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寻情仙使 > 第四百三十一章 这是什么问题
    其实阶级问题,不是简单能说清楚的,但是以家族做为生产团体的话,不存在永恒的剥削和被剥削,两者之间也是兴替的。

    被剥削者,比如说父母,在他们老了之后,昔日的剥削者子女,就成了被剥削者,而父母则升格为剥削者,享用儿女们奉上的资源。

    因为是一家人,所以不存在昔日剥削者不认账的问题,这是道德社会的自我矫正能力。

    以往说的剥削和被剥削,是资本家和工人的地社会位置决定的。

    工人逆袭,让资本家成为自己的打工仔,这个太不现实了,就算资本家敢这么承诺,工人也得相信才行。

    但是在家族社会里,剥削者和被剥削者的身份,真的是可以互换的,而且不需要承诺,自然而然就转化了。

    无心真君也点点头,“自家人的问题,总比外人好商量……不过,荒凉之地总不能一下就繁华起来,而繁华之地,有更多的吸引力。”

    “其实这是生产力的问题,”李永生想解释一下,等生产力上去了,荒凉之地照样可以繁华,不过这个话题依旧很大,不是一朝一夕能说清楚的。

    所以他索性换个简单的说法,“其实保持对外扩张的压力,自有外人供奉钱粮,也可以算个便宜佃户吧。”

    “也是这个道理,”无心真君又点点头,中土国强大的时候,外邦小国岁岁有进贡,不过那进贡,真的不多,“压榨外邦太狠,会不会有损中土国的上邦形象?”

    这是牌坊和*的问题,想一想地球界的迈瑞肯,仗着国力强大,手持印钞机,没命剥削世界各国,也没多少人觉得形象差到哪里了。

    不过这个问题解释起来,就更复杂了,更糟糕的是,迈瑞肯的行事,不是特别符合中土国的道德认知靠着印钱来抢别人家的财富,实在太不要脸了。

    李永生想一想,给出一个答案来,做为最终结果,“说白了,就是生存空间的问题,有足够的生存空间,隐患产生的机会,就会极大减少,所以,这是第二策。”

    无心真君基本被说服了,或者说,在这种新颖的说法面前,他暂时找不到辩驳的方向,这是一个全新的、有自己体系的观点。

    他又想一想,才又点点头发话,“如此一来,为防止佃户从军打仗,诸多豪门也要优待他们了,果然是好事。”

    到了他这个层面,更多关心的是朝廷的稳定,虽然他认识不少豪门,但是已经不会再看得上剥削佃户那点利益了,他甚至都羞于开口终究是层面不同了。

    而且,让佃户生活得好一点,这也是政治正确,起码是大义正确。

    佃户从军?李永生听得好悬没笑出声来,“真君你也真会想,哪里会有那么多佃户从军?”

    “嗯?你这话什么意思?”无心真君的眉头一皱。

    “没什么意思,您拭目以待吧,”李永生这次,是真的懒得解释了,“不过佃户能收获好处,这个是没问题的。”

    要是边疆能开辟出大量的土地,豪门又给不出合适的待遇的话,逃佃就是很正常的了,豪门想拦都拦不住中土国废除了奴隶,佃户可以来去自由。

    说来也有意思,豪门不能随便处置佃户,打杀更是要被官府处置的,而宗族里,反倒能自行处置子弟,若是有适当的理由,直接处死子弟,官府也不会过问。

    但是偏偏地,宗族势力的向心力还挺强,而佃户的忠诚,就不好说了,血脉亲情的影响力和公信力,是非常强大的。

    众人都被他的说法镇住了,无心真君感觉这里还有些问题,但是仓促之间,不能提出完整的置疑,若是一个挨着一个问题,混乱无序地问下去,又有点失了真君体面。

    那就只能等下一次见面再问了。

    邵真人岁数不小了,又是常年跟红尘俗世打交道,对种种世情烂熟于心,可是他还真没有琢磨过兴衰之道。

    听到李永生的话,他也感觉是大开眼界,“怪不得真君如此盛赞于你,永生你在兴衰之道上所下的功夫,实在是令人惊艳,有没有兴趣,去我摩天岭为弟子们讲一讲道?”

    李永生看赵欣欣一眼,发现她微微颔首,于是笑着回答,“固所愿尔,不敢请耳。”

    于是众人决定,离开英王府之后,前往摩天岭。

    事实上,赵欣欣之所以答应去摩天岭,还是要了结此前的因果,广陵韦家被大家杀得尸横遍野,化修以上的战斗力,折损了一多半。

    这件事上,摩天岭出力不小,他们跟韦家又是世仇,韦家此刻,应该是全面回收,躲在秘境里舔伤口,但是万一真有人想不通,疯狂报复摩天岭,也是极有可能的。

    自打摩天岭跟韦家交手之后,双方就陷入了红尘恩怨的纠缠中,韦家此次伤亡惨重,真的豁出去打上摩天岭,青龙庙也未必方便插手。

    红尘事,红尘了,原本就该如此。

    众人这次直接从大名府南下,经豫州郡而入海岱,直接绕过了襄王的封地,这不仅仅是不想惹襄王,更是因为那些关口处,检查得非常严。

    自打十二亲王上书之后,整个中土国的气氛,就变得紧张了起来。

    一行人里有伤者,众人也不着急赶路,关键是离开了英王府那是非之地,大家甚至有兴趣欣赏一下沿途的风景。

    过了*日,大家终于来到了摩天岭,摩天岭上的三个弟子得了师妹报信,知道师尊今日回来,同行还有四大宫弟子,于是特地大开山门,远出十里来迎接。

    接风宴极为隆重,这就不表了,宴会之后,邵真人特地告知四个弟子:对李永生一定要客气一些,此人神异非常,你们能跟他结下因果的话,那是一份大机缘。

    三名师兄有点不明觉厉,就说我们记住了,上次见此人的时候,还是中阶制修,几个月不见,就已经成就初阶司修了,这样的人物,我们当然要交好。

    小师妹管绿萝却是按捺不住卖弄的心思,她不敢说李永生的战力有多恐怖,这是师尊交待过的,不能随便泄露。

    但是她可以卖弄自己的鹅黄色香囊:看到了吧,这是他送我的储物袋。

    李永生做储物袋的时候,就多做了几个,不但给了邵真人两个,看到小师妹一副艳羡的样子,也送了她一个毕竟她也在战场上受伤了,还差点破相。

    三名师兄见到师妹的得意样子,也是羡慕不已,此次师尊回来,带回来两个储物袋,不过可以想像得到,两个储物袋,定然都是庙产。

    收藏起一个来,另一个成为大家出行时的配置,哪里像小师妹,已经有了专用储物袋?

    其中尤以上次不在庙里的三师兄,最为懊恼,当时他若是在场,没准也能跟随同行出去为庙里赚点小钱,却错过了一个储物袋,这让人情何以堪?

    “好了,储物袋会有的,”邵真人出声许诺,“为师此番出山,不仅仅为师祖报了点小仇,也赚取了不少财货,接下来的几年里,我都会在庙里,督促你们修行,谁先悟真,我就赐下储物袋。”

    悟真赐下储物袋,这基本上是四大宫弟子的标准待遇,但是对贫穷的摩天岭来说,也算是极大的福利了。

    大师兄老成持重,出声建议,“师尊,既然所获丰厚,庙里也该治一些生发的基业。”

    “这还需要你告诉我?”邵真人笑着骂他一句。

    他虽然性情古怪,但是对待弟子的时候,并没有多少师尊的架子这是因为受了憨真君的潜移默化,既然无缘上报师恩,那就要将憨真君的厚爱,传递到弟子身上。

    然后他面色一整,“不过明日,我约了李永生,先将庙里的大阵整饬一番,你们真的不要小看他年轻,他除了道法精深,阵法造诣也远超旁人……我此番带了不少材料回来。”

    二师兄眼睛一亮,“聚灵阵也能调整吗?”

    他天资聪颖,又肯下苦功修行,现在修为已经超过大师兄,是高阶司修,正要发力晋阶化修,庙里的那个简易聚灵阵,真的是不敷使用了。

    “他还要强化防御阵,”邵真人笑着回答,“抵挡可能来自韦家的攻击。”

    小师妹眨巴一下眼睛,“师尊,咱们庙里居然还有防御阵?”

    “玛德,”邵真人脸色一黑,“你这孩子,也太不懂事了……嗯,灵田里防虫鼠的阵法,可不就是防御阵?”

    三位师兄轰然大笑了起来。

    凭良心说,英王在送行时,奉上的好东西真的不少,五行生灭阵挽救了他一家,其中邵真人起了巨大的作用,还第一时间出去寻找阵基。

    李永生也不藏私,第二天就着手改动阵法,以他的阵法知识,直接将聚灵阵的威力提高了三倍有余,至于说防御阵,那就不是提高了多少倍的问题,而是重新搭建了两个阵法。

    一个阵法是护庙大阵,主要护的是正殿,可防御初阶司修的围攻,还有一个小防御阵,就是在一个丈许方圆的小屋里,可以防初阶化修的全力三击。(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