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寻情仙使 > 第四百二十二章 暗战不已
    两名司修见英王心情不好,也不敢多说。

    然后英王就又发问了,“襄王那里,派了谁去的?”

    他和襄王,是篡位呼声最高的,但是偏偏的,两人的关系曾经还不错,后来才越走越远的。

    尤其是发生韦家刺杀事件之后,两人的关系就更不好了。

    荆王府来人也猜到了一些,男司修苦笑一声,“这个我还真不知道。”

    “那就是派人去了,”英王冷哼一声,抬头看一眼四周,“刘师进来坐一坐吗?”

    周边没有任何的反应。

    但是在场的人也不敢说话,就那么静静地坐着。

    良久,小院上空才响起一个轻柔的声音,有若银铃一般,“此间事我已经知道了,殿下自去忙碌即可,此事我要告知殿里的。”

    李永生听得忍不住咋舌:原来英王拜了一个女人为师?

    没过多久,英王府的下人来报,“幽思真君已然离开了。”

    “他总还是要告知天家的,”英王长叹一声,很是有点意兴索然。

    然后,赵欣欣问出了一个李永生想问的问题,“咱们家的防御,能防住真君的窥探吗?”

    “这是亲王府,当然没问题,”英王很干脆地回答,不过下一刻,他觉得话说得有点满,少不得又补充一句,“如果他不想被咱们发现的话。”

    小偷和强盗能一样吗?李永生听得有点想笑,“我估计他不希望被发现。”

    接下来的话,真君听不到了,但是大家猛然间发现,似乎也没啥话可说。

    过了一阵,又是李永生出声,“幽思真君,是个女人?”

    “幸亏他听不到,”英王白他一眼,“要不你就死定了!”

    原来这幽思真君是个男人,生于澌水河畔,本名刘澌,性情阴柔,很有点性格错乱,时而如男子一般豪迈,时而如女儿家一般娇柔。

    但偏偏是这样的人,最合适推断天机,他有女人的细心,又有男人的脑洞,所以被赵家用海量的资源,硬生生堆出了一个真君来。

    他教过英王,有点师徒之情,但是他更为皇族考虑没有赵家的支持,就没有他的今天。

    赵欣欣出声发话,“父王,十三弟的话,您怎么看?”

    “我怎么看,很重要吗?”英王不以为然地笑一笑,“关键是看天家怎么看吧,刘师已经回顺天了。”

    “三皇伯说,他是无辜的,”赵欣欣的眉头微微皱起,“咱们就任由天家折腾吗?我觉得,总要给他一个辩解的机会才好。”

    女人终究是感性的动物,她看着十三弟的样子,真的是很可怜,而且自家父王,也在承受这种无妄之灾,她本能地就起了同仇敌忾之心。

    英王嘿然不语,良久,才叹一口气,“你先招呼好你的十三弟吧。”

    赵欣欣闻言,有点纳闷,“您这是什么意思?”

    “你懂个什么,”英王一摆手,不耐烦地发话,“那小屁孩儿找你,目的不一定单纯。”

    赵欣欣的脸,顿时就红了,委屈地发问,“怎么不单纯呢?他那么小!”

    “好了,”李永生及时出声,“我想,殿下的意思是说,荆王在三湘起事,当然希望得到玄女宫的支持。”

    玄女宫所在的玄女山,就是位于三湘和百粤的交界处,朱雀城名义上归百粤管,事实上是一块飞地,全部都位于三湘境内。

    赵欣欣顿时愕然,愣了一愣之后,侧头看向那一男一女两个司修,沉声发问,“荆王府真是这么想的?”

    他们说话的时候,并没有瞒着这两人,因为没必要。

    一旦发现这两人有问题,杀了就是了,反正他们逃不出英王府的控制范围。

    别说俩司修了,就是十三王子,目前也是朝不保夕,没准什么时候就变成一具尸体了。

    区区的两个司修,算得了什么?

    想起来也挺讽刺的,在黎庶眼中,高高在上的司修,生死只在上位者的一念间。

    想当初李永生在博本院,曾经被小小的制修和司修,折腾得焦头烂额。

    男司修面无表情,女司修勉力笑一笑,“这您得问十三少主了,我们不好说。”

    “不好说,你答什么话?”赵欣欣厉喝一声,抖手打出一道白光,直接将女人击得飞出老远,“你不懂,就闭嘴!”

    这一刻,赵欣欣终于展示出了自己的傲娇属性,她本是看着十三弟可怜,没想到自己又可能被算计了,这令她心乱如麻,于是悍然出手。

    当然,她尚未晋阶制修,出手的力道很是一般,或许能击伤制修,击伤司修那就是笑话了。

    不过那女司修也不敢抵挡,硬生生地被击飞。

    男司修见状,忙不迭单腿点地跪下,“小人该死,任凭九公主发落,还请您息怒。”

    “唉,”赵欣欣意兴索然地叹口气,不再说话。

    英王见这两个司修恭敬,也没多计较,而是饶有兴致地发问,“我三皇兄遇刺的事儿,我怎么没听说呢?”

    “启禀殿下,那是在吴军役使遇刺之后,”男司修恭恭敬敬地回答,“荆王殿下先是被人下毒,然后又在出行路上,遭遇阵法埋伏,还有……”

    “不用说了,”英王一摆手,对方可能说的是真的,也可能是假的,反正他暂时没办法验证,“他派的人,刺杀了谁?”

    “殿下,是王府客卿擅自出手,”司修又跪在了地上,顶撞亲王是大罪,但是他必须为荆王开脱,“那是世子的半师,世子遇袭受伤,大家都很不忿。”

    看来不止是英王的子女被刺杀,荆王也受到了类似待遇,要命的是,世子还受伤了。

    英王冷哼一声,淡淡地发话,“我并没有问刺杀的原因,这并不重要。”

    “刺杀的是……”司修报了三个名字,没什么要紧的官儿。

    不过其中一人是前巡荐部部长之子,这个部长跟坎帅是对头,曾多次弹劾坎帅,而其人又跟坤帅交好。

    大量辛秘,从这司修嘴里说出,众人直听得目瞪口呆。

    英王听得却是有点心不在焉,刺杀的事儿,他经历得比荆王多出很多,早已经见怪不怪了。

    沉默片刻之后,他出声发问,“荆王起事,占据几个府了?”

    司修犹豫一下,硬着头皮回答,“只是驱逐了五个知府,并未伤人。”

    “五府之地了,”英王面无表情地点点头,“不杀人还是好的。”

    就在此刻,十三弟沐浴完毕,过来见过皇叔。

    “不用多礼,”英王一摆手,淡淡地发话,“这个院子,现在归你住了,需要什么,只管跟下人吩咐,一路辛苦,先多休息几天。”

    短短几句话,就算是将人软禁了起来,不过他终究是个做叔父的,不能摆出恶形恶相,说得还算是和蔼。

    十三王子犹豫一下,壮着胆子发问,“叔父,我是否能去隔壁找九姐姐玩耍?”

    赵欣欣一听,火气又上来了,还打算通过我,拉拢玄女宫下水?

    不过她不会跟一个小孩子发泄,说不得呲牙一笑,“九姊这边有师门的事,却是不方便。”

    英王离开这里,就来到了隔壁的灵地小院,见其他人都在修炼,知道不好轻易打扰,于是跟赵欣欣约定,晚上我再过来,跟诸位道长饮酒共醉。

    当然,饮酒只是个托词,当天晚上,一干人得了消息,从静室走出来。

    几杯酒过后,英王提出一个要求,他希望几位道长在多留几日。

    其实以英王府的底蕴,并不差他们这点力量,王府里有二十多个化修呢,但是这种时候,多一份力量就是一份力量。

    再说了,前两天的厌胜之术,也真的把他吓怕了,面前这些人里,虽然除了一个高阶化修,其他都不值得一提,但是道宫中人是灵修,还掌握着不少秘术,没准什么时候就用得到。

    面对英王府的挽留,众人也不好推辞,虽然这一趟出来,耽搁的时间不短,但是现在除了身上带伤的,就是需要稳固境界的,王府愿意借用灵地,这便宜不占白不占。

    但是邵真人还是提出了问题,“殿下,我们要在王府待多久?我已经很久没有回摩天岭了。”

    “这个我也说不好,”英王无奈地摊一摊手,“不过,我想超不过一个月吧,三皇兄使出这么一招,金銮殿上的那位,估计很快会做出反应。”

    “这个估计用不了多久,”邵真人闻言,恍然大悟地点点头,笑着发话,“不得不说,荆王这一步棋走得,令金銮殿那位挺坐蜡的。”

    从来谋反都要藏着掖着,荆王可好,直接发动全族的力量,声讨今上了,甚至不惜派出自己的嫡子传信,证明自己有多冤枉。

    然而,就是这样的当面锣对面鼓,让今上无法再回避,有些事情必须摊开来说了。

    “嘿,我这个皇侄,”英王不屑地摇一摇头,“眼高手低,什么都没掌握在手里,就想着清洗了,生怕被人小看,我看他回过味儿来,也未必是一两天就能做到的。”

    就在此刻,又有下人来报,“王上,有宁王府来人求见。”

    (更新到,双倍月票,大声召唤。)(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