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寻情仙使 > 第四百三十七章 版本更新
    三羽四羽两女一出手,就是密密麻麻十余条红色绳索,结成网状罩向李永生,偏偏还没有丝毫纠缠之意。

    尤为要命的是,这绳索还极长,怎么看也有百余丈,似幻似真罩过来,哪怕李永生一下闪出四十余丈,也不过是让绳索晚到达一点。

    “我去,”李永生的神色一变,居然是这个东西?

    这是那头老鸟惯用的手段,四根尾羽齐出,能将人捆成粽子,而这纵横的诸多绳索,就是尾羽上的细支了。

    当然,两根尾羽的威力要小一点,不过尾羽上所沾染的朱雀之火,也很令人头疼。

    搁在仙界,李永生不怕这火,甚至四羽齐出也经不住他一根指头,但问题是,现在是在下界。

    严格来说,就算是在下界,他也不是很头疼双羽齐出,这手段很难对付,但是他知道该怎么做。

    令他他神色一变的缘故是,此前他已经遭遇过炽火了,现在又看到了南明都天阵和双羽齐出,老鸟儿在这一方世界,经营得也太大了吧?

    双羽齐出不能硬扛,但是他不住闪动身形,还是能拖延一阵的,几个起落间,他就将两人诱到了远处。

    然而,朱雀野祀完全不给他分离开四人的机会,跟着就追了过来,林铁鹰也不傻,也占据了一个方位,随时可以出手的样子,“翼大师,我可以出手夹击的。”

    被唤作翼大师的朱雀野祀冷哼一声,“你先等一等……我们要捉活的。”

    等一等?李永生身子一闪,就来到了距离林铁鹰十余丈处,再一闪又到了他另一侧的十余丈处,他想让双羽将此人也裹住。

    朱雀双羽的配合,是极为默契的,不过作战的圈子里猛地多出一人来,还是令她俩感到极不方便,裹住此人吧,那是队友,而且网住一人,势必会影响大网速度,耽误时间。

    “走开!”那中阶化修大喊一声,大约是三羽吧,她的语气极为不客气,“别挡道!”

    林铁鹰这个气,就别说了,但是他还不能计较,自打投靠了玄女道,他就放弃了自己可笑的尊严,任由这些人呼来喝去。

    他身子一震,向远处疾驰而去。

    然而李永生又哪里肯放过这个机会,说不得身子一闪又追了过去你身法不好,我不欺负你欺负谁?

    林铁鹰一见,就更生气了,心说我去尼玛的,我身法不如你,跑直线还能比你差了?

    说不得他一个加速,冲着远处电射而去,小小的身影在空中划出了一连串的残影,逃命一般跑了。

    若李永生还是中阶制修的话,肯定是难以追上他的,但他现在已经是初阶司修了,身法转换时,中间间隔的时间也大大缩短,也未必就追不上他。

    但是他的目的,并不是一直要利用林铁鹰,给双羽的攻击制造混乱。

    他是想将林铁鹰暂时逼走,看能不能在尽量短的时间内,先解决掉一名敌手。

    眼见林铁鹰远遁,他极力追赶一阵,见追赶无望,又左一下、右一下兜开了圈子,嘴里还发话,“有什么话,直接问就好了,何必如此?”

    翼大师不想理他,但也不愿意跟他把关系弄僵,于是阴森森地发问,“你上一次布设的阵法,师从何人?”

    李永生一边乱跑,一边笑着回答,“你们终于请神下来了?”

    “小子,我愿意问你,是给你面子,”翼大师冷冷发话,“别以为有点小靠山,就可以为所欲为,在我眼里,你什么都不是,包括你背后的人!”

    李永生冷笑一声,“那你直接杀了我就得了,还问我做什么?总有你怕的人,所以你才要问。”

    “你再不知道珍惜,就休要怪了不客气了,”翼大师的美目中,喷出了有若实质的怒火,“真以为我不敢杀你?什么……这是阵盘?”

    原来那两名女修追杀得兴起,不成想猛然之间,初阶化修的身下,冒出一道白光,直接将人困在了里面。

    南明都天就是阵法,阵中设阵的话,一般都不是很容易,就更别说在这仓促之间了。

    能困住化修的,就只能是事先刻画好的阵盘。

    确实是阵盘,李永生东奔西跑时,看似很狼狈,但是不知不觉之间,他就偷偷丢了几个阵盘出来,反正也是不大的东西。

    阵名绝灵,是他在仙界时自己琢磨出来的,威力不算大,就是能暂时隔绝一片地的灵气,外带一些束缚效果。

    这个阵,他在仙界早就不用了,此番下界的时候,才整理出来,不过以前他修为不到,刻画不出来,升为司修之后,才刻画了两块简易版。

    他搞这个,可不是为了隔绝灵气,中土国大部分地方基本没灵气,就是为了现在这一刻。

    没错,这是战斗中使用的阵法,能短暂地困住化修,别说初阶化修,高阶也能困住。

    但是能困住高阶化修的时间很短,大约就是十分之一息的模样,对初阶化修的时间长一点,也就是一两息,破阵而出很简单。

    然而,在战斗中使用的话,别说一两息,半息时间,也足以改变局势。

    就在初阶化修经过阵盘上空的时候,他猛地用神念激发阵盘,困住了此人。

    趁她身体一僵的时候,李永生瞬间抛出四块玉符来,齐齐激发,然后身子一闪,蹿到中阶化修三羽处,狠狠一刀斩下。

    撼神符,又是撼神符。

    此前他不敢随便用,因为三羽和四羽能使出双羽夹击的路数,证明这两羽已经达到了心神相通的地步,他攻击一个,其实是相当于攻击两个。

    只有隔绝了双方的感应,他才能全力对其中一个出手。

    为什么选择困住初阶化修?因为他想斩杀中阶化修,既然要出其不意解决一个,当然就要解决一个威胁比较大的。

    三羽做梦也没有想到,原本四处奔逃,被撵得乱跑的家伙,能猛地爆发,转头攻击自己,她脑子想的全是:不要杀死对方,出手要适度……这厮对玄女道有大用。

    猝不及防之下,她吃了这一击,更悲催的是,四神兽里,朱雀原本不以防御见长。

    所以刀过血溅,她硬生生地被李永生斩做了两截。

    “三羽!”翼大师凄厉地大喊一声。

    去尼玛的,李永生想也不想,身子再闪,来到了四羽的身前,而此刻的四羽,还在试图冲出阵法。

    “玄女护持!”翼大师虽然悲痛万分,但却没有失了分寸,抬手冲着四羽的方向一点,一道白光就打在了四羽身上。

    李永生抬手一刀,穿过阵法的白光,重重地砍中了四羽。

    不过非常遗憾的是,这一刀下去,没有任何的效果四神兽的护持,真不是此刻的他能破得了的。

    但是翼大师着急了,这本是她的姐妹,而且三羽四羽的合击,简直可以媲美高阶化修,若不是四羽被困住,两人的防御也极其强大。

    而远处的林铁鹰看到此处生变,想也不想,就急匆匆地冲了回来,张口一吐,一道银光直射李永生。

    这是他性命交修的一口真炁,可以追踪伤敌,无惧对方身法,当然,吐出这一口真炁,对他的损伤也很大。

    然而,就在此刻,翼大师红着眼,葱葱玉指对他轻轻一点,樱桃小口吐出两个字,“献祭!”

    砰地一声闷响,林铁鹰的身体猛地炸开,片片血肉不等落地,就化作了朵朵火花,向着三羽和四羽飘去。

    那道真炁没了根基,蓦地消散了。

    “握草,血祭?”李永生怔了一怔。

    朱雀的防御是不怎么样,但是……它那变态的重生能力,谁也比不了。

    火光落处,三羽的两截身体已经再次合在了一起,以肉眼所见的速度修复着。

    最令李永生惊讶的是,斩断的道袍……都能复原?

    想看一看走光都不可能了,这真是不能忍啊。

    事实上,献祭不仅仅是能令人重生,火花落在被阵法困着的四羽身上,她的修为在大幅地提升,瞬间就冲破了初阶化修的瓶颈,到达了中阶。

    但是李永生只能看着,朱雀的重生之力,不是他现在能打断的,贸然出击,只会引火烧身没错,真的是引火。

    就在此刻,他身后不远处,有灵气波动,他下意识地回头看一眼。

    然后他就呆住了,赵欣欣出现在了他的身后。

    尼玛,你来做什么?这一刻,李永生有点想哭。

    赵欣欣先是茫然地四下扫视一下,怔了一怔之后,才看向前方,“这是什么地方……我去,怎么是这个阵法?”

    “啊?”李永生再次愣住了,这英王九女,果然不简单,连这个都能认出来。

    “我去,朱雀血祭加南明都天阵?”赵欣欣高叫了起来,她的眼光真不是盖的。

    下一刻,她大喊一声,“混蛋,这么欺负我男人?这只老鸟儿,你是活腻了?真当我永馨仙子是白给的?”

    紧接着,一股庞大的气势从她身上升起,瞬间就突破了制修,然后又突破了司修,再然后,就突破了化修……

    李永生眨巴一下眼睛,疑惑地挠一挠头,攥紧了手中的刀,“握草,这都天幻阵,出新功能了?版本更新了?”

    (更新到,求双倍月票。)(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