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寻情仙使 > 第四百三十九章 殊途同归
    朱雀和永馨仙子,在仙界时,发生过小小的冲突。

    紫薇大帝曾在紫霄殿宴客,朱雀也受邀前往,它地位不高,席面排得不算好。

    眼看前方席面上,有人没到,等到开席了,它就假冒上前,坐了下来。

    不成想正主儿永馨仙子驾到了,负责安排席面的女仙见状,吓了一个半死,要求它离开。

    朱雀却嘲笑说,不能准点来的宾客,也算得上贵宾?

    女仙火了,要叫仙卫将它拖走治罪,朱雀这才慌了,我随口一说罢了。

    永馨仙子也不是好惹的,尤其她讨厌对方得了便宜卖乖,说既然这样,你喜欢喝酒不是?咱也不惊动别人,我正好带了一壶酒,你喝了走人吧。

    本来是一壶美酒,被永馨暗暗发力,渗入了些许寂灭之冰。

    朱雀也能感觉到里面有什么东西,但是它不想被治罪,只能硬着头皮喝了,回去就闭关了百年,才驱除了那些寂灭之冰。

    在仙界里,这属于小纠纷,朱雀惹过的比这大的麻烦,海了去啦,区区百来年,在它漫长生命中也不值得一提,若是没有人提,它早就想不起来了。

    至于说怨恨有没有?肯定有一些,但是永馨仙子确实是它惹不起的人,别的不说,只说人家随手凝出的寂灭之冰,能让它消受百余年,这份修为,就是它要仰望的。

    它开罪了对方,受到点教训也再正常不过了,毕竟人家惩处的也不是很过分。

    朱雀性情暴躁,却不是个记长仇的。

    它发现对方居然是永馨仙子转世,着实吓了一跳,它连永馨都惹不起,怎么敢替她家大人“管教一二”?

    当然,现在的永馨仙子很弱小,它这分身出手,也随手将对方碾杀了,可是这主意只是在它脑子里走了一遭,就直接消散了。

    永馨仙子家世极好,它可惹不起她身后的势力,更别说她身边还有本位面的观风使,就算它有心杀人,也得能杀得了才行——真当仙使令牌是假的?

    若是出其不意偷袭,也可能如愿,但是它得连观风使一起干掉,那才保险。

    可是干掉观风使,仙界不可能不知道,一推算就清楚是谁干的,到时候它恐怕是想死都难——或者有人能干掉观风使而安然无恙,但绝对不是它。

    所以朱雀明白对方的身份之后,立刻就吓瘫了,它干笑一声,“咳咳,永馨仙子……我忘记了您的气息,您这相貌也有变化,不如当初我看到的漂亮。”

    “嗯?”赵欣欣的脸黑了下来,“你这老鸟儿,居然说我不好看?”

    “也好看,就是比仙界的您差一些,”硕大的鸟头又干咳两声,“我这人就是耿直。”

    一边说,它一边又看一下李永生,心里暗暗琢磨,听说永馨仙子的夫君,可是永生仙君,此刻她却是跟一个下界的男性观风使在一起,我若是告知那谁……

    下一刻,它硕大的鸟头又是一哆嗦,“原原原……原来是永生仙君下界了?”

    要说李永生在仙界的名头,比永馨还要强出很多,撇开家世不提的话,他的修为、声望和人脉,都远超永馨。

    朱雀一开始没怎么注意这个男人,再看一眼,发现抹去脸上那道疤的话,跟永生仙君有分相像——无非是年轻了一些,没有那么多威严。

    再一想,永生仙君和永馨仙子在仙界,那是出了名的恩爱伴侣,现在仙子在下界转世,仙君追下来回护,也是很正常的。

    想一想自己刚才在这对伴侣面前,竟然大喇喇地摆架子,朱雀觉得自己整个人——整只鸟都不好了。

    李永生轻笑一声,“现在知道惹到谁了?嗯,给我一个不使用仙使令牌的理由。”

    “我就很不服气,为什么这里就不能享用香火呢?”朱雀大喊了起来,“可以修气运,可以修灵气,就偏偏不能修香火愿力?新月国那些地方都可以的!”

    “这不关我的事儿啊,”李永生一摊双手,“这是上界规定的……那些能修香火不能修灵气的位面,也不见你抱怨。”

    “浪费啊,这真的是浪费,”朱雀气得大叫,“我修的香火愿力,也是为了增强仙界的实力,总好过便宜了那些异族不是?”

    “你说这些没用,”李永生冷着脸发话,“你先告诉我,中土国怎么兴起香火的?你怎么来的?”

    他身为观风使,主要任务是体察舆情,感受世情,但是出现了不该出现的东西,也是他要管的——观风使一职,本来就是仙界管理下界的手段。

    当然,他若不想管,也可以撒手,毕竟在这里,修炼香火愿力的修者,还是被称作野祀,还是要躲躲藏藏,并没有改变位面格局的实力,如此,他就不需要上报。

    总而言之一句话:不管,是人情;管,是本分。

    “有个信众遭逢仙厄,转世在这里了,”朱雀倒是无所谓说出实情,“然后自我觉醒,被人追杀掉,留了心法下来,我觉得这里也还不错……其实我也庇护信众的。”

    李永生冷笑一声,“你若只知道血祭,我刚才就驱逐了你,也就是看你口碑尚可。”

    “没错啊,”朱雀又激动了起来,“你看这些灵修,都是什么玩意儿啊,根本不管黎庶的死活,靠他们怎么能管理好一个位面?”

    “我俩也是灵修,”赵欣欣听得不高兴了,“你会不会说话?灵修照样下界观风,这不是关心黎庶是什么?”

    “永馨仙子,咱别的不说,就说您入的这个玄女宫,打着供奉我的旗号,玩的是灵修的手段,”朱雀兀自气愤填膺,“什么玩意儿啊……这不是坏我名声吗?”

    “那是遥尊,好吧?”赵欣欣冷哼一声,“没有遥尊的位面,就是道宫当权,管理世俗了,根本没有运修什么事儿。”

    “运修更不是好东西,只认世家大族,根本不管黎庶的死活,”朱雀振振有词地回答,“您说就这些玩意儿,能管理好位面吗?”

    “运修管理的位面本来就不多,这是要传承道统的,”赵欣欣不屑地一笑,“有种你在仙界说一说运修的坏话!”

    运修在仙界已经式微,但是道统必须承继下来,在仙界,这是政治正确,谁敢说运修当绝,那属于仙界公敌。

    事实上,运修确实有传承的必要,他们在战阵厮杀上很有一套,是仙界暴力机关的主要组成部分。

    赵欣欣的话已经很不客气了,李永生说得更绝,“修香火愿力的,就能庇护所有黎庶?”

    “不信我的,我没必要庇护他,”朱雀理直气壮地回答,“收钱办事,这不是正常吗?”

    “好像信你的,你就能庇护?”李永生不屑地一哼,“你跟我玩狡辩,就没意思了……真当我什么都不懂吗?”

    都是千年的狐狸,别说什么聊斋,朱雀吸收香火愿力,主要是增加修为和战力,能回馈给信众的,真的不多,多了要赔本——这年头哪里来的那么多雷锋?

    “这也不能怪我啊,”朱雀振振有词地回答,“你说有的地方信众多,有的地方信众少,我花同样的香火愿力,值得吗?”

    看得出来,它对这一套辩解很熟悉,也是老司机了,“比如说降雨……”

    赵欣欣干咳两声,“我还真没听说过,朱雀能负责降雨。”

    “就是一个比喻嘛,”朱雀干笑一声,“比如说降雨,同样一里方圆的庄稼地,受了干旱,这块地一万个信众,那块地一千个信众,我先给哪块地降雨?”

    “一里方圆的地,一万个信众?”赵欣欣不屑地一笑,“你这是在种树吧,住都快住不下了,还种庄稼?”

    李永生看她一眼。

    赵欣欣很奇怪,“你看我干什么?”

    “你这也算受到锻炼了,”李永生笑一笑,“以前你从来不关心这些的。”

    “我当然锻炼了,”赵欣欣狠狠地瞪他一眼,“有种你转世到下界试一试,我吃了很多苦。”

    你是亲王的女儿,吃了很多苦?李永生一本正经地点点头,“我知道。”

    “我也就是个比喻,”朱雀歪着鸟头想一想,“这么比方吧,一里方圆,有二十个信众,和有五个信众,我给哪块地降雨?”

    不等他俩回答,它又补充一句,“这一里地方圆,都是有一百个人……其他的都是不信我的。”

    赵欣欣思索一下,方始回答,“肯定给二十个信众降雨的地方,才更合适。”

    “这不就对了?”朱雀又叫了起来,“我降雨不能一块一块地降吧?那一家人里,还有信和不信的,我又该怎么办?降雨降一半?”

    “说句良心话,给二十个人那块地降雨,我都要赔本,”它重重地叹口气,“我要是不管,人家就要说白信我了,我庇护不住!可是,我能按着别人的头,强求他们信我?”

    赵欣欣无言以对。

    “你明显在混淆话题嘛,”李永生笑了起来,“就是我说的,灵修、运修,还有你这香火愿力,谁也庇护不住所有人,信众里还分深信和浅信呢……你凭什么指责别人?”

    (今天生日,终于十八岁了,心情激荡,终于可以开车上路了,我出去喝酒了,双倍月票的事,拜托给大家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