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寻情仙使 > 第四百三十三章 强势(贺盟主fox9988)
    这青色的皮革,乃是青龙庙的手段,名为青龙卷,靠境界压制拿人,相当了得。

    邵真人还有更激烈的手段,但这里是摩天岭,他总不能把自家打烂,所以使用青龙卷,也是他无奈的选择。

    赵真人也知道厉害,祭出一块硕大的印章,将青龙卷抵住,人却是没命地向后退,嘴里兀自在冷笑,“原来也只是会大欺小,握草……”

    因为晋阶了高阶化修,邵真人对上中阶化修,是相当地轻松,那大印只略略挡了皮革一下,就被青色的皮革带着倒卷而回。

    赵银河有点坐蜡了,他现在竭力逃跑,大概还来得及,但是气势汹而来,当众被人打得狼狈逃窜,这让他情何以堪?

    而且他心里也知道,在摩天岭的庙里,邵真人不会全力出手,一旦逃出庙去,攻击会更猛烈很多。

    “邵准证何必如此愤怒?”就在此刻,一道白光从院外一闪而至,正正地斩向青龙卷。

    那白光赫然是一柄飞剑,长有丈余。

    “看打,”张木子厉喝一声,一道雷符打向了赵银河,“我生平最恨多欺少!”

    “姑奶奶也看不惯!”杜晶晶掣出长剑,对着赵银河就斩了过去。

    赵真人身子才一动,就蓦地一僵,雷符重重地打在他身上,一道长剑斩来,正好斩在他的肩头。

    不过终究是中阶化修,他吃了一记雷符之后,身上白光一闪,硬生生地扛住了那一剑,不过肩头也是鲜血淋漓,半个膀子被砍开,露出了白生生的骨头。

    “咦,北极宫的雷符?”门外蓦地多了一个老头,抬手一卷,将赵明辉卷出门外,愕然地看着张木子。

    “且慢,”邵真人一抬手,拦住了张木子继续出手,然后看向那老头,阴森森地发话,“赵准证,我需要一个交待,要不然我不介意去你赵家走一遭!”

    赵家是豫州郡的半隐世家族,紧邻着海岱,跟他曾经有过冲突,当时他年少气盛,直接斩杀了赵家一名化修,不过因为他占理,身后又有青龙庙,赵家没敢计较。

    现在对方打上门来,大概就是欺他不受青龙庙的保护了,否则很难解释,赵家为什么会有这么大的胆子。

    不过,就算他失了青龙庙的保护,大不了舍了摩天岭的基业,如果一个准证专心盯着一个家族报仇的话,就算是隐世家族,也会付出太大的代价。

    “家里的小辈,是受了韦家的蛊惑,”老头苦笑一声,“我紧赶慢赶,还是来晚了。”

    “来晚了吗?”邵真人冷笑一声,以他对赵准证的了解,知道老头不爱说谎,不过有些话还真的不能全信,“你是打着跟随在后面看风向的心思,随时准备扫荡我摩天岭道统吧?”

    “这个真没有,”老头一摊手,很无辜地解释,“我可是也受过憨真君的好处,怎么可能做出这种事?”

    邵真人根本不信这话,他冷笑着发问,“没有你做后盾,这赵银河莫非是疯了,一个人就想扫平我摩天岭?”

    一个赵银河,真的是连他都打不过,那还是中阶化修时的行情。

    现在就算他还是中阶化修,赵银河一人,也不可能留得住他。

    赵准证犹豫一下,吞吞吐吐地发话,“其实,是韦家人挑唆的,他们终究是我赵家的亲戚……而且,韦家人此次,还派了最少两名化修。”

    韦家是赵家的亲戚,这消息知道的人着实不少。

    严格来说,在家族之间的联姻,实在太常见了,搁在地球界的网络小说里,很多主角的真爱,都受到了类似的威胁,当然,一般而言,主角最终都会逆袭打脸什么的。

    但是韦家和赵家,并不仅仅是偶尔联姻,而是联姻得极多,甚至连黎庶们都知道,韦家和赵家的关系,不是一般的好。

    邵准证的眉头一皱,“韦家派化修出来了?在哪里?”

    他是真的有点佩服了,别看他是个报仇狂人,但是就算他现在身处韦家的位置,也不敢惦记着报仇,家里的化修,本来就死得没几个了,这个敏感时候不关门自保,还敢出来复仇?

    尤其是,韦家的赌注,是压在襄王身上了,眼下天家的行情大涨,韦家还敢出来捣乱,这得是怎样的无知啊。

    难道韦家恨我,就恨成这个样子?邵真人有点不解。

    “他们是跟银河联系的,我并没有接触过,”小老头老老实实地回答,不老实不行啊,赵家这次是撞到大板上了,情势似乎如此的危急,这种压力下,姻亲算得了什么?

    为了取信对方,他还特意解释一下,“我想他们就藏身不远处,否则以银河的修为……怎么敢在摩天岭撒野?”

    这个解释很合理,但是邵真人只是冷冷一笑,“你觉得三个化修能拿下我摩天岭?就算加上你……四个也不够!”

    “好吧,”老头也不得不承认这一点,邵真人晋阶了高阶化修,一个人就能拖住起码两个化修,剩下两个化修,还真的未必够这二十几个司修围殴的其实还有个化修在听道。

    尤其是这些司修里,除了青龙庙,还有北极宫和玄女宫的弟子,手段也是一等一的厉害,别说是两个化修,缠住四个化修也不成问题。

    于是他果断地表示,“我们知道错了,请邵真人责罚。”

    邵真人大手一摆,“给你们半天时间,把韦家那两个化修的人头拿过来,咱们再论其他。”

    老头闻言,只能苦笑一声,“化修的人头,实在太难拿了啊,重伤容易杀死却难。”

    邵真人冷冷地看他一眼,“这……就是你给我的答案?”

    “好吧,我现在就去,”老头知道多说无益,拎着赵银河瞬间消失。

    不过别说,准证出手,还是不一样,当天傍晚,赵准证再次来到了摩天岭。

    可是这时候的摩天岭,庙门早就关闭了,只能隐约听到,里面传来争论的声音。

    赵准证想细听一下,里面在谈论什么,不过既然是在论道,旁边自然是点着氤氲香,隔得远了,还真是听不清楚。

    他听不清楚,但是庙里参加论道的人,听得却是异常的兴奋。

    必须承认,来听讲的人,都是层面不怎么高的,化修只有一个,自称魏道士,来自于丹鼎派的天一庙,却是南七庙之一。

    魏道士此来,不是因为邵真人的大名,而是他从三茅庙里听说了李永生,说起来挺有意思,天一庙跟符箓派走得很近,却是跟北六庙里的丹鼎派龙虎庙……走得很远。

    没办法,内外不同炉,两家弟子一旦遇到了,交流的最终结果,一般就是大打出手。

    闲话休提,他是修外丹的,对阵法颇有研究,得了三茅庙的消息之后,专程去巴蜀的冰洞看了一次,对李永生的阵法造诣很是惊讶。

    这次他听说摩天岭有人讲道,随便问了一下,得知讲道者是李永生,马上表示要来。

    魏真人此来,原本是想请教一些阵法的,不成想对方讲的兴衰之道,也颇令他惊奇,竟然没时间谈阵法。

    其实李永生讲道,跟大家一起聊天差不多,他并不摆什么架子,而对方提出的问题,他通常能给出贴切的答案在信息爆炸的社会里生活过,眼力就是不一样。

    酉末时分,摩天岭将干果点心之类的拿了上来,还备有果酒和一碟一碟的灵谷庙里虽然穷,该撑的场面还得撑。

    就在大家取用点心的时候,邵真人的声音,从后院传来,“开门,赵家人来了。”

    正在有一搭没一搭聊天的众人,闻声也停了下来,侧头看向门外。

    赵家来的,依旧是那两个化修,不过高阶化修手里,提着两个司修。

    见到赵真人不在场,赵准证抬手一拱,沉声发话,“邵准证,因为银河受伤,未曾留下两名化修,不过重伤了一人,另一人的替身,也被我斩了,只擒下了两个韦家子弟。”

    邵真人的声音响起,听不出什么情绪,“我要你斩杀两名化修,你就给我送来两名司修?”

    “实在是留不下对方,”赵准证很无奈地回答,身为准证,他何时被人这么挤兑过?

    但是没办法,赵银河上摩天岭的道场捣乱,这是结下大梁子了,按规矩,得给摩天岭一个交待。

    不过他拿两个司修交差,也是有说法的,“韦家的打算,我已经了解到了,不知邵准证可有心听一听?”

    邵真人沉默半天,最终还是发话,“希望你能给我一个放过你赵家的理由。”

    韦家为什么会在这种时候袭击摩天岭呢?因为韦家确实是要关闭山门了。

    但是受创之后,默默地关闭山门,这不是隐世家族的做派,关闭山门之前,他们打算狠狠报复一下,省得别人认为韦家软弱可欺。

    既然要报复,就要选个合适的目标,英王府和玄女宫肯定不合适,李永生倒是个不错的目标,但是这厮行踪不定,韦家总不能去博灵本修院找场子。

    那么,摩天岭就是最合适的目标了,这本来就是韦家的世仇,又只有一个化修坐镇,以前韦家还顾忌青龙庙,现在被杀得惨了,自然也有了报复的理由。

    (为盟主o9988加更,双倍期间,大声召唤月票。)(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