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寻情仙使 > 第四百二十三章 世子的小心
    “宁王府?”英王的眉头微微一皱,然后话,“着王妃见他们,有什么消息报过来。√”

    宁王是先皇长子,今上见了也要尊称一声大兄。

    不过这个长子生性怯懦,为人没什么主见,娶妻裘氏,却是朝中豪门,据说宁王府里,很有点牝鸡司晨的意思。

    正是因为如此,英王吩咐由王妃接见来人,而且他本来就是宁王的叔父,差着辈分呢。

    不多时,又有人来报,说是襄王着人质问宁王:前一阵我遇刺,动手的是不是你的人?

    宁王觉得冤屈得不得了,我虽然是今上的皇兄,但不是一个妈生的啊。

    而且,你当就你遇刺了?我还遇刺了呢!

    原来三个月前,宁王出游大河,遭遇奇怪的风浪,差点打翻了王船,更奇怪的是,他身上虽然也有护符,竟然被冰凉的河水激到了。

    回去之后,他病了足足有一个多月,据说是至今元气未复。

    裘氏就不干了,说这一定是有人要害你,咱得报知今上知晓。

    难得的是,一向软弱的宁王,打定主意不上报,因为他担心,这事儿就是自家兄弟做的。

    为啥呢?因为他才是先皇长子,按理来说,他才最有资格继承大宝。

    先皇很早就立储了,但是“立长”之声,从来就没有断过。

    尤其是先皇在晚年的时候,有点后悔早些年的铁血大清洗了,觉得做事太严厉,有伤天和,也不利于统治。

    他原本是不喜欢这个懦弱的长子,但是后来越来越欣赏他了,觉得中土国在铁血清洗之后,有这么一个宽厚的天家,才是最合适的。

    张弛之道,原本也是天道。

    然而先皇又不喜欢外戚太皇太妃压得他就很难受,所以宁王妃裘氏,也不为他所喜。

    宁王知道自己的兄弟忌惮着自己,而且遭遇怪风,也不能说一定是有人要害自己,所以他就将此事压下了。

    但是襄王派人质问,就是他不能忍的了,正好他也接到了荆王的通传,索性派人进京诉苦:我规规矩矩地做我的宁王,啥事儿也没干啊,怎么一桩桩的横祸,就撞到了我头上?

    他肯定不能只跟今上告状,万一天家正想收拾他,这不是把由头都送上去了?

    所以他索性也学着荆王,所有亲王,我挨个通知一遍。

    英王听完传话之后,脸上表情煞是怪异,最后哭笑不得地摇摇头,“这就开始了?一个……接着一个?”

    就在此刻,世子匆匆赶到,“父王,宁王的事……咱们是不是要拿个章程?”

    “唔,”英王轻哼一声,面无表情地看他一眼,“依你说,该拿个什么章程?”

    世子左右看一下,心说你们都坐着,让我站着说话?

    我是不是不该当着外人的面,跟父王说这事?

    “好了,没有外人,”英王一摆手,心说这小子倒是越来越机警了,不枉我一番培养,“坐下说话,你说拿什么章程?”

    世子寻个石凳坐下,“荆王自辩了,宁王也自辩了,咱们是不是也随个大流?”

    “哦?”英王似笑非笑地看着他,一扬下巴:你继续说。

    “有些人的遇刺,根本就不是真的,”世子气呼呼地说话,显然是心里很不公平,“别人不说,就说襄王殿下,怎么可能有人行刺他?”

    襄王这混世魔王,是中土国第一个不能惹的亲王,有太皇太妃罩着,谁敢行刺他,他绝对有胆子把天都捅个窟窿出来。

    今上是绝对不会派人行刺他的只须耐心等待即可,太皇太妃大行之后,随便出一根小手指,就碾死他了。

    旁人行刺他,太皇太妃一怒出手,就可怕多了,而且今上还必须得全力破案,其他亲王也得屁颠屁颠地配合敢不配合的,有种出来走两步?

    行刺他,会遭到倾一国之力的调查,谁吃傻逼了,去做这种事?

    英王饶有兴致地看他一眼,“你就那么确定,他没有遭遇刺杀?”

    世子知道,这是父王的考校到了,于是伸出三根手指,“其一,他若遭遇刺杀,必然会宣扬,他是铁了心往天家身上抹黑的,没可能有机会不会不用。”

    世子快话,并不给其他人出声置疑的机会,“其二,就算他真的忍住了,不去声张,等到关键时刻再作,但是太皇太妃忍不住,她是藏不住心思的脾气……到目前为止,咱们没有听说,太皇太妃因此事作过。”

    这个理由不错,但也不算绝对。

    “其三,”世子侃侃而谈,“就算他俩都很沉得住气,但是王叔身边的高手,还是有数的那几个,若是真的遭遇了刺杀,太皇太妃起码要暗暗派遣两殿的高手过去吧?”

    这个理由,就令人无可辩驳了。

    英王嘿然不语,半天才微微颔,“终于是长大一些了。”

    看他愁眉不展,赵欣欣有意哄他开心,于是捂嘴轻笑,“才‘一些’?我看大兄比您也不遑多让了,他有哪里说得不合适吗?”

    “这个你就无须知道了,”英王微微一笑,然后又看一眼世子,“你比我不遑多让了,你也这么觉得吗?”

    “孩儿不敢,”世子吓得离开座位,就单腿跪下了,“九妹天真烂漫,久在道宫,说话难免没有分寸。”

    李永生看得这才反应过来,合着除了皇位要争,英王世子这个位子,也是要争的,怪不得永馨一句话,把世子吓成这样。

    英王再怎么贤名在外,对这样的事,也不能不敏感。

    所以世子必须点一下,九妹已经是身入道宫,说的这些都是无心的。

    “嘿,”张木子不以为然地摇摇头,心里越地看不起这些无聊的争执了。

    不过英王的反应很不错,他笑一笑,“起来吧,你又没做错什么……小九看好你,对于咱家来说,又不是坏事,父王百年之后,还指着你俩同心协力,经营好家族呢。”

    “咱家还指着您掌舵呢,”世子小心翼翼地起身,“像宁王这样的事儿,我就一窍不通。”

    “不通就多想一想,”英王一摆手,“你觉得我该不该也写这么一个东西?想到什么说什么。”

    世子愁眉苦脸想了好一阵,试探地话,“我觉得写不写没关系,咱家就是个靶子,遇刺遇得太多了,根本不用宣传,可是真的不说,又有点不甘心……或许需要个契机。”

    英王饶有兴致地看着他,“那会是什么样的契机呢?”

    “这个我说不好,”世子慌乱地摇摇头,“还望父王指点迷津。”

    “等襄王的书信吧,”英王也懒得再逗他了,懒洋洋地话,“襄王不动,咱们不动,襄王一动,咱们跟着动。”

    世子的眉头一皱,“可是他才被老太妃斥责了,会上书吗?”

    英王冷笑一声,“就算他想不到,他身边总有人能想到,总不能是一窝傻子吧?”

    他的话音刚落,就又有人来报,有襄王使者来了。

    世子出去接待一下,不多时又回来了,“襄王致书说,韦家袭击九妹一事,他也异常愤恨,但是此事他并不知情,愿意赔偿王府灵石十块,九妹那里,他还有心意。”

    “看看,这就是了,”英王不屑地一笑,“我在京城两月,也没有等到他的解释,我还以为他永远不会解释了呢……荆王倒是走了一步好棋。”

    世子想的却是别的,“他会不会也四下书,说自己多次遇袭?”

    “肯定会的,我这个兄弟,做事一向如此,”英王淡淡地话,“他先致书于我,将这一段因果揭过,然后再叫屈,省得他自己被动……这么多年,还是没有什么长进啊。”

    “想得倒好,”世子气得冷哼一声,“他的致书,咱们也得接受才行。”

    “他就不会考虑咱们可能不接受!”英王说到此处,忍不住抬手一拍石桌,声音也提高了一些,“那家伙做事,一向就是这样……反正咱们不接受,也有人能令咱们接受。”

    世子的腮帮子鼓了一鼓,又捏一捏拳头,最终还是没有说话。

    “我还是为他家道贺去的呢,”赵欣欣叹口气,也是颇为无奈的样子。

    英王脸上没什么表情,而是看一眼世子,“既然襄王都这样了,你安排人写一份告知亲族书,我估计……很快就用得上了。”

    世子点点头,犹豫一下,又出声问,“那怎么回襄王的使者?”

    “东西留下,人可以走了,”英王很随意地回答,“咱家可是比不上襄王府,有人送东西,为什么不要?”

    世子想一想,又小心地问一句,“那您要见使者吗?”

    “你处理就行了,”英王不屑地一笑,“我这个王爷,虽然遇刺无数,可也好歹是亲王,不是随便什么阿猫阿狗就能见我的。”

    襄王的耐心,比大家想的还要不堪,三天之后,他的告知书就来了,说自己遇袭无数,恳请其他皇族明察,中土国不能再这么混乱下去了。

    他的意思,也是要在海岱划一大块势力范围,以求自保。

    英王见状,终于拍板决定,“咱们的告知书,也可以了。”

    哪曾想,上午才派出去二十余名信使传书,下午的时候,京城里就派人来了,来的还是跟英王府相交甚得的无心真人。(未完待续。)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