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寻情仙使 > 第四百二十章 是真君吗
    现场沉寂片刻之后,张木子沉声发话,“天机殿的人能来,是好事,但是五行生灭阵再现中土,英王你这是何意?想让四大宫卷入朝争吗?”

    有些话杜晶晶和邵真人不合适说,她却是无妨的。

    英王淡淡地看她一眼,吩咐一声,“拿酒来,我先敬在座的道长们一瓯!”

    一瓯酒马上就被端了上来,英王端着酒瓯,四下示意一下,一饮而尽。

    他抬手擦拭一下嘴角的酒水,大有深意地看一眼张木子,“五行生灭阵,我真的很想瞒住,但是……你觉得可能吗?”

    当然不可能瞒得住,与其等别人打小报告,不如他自己主动捅出来,否则麻烦更大。

    “父王,坐下吃点菜,”赵欣欣站起身来,柔声发话,“张道友是有些急了,但是五行生灭阵,对我们四大宫来说,也是禁忌,您应当省得。”

    英王当然省得,若有道友陷入朝争,四大宫共击之!

    不过他也挺委屈,这七八千人都看到了,我瞒得住吗?

    真要隐瞒又被泄露出去的话,金銮殿的那位皇侄又会怎么想?

    所以英王只能悻悻地一笑,一摆手,旁边有侍卫过来,为他摆了一把椅子。

    他一屁股坐下来,扫视一眼四周,“关于凶手,你们讨论到何种程度了?”

    顿了一顿之后,世子发话,“我们正要讨论,父王,您忙了一天,先用点饭?”

    英王点点头,他确实是跑了一天,不多时,有人递上来一份羊羹,几张大饼,他用大饼蘸着羊羹吃喝了起来,嘴里含含糊糊地发话,“你们继续。”

    英王世子很有两把刷子,事实上英王被大家看好,跟世子也有一定关系——不是教子有方,而是后继有人。

    世子并不胡乱抢风头,而是看一眼李永生,“此番的厌胜之术,李大人当有精研,还请大人看在九妹的份上,一开大家的茅塞。”

    李永生升位成了李大人,这还是大兄哥的称呼,而且不是空口请教,是仗着“九妹”的面子。

    李永生羞涩地一笑,“哎呀,我的境界还未稳,正想回去打坐,大家一起探讨好了。”

    多好的年轻人啊,知情达理。

    他够谦虚,邵真人可是不耐烦了,他还想长一长见识呢,“李小友,谦虚得过头,那就是虚伪了。”

    其实李永生是真没什么可说的,通过琢磨厌胜之术的阵法,他大致弄明白了其中的原理。

    这次的厌胜术,就是引动那六名化修的怨念,攻击整个王府。

    不过怨念之类的东西,只能对意识和神魂造成伤害,而此阵法的攻击,是消磨掉魂魄,而不是摄走魂魄,事实上,这种针对亲王府的攻击是大忌,将魂魄摄走也没用。

    至于说气运拦不住,灵地周边没啥影响,这都是小关窍。

    最关键的是,李永生发现了一个掠夺怨念并化为己用的手段——亲王府若有人的魂魄被消磨殆尽,肯定会残存或多或少的怨念,而这怨念会转化为厌胜之术的助力。

    按照这个推断,六个化修的怨念,加上三个化修的驱动,这个阵法完全可以将王府中人一网打尽——化修或者不会全部死掉,但是能跑掉多少,那也很难说。

    听到这里,英王忍不住脸色一沉,“竟然是如此邪恶的阵法?”

    被杀的人残留的怨念,还能助纣为虐,这阵法当真称得上邪恶了,一旦被不怀好意的人利用,将中土国搞得白骨遍地、赤地千里都很正常。

    邵真人的眉头微微一皱,“此种手段,倒像是新月国所为,国战时有类似的阵法。”

    他是亲身经历过卫国战争的,对很多东西都很清楚,不像后来的小辈,接触不到国战中很多禁止外传的机密。

    英王身为亲王,也知道很多机密,他冷笑一声,“但是这阵法,中土国也有人学得了一些,未必就是新月国所为。”

    他非要这么认为,别人也没有办法。

    不过也有人认可他的观点,比如说世子,“父王这话,很有道理,我看这厌胜之术,也未必就是要灭绝王府,万一大家四散出逃,还是有可能撤离的,主要是制造混乱。”

    赵欣欣冷着脸,瞥一眼李永生,是这样吗?

    李永生也只能硬着头皮回答了,“世子还是将事情想得简单了,若是真君出手,谁跑得掉?”

    世子先是一愣,然后就笑了起来,那是气极而笑,“我王府没有做什么天怒人怨的坏事吧,怎么能惹动真君出手?而且……谁家真君敢如此?”

    “还真可能是真君出手,”邵真人却不照顾他的情绪,淡淡地发话,“役使那三个失魂化修操控阵法,攻击这么大的王府,没可能是真君吗?”

    “那真君何不……”世子想问真君何不直接对王府出手,然后他才反应过来,真君是不可能直接对王府出手的。

    真君出手,涉及天道变化,首先天机就很难遮蔽,而且,他攻击的是亲王府,王府大约是挡不住真君的攻击的,但是记录下真君的气息,却是不难。

    皇家就是皇家,底蕴极其深厚,就算惹不起对方,也有手段留下对方身份。

    “真君可以在王府外埋伏的,”李永生淡淡地发话,“若是亲王府真的不查,只剩下十余化修想要脱身的话,保证脱不了身。”

    真君不能攻击王府,那是因为王府有各种防御,有大气运可借用,也方便记录下袭击者身份。

    但是府中之人一旦离开王府,真君就可以肆无忌惮地出手了。

    所以布阵之人,还真有可能灭绝英王府一脉。

    英王听到这话,脸色也黑了下来,他看向邵真人,“我王府外,真的可能埋伏着真君?”

    “就算那时埋伏,这会儿也撤走了,厌胜之阵已破,他留着做什么?”邵真人懒洋洋地回答。

    然后他看一眼李永生,“至于那三具傀儡是否为真君操控,我也不精通阵法,你还是问李小友吧。”

    英王的目光,再次看了过来。

    李永生犹豫一下,还是硬着头皮回答,“也可能是巅峰真人操控的,这个可能性是存在的。”

    英王的脸顿时黑得不能再黑,世子也是一脸的惊悚,“你是说,十有是真君操控的?”

    李永生实在不好回答这个问题,可还不能不回答,“若是有三名巅峰化修,各操控一名傀儡也是容易的……毕竟傀儡死亡,他们也要受到反噬,一名巅峰化修,不太可能同时操控三名傀儡。”

    真相就是这么残酷,他早就想到这一节了,但是……说出来徒乱人心。

    三名巅峰化修好找吗?不好找!但是普通的化修,吃不住大阵反噬加傀儡反噬。

    “巅峰准证?呵呵,”英王干笑一声,竟是有无限的唏嘘,“巅峰准证都忙着证真呢。”

    这是大实话,巅峰化修并不比真君的数量多到哪里,不能证真的巅峰准证,会比较快地陨落,但是一旦成就真君,能活很久。

    而且身为巅峰准证,证真才是第一要事,其他都可以放到一边。

    像围攻英王府这种事,对巅峰化修而言,也是个比较危险的任务,首先任务就不太容易完成,其次,万一消息传出去,还想证真?等死吧!

    想请到巅峰化修出手,并不比请一个真君出手容易多少,至于说请到三名?那只能呵呵了。

    至于说巅峰准证出手,再加上三名化修傀儡,和六股化修怨念,为何不能攻破五名司修组成的五行生灭阵——姑且将李永生也算成司修,还要考虑被反噬的危险?

    因为厌胜之术的攻击是无形的,比有形的攻击要难。

    总之,英王这是反应过来了,不是十之有真君出手,而是九成九是真君出手。

    当然,真君也是惜身的,见厌胜之术失效,就果断抽身走人了,战略意图失败了,多杀几个人,有意思吗?万一暴露了,还不够头疼的。

    赵欣欣斜睥李永生一眼,“永生,真的是真君出手?”

    情急之下,她都顾不得称呼他李掌柜了。

    “定然是真君出手,”这一次,是张木子回答了她,她也想通了其中的关窍,“若是三名巅峰准证,咱们出去查找阵基的时候,人家不会出手吗?”

    真君不便随意出手,但若是巅峰化修,为了泄愤,杀几个人再走也是无妨——遮蔽了天机即可,而真君的天机,会跟天道有交集。

    想清楚这些之后,一时间,在座的人都没了说话的兴趣。

    “禀报殿下,”一名侍卫匆匆闯了进来,“天机殿幽思真君,已经入了大名府。”

    “刘师来了?”英王刷地站起了身,兴冲冲地发话,“快,备轿……不,备马,我要亲迎刘师,谁还一起去?”

    世子马上站起身来,其他人却是没什么反应,摩天岭的小师妹管绿萝已经站起来了,见到恩师没什么反应,呆了一呆之后,又坐了下来。

    此刻在灵地里待着的,不是道宫中人,就是跟道宫有关的人,天机殿的真君是很牛叉,但是道宫的人需要在意吗?

    (更新到,召唤月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