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寻情仙使 > 第四百一十九章 各显神通
    不止是杜晶晶不服气,一直跟她不太对眼的张木子,也忍不住感叹一句。

    “简直是作弊啊,我们吐血,你晋阶……现在又来这个,嫌我俩吐血吐得不够多吗?”

    赵欣欣听到她俩吐槽,只能强忍着笑容,倒是跟随的供奉和护卫,心思都放在了对四周的戒备上,没有太在意这些。

    还好,潜藏在暗处的袭击者,没有再发起攻击,而第一个阵基,也顺利地被找到了。

    此处距离王府差不多三十里,是一个丈许高的小土丘,周围都是庄稼地,土丘上有两间矮小的窝棚,一看就是庄稼快成熟时,守田人待的地方。

    此时刚刚四月,庄稼距离成熟还有段日子,没有鸟鼠祸害,里面应该没人值守。

    走到近前,果然在一个窝棚里发现了阵基,旁边还倒着一个矮小的身子。

    在场的人都没有意外,驱动这么大一个阵法,一旦失败,阵法必然反噬,不死人才是不正常的。

    李永生率先走向那个阵基,那是一块灰色的大石头,掩藏在一堆稻草下,他小心地挪开稻草,然后就轻咦了一声。

    这阵基居然本身还带了一个小阵法,而且里面放有一片指甲和一团毛发。

    李永生正在推算那个阵法,却听到旁边传来一声惊呼,却是王府的一名化修所发出的,“异族人?”

    他侧头一看,发现那矮小的身子肤色黝黑,须发浓密,虽然身子缩水了,看不出五官特征,但是可以看得出,死者的额头和颧骨极高,不是中土人种的相貌。

    张木子双目一眯,隐约放射出两道白光来,然后身子晃一晃,深吸一口气,缓缓发话,“死前是化修修为。”

    杜晶晶不甘示弱,走上前一抬手,芊芊玉手就虚悬在死者的头顶,她闭上眼睛运转灵气,一道灰光罩住了对方的头颅。

    须臾,她也缓缓发话,“识海是空的,无法搜魂……好像是识海自爆的样子。”

    英王府一名司修取出一块玉牌,在对方身上扫了一下,白色的玉牌没什么变化,细看的话隐约能发现,似乎染上了极浅的灰色。

    司修的脸色,顿时难看了起来,沉吟一下,他郑重发话,“不是今天死的。”

    “嗯?”众人闻言,齐齐侧头看了过来。

    邵真人虚虚抓了一把空气,眯着眼睛感受一下,然后冷哼一声,“尸身尚温,灵气尚未全部消散,你说不是今天死的?”

    “我手上是仵作牌,”司修晃一晃玉牌,并不因为对方是高阶化修而退缩,而是正色回答,“是我家先祖秘制,此人死亡,起码十五天了,尸体尚温,那就应该是失魂了。”

    王府怪才真多,这位竟然是仵作家族出身,英王招贤揽士,也算是不拘一格了。

    “握草,”邵真人的脸色一沉,“那岂不是……傀儡术?”

    人才多就是这点好处,这才多长的时间,就已经推算出很多东西了。

    不过在场的人脸上都没有喜意,驱使化修为傀儡的,主使者得是什么修为,得拥有什么样的势力?

    然后邵真人才看向李永生方向,眉头就又是一皱,“怎么有毛发和指甲?不是大范围的厌胜之术吗?”

    厌胜之术一般就是针对个人的,取了此人的生辰八字、毛发指甲或者用过的衣物,就可以发动了,但是此次厌胜是针对整个王府的。

    李永生看一眼张木子,呲牙一笑,“麻烦你帮看一下,毛发和指甲的主人,是什么修为。”

    “看不出来,”张木子断然摇头,“开什么玩笑,我是看身体修为,不是查天机。”

    “那我截取一点证物好了,”李永生截了一截头发,那指甲根本就没动,然后转身走出去,“走,去第二个阵基。”

    他离开了,但是这里必须要留人,于是两名司修被留了下来,同时呼叫王府的卫队来接管此地。

    王府的卫队,现在也撒出来一些,这几天,王府跟外界的联系并不通畅,危机已经过去了,那就必须尽快掌握封地内的各种动向。

    接到消息的卫队,很快就派人过来,看守这个现场,看到窝棚里的阵基,来人怔了一下之后,还有点纳闷,“那帮道宫的家伙,没把阵基拿走?”

    “这是现场啊,东西当然是尽量别动,”留下的两名司修回答。

    “别开玩笑了,”来人不屑地笑一笑,“九公主家的那位,看东西看得可紧,宁可碎了阵基,都不让别人看的。”

    “你这不是废话吗?”一名司修狠狠地瞪他一眼,事发的时候,大家都在那一片,谁还能不知道详情?“李永生自家的阵法,凭啥让你们看?这种现场的东西,人家也不稀罕动。”

    “好了,”另一名司修出声和稀泥,“人家找下一个阵基去了,快张罗人过去配合,那时候可不就知道,那厮小气不小气了?”

    “一共有几个阵基?”来人摸出了传音海螺……

    接下来的一个多时辰里,李永生等人又找到了其他的两个阵基,不出意外的,阵基旁都倒毙了一个被反噬的化修。

    虽然大家知道,对王府做出大范围的压胜攻击,必然会付出极大的代价,但是看到三名化修仅仅因为阵法反噬,就这么死去,大家也难免咋舌真的是大手笔啊。

    尤其这三名化修,都是已经被抽离了魂魄,却又能控制的傀儡,从某种角度上讲,这比那些有意识的化修,可靠多了。

    不过李永生可没觉得,三个化修就是全部,来到第三个阵基处的时候,他要求王府里派一个擅长天机推算的修者过来。

    第三个阵基处,阵盘上有一颗牙齿,还有一根手指。

    在等待王府来人的时候,李永生也终于琢磨完了阵法,于是苦笑一声站起身来,“算了,我不等了,回王府休养吧,我是又饿又困啊。”

    “你别着急走啊,”邵真人出声了,“到底看出什么来了?”

    他也急着回王府,不是因为困和饿对于准证来说,这些都是小问题,关键是,原本他高阶化修的境界就不稳,又熬了这么久,也得回去巩固一下了。

    但是这也阻挡不住他的求知心理。

    这一刻,他只顾求证,早就忘了李永生才仅仅是初阶司修,还是今天早上刚晋阶的。

    “这些指甲、牙齿什么的,应该是怨念来源,”李永生一边打哈欠,一边向马匹走去,“应该最少也是化修,十有*跟英王府有关……哈啊,不行了,必须休息一下了。”

    一行人匆匆跑回去,风卷残云一般吃了一顿饭,就跑进灵地里呼呼大睡了起来司修对睡眠的要求就不高了,但是三天三夜不停歇地驱动阵法,真的是身心疲惫啊。

    直到傍晚,他们才渐次起身,而王府这边,又做好了丰盛的晚宴招待他们。

    世子出现在晚宴上,吃喝得差不多的时候,他表示三名化修傀儡的身份,已经调查清楚了,从血统上讲,都不是中土人。

    两名新月国血统的,还有一名是伊万国血统的,当然,血统仅仅是血统,中土国西北方,也有伊万人生存,其中不少都在新月国境内,也信奉了真神教。

    所以这主使者极有可能来自新月国。

    不过紧接着,世子提供了另一条令人震惊的消息,果不其然,那阵基内的牙齿、指甲之类的,全是属于化修的,三个阵基,来自于六名不同的化修。

    通过天机推算,这六个化修,果然是跟王府有仇的严格说,这六人是跟王府的九公主有仇!

    就是上一次韦家在河间府埋伏赵欣欣一行,一场大战之中,斩杀的六人!

    上次大战之后,这死去的六名化修,都移交给了官府,有化修是自爆的,但是自爆也不能爆得一干二净,总要留下些指甲、牙齿之类的。

    现在就是有人利用他们六人的零件,布下大阵,引来相应的怨念。

    化修的怨念,比一般人的怨念可怕多了,若是死了很久的化修,那无所谓,但是新亡的化修,有很强的因果线,而且有相当大的戾气。

    亲王世子还是比较厚道,他并没有认为,主使者就一定是李永生或者赵欣欣引来的英王府得罪的化修海了去啦,只不过最近王府修身养性,得罪的化修,也就是这一波了。

    再往前数,不说英王府,就李永生帮赵欣欣斩杀的化修,也不止一个,不过那都是比较久远的事儿了,怨念基本上也都消散在天地间了一如业火红莲。

    所以,世子没有强调这恩怨是赵欣欣结下的,他强调的是,送上去的尸身被人利用了。

    这就是传说中“细思极恐”!

    众人听得面面相觑,没有人愿意说话,果然还是朝争使然!

    就在这时,英王大步从外面走了进来,大声笑着发话,“本王来得晚了,诸位海涵,此事已经报于宗正院,宗正院已知,五行生灭阵再现中土,很快就会派天机殿的人前来。”

    他笑得很开心,但是张木子、杜晶晶等人闻言,脸色瞬间就阴沉了下来。(未完待续。)

    ...