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寻情仙使 > 第四百三十六章 南明幻阵
    赵欣欣看到这目光,心里就是一揪,然后侧头看向杜晶晶,“杜执事,咱们可以用行事令旗吗?”

    “行事令旗,当然可以,”杜晶晶点点头,眼神中有些玩味,“不过,我只带了一面,给他们用了,咱们就没有了。”

    四大宫的行事令旗,相当于是在红尘划禁区我玄女宫近日里要在此地行事,官府莫问。

    道宫不干预官府行事,但并不是完全不入红尘,除了在红尘中游历,还有一些任务,也要在俗世做,所以一旦决定临时占用一块地方办事,官府也不得过问。

    当然,这个行事令旗是不能乱用的,责任非常大,拥有这行事令旗的,也没多少人,就连北极宫三宫主的弟子张木子,她在红尘行走,也没有行事令旗。

    杜晶晶是玄女宫的巡寮执事,才能有一面令旗,现在将令旗插在村子里,天大的干系,玄女宫也担下来了四大宫弟子出任务,遭遇地方围攻的话,杀百十来个人不算啥。

    但是这令旗非常宝贵,也不能乱用,否则的话,在英王府插一面,还用担心什么天家为难?

    杜晶晶出身隐世家族,对这些黎庶不是很看得上,为此浪费一面令旗,还有多管闲事的嫌疑,她多少有点不情愿。

    赵欣欣很干脆地点点头,“给他们用了吧,我欠杜执事一面令旗,将来会还的。”

    “你这……”杜晶晶想说什么来着,最后还是叹口气摇摇头,“太率性了啊。”

    “刚才一个孩子,差点被摔死,”赵欣欣淡淡地回答,“这种事,我看不过去。”

    杜晶晶沉吟一下,果断地点点头,“这个干系,我帮你担了,不过回宫之后,你须得保证,栗化主接了这面令旗的因果。”

    她身上有令旗,但若是没有充足的理由,她自己也不能随便用。

    栗真人若是接了这因果,令旗就不算是她用掉的,不用赵欣欣还,她可以自己重新领取一面。

    赵欣欣毫不犹豫地点头,“好,我保证。”

    “你这保证管用吗?”杜晶晶似笑非笑地看着她,“你确定,栗化主支持你这么用令旗?”

    “化主不支持,我回头还你一面令旗,”赵欣欣很干脆地回答,然后又看一眼李永生,“李掌柜是见证,你看可好?”

    她是豁出去了,一定要拯救这些黎庶,甚至不惜抛出某人做诱饵。

    有你这么卖老公的吗?李永生无奈地翻个白眼。

    然而这话,令张木子不爽了,她眉头一皱,“黎庶不该救吗?这是莫大的功德,我北极宫二宫主常做这种事,我和永生在巴蜀郡也是这么做的。”

    “那好吧,”杜晶晶也是痛快之人,手一翻,一面小巧的旗子就出现在手中,向远处一抛,旗面就在空中变大,最后大到丈许方圆,稳稳地插落在村子中央。

    旗面上是一个美、妇,人头鸟身,一阵狂风吹来,刮得旗子猎猎作响。

    “旗杆内百丈方圆,在我玄女宫的庇护之下,”杜晶晶对着村正冷冷发话。

    “可是……”村正犹豫一下,吞吞吐吐地发话,“那些匪徒未必认吧?”

    “敢不听令,就是我玄女宫的仇人,”杜晶晶淡淡地回答一句,然后看向赵欣欣,“还愣着干什么,快走吧,莫非你想在这儿等同门?”

    行事令旗一出,她们确实可以等同门来援,但是……多大点事儿啊,丢得起那个人吗?

    更别说这行事令旗的使用,本身就有点不合章法。

    赵欣欣也知道,使用了行事令旗,自家就少了一层庇护,虽然这里已经离玄女宫很近了,可是战乱的时候,是没道理可讲的。

    一行人匆匆离开,向着朱雀城进发。

    然而,因为杀了百来人,一路上的关卡越发地严了,走了不到百里,就出现四拨人盘查,而且是越查越严,第四拨人甚至想将他们留下,让玄女宫来领人。

    他们可以仗着身份硬闯,但是这会令局面更加混乱,到最后吃亏受苦的还是黎庶。

    尤其是赵欣欣的身份还比较敏感。

    所以他们索性翻山越岭走小路去了。

    夜里歇宿,也是在山岭上,此时已经是初夏,蚊虫渐多,所以还点了一堆火。

    有火就要有警戒,因为是要防修者的偷袭,警戒起码要放出十里去。

    李永生负责的是后半夜,眼看着天色已亮,他才松一口气,猛地发现前方不远处,有些古怪,到底是哪里古怪,他也说不清楚这纯粹是一种直觉。

    他缩起身子,蹑手蹑脚向前走去,行了几步之后,他停了下来,要不要回去通知永馨他们一声?

    仔细考虑一下,他觉得还是不用了,虽然他的预感很敏锐,但是万一错了呢?一点事情都没发生的情况下,就通知他们戒备,也有点不合适。

    负责戒备的人,有必要先探明情况,这才是他该做的。

    不过既然如此打算的话,他就不隐藏身体了,而是显出身来,大明大方地向前走去:有本事你们就冒头出来,偷袭我啊。

    走了几步,前方给他的感觉更不好了,但依旧没发现什么,李永生暗暗提高戒备,却没有发动神识去大范围探查,神识并不是万能的,万一中招,比受伤还要危险。

    不知不觉间,他就走出了一里多,然后他猛地意识到不妥,蓦地身子一晃,就想倒退回去。

    然而非常遗憾的是,太晚了,他身子才一动,四周的景象猛地发生了巨大的变化。

    他已经不再处身于山岭之间,而是位于一片荒凉的土地上,头顶的天空也不是鱼肚白,而是昏黄一片,没有日月,能见度也极低。

    “不是吧?”李永生掣出了长刀,苦笑一声,“用这么大的阵仗留我?”

    这是中了埋伏了,但是他心里并没有多少忐忑,因为他认识这个阵法,他甚至已经知道埋伏自己的是什么人了。

    南明都天混沌幻阵,仙界那只老鸟的阵法,朱雀并不善于布阵,有供奉朱雀的修者,弄出了一些阵法。

    而这个幻阵,借用的是香火愿力,也就是说,他被玄女道的野祀埋伏了。

    混沌幻阵的威力一般,就是范围大一点,能隔绝内外,还有时间限制,一旦过了时间,幻阵不攻自破。

    野祀用这种阵法埋伏他,目的不言自明想要在不惊动杜晶晶等人的前提下,炮制他。

    想到永馨他们不会有什么威胁,李永生就更放下心来,想炮制我?那得看你们打算付出什么样的代价了。

    昏暗的天空中,蓦地出现一道黑色的裂缝,里面依次走出四个人来,有两名女性化修,正是上次他所见过的,多出来的一男一女,也都是化修。

    “果真看得起我,四个化修啊,”李永生微微一笑,然后看向自己没见过的那对男女,“这位男真人,我是不是在哪里见过你?”

    男真人抬手一拱,咬牙切齿地发话,“义安林家,林铁鹰。”

    “原来是你,假冒司修的那个,”李永生一听就反应了过来,他冷笑一声,“看来我这个人,还是有点仁慈了,待我脱身之后,义安林家就没有存在的必要了。”

    “你袭击林家的时候,坏了我晋阶的机缘,”林铁鹰冷冷地发话,“我林家不是出尔反尔之辈,今天不管你走得脱走不脱,都是你我之间的因果,跟林家无关,跟九公主也无关。”

    因果挑明了,战斗范围也限制了,你不找我林家麻烦,我也不会去找九公主的麻烦。

    “好啊,”李永生笑着点点头,“那现在,你我之间可以做个了断吗?”

    “正要如此!”林铁鹰狞笑一声,一拍腰间,掣出一把三尖两刃刀来。

    “慢着,你不是他的对手,”一名美、妇发话了,她也是今天第一次出现,身着绣有朱雀的道袍,虽然仅是初阶化修的修为,却隐隐是四人之首。

    “弟子……弟子有信心跟他一战,”林铁鹰咬牙切齿地发话,“他只是身法奇妙罢了。”

    “他可未必是仅仅靠身法,”朱雀道袍女修冷冷一哼,“咱们时间有限,耽误不得。”

    然后她看向李永生,淡淡地发话,“你若乖乖束手就缚,我保证不伤你性命,我只想带走你,问一些问题。”

    李永生原本是想借着了结因果的由头,先出其不意地干掉一名化修,剩下三名化修,他就有了腾挪的空间。

    哪曾想新来的朱雀野祀破坏了他的打算,面对她的提问,他思索一下,然后微微一笑,“在这里问,不是一样的吗?”

    朱雀野祀也是十分果决之人,闻言厉喝一声,“三羽、四羽,拿下他,不要让他拖延时间!”

    两名女修齐齐出手,虽然一个是中阶化修,一个初阶,但是二人联手,竟然令李永生生出极大的危机感。

    他身子一晃,已经闪出了四十余丈,南明都天混沌阵里,除了幻象,还有限制移动的效果,若是在外面,他这么一闪身,已经到了百余丈外,这里就只能闪这么远。(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