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寻情仙使 > 第四百二十一章 质子?
    英王和世子匆匆而去,李永生看一眼赵欣欣,“这就是你家在天机殿的底蕴?”

    “幽思真君不过是教授过父王一些东西罢了,”赵欣欣懒洋洋地回答,很是不以为意的样子,“也就是父王认这个师生情,人家却是未必认……正经是无心真君跟我家更惯熟一些。”

    然而,不管她怎么说,但是对英王而言,天机殿能派他的半个师尊幽思真君来,总是比派来其他真君强很多。

    真君是一炷香之后到来的,整个王府灯火通明迎接,不过灵地这边的道宫中人,都没有去凑那个热闹。

    然后就是一晚上的忙碌,李永生等人则是按部就班地打坐,该疗伤的疗伤,该稳固境界的,则是稳固境界。

    直到第二天早上,王府派人将饭菜送过来,也没有说幽思真君要见他们。

    既然真君无意召见,大家就更不凑热闹了,赵欣欣倒是问了两句,知道真君一大早出去了,去王府外探查天机。

    众人对官家的真君不感兴趣,却也没谁敢私下议论,就这么一点距离,敢嚼真君的舌头根,那才是活得不耐烦了。

    然而,在接近中午的时候,风云突变,有王府中人匆匆跑来,“启禀九公主,荆王十三子求见!”

    “啊?”赵欣欣听得就是一愣,荆王比她老爹大十余岁,十三子是嫡子中最小的一个,现在应该还未成年。

    张木子和杜晶晶在静室养伤,邵真人在稳固境界中,李永生虽然也在稳固境界,但是一直分心关注灵地里的小院。

    听到这话,他起身推门而出,“有没有搞错,荆王的人……这不是送肉上门吗?”

    捉拿荆王一系的人马,是天家下的旨意,此刻天机殿的人尚在王府,就算英王想徇私,那也不可能。

    而且,此子来求见已经入了道宫的赵欣欣,这又是什么鬼?

    赵欣欣见他出来了,侧过头看一眼,“要不要见?”

    “随便你,”李永生笑着一摊手,“不管你做出什么决定,我都会支持的。”

    赵欣欣犹豫一下,最终还是点点头,吩咐一声,“那就隔壁小院相见吧。”

    隔壁小院,就是此前他们住的院子,王府的人在里面住了三天,就算大家都很小心,也被糟蹋得不成样子了。

    正好邵真人等人都需要灵地休养,所以大家搬到灵地的小院来居住他们帮了王府这么大一个忙,英王当然要准的。

    赵欣欣和李永生走过去的时候,小院已经收拾得干干净净了,当然,那些踩踏过的花草,怎么也不可能马上恢复,在无声地提示着他们,这里曾经发生过的事情。

    荆王的十三子已经在小院里等着了,那是一个十三四岁的少年,青衣小帽面色白皙,脸上还残存了些许的惊恐,他的身后,是一男一女两名司修,也是普通人家的打扮。

    见到赵欣欣进了院子,少年从石凳上长身而起,深施一礼,“见过九姐姐。”

    “几年没见,十三弟长大了啊,”赵欣欣微微颔首,“怎么不进屋坐?”

    “有真君在,怎么能进屋说话呢?”少年艰涩地回答,一脸的无奈。

    他也没想到,自己的运气这么不好,想他乔装打扮,一路担惊受怕地赶来,途中不知道遭遇了多少磨难,才赶到了大名府。

    哪曾想,他在王府门口一通报,就得知天机殿的幽思真君,正在王府。

    消息报进王府,真君也不是老糊涂,明确表示说,我是天机殿的,不是因果殿的,怎么处理来人,是你英王府的事,我不过问。

    英王也头大,来的是哥哥的嫡子,要是个庶子,那说扣就扣下了,但这是嫡……幼子啊。

    尤其是,他也实在被层出不穷的刺杀搞烦了。

    特别这最近的一次,若不是机缘巧合,李永生看出邵真人要晋阶,将真人挽留了下来,道宫中人一旦离开,整个英王府都可能完蛋毕竟是有真君在王府外虎视眈眈啊。

    尤其是昨天赶来的刘师,也没有否认此前可能有真君在王府外守候。

    当然,幽思真君也没有明确表明,有真君曾经出现的迹象,然而,没有否认就足够了。

    所以英王索性心一横,直接将侄儿招了进来:有啥事你就说。

    然而这十三王子不是个胆子大的,他能前来传话,就是因为年纪小,而且是嫡子。

    荆王此举,相当于是把自己的儿子,送到几个兄弟手上,你们想关就关,要是觉得可以杀无赦,那就杀掉好了,左右不过是令皇族心寒。

    他要做的,就是让几个兄弟知道,自己承受了什么样的委屈我把儿子都送过来了,你总得听他说两句吧?

    十三王子听说,有天机殿的真君在,吓得一屁股坐到了地上,话都说不出来,就是哭着喊着要见九姐姐。

    英王一看,这孩子被吓到了,也没辙了,那就把人先送过去吧,反正总共一个孩子俩大人,赵欣欣那边好手多了去啦,不可能对她造成什么威胁。

    十三王子见了赵欣欣,才战战兢兢地表示:我父亲是冤枉的,他遭遇太多刺杀了,结果有手下人不忿,铤而走险意图报复,却被天家发现。

    而荆王现在三湘起兵,也不过是想保护自己他在三湘的根基并不深。

    荆王派人来找英王,就是想让这个素有贤名的弟弟出头,几个亲王联保。

    至于说英王府这边屡次遇刺,荆王也有耳闻,他认为这里很可能有国外势力的参与,挑动赵家来一场大内斗。

    不过他保证,从来没有派人对英王府下过手你若是不信,我这个十三子,就暂时借住在英王府了,等所有的刺杀事件都水落石出,再放他回来。

    这是主动送质子上门的意思。

    总而言之,荆王表示自己也是被逼无奈,他还很着紧赵氏江山。

    所以他认为,眼下最重要的事情,就是多几个亲王联保,我们保证不反叛,但是天家也要承诺,不对这些亲王下手。

    反正赵氏的江山,还是要赵家人管理,一旦发生内斗,不但国内黎庶受苦,国外的势力更有可能乘虚而入,瓜分中土国。

    当然,如果可以的话,允许亲王自行管理封地所在的郡州,那是最好的。

    荆王不顾自己的嫡子年幼,令其不远万里受尽磨难来英王府,传递的就是这样的消息这种事派个外人来传话,根本不足以取信于英王。

    其实就算派嫡子来,也不代表荆王一点反意都没有,金銮殿上那个位子太重要了,为此损失几名嫡子,也不足为奇。

    从来无情最是帝王家。

    他结结巴巴地说完,赵欣欣看着他,久久无语,最后才长叹一声,“十三弟,九姊已经入了道宫,这话你该跟我父王说啊。”

    “有天机殿的人在,我不敢啊,”十三王子都快要哭出来了,他抬头看一看院子上空,战战兢兢地发话,“那位真君,应该听得到我在说什么吧?”

    “何止真君,只要是王府内的,真人也听得到,”赵欣欣无奈地一拍额头,“这事儿,我回头会告知父王的,看你满面风霜,就在院子里歇息了吧。”

    “谢谢九姐姐,”十三王子又施一礼,长长地出一口气,“这一路真的辛苦,九姐姐,我从小到大,真没有吃过这样的苦头……你会保护我的吧?”

    看他这一副惊弓之鸟的样子,赵欣欣微微一笑,“放心,在这个院子里,谁想动你,还真得我同意。”

    “那就麻烦九姐姐了,我得先沐浴一下,你这里有玫瑰花露没有……不方便的话,随便什么花露都行,”可怜的十三王子,哪里吃过这种苦?

    “九姊身入道宫,哪里来的你那么多毛病?”赵欣欣瞪他一眼。

    “好吧,有热汤也行,”十三弟讪讪地一笑,然后眼珠一转,“九姐姐,你这么大的名头,能接引我进十方丛林吗?”

    “九姊尚未筑基!”赵欣欣冷哼一声,“你洗个澡,好生歇息,没准是一场郡王的富贵,瞎起什么哄!”

    “我是真不想在王府了,”十三弟苦笑一声,“此次前来,我都做好被杀头的准备了,但是父王有命,不得不来……唉,生在王侯家,又有什么好了?”

    赵欣欣笑了起来,“多大个小屁孩儿,学别人悲春伤秋?你若生在黎庶家,哪里来的玫瑰花露,供你洗澡用?”

    十三弟终究还小,见这个九姐姐言语和蔼,就又悻悻地说一句,“没有玫瑰花露,总好过掉脑袋吧?”

    接下来,他就选个房间,进去洗澡了,不过没过多久,英王走了进来。

    正好那两名司修护卫还在,他抬手招一下,淡淡地发问,“荆王派出几个儿子来?”

    两名司修对视一眼,男司修一拱手,恭恭敬敬地回答,“启禀殿下,这种事,我们这些下人哪里知道?不过……三四个是有的,您这里来的是十三少主,是王爷最重视的。”

    “那是啊,必须得重视,”英王哼一声,“我这儿是幽州郡,我又风头够足。”(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