满意?”

    “满意,很满意,”李永生赶紧点头,“你重视这一世的因果,也很正常。”

    “是啊,所以我都不叫赵永馨,我叫赵欣欣,”永馨很干脆地点点头,然后又幽幽地发话,“若不是转生在英王府,等你找到我的时候,没准我都嫁人了呢。”

    “我错了,”李永生再次认错,见她情绪不高,少不得讲个笑话,“哎呀你不知道,我一开始以为吴小女是你的转世,当时心里那个滋味啊……”

    “呵呵,”赵欣欣果然被逗乐了,然后她又想起一件可乐的事情来,“对了,你见到我以后,为什么不告诉我你的身份,反而是那么蹩脚地追求我呢?”

    “那样觉醒的效果差一点,”李永生老老实实地回答,然后又眼珠一转,奉上甜言蜜语若干,“上一世的时候,我就觉得,差你一场轰轰烈烈的追求。”

    “这一世,既然你懵懵懂懂的,我就正好补上,给一次追得你上天入地的相恋。”

    他的话说到一半的时候,赵欣欣已然情动,伸出纤纤玉手,握住了他的手,眼中的柔情,简直要流淌出来一般,“你这家伙,就会哄我开心。”

    “真不是哄你开心,”李永生老老实实地回答,“我都打算看护吴小女转世了。”

    “呵呵,”赵欣欣再次笑了起来,然后忍不住打个哆嗦,“呀,要转世成她的模样,那我可惨了……虽然她的人很不错。”

    女儿家都是爱美的,永馨仙子很确定,自己若是转世成吴妈妈那种相貌,她宁愿他找不到自己。

    两人在路上说话的时候,还要顾忌旁人,但是现在在园林里,那真是想到什么说什么。

    赵欣欣也表示,自己很享受这次被追求的过程。

    她捂嘴轻笑,“看着你傻乎乎献殷勤的样子,真的很好玩,舒服得很,所以就想多享受一阵……呵呵,看着你傻乎乎地帮我抵挡刺客,觉得真的太好玩了。”

    说到这里,她悻悻地一哼,“都是那只老鸟儿,破坏了气氛。”

    “是啊,”李永生点点头,出声附和,“要不然你还能享受一段时间……不过当时你进了南明阵,也是有点冒险。”

    “我不去的话,你的麻烦就大了,”赵欣欣哼一声,“仙使令牌可是对付不了化修围攻,反正我看到有人欺负你,我就火了……你去义安林家,我可是也悄悄跟着去了,心里也很开心。”

    李永生听到这话,心里生出了浓浓的感动,伸手摸一摸她的小手,笑着发话,“对了,我打算在附近布置一个聚灵阵,咱们就在这里修炼好吗?”

    “好吧,”赵欣欣无可无不可地回答,“我还以为,你会去抢广陵韦家的秘境呢。”

    她并不是锱铢必较的性子,不过她可知道,自家的夫君喜欢以牙还牙——韦家屡次三番地为难,连她都生气了,抢了对方家族的秘境来修炼,不是很正常吗?

    “欸,身为观风使,哪能干那种事?”李永生一摆手,“我可是个讲究人。”

    赵欣欣撇一撇嘴,“那身为观风使,却是下界来寻找伴侣,也算不务正业吧?”

    “不是为了你,我吃撑着了,做这小小观风使?”李永生笑眯眯地回答,又色眯眯看她一眼,“你这厚厚的嘴唇一嘟,看起来挺性感……亲起来一定很舒服。”

    “色鬼!”赵欣欣白他一眼,眼中满是绵绵的情意,“有什么想法,回仙界再说,这里可真是有点荒芜……什么人?”

    一名侍女走了过来,诚惶诚恐地一拱手,“公主,我只负责库房,却没有想到,酒家账上出了那么多纰漏。”

    滨北双毒拿下那名年轻账房,马上就轰动了酒家。

    酒家里的众人都知道,这两人是东家的心腹,修为又高,马上就有人指控,说此人用虚开花头不入账或者少入账的手段,勾结一些小二,上下其手。

    这名侍女是留守的人,不过她不管酒家的销售,只负责库房采买——其实采买这一块,也是相当厉害的,必须得心腹人看着。

    她不是王府的家生子,这年头没有奴籍了,不过能来服侍九公主,忠诚肯定是没有问题的。

    她规规矩矩地采买,不成想柜台上出事了,她听说之后,忙不迭来告罪:真的跟我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