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寻情仙使 > 第四百二十七章 讨价还价(一更求双倍月票)
    少年天子对英王直接表示,我知道此前对皇叔关心不够,让您受委屈了,为了表示歉意,我给您一个世袭亲王,真的已经很不容易了。

    您知道我要做到这些,得受到多大物议和压力吗?

    给您世袭亲王,别的不说,其他亲王就要眼热,我难做着呢襄王也想要世袭亲王的话,我给是不给啊?

    他又没受什么委屈,英王冷哼一声,正经是你受了不少委屈?

    再说了,就算给襄王一个世袭亲王,那又如何,他世袭得下去吗?

    这话说得是相当,不过皇族中人都知道,襄王的下场,基本上定了,就看太皇太妃还能活多久了。

    当然,襄王能及时回头的话,善终的可能性极大,但是他可能回头吗?

    就算襄王能及时回头,以其行事风格,被寻个小错夺去“世袭”,那也是简单至极的事。

    所以襄王的例子,只是个例,不具备普遍推广性。

    我现在事情很多!少年天子直接表态,咱也不说那些虚的了,给你一个永镇边陲的世袭亲王,那不可能,换一个条件,至于原因,皇叔你懂的。

    天家终究是天家,虽然是主动上门,但是将话语权拿得稳稳的。

    那我就换个条件,英王果然很贤明:两个月内我遭遇两次刺杀,天家你现在能交出指使者来,那这事儿就算完了,只要一个世袭亲王就行。

    天家气得直咬牙,心说我要是能找到并且抓住指使者,世袭亲王我都不会给你!

    当然他不能这么说,于是他又表示:我一直在努力抓,但是凶手又不是我派的,我怎么能马上抓得住?你要永镇边陲,其他亲王提出类似条件,我该怎么办?

    那是天家你要考虑的问题,不关我的事儿,英王回答得很不客气,我要是连这种事儿也考虑,那才叫没摆正位置。

    少年天子的鼻子差点气歪了,合着你只会提条件,不会帮我考虑?不帮朝廷分忧解难,你凭什么叫英王呢?

    英王面无表情地回答,不在其位不谋其政,我从来不会僭越。

    双方的话都很直接,也非常冲,少年天子嫌对方不够恭敬,但是英王的火气积聚得足够多,半点不退让。

    他对自己说,反正我又没有造反,得罪了天家,大不了把我这一脉都贬为庶民,有啥呢?

    人活一辈子,图的就是个心气儿顺。

    少年天子真的恨不得就把皇叔贬为庶民,但是他虽然是少年心性,胆子也足够大,可这样的选择,真不是他敢做的。

    他也许不知道什么叫雪崩效应,但是他想得到,一旦削了英王的藩,会带来一系列不可知、不可控的反应。

    身为天家,可以任性,但是不能任性到那种程度。

    于是他又提出一个折中方案,那这样,不用世袭亲王了,西北的兵权我交给你,英王府还在大名,你去西北好了,最近新月人又有点蠢蠢欲动,正需要皇叔这样的定海神针。

    言外之意就是,你不就是担心我找碴吗?西北是你的老地方,你又掌了兵权,还担心什么?

    不得不说,天家是真有解决问题的诚意。

    可惜的是,他的诚意来得有点晚了,英王虽然有所意动,但还是表示,我可以去西北,也可以把王府留在这里,但是亲王要世袭。

    人去边陲,家人留在大名,其实也是一种牵制。

    虽然成就王霸大业者,不乏抛妻弃子之辈,可是英王年事已高,而且他不是打下的江山,而是抢的侄儿的,再生几个幼子,未必坐得住江山,很可能为其他赵姓人做了嫁衣。

    他想表示自己无意江山,只是图自保,所以如果能有军权,这个世袭,是必须争的。

    但是天底下又哪里有这么便宜的事儿?

    天家表示,军权和世袭,二者不可兼得,皇叔啊,西北可是你的老地盘,我真的很信任你了。

    你这不是扯淡吗?英王的话,说得很不客气,我总共才在西北呆了几天?

    而且,就算那里是我的老地盘,又能怎么样?那是能更有效地抵抗新月国,莫不成你以为我会跟新月国人勾结?

    英王当然不可能跟新月国勾结,此前的诸多恩怨不表,只说此次的厌胜之术,三个化修傀儡都是新月国那边的人,就注定了英王府和真神教之间,矛盾不可调解。

    对于差点算计了自己满门的势力,英王当然不会放过,而新月国同样如此,想当初卫国战争的时候,新月国曾经说过,死一个新月国人,要让中土国拿十条人命来赔!

    所以西北军权虽然极重,但是英王去执掌的话,大部分的心思,不会用在国内了。

    天家看起来的大度,其实有更深远的算计这恐怕不是少年天子能想得到的,但是天家身边,从来不会少了出谋划策的人。

    既然英王拒绝,谈判就陷入了僵局,无心真君建议,今天不早了,天家一路赶来,也该休息一阵了,这都子初了凌晨一点多了。

    说休息,谁又能休息得了?双方回去之后,紧锣密鼓地准备第二天的谈判。

    一般来说,谈判总是要经历几个回合的,要不然都不好意思说自己在谈判。

    但是天家拖不得,中土国的形势也拖不得。

    于是第二天辰正时分早晨八点,谈判继续。

    天家的态度依旧很积极如果这态度能放在俩月前,那就可以说是完美了。

    他说要不这样,东北也不稳,你去东北的话,兵权给你,我着人尽快破案,世袭亲王就不要说了,那不可能。

    鬼才知道案子什么时候能破,英王说三月内你能破案的话,世袭亲王我不要也行。

    他不拒绝东北的兵权,所以就不能计较世袭亲王。

    东北的乱子一点都不比西北少,英王在东北没根基,但是东北最大的兵头、大司马坎帅被下狱了,他去东北能有所发挥。

    当然,新的军役部长李清明,在东北也有相当的影响,此人还是今上的支持者,这也是天家愿意敢于放手东北的理由之一。

    英王不怕在东北重新掌军,只要能掌军,不起兵造反的话,英王府就稳如泰山。

    可是几个刺杀的案子,他必须要计较如果不计较这案子,我不如在西北掌军了。

    然而,天家哪里能答应他这个?

    凭良心说,只要肯用心,天底下很少破不了的案子,但是三个月的时间,委实有点太短了很多陈年积案,都是十来二十年之后,在不经意间告破的。

    于是少年天子发问,我若是三个月破不了案子,又如何?

    那就许我世袭亲王呗,英王淡淡地回答。

    那你让我昭告上怎么说,说我跟你打了个赌?少年天子有点出离愤怒。

    英王这时候不着急:你这是假设自己三个月破不了案子?这不是咱赵家人的作风啊。

    少年天子很想说我当然破得了案子,然而这真的不可能,英王遇刺的案子,和几个相关的案子,隐藏得极深,关键是还有不少人在暗中遮蔽。

    遗憾的是,他此前太过忽视皇叔的感受,现在解释都没有用。

    所以天家表示,打赌什么的没意思,我可以直接让你世袭亲王,同时也可以让你掌军边陲,可是两个好处一起给你,别的亲王也做此要求,我该怎么处理?

    英王微微一笑,很不负责地回答一句:这是天家要考虑的,我只是亲王,不该考虑这些。

    天家气得好悬喷出血来。

    但是事情能这么处理,并没有超出他的底线,尤其是,他一开始考虑的就是东北方面的威胁,新月国对中土国的威胁确实很大,但是真要讲实力的话,伊万国的威胁更大。

    他深知英王的能力,而且亲王去边陲,威慑力还是很大的,当然,前提得是整军而不是镇边。

    他相信英王去了东北,伊万国的威胁会因之而大减,坎帅的印记也会受到极大的冲击,而且现在的军役部长李清明,是东北杀出来的猛将,应该挡得住英王的影响。

    可是掌军加世袭亲王,实在不好跟别人交待啊。

    谈判到这种程度,双方的底线基本上都摸得差不多了,于是天家看向一个年轻人,点点头发话,“你是李永生,对?”

    李永生正闲得无聊,猛地听到这话,站起身一拱手,“见过天家。”

    “早就听过你的大名了,现在才对得上号,”天家轻咳一声,又上下打量他一番,“九妹也是好眼力,白虎庙的道统啊……赵氏孤儿写得不错。”

    李永生硬着头皮,再次一拱手,“我只是模仿白虎庙的道统,至于说赵氏孤儿,那就是个话本……不过是侥幸罢了。”

    “你当他是话本,我却当真了,”少年天子面色一整,“但是寡人行了冠礼,还有诸多不便,比不得话本中的我赵氏前辈,可以快意恩仇,你有什么好的建议吗?”

    凭良心说,他真的只想随便问一问就算他想答应英王的条件,也得有个缓冲不是?

    殊不料,李永生却给了他一个意想不到的回答。

    他挠一挠头,茫然地回答,“我觉得……天家您没啥不便啊。”

    这就是两个杰出话本者的答案?天家也觉得有点不解,果然,玩嘴皮子的人太多了。

    (十月第一更,求双倍月票。)(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