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寻情仙使 > 第四百四十章 好玩吗(一更贺盟主栗娘)
    这道理太好理解了,纳税人交上去税款,官府肯定会搞一些基础设施建设什么的,方便黎庶,当然,是不是豆腐渣工程,这不好说,看黎庶的运气了。

    关键是,税款会养活这些官员,让他们活得滋润,活得有尊严。

    若是说官员一无所获,谁吃傻、逼了,去维系这个体系?

    朱雀显然不是傻、逼,它肯定有所得,否则张罗这个做什么?

    李永生是活得够明白,这话骗不了他。

    朱雀没想到,永生仙君不但威名赫赫战力超群,见识也非同小可,它犹豫一下,方始低声回答,“反正,我也没有挑战位面秩序的意思,仙君你就只当看不到了,好吗?”

    “看看,还是有所得,”李永生微微一笑,“这就是你让我放你一马的理由?”

    朱雀眼珠一转,“那这样好了,我一直庇护黎庶,对灵修和运修也有督促作用,给我一个小小的生存空间,对这一方世界,也不无裨益,对吧?”

    这个倒是!李永生觉得这话有点道理。

    但是不管怎么说,这老鸟儿是触了永馨的霉头,而且还非常装逼,于是他侧头看一眼赵欣欣,“你说吧,要不要驱逐它?”

    九公主想一想,才回答一句,“今天你我相逢,它也算个功臣,我暂时回答不出来,待我想一想好不好?”

    你俩今天才相逢?朱雀的两只圆眼一眯,尼玛,我这是得有多倒霉啊好吧,往好里想,也许真的是幸运呢。

    咱俩今天才相逢吗?李永生的嘴角抽动一下,你还真敢胡说八道啊。

    不过他心里非常清楚,永馨就是个感性的性子,这个时候,肯定要卖她一个面子。

    至于说其他手尾,慢慢收拾就行了,既然知道玄女道能勾连到朱雀分身,那野祀就再也不会成为威胁了。

    说来也有意思,野祀若是勾连不到朱雀分身,李永生还真要好好对付一番,

    不过这也就是遇到李永生了,若是其他人遭遇了翼大师,她情急之下,请出来朱雀分身,除了真君根本制不住!就连赵欣欣这一界的师尊栗化主来了,那都是送菜。

    严格来说,是真君都制不住朱雀分身,不过朱雀肯定不敢跟本位面的真君对战,只能避战,否则真君气息一出,被仙界察觉,那麻烦就更大了。

    “那就先想一想吧,”李永生倒也不着急,现在他的修为不算高,但是永馨已经觉醒了,这个位面再没有能让他顾忌的事儿了,安心提升修为即可。

    所以他看向朱雀,“这个……你今天见到我俩,能管住嘴吗?”

    “仙君放心好了,”朱雀忙不迭地点头,“我会抹了她们三个的记忆,终究是信我一场,也为信众做了点事……饶她们一命可好?”

    “是为你做了点事,”赵欣欣冷笑一声,不说这个还好,一说这个,她就气儿不打一处来,“连我都敢刺杀,胆子不是一般的大。”

    “啊?”朱雀分身吓了一大跳,它还真不知道,野祀曾经刺杀过永馨仙子,再也不敢保这三人了,“那我遁去之后,您随便处置她们三人好了。”

    “算了,这大喜的日子,不想再见血了,”赵欣欣沉着脸,很随意地一摆手,“跟你的信徒说一声,不许再动玄女宫,听到没有?”

    “听到了,”朱雀委屈地表示,心说你们拿我的名头糊弄人,我还得捏着鼻子认了。

    关键是野祀不找玄女宫的麻烦,玄女宫也要找野祀的麻烦,这日子……还真不能过了。

    可是它还必须得应承下来,谁让眼前这两位,它一个都惹不起呢?

    下一刻,眼前的景色蓦地一变,李永生和赵欣欣又重新回到了山岭中,朱雀和那几人也不见了去向,甚至一点打斗的痕迹都没有。

    李永生四下看一看,然后扭头看向赵欣欣,呲牙一笑,“九公主,很好玩吗?”

    “嗯,很好玩,”赵欣欣波澜不惊地点点头,然后抬起右手食指,轻轻一点自己的眉心,身上的化修气息悄然退去,又恢复了原来的的修为。

    李永生被她弄得哭笑不得,“我说,你知道我有多担心你吗?”

    “没觉得啊,”赵欣欣下巴一扬,满不在乎地回答,“我觉得你一点都不担心,慢吞吞的,该上修院就上修院,该结识美女就结识……”

    “喂喂,够了啊,”李永生不满意了,“你任性也得有个谱儿,中土国就是这户籍制度,我这观风使,身份也不能随便泄露。”

    赵欣欣白他一眼,没好气地发问,“那你这次下界,是为了做观风使,还是为了找我?”

    得,又开启不讲理模式了!李永生一听就懂了,这个时候不能辩解,只能顺着她来,“我肯定是为了找你嘛,不过,既然兼了这差事,我也得做点事,你说对不对?”

    “哼,”赵欣欣绷着脸哼一声,“那你还说自己没错?”

    “错了,我错了,”李永生没办法跟她较真儿,“不过……你就不能来找我?”

    “你左拥右抱,日子过得那么舒服,”赵欣欣没好气地回答,“我何苦去碍眼?”

    “好好,都你对,”李永生彻底被她打败了,“你骗我你有理……咱们先回去吧,要不然他们该着急了,你怎么会寻到此处?”

    “我想知道你在做什么,还不简单?”赵欣欣得意洋洋地回答,“发现你失了踪迹,我不好跟别人解释,就悄悄地过来了,幸亏我来了,要不然……哈哈,一代仙君陨落下界。”

    “看把你美得,然后你就好改嫁了?”李永生瞪她一眼。

    两人之间实在是太熟惯了,虽然也有二十余年不见,可是几句话就回到了当初的感觉。

    “喂喂,为了救你,我可是暴露了!”赵欣欣眼睛一瞪!

    李永生白她一眼,抬腿往营地走去,都懒得说话,不过他心里还是暖洋洋的。

    “我说,你没必要这样吧?”赵欣欣跟上去,抬手抱住了他的胳膊,笑着摇一摇,笑靥如花,“我就是跟你玩一玩嘛,真的生气了?”

    “没事,你高兴就好,”李永生一抬手,笑着刮一下她的鼻子,“好了,滨北双毒来了……”

    赵欣欣此前一直装聋作哑,这次真的暴露了身份,有太多话想说了。

    所以众人一上路,她就扯着李永生,一直嘀嘀咕咕。

    她的异样,几乎被所有人都注意到了,从杜晶晶到张木子,从滨北双毒到贴身女侍。

    一行人走了多久,她就跟李永生聊了多久。

    当然,很多时候,是她在问李永生的经历,“你怎么跟北极宫的瘸子认识?”

    “他早飞升了,在五峡当差,”李永生轻描淡写地回答,这种比较正经的问题,很好回答,“老七不是跟五峡的采办惯熟?招呼一下就能见到人。”

    紧接着,不正经的问题就来了,“那你为什么不跟张木子明说,看她漂亮,对吧?”

    李永生翻个白眼,“拜托,那时我还没入制修,你让我告诉她……你家瘸真君飞升了?”

    “我问你,她漂亮还是我漂亮,”赵欣欣果然不正经,“你不要避重就轻。”

    李永生一翻白眼,有气无力地回答,“你漂亮,当然是你漂亮,必须是你漂亮。”

    “哼,骗人,”赵欣欣一甩手,快步走向前。

    还是一点没变啊,李永生苦恼地一抹额头,喂喂,我还没找你麻烦呢。

    不过同时,他心里是说不出的安详,还有一丝丝甜蜜,当然,他非常确定,自己不是被虐狂……

    这心情一好,路就显得短了,不知不觉中,一行人就来到了朱雀城。

    回来之后,赵欣欣第一件事是去玄女宫销假,顺便交任务,至于她这些年的经历,她说要等从宫里回来。

    那就等吧,李永生也无所谓,他最关心的是永馨的觉醒,既然觉醒了,还是化修修为,那么这个位面能威胁到她的,也没多少了。

    所以他回到了我们酒家,打算找的地方修炼一番,伴侣都化修了,他才司修,有点没面子不是?

    回来之后,他先在酒家里查看一下,发现没有太大的问题,就打算搭建聚灵阵了此前他没有搭建阵法,一来是不想出风头,二来就是聚灵阵的材料有点不够。

    这次去了英王府,又往摩天岭走了一遭,弄到了不少材料。

    结果还没等他动手,一眼就看到了林家的二长老。

    二长老自打来了我们酒家,就一直不跟人接触,偶尔摘下面具的时候,也是一脸苦大仇深的模样,哪怕是被李永生用手段下了禁制,也从来不给人好脸色。

    比如说现在就是,他阴着脸走过来,“李掌柜你正好回来了,我……我去,你司修了?”

    李永生对他也没好心气儿,要不是他允了林铁鹰,不找林家的麻烦,他现在就想干掉这厮本来说两清了,你家又勾结野祀来害我。

    不过,若是没有遇到朱雀分身,他还不知道再过多久,才能发现永馨在作怪,所以他只是冷哼一声,“我司修关你什么事儿?有事说事,没事儿一边儿待着去。”

    二长老的嘴角抽动一下,心说才晋阶司修,也不知道你张狂什么。

    但是他真的有事,见到这厮张扬,也懒得琢磨其中的蹊跷了,“我想请个假,家里出了点事。”

    (为盟主“栗娘”加更,双倍月票期间,大声召唤。)(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